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军规”悖论中的黑客与大国监控之战

摘要: 奥巴马说,“若人们不喜欢政府监视,可求助技术”,但监控大国中,网民隐私保护处处悖论:即便步步设防,个人数据安全也难免遭遇危险“二十二条军规”,很多保护隐私常用技术,会面临法律之诉。

2013年美国妙龄小姐大赛冠军遭黑客威胁

2013年美国妙龄小姐大赛冠军遭黑客威胁

钛媒体注:就在前两天,刚刚夺冠的2013年度“全美妙龄小姐”卡西迪·伍尔夫(Cassidy Wolf)泪洒比赛现场,并对媒体叫苦不迭称:我就是网络犯罪的受害者!在比赛期间,她不慎遭到了黑客威胁,由于个人电脑摄像头被RAT远程木马入侵被拍摄到香艳闺房照,遭到黑客勒索(题图)。

摄像头远程监控,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网络犯罪之一。那么,遭到监控怎么办?人们往往还是求助于技术,求助于部分正义的黑客——就像斯诺登使用加密邮件服务来确保自己传递信息的安全性一样。

但你一旦动用这些技术手段,出发点是保护自我,实则会被定义为“叛逆者”,这就陷入了悖论。就在8月初,迫于压力,斯诺登曾使用的电子邮件服务商Lavabit宣布关停了(另外一家相似服务的公司Silent Circle也随后关闭)。二者的加密邮件功能和付费服务,触动了政策和法令,不得不将一手创立的公司直接关停。

奥巴马说,“如果人们不喜欢政府的监视,可以求助于技术”,但监控大国中网民的隐私保护处处悖论:即便步步设防,在个人数据安全上也难免遭遇危险的“二十二条军规”,很多保护隐私的常用技术,可能面临法律诉求。

以保护隐私为名的技术企业最终因触动国家利益而妥协,这是否是互联网时代的悲剧?不同意见(见钛媒体作者谢文此前评论文章《关于斯诺登案的几点不同意见》 )也好,为权利辩白也罢,最终结局让人唏嘘。

这就是《连线》杂志撰文所称的“第二十二条军规”:监控大国中,网民对于解决隐私问题的尴尬处境:为争取个人隐私的抗争和网络世界需要遵循的法则之间,同样存在第二十二条军规的悖论。

钛媒体结合相关背景和知识,综合编译如下

【孙荣江、葱葱/钛媒编译】我早前就说过了,今年夏天可以正式称为“监控问题之夏”,特别是前不久因斯诺登引发的一场有关政府信息监控的风波和争议。出于对美国政府监控行为的规避,已经先后有两家企业在上周宣布,将停止加密邮件服务(据悉,爱德华·斯诺登就曾使用其中之一Lavabit提供的电邮服务平台向《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提供了NSA机密监控项目的信息)。

“如果告诉你我所了解的关于电子邮件的内幕,你恐怕再也不会使用Email了!”两家公司之一的Lavabit负责人这样说。

然而,这番自相矛盾的声明,并未直指出问题的重点和要害。这是因为在我们关于监控问题的讨论中,存在某种双重观念导致的矛盾(二者又常常被混为一谈):

一方面,从渴望网络安全(cyber-hygiene)的利己主义出发,我们部分程度是反技术的:应该怎样做才能保护自己的通信?保护自己的数据?从而避免自己被追踪?

随之而来的第二个,则是以技术为中心的解决主义:Solutionism,这是由斯坦福大学学者、《网络困局》一书作者Evgeny Morozov推广开来的一个术语 。钛媒体简化解释为依赖于黑客和技术的“以毒攻毒”:我可以求助哪些技术黑客、设备或应用来快速应对自己的隐私问题?

问题是,不管我们将注意力放到哪一种解决方式上,都会逐渐偏离两个背景问题:迫切的政治改革需求和社会妥协——这两点恰恰都是我们所在的“监控国度”的根基所在。

网络摄像头无处不在

网络摄像头无处不在

奥巴马:“如果人们不喜欢政府的监视,可以求助于技术”

无疑,个人隐私保护是重要的。市面上存在一些便捷、易上手的插件,网络用户可以做一些简单的行为改变(周鸿祎和他的360安全监管软件不就是这么起来的嘛QAQ......)。大众媒体、科技媒体上也从来不缺关于隐私保护的文章和指导建议,其标题通常是《阻止NSA监视你的五个方法》等等,指导你通过使用端对端的加密、匿名上网的软件,再或者移除设备电池等方式,然后才享受到安全的通信活动。

但如果你理想高远一点,想尝试挫败NSA(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控活动,那么,你就需要提高你的电脑科学技能,并要一头扎入加密技术中去。

不过,问题还是存在。我们必须让自己成为这样生活的一部分吗?太可悲。网络安全的呼吁,逼着我们傻乎乎地、像强迫症一样求助于各种技术手段,获得聊以慰藉:我们或多或少对自己的隐私起到一点点保护吧。

如果说我们想防止老板或伙伴窥探,这些可能已经足够了。但是,当应对一个对对象有全景式的观察、其方法涉及范围广而且还在不断进化和细分的巨人时,这总归是一场必败的战役。

就看看上周关闭的两家电子邮件服务商Lavabit和Silent Circle的命运吧,尽管没有传讯、逮捕、安全信件,或“任何政府发出的任何东西”,Silent Circle公司承认“我们看到了不祥之兆”。

这是一个明显的迹象,当一家公司违反通行的做法,没有开发另一套技术补救方案提供亟需的保护,另一家也主动认输了。此外,奥巴马明确的认可技术解决主义,这同样也是个明显的迹象。他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如果人们不喜欢政府的监视,他们可以求助于技术,“我的意思是,这里也许有一些技术补救措施,提供另一层次的保证”。

不是所有服务天生都需要技术修复

如此盲目的信任技术可以“修复”任何东西的能力,其实是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天生的需要被修复。由此我们发散一下,如果特雷沃恩·马丁(译注:Trayvon Martin,最近震惊美国的一起枪击案中的受害者)在现场佩戴了Google眼镜,会发生什么?当然,技术可以提供帮助,我们会拍着胸脯这么说。

不过,这样的提问和回答未免不负责任,这完全无视更大意义上的社会问题和文化问题。事实上,按照以技术为中心的思路,会导致更严厉的、意外的后果。

很有讽刺意义的是,技术解决主义的倾向和实施监控国家的增长之间,存在一个反馈回路:技术的迅速蔓延和普及,正是国家越来越深入的侵蚀了我们生活的基础。6月刊的《大西洋月刊》曾撰文披露,硅谷不仅仅是监控行为的帮凶,而恰恰是硅谷帮助建造了监控机器!世界各国的政府一定得觉得谢天谢地了,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自愿的始终携带着GPS定位(方便地点跟踪)、手机(窃听器的翻版)、摄像头(监控途径)、网络钓鱼收集器等等——一只小小的智能手机就集于一身。

除了一少部分网络安全问题方面的行家可以幸免。不过,一旦像Lavabit和Silent Circle这样的服务未来继续衰落,这些行家也难以生存下去了。他们是试图打败和超越政府对个人数据的饥渴;普通人只会掉进陷阱了,尤其是当没有知识、能力或财富这几样前提时,想保护隐私?太难了。

变成“电脑高手”就好办了?别忘了,网络隐私的第22条军规悖论

成为一个“电脑高手”就好办了!我们总是这么想,可是请不要忽视大多数人的困境: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并不知道自己会成为追踪、监视的目标,或仅仅是无法避免成为一个目标。对于很多人来说,采取必要措施进行加密设置,或干脆放弃某些服务——这......在网络时代根本行不通。

隐私,不应该成为少数技术高手的奢侈品。它的重要性太大了。然而,如果没有结构上的彻底变革,缺乏网络特权的普通人,必然常常处于暴露的状态下并被追踪。

即使我们步步设防,在个人数据方面自己小心点儿,那也难免要遭遇一个危险的“二十二条军规”:很多保护隐私的常用技术,可能会面临法律诉求——就如安全专家阿斯坎·索塔尼(Ashkan Soltani )在《连线》杂志上所指出的,想办法保护自己隐私的人,下场往往是被定性为“坏人”。

为什么?光凭一点——使用加密技术,就很容易让你登上NSA嫌疑人员的名单!

就怕你忘了,权力动态系统是不平均分布的。没有得到充分代表的阶层、性别、种族和其他少数群体——他们因出生和环境没有获得社会网络影响力的好处——常常是第一个倒下的群体。

斯诺登的泄密案(可以参见钛媒体专题《棱镜门》),重新燃起了众人的兴趣,即如何找到保护隐私的方法、如何抵制政府对我们的地毯式监控外加收集我们的信息的最佳方法。这种兴趣甚至是疯狂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这是第一次,更多的人对与自身公民权利的关心超过了对恐怖主义威胁的关注。

不管怎样,全世界都开始关注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是保护民主自由、与政府的监控机器抗争将意味着,我们要把注意力和关注转移到随时付诸行动的改变上来。那么,来自个人、宣传团体以及技术公司的“一致的异议”就显得尤其重要。

美国国会议员罗恩· 维登(Ron Wyden)为代表,头脑清醒的人已经发出警告了,他说,

我们所有人的迟钝,为这样的监控活动成为全社会不可逆的、可悲的一部分敞开了大门。残酷的真相是,公民需要团结一心强烈要求或实施所需的隐私保护。

政治家的呼号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然而,我们依然要加一条提醒:保卫隐私受到监控的任务不应该落到少数的技术高手或解决主义者(solutionist )手中。即使如此,就如迈克尔·菲利普斯(Michael Phillips)在《纽约客》上所指出的,少数反对者往往“被描述成为黑客、泄密者、间谍和叛徒的低劣追随者。”

保护隐私免受监控的任务,应该由所有公民一起承担。就如马克·哈格罗特(Mark Hagerott)和丹尼尔·萨雷威策(Daniel Sarewitz)在Slate网站上所争执的那样,

“社会中最吸引人的民主斗争叙述之一:反抗社会和政治整合的个人神话,已经被无处不在的安全技术发展渲染得脱离实际。”

这种叙述方式早就该改变了,网络时代的“民主”斗争,真的不能简单等同于技术手段。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13

  • 郭章法 郭章法 2013-08-24 00:21 via weibo

    隐私保护,当务之急

    0
    0
    回复
  • 强力胶 强力胶 2013-08-23 00:52 via pc

    如果,你现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如果,你不想给别人打一辈子工,想自主创业,但是又没有资金,没有项目;
    ●如果,你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现在就业难,不知何去何从 ;
    ●如果,你是家庭主妇,想工作却脱不开身;
    ●如果,你想足不出户,在自己家里通过互联网就可以工作;
    ★我们将会手把手的教你如何轻松住家创业!
    ■从此让你走上了一台电脑,一根网线,陪着家人,足不出户,轻松住家创业做遍全球生意之路!
    ◆工作性质:自由、轻松、时髦、快乐。
    ◆工作地点:有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即可。
    ◆工作时间:每天有一定上网时间
    ◆工作方式: 专职兼职都可以 ?
    ★欢迎注册瞭解 => http://blog.sina.com.cn/u/3536737507

    0
    0
    回复
  • 天空的熊色 天空的熊色 2013-08-20 19:16 via weibo

    好文。另外隐私就是个看不见的无感知的命题,问你在乎隐私么?100个人有102个说老在乎了。但是和其他比起来,比如为了点小利,免费、小赠品,认识人等等 觉得自己的隐私又所谓了,这是一个说了好久好久,探讨好多次好多次的话题,唉....反正首先先得清楚自己隐私到底如何定义吧

    0
    0
    回复
  • 矛盾感 矛盾感 2013-08-20 17:19 via pc

    每个人都在网络上裸奔!

    0
    0
    回复
  • hanns hanns 2013-08-20 16:54 via weibo

    正如自媒体时代共in对于政府的监督越来越多一样,政府对民众的监督欲望也紧随着网络的触角变得无孔不入!

    0
    0
    回复
  • 葱葱 葱葱 回复dd 2013-08-20 14:32 via pc

    想保护隐私?第一反应当然还得找黑客,黑客的存在就是因为技术协助建造了监控通道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我去你的 我去你的 2013-08-20 14:26 via pc

    这篇文章我转载到我的网站

    0
    0
    回复
  • dd dd 2013-08-20 10:55 via pc

    黑客没有好坏之分,是黑客创造了互联网。

    0
    0
    回复
  • 电话线的那一头 电话线的那一头 2013-08-20 10:22 via pc

    斯诺登和楼上的哥们 是不是侵犯了美利坚的隐私,瘾私 ,阴丝(偷笑)

    0
    0
    回复
  • 阿桑奇 阿桑奇 2013-08-20 10:18 via pc

    嚓 敲诈哦 那不是黑客, 那是该进监狱的人。 黑客是互联网世界的侠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