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遭草根逆袭,因不再唯一定义“高端标准”

摘要: 苹果大中华区收入暴跌43%,库克归结为“中国经济疲软”,但他无法否认的是,联想、华为、小米、酷派、中兴等国产品牌出货量的持续高速增长。国有草根逆袭源于,高端的“标准”和定价权,苹果不再唯一。

这一回,苹果发布的季度财报吸引来最多的目光,移动互联网和终端市场虽然没有“质”的变化,但“量”的变化却从未停止过,而且正在走出“屌丝”逆袭“高富帅”的行情。

苹果的第三财季财报显示,大中华区(内地、香港、台湾)收入为46.5亿美元,和前一个季度(营收82亿美元)相比,暴跌43%,和去年同期相比,也跌了14%。

此次大中华区的收入暴跌,着实出乎美国人的意料,却很符合国内业界的预期,早在今年初,业界就分析称苹果的好势头会被“三星”抢走,可结果是三星和苹果都在中国遭遇了“屌丝们”的逆袭。

由此,产生了“高端智能手机已经大势去也”的论调。

四大国产品牌暴增vs苹果暴跌

 

库克强调,需要谨慎分析大中华区出现的变化,在谈到收入暴跌的原因时,库克认为受到了“中国内地经济疲软”的影响。香港该季度的实际销售额暴跌了20%,这拖累了大中华区的业绩,但为何香港销售暴跌,库克称苹果公司也不清楚。

说白了,香港的出货量大部分还是依靠内地消费者,看看水客手里大包小包都是苹果包装盒就知道了。由此说,库克把它归因于:中国内地疲软的经济,貌似也是通的。

只是对比国内手机厂商的销售业绩,我们就可以发现库克的这个理由比内地的经济更“疲软”。

联想,2013年第一季度销售量为790万台,联想集团的收益较去年增长5.3%,净利润为1.02亿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2%。

华为,2013上半年出货量2250万部,销售金额1100亿,利润147亿。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微博公布数据:今年上半年实现了接近去年全年的利润,其中智能手机发货量增长一倍。

酷派,2013年第一季度共销售了680万部智能手机,这一成绩使酷派超越了黑莓和诺基亚,一举成为全球第九大手机品牌。

小米,2013年上半年共出售了703万部手机,单是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就有132.7亿元人民币,超过去年全年的126亿人民币。

如果不算中兴全年计划销售4500万-5000万台智能手机,只以实际业绩说话,联想、华为、酷派、小米在2013年已经实现销售4423万台,这还是上半年的不完全统计,这还仅仅是国产手机中的四个品牌的销售量。

库克又何以给苹果找了“内地经济疲软”这么个宏观的理由呢?

其实,质变并未发生,智能手机特别是“高端”货,从来就没有“失势”过,唯一需要强调的是“高端”不等于“高价”。

因此,当看到报道说——高盛问及苹果长远增长的问题:“高价产品是否呈现下滑趋势?”苹果回应称不认为高端智能手机市场到了顶峰——我感觉真是答非所问,风马牛不相及。

 

“高端”是一个标准,苹果不再拥有对“高端”的唯一定价权

 

“高端”是一个“标准”,而要得到“高价”能够依靠的只有创新,以更好的性能和更佳的体验确立一个“新标准”。

“屌丝”们的逆袭是如何得以成功的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掌握了“高端”手机的标准。

曾经,为了美国的工业复兴计划,为给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奥巴马问乔布斯:要在美国生产iPhone的话,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呢?乔布斯答:这些工作是不会回来的。整条供应链如今都在中国,需要1000个橡胶垫圈,隔壁就有这样的工厂。

需要100万个螺丝钉,厂子就在一个街区之外。需要对螺丝钉做一点小小的改动,三个小时就可以办到……

在全球化生产体系中,当中国低廉的生产成本和由此形成的完整产业链,遇上乔布斯的天才设计,成就了苹果公司,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iPhone,苹果给它定价多少,那么这就是“智能手机”的价格。

对于消费者来说,只要它足够好用,愿意用,那就必须接受苹果的定价。

根据事后的披露,苹果手机的成本应该是2000元人民币左右,而第一代iPHone的定价是6000多元人民币,毛利率达到60%。

有问题么,当然没有,作为创新产品,市场是保护和鼓励的,高利润是人家应得的。从汽车、电脑到手机,这些产品在创新初期都经历过早期的高利润时代。

如果苹果的抱怨有点“宏观”的话,我们也来说说“宏观“的市场规律:当市场给了第一个创新者褒奖的同时,也给了参与者一个信号,即“高利润”的手机是什么样的?于是,就会有更多的参与者进入。他们的进入,会形成规模经济,让成本降低,同时也提高市场供应量,压低市场价格。

在第一批惊喜的喜欢尝鲜的消费者得到满足后,市场上的智能手机不再只有苹果了,三星来了,国产的小米、华为、联想都来了。见识多了的消费者也就被“教育”得理性了,因为标准有了,大家都知道高端智能机啥样了。

市场会在这个时候显现出饱和的迹象,新增的需求只能靠价格下跌“榨”出来,这就是常说的“创新放缓、以价换量”。

它背后的含义丰富而辩证。那些高利润区的公司将受到惩罚,而高成本线的公司则受到奖励。当苹果发现疯狂投放广告也无法拉动高价智能机销量的时候,它唯一的选择就是降价,所以,就在24日,北京联通的iPhone合约机最低价已经跌到了2500元。而降价加上原有高投放的广告策略,腹背受敌,人们就会快速调低对苹果的未来预期。

如果说,苹果今天遇到的问题有原因的话,这就是最大的原因,看上去确实很宏观,但正是这样的规律,是谁也无法逃避的。

但这也不是任何一个创新企业的“宿命”,毕竟创新空间是无限的。

在PC时代,英特尔通过提升计算机的性能一路从286、386走到586,又从奔Ⅰ“奔”到了Ⅲ,目的就是为了给用户提供性能更好的计算机,从而得到更高的利润。而苹果之所以最后得到了成功,也是因为它除了关注到设备的性能,更关注到了用户的体验。

因此,“性能”和“体验”构成了终端设备相辅相成的两个“创新之翼”,只有体验更佳的终端才有用户粘性,有用户才有未来。未来的终端,还充满着更多的想象和可能,从性能和体验上实现创新都是可以获得高额利润的,以苹果的实力,机会还在,只是它只留给有实力引领创新的人。(作者微信公众号:“微观察” :bjwwwlll)

本文系作者 王镭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镭
王镭

产品经理一枚,独立运行微信公号“微观察”ID:bjwwwlll,聚焦互联网、商业、新闻、历史和文化。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