裘新详解施政纲领(下篇):从集到团、从纸到业、从资到本

摘要: 在13年一次接受采访时,裘新轻轻摆了一摆手,“纸媒行业不需要悲观主义者,徒说无益”。这一次,他在新年首次讲话中透露了上海报业此番转型的三点核心:实现从“集”到“团”、从“纸”到“业”、从“资”到“本”三种转型。

上海报业集团

钛媒体注:2月28日下午,上海报业集团社长裘新在2014年工作会议中首次详述了其施政纲领,钛媒体作者魏武挥对其讲话做了解读和点评。上篇链接在此:《裘新首次详解,上海报业集团三大新媒体图谋》。以下是解读文章的下篇:

 

裘新在下半部分讲话中,用了一些篇幅来讨论人事、利益、文化等问题,他称之为“三个调整”。其中提及了这样一段,是颇可玩味的:

在这次新闻晚报休刊的人员分流过程中,有几组数据引人思考:两轮竞聘,各单位根据业务发展需要总共推出了133个岗位,其中40%以上是新媒体及经营管理等非采编岗位,需要员工转型,甚至转编制。结果显示:80%的员工选择竞聘原类型岗位,市场化运作的东方早报、新民网等单位应者寥寥,有的更是无人应聘。

到目前为止,上报集团一共是这样一份人员数目:“两大集团合并以后,将近4000人;加上新华传媒、新华发行2300人,印刷集团1200多人,总共约7500名员工。” 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算上离退休员工,如果没算,这恐怕是一个上万的盘子,负担不小。

重点是后面的三大转型,即:实现从“集”到“团”、从“纸”到“业”、从“资”到“本”三种转型。

 

从集到团

裘新非常直截了当毫无遮掩地说出:集团是财团,怎么变成财团?手上打资源牌,所谓的资源牌就是两张:金融和地产。裘新亮出了上报在地产这个领域中的家当:“集团拥有的物业面积将近100万平方米;我们的上市公司拥有遍布上海各地的107家新华书店和上海书城;我们旗下拥有的金融资产静态价值超过40个亿。”

通过金融和地产的运作,成为报业背后的财团,来支撑媒体主业,从裘新的讲话中,可以看出已经明确。

裘新在去年11月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出过四个板块进行布局。首先自然是老本行:报业,其二是文化地产,其三是文化金融,最后一个称为“新进入文化产业”。在这次大会上则浓缩为两个平台,也是财团化的核心发动机。其一为文化金融地产,其二为文化与新媒体产业投资管理。

文化金融地产方向上,与上海国际集团双方合资成立上投报业地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50%,双方共同发起文化金融地产基金,基金首期规模50亿元,未来会考虑引入社会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上海国际集团脱胎于上海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百亿当量级的国有金融集团。这个基金成立后,要搞房地产,“首期将启动以七宝、谈家渡路、金桥为主逾10万平方米的存量项目开发,基金成立后将同时启动闸北华海、后滩为主的首批逾45万平方米的增量项目”。

文化与新媒体产业投资管理平台方向上,要搞两支基金,一个是新媒体产业基金,投资项目按照裘新的描述看属于早期项目,姑且可以理解为超级天使、A-B轮融资。一个是文化产业并购基金,以中后期项目为主。两个基金的规模目前都是考虑在10亿左右,希望与外部公司进行合作,不过上报集团在基金中的身份是普通合伙人(GP),也就是对基金事务拥有充分的管理和控制权,并不是只管出钱的有限合伙人(LP)。普通合伙人承担无限责任,不过出资一般不多。上报集团的这个基金普通合伙人的身份,意味着这两支基金它自己的资金投入其实不是大数,更多是希望吸引外部资金,很明显是意图用资源撬动资本。

小结一下:文化金融地产是搞地的,文化新媒体产业投资是搞项目的,上报集团在两个平台上非常强调自己的控制地位。

 

从纸到业

集团的财团化是给媒体主业做支撑,对于上报集团这个媒体来说,主业就是报业。报业具体该如何运作,裘新强调了“服务化”和“社区化”,要在线下布局垂直产业。

选择何种垂直产业进行布局,裘新提出三个条件:增长速度快、市场容量大、有商业模式,归结起来就是文化消费市场。裘新具体瞄准的事务有:教育、健康、艺术品,报业自己干,老年市场为中心。这个事报业自己干倒是有道理,看报的人时至今日算是老年人行为,而且上海老龄化是客观事实。

社区服务、体育赛事等,这事报业找人合作干,新民晚报和新闻晨报在这个领域有一些经验,不过类似体育赛事这种,属于年轻人的关注焦点,所以要找人合作。

演艺、游戏、社交,这事找别人干,集团通过资本、收购的方式进入,这个领域裘新认为“用户付费模式成熟、市场空间可期”,但报业手上资源不多,经验不足,所以要别人干。不过他还是强调了战略型控制这五个字,尤其是“控制”。

 

从资到本

搞了财团,弄了主业,贯穿其中的就是个钱。裘新这样说道:“从早期投入资金,过程中配置资源,发展中形成资产,最终证券化成为资本”。

对于上报集团来说,一谈到资本,新华传媒是必须要提及的:

目前市值在100亿左右,归属集团的控股股权市值约40亿。股价每增长1块钱,意味着集团资产可以增加约4亿。600825的股价过去长期在5块左右徘徊,去年9月自贸区文化产业大发展的一波行情把它推高到7块,之后10月报业集团重组带来的市场预期又把它最高推到了10块以上。

如何把新华传媒最终做成一个融资平台,还是要颇费时力的事。上报用小钱+资源吸引外部资本,做出一些资产,再装到上市公司里,然后再进行融资,大致路径应该是这样的。裘新在讲话里这个意思表明得非常清楚。

整篇讲话稿,凡一万三千字,据说现场讲了整整一个下午。其中还略有一些删节的部分。裘新用体制内话语,大致描绘了上报集团未来的目标、方法论和具体几个项目。

虽然上报集团可能并不愿意看到裘新讲话与黎瑞刚讲话的比较,但这事不能以主观意志来决定。作为上海最大的两个媒体集团,都是新官上任,都是纲领式讲话,坊间不可能没有比较。

我的读后感是,一方面是性格原因,一方面也是经历原因,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之后的黎瑞刚,讲话更加锋芒毕露,偏霸气,偏江湖气。而裘新的讲话比较温和,也意图滴水不漏,典型的体制内话语符号。这是风格不同,与具体水平关系倒不大。

其实有几个点,话语不多,但背后意味深长。比如“财团”,比如“普通合伙人”,据说裘新讲话还涉及到了员工持股问题,比较敏感,但在我看来,其实,事儿他们早就打算开始干了。黎瑞刚霸气,说做并举,裘新温和,先做再说。

上海媒体的改革也好转型也好,一旁观察的判断是“上达天听”。无论是黎瑞刚的“翻烧饼”,还是裘新的关新闻晚报,没有后面的强力支撑,很难去做。既然上达了天听,就肯定要做一些手笔大的事儿,不然有辜负之感。但改革转型,其实是小事儿逐步积累,中国传统媒体业,积重难返,试图靠几个大动作来一朝改变,是不够的。

在13年一次接受采访时,裘新轻轻摆了一摆手,“纸媒行业不需要悲观主义者,徒说无益”。未来结果为何,还是看“做”罢!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