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艰险的移动互联网江湖,这些人更易胜出

摘要: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竞争普遍表现得非常凶悍,其典型特点是不对称竞争,于是这样的竞争者会更容易胜出:1.数据为王,更了解客户者胜出;2.善于运用不对称竞争者胜出;3.善结盟者胜出;4.开放者胜出。

 

移动互联网平台

一 更了解客户者胜出

“更了解客户者胜出”的第一层意思是,越来越多的移动互联网商家在竞争中把别人管道化,而使自己更加贴近客户,占据更多的用户时间份额。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微信对于运营商冲击最大的不仅仅是短信、话音分流,而是它一下子就抓走了运营商每个客户手机里所有的通讯关系。所以它和运营商形成了两层平行的网络,运营商拥有的是一个物理通信网络,主要供客户使用基础通信业务。但腾讯又形成了一个与之平行的社交网络,客户越来越多的时间和应用在它这儿,换言之,它离客户更近。

“更了解客户者胜出”的第二层意思是,商家需要竞相掌控用户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入口。比如在PC上,我们每个人桌面右下角的应用,往往就是我们在互联网上的主要入口,一般包括游戏、杀毒、上网浏览等,比如杀毒用360,玩游戏以前像玩联众的门户,上网是IE等。在手机上,实际上就是桌面的APP在竞争我们的时间份额,比如微博、微信,或者一些垂直应用,比如我们在出差时可能用一下航班管家、飞常准等。

第三层意思,从移动互联网长期发展来看,未来比拼的将是数据资源的积累和挖掘能力,甚至逐步走向数据为王的时代。移动互联网创新会逐渐形成一个个平台型的商业模式,以衔接海量的商家资源和海量的用户,搭建起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所以从长期来看都在比拼谁积累客户的数据多,谁对客户数据理解得深。比如“型牌男装”网站,很多男性用户可以在网站上输入自己的两臂展开的长度、腰围和身高等数据,就可以订制符合自己身材的衬衫。“型牌男装”通过这种方式积累了几百万中国成年男性的身体数据,进而推出了九个系列的产品,足以覆盖典型的成年男性的身体特征。

再比如一款移动互联网APP叫做 “头条新闻”,咱们两个都看新闻,但是咱们俩可能偏好不一样,比如说我喜欢看娱乐,你可能喜欢看体育,“头条新闻”会分析这个人的阅读习惯,给用户推荐合适的新闻。

还有一个很好的应用“拾衣网”,特定面向女性用户分析她们的着装偏好,包括分析女性用户在服装购买中进入哪个页面,驻留的时间有多长,然后进入到几级页面,它分析这个女性用户对怎样的服装搭配感兴趣,把这个转化成数据服务卖给商家。总体来讲,这个时代比拼的是谁离客户更近,谁对客户理解得更深,这就是“更了解客户者胜出”的意思。

 

二 善于运用不对称竞争者胜出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竞争普遍表现得非常凶悍,其典型特点是不对称竞争。比如A企业跟B企业打架,A企业为了打败B企业, A企业通常会分析B企业的核心业务是什么,核心资产是什么,然后他以免费或低价的方式进入B企业的核心市场,把对手赖以生存的核心资产打掉。这类非对称竞争的例子非常多见。

从互联网时代说起,比如我们很多人以前电脑右下角以前有一个杀毒软件瑞星,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了,这就是360在进攻瑞星的过程中用免费手段把它打掉了。比如谷歌跟微软竞争的过程中,微软收入最高的就是Office,谷歌也是通过云计算提供一些免费的或非常低价的服务进攻Office市场,对微软产生了很大的压力。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样的招数非常多,这种不对称竞争的格局将会长期存在,微信与运营商竞争也可以这样看,可以认为是腾讯拿自己免费的微信业务撼动了运营商的话音和短信核心市场。不对称竞争在这个时代是越来越多地被频繁上演,谁能把这招用得好,谁就获得了一个制胜的关键。

 

三 善结盟者胜出

通俗地说这是一个打群架的江湖,以互联网江湖最大的三个“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例来说。首先每个都在自己的价值链上控股和参股了几十家企业,比如淘宝,把自己天猫上很多的商家参股。再比如百度并购了“去哪儿”,现在“去哪儿”跟“携程”竞争得很厉害,有很多人订票不是用“携程”,而是用“去哪儿”进行比价。这三家有了足够的合作者之后,价值链延伸展开之后,流量经营就越做越细,使流量增值。

他们甚至会把流量转化成一种价值来参与到并购中,被并购的企业不见得完全能够获得投资者的钱,投资者可能一部分是钱,一部分可能是股票,还有一部分就是流量,这也是一种流量的变现。对比运营商的做法,运营商把流量卖得很简单,几块钱包多少兆一个月,而互联网企业是真正做到了流量经营,把这个流量导向到最有价值的地方,或者挖掘出这个流量中最有价值的地方,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规则的第三个特点,这是一个联盟的时代。

 

四 开放者胜出

各家都在比拼谁更开放、谁的位置更下沉,在过去的几年中,淘宝、百度、360、盛大、新浪等等,分别宣布了自己的开放平台计划,把自己的数据资产以程序接口的形式给第三方调用,在整个生态体系中的位置都在下沉,它们希望自己的东西能够像无所不在的空气和水一样,成为整个数字世界的基础设施。这种开放和下沉成为了盟主非常典型的特征。不仅仅是互联网公司,还包括一些IT公司。

比如我们知道在电脑CPU领域的霸主是英特尔,但在移动智能终端里面的领先者是在移动领域现在就是ARM,一个重要原因是ARM是只做IP核授权,让利于价值链合作伙伴,它会跟产业链上的德州仪器、高通等进行合作,实际上是一帮人在跟英特尔打,因此保持了在移动通信领域的领先。

还有同样的例子,比如谷歌的安卓系统,为什么微软的操作系统比不过安卓,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安卓充分开放,你爱怎么改就怎么改,每个人都可以拿安卓做自己的子操作系统,就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PC时代的Wintel联盟,也就是Windows和Intel是霸主,但是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他们俩恰恰又都不是霸主,这足以说明开放带来的力量。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shentuo-2011 关注作者新浪微博:@沈拓2011)

本文系作者 沈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沈拓
沈拓

沈拓,北京智信创元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创始合伙人,电信及互联网行业管理咨询顾问。著有《决胜3G》、《变革的智慧-新电信时代的驾驭之道》、《不一样的平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创新》等。公众账号:shentuo-2011,新浪微博:@沈拓2011。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