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惊鸿一瞥,一杯红酒寄问谁?

摘要: 二十多年,很少人认识他,很少人记住他,他默默地见证了PC的鼎盛与衰竭,见证了巨人的转身与新贵崛起。同样在互联网上,很多人一夜暴富,新贵更迭。只是更多的确实是那些沉默与忘怀,恰如拉斯维加斯永不熄灯的阑珊。

拉斯维加斯惊鸿一瞥,一杯红酒寄问谁?

短暂的拉斯维加斯之行,似突然体会到了那一句,什么是一个世纪的浮华与荣辱。那个城,那些人。

过去做记者生涯那么长,我都没正儿八经做过什么条线记者,所以参加什么发布会啊,展会啊什么,是极少的。一来相比条线记者,我很少受到邀请,二来,邀请我,我一般也很少去,就转给其他同事了。

趁着CES的热劲,犹豫再三,我还是来了。相比刚做记者那会听到说去CES那种激动劲儿,如今却是没有了。记得几年前,一个华尔街日报的朋友给我发一堆CES上的照片,那真是用惊艳都难以形容。

到今年的CES,亮点真的乏善可陈,几天跑完,原以为是我挑剔,后来我在一个群里抱怨一句,没想到引来一片共鸣:太——少——惊——艳——了!(点击钛媒体“CES大会”专题查看)

直到遇到他,虽然不是惊艳。这段时间,恐怕是全年在这个赌城会遇到最多IT人的时候。煤老板啥的土豪都请全部靠边站。

他叫Peter Hortensius,是联想拆分为Lenovo业务集团和Think业务集团后的Think业务集团负责人 。

不过第一眼看到他,仍是小小吃了一惊,完全不知道是谁。蹒跚的步伐,一瘸一拐缓缓走到桌前,脱下西装,放下包,除了不便利的双腿,从衣服空空的袖子里,出来的还有一支萎缩且略为残疾的手。

关于他的报道很少,英文报道都很少。看照片也看不出任何特点,他也从没说过什么语出惊人的话。外界对他的描述少之又少。除了职务、性别,我似乎都看不出更多的东西。

正当我内心悄悄地怀疑,他的身体状况怎能承受这些跟双手紧密相关的电脑业务时,他用那只残缺的手,极其灵巧地操作起台前的一切,包括电脑。

他说,X1 carbon是他在本届CES最大的骄傲。

“但carbon 长得太像mac air了,你们是不是在抄袭mac?”我的第一个问题,也许就颇有点挑衅 。

“你觉得有什么不同?”我能感觉到他对挑衅的情绪压制。

“我觉得没有啥不同,除了颜色,你们是黑色,air是银色......” 我的手上当时也还拿着我最心爱的air,故意在他面前晃了一晃。

“什么?你觉得只有颜色不同,我就让你看看!” 他回头一瘸一拐的走到另外一个角落,拿起他的包,掏出了一部X1 carbon,往桌上一扔,“我让你看看。”

“啪!” 于是电脑像练舞蹈的劈叉者,平整地劈倒在桌上,薄薄地一层,像一块鸡蛋饼。

“你可以吗?你做给我看。” 他指着我手上的mac。

 

当然,他还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不同,就像孩子的母亲在讲自己孩子的与众不同一样,像祥林嫂一样强调,Carbon比Mac更好。只是对外人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还可以这样”,身体已有些起立的peter,拿起电脑往桌上一扔,砰!

我真担心电脑会掉下来,有些不屑着说:“冷静呀!”因为, “扛摔”这个场景立马让诺基亚浮现在了眼前。

“阿,哈哈哈”。他继续笑得我有些发毛。

当然,我丝毫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以前跟人交流怎么做个好记者时,我常被问到一个问题“怎么撬开采访对象的嘴”。怎么让采访对象说更多,我始终强调更多需要的是倾听。与我常常笨拙的表达相比,我更喜欢倾听。

遇到他,我心里一下堵住了,我很想聊,很想听他讲他的故事,却不知道该怎么聊了。 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多次突然发出的那种特有的,带着基督山伯爵式的“哈哈哈”声,还带着一丝轻蔑。我仿佛就是他眼里那个被轻蔑的无知者。

这个他带头的carbon,与其说是联想的风格,倒真不如说是老IBM的风格:沉默的,厚重的,貌不惊人的。但从一开始却是被人不那么看重的。

后来同行者问他,再精美的硬件,再富有创造力的发挥,如何抵挡软实力上,“win8”的不争气。用中国话说,win8是扶不起的阿斗。

只是他说,他要做那个努力去扶起阿斗的人。

很倔,倔强的老头。

我后来跟外媒朋友打听了他一圈,才略为对他个人有了些了解。缘何残疾,缘何孤傲?有些涉及个人隐私,不便公开。不过他的倔劲,桀骜,还有命运的捉弄,开始让我有些懂得,有的人天生就是为荣耀而战的。好在我听到了更多关于他的赞叹。

这是我第一次,做产业报道的采访,突然有了一些自以为是的愧疚感。上一次的愧疚感,还是我在财新时,看到温州钱云会被辗死照片时,那种因为忽略,而带来的深深自责和震撼,终生难忘。

我想起在财经工作时,我的老领导胡润峰比喻过在中国企业做高管的老外,都是当呆不长的跳板。

他的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可能就是这两段了,一段在IBM,他待了近18年,几乎做到了IBM个人电脑部门最高的职位,直到部门被联想收购,又在联想至今。

你会愿意在这里一直呆下去吗?“当然”。

从上个世纪进入IBM的think团队,这个至今虽转战联想,却仍固守着他的“red point”灵魂的团队,在他们的设计中心室里,仍骄傲地展示着IBM曾经的辉煌团队,他们从不愿意承认老去。 我不清楚还有多少人记得第一台电脑的诞生?

 二十多年,很少人认识他,很少人记住他,他默默地见证了PC的鼎盛与衰竭,见证了巨人的转身与新贵的崛起。

同样在互联网上,很多人一夜暴富,新贵更迭,一代一代。

只是更多的确实是那些沉默与忘怀,恰如拉斯维加斯永不熄灯的阑珊。

但你会发现,拉城的魅力,就在于在这个赌城,愿赌服输。

新年了,我特别想祝福他。对产品和自己职业生涯的执着,其实没有优劣之分,只有人的不同。我们常说这个产品好或者不好,很少关心创造者,人情感的浓或者淡。你的产品最终也会取决于你的沉陷。

这让我对钛媒体的2014也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技术是冰冷的,人却是可以浓烈的。我信因果,信机缘,信情感,一切水到渠成。

一切荣华,都划归于时代的似水流年,所有人都注定成为流沙,只是有的人在流沙中结伴,有人终生优雅。

 

(钛媒体已开通生活栏目,收听更多文艺IT男女们的生活,也欢迎就工作生活中的点滴感悟来稿。)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何娟
赵何娟

钛媒体创始人、首席钛妹。冷眼专栏,侧看商业人生百态

评论(25

  • lshqwzw lshqwzw 2014-01-15 10:29 via pc

    本文写得太动人了,信息量也太大了。第一,赵女士也是那种除了水果,啥也不认的80后女人。第二联想是非常好的公司,和我过去的判断一样。第三,联想保有这样的老IBM团队成员及文化,说明这次收购是成功的。第三只要这些人一走,联想就悬了。第四,技术发展到这一步,不可能再有所谓划时代的突破了,而且没有人再关心技术了,关心的都是挣黑钱了。

    1
    0
    回复
  • 承载载 承载载 2014-01-22 11:33 via weibo

    回复@MISSFleetingtime:女诗人

    0
    0
    回复
  • MISSFleetingtime MISSFleetingtime 2014-01-22 09:27 via weibo

    回复@承载载:诗人~~

    0
    0
    回复
  • 晨陈睡 晨陈睡 2014-01-16 03:23 via weibo

    //@钛媒体:@赵何娟 :遇到他,我心里一下堵住了,我很想聊,很想听他讲他的故事,却不知道该怎么聊了。 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多次突然发出的那种特有的,带着基督山伯爵式的“哈哈哈”声,还带着一丝轻蔑。我仿佛就是他眼里那个被轻蔑的无知者。

    0
    0
    回复
  • vicwutaojun vicwutaojun 2014-01-16 00:14 via weibo

    建议加入中学课文

    1
    0
    回复
  • Freda_xl Freda_xl 2014-01-15 23:48 via weibo

    转发博文

    0
    0
    回复
  • 番茄你个土豆酱 番茄你个土豆酱 2014-01-15 22:47 via weibo

    //@钛媒体: @赵何娟 :遇到他,我心里一下堵住了,我很想聊,很想听他讲他的故事,却不知道该怎么聊了。 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多次突然发出的那种特有的,带着基督山伯爵式的“哈哈哈”声,还带着一丝轻蔑。我仿佛就是他眼里那个被轻蔑的无知者。

    0
    0
    回复
  • 承载载 承载载 2014-01-15 17:02 via weibo

    回复@流年小姐_:哈哈哈哈

    0
    0
    回复
  • 乔钦磊儿 乔钦磊儿 2014-01-15 16:24 via weibo

    一天到晚抽红包,一定能成小土豪!

    1
    0
    回复
  • 徐-陈 徐-陈 2014-01-15 15:49 via weibo

    回复@周-闪-闪:可怜

    0
    0
    回复
  • 周-闪-闪 周-闪-闪 2014-01-15 15:45 via weibo

    回复@徐-陈: pat pat~嘻嘻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