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剖iOS 7,移动操作系统革命序曲

摘要: iOS 7是一次伟大“胡服骑射”,它的设计理念、战略到底改变是什么?非常真诚的7000字长文,也对iOS7做了一个前所未有详细的“生理检查”。

深度解剖iOS 7,移动操作系统革命序曲

钛媒体注:本文作者姜洪明,是一名中国创业者,但在美国获得了一项跟操作系统的技术专利。作者非常真诚地写下了这篇文章,很长,慎入,但也有趣,也对iOS7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详细的生理检查,希望对大家的理解有所帮助。本文独家供稿钛媒体,并经钛媒体编辑。

iOS 7的设计理念不是扁平化设计,也不是去拟物化

苹果iOS 7发布后,绝大部分的人都在纠结于拟物设计(Skeuomorphism)和扁平化设计(flat),而对iOS 7的深层设计理念几无所知。普通消费者不知道是没关系的,但如果 产业界上的各个公司对iOS 7的设计理念不理解的话就不好说了。

iOS 7对系统及系统内置的应用程序界面几乎都做了大手术,相对于iOS 7的图标设计来说,系统及系统内置的应用程序界面的工作量在90%以上,而且无论是业界人士,还是普通消费者,都对这90%的工作和新界面是很满意的。争论都集中在10%的图标设计上,导致iOS 7的负面评论很多。这个问题向我们生动的展示了:

首先,直接面对消费者的每一个图标的设计,甚至直面消费者的每一个像素的设计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是苹果这样地位的公司,直面消费者的界面设计如果没有让消费者一眼就爱上,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其次,也就22个图标的设计,网上很多人几天内就设计出很多套iOS 7的各种平面风格的图标。以苹果的能力,甚至一天就可以重新设计一套。在秋季iOS 7正式上市的时候,对个别图标,甚至所有图标重新设计,都是小菜一碟。问题是,以苹果的设计能力,和鉴赏能力,为什么会设计出那么丑的图标?

人们吐槽的其实并不是图标的本身,而是惊讶和不解于苹果怎么会接受如此水平的图标?

这套图标,放在任何其他公司的手机上,例如Google,例如三星,例如微软等,人们会欢呼并称赞其明艳、时尚,夸奖其创新,但放在苹果的iPhone上,人们就是另外一个态度了。人们内心对苹果失去美的品味的担忧,人们内心对苹果失去创造伟大产品的决心和能力的担忧,实际上远远大于对苹果目前真实财务状况和真实产业地位的看法的,这种担忧也深深反映在目前的苹果股价上了

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公司,在任何一个苹果的细分产品上,能达到苹果产品的高度和产业地位,市盈率都会很高。但之前乔布斯把人们对苹果的期望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每年,甚至每个季度,都期望苹果会推出革命性的产品,只要不是革命性的产品,就很失望,而不管那个产品其实已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了。但是真正革命性的产品,研发时间少则3、5年,多则10年,几十年,怎么可能每年都有革命性的产品?

苹果能在十年时间里,密集推出iMac,iPod,iPhone,iPad这些革命性的产品,已经是科技产业界的文艺复兴了,后世可能很难再现这样的密集性的创造阶段。

 

下面我试图一步步来说明苹果为什么会接受这种水平的图标。

iOS 7并没有抛弃拟物设计,首先,iOS 7的天气应用,逼真地下雪、下雨的动画效果的拟物设计,和当年iBook引起惊叹的逼真地翻页动画效果的拟物设计是一脉相承的;

其次,iOS 7的新的图标中,超过三分之二,甚至90%以上,仍然是拟物的、具体的、形象的。拟物的对立面,并不是扁平,而是抽象。抽象的,利于在科学系统(如数学、物理、化学),哲学系统等领域,越抽象的东西,离精英越近,离大众越远。手机是大众产品,这就决定了手机的界面设计一定是要拟物的,具体的,形象地,才离大众最近,离消费者最近。艾维在iOS 7中的部分图标设计上,例如照片、游戏中心采用的抽象设计,个人认为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设计方向。

一个抽象形象、或一个抽象符号,所代表的普遍含义,能让所有普通人一眼就能辨别,或者需要一个能说出人类心声的天才,或者是一个巨大的社会系统工程,很多交通标示的抽象设计也是箭头为主,辅以对号、叉号、感叹号等这些人类几百年来熟悉的抽象符号为基础的。还好就是照片图标的设计整体形状还是花朵形状,色彩代表照片的多彩,理解起来还相对容易。

自凡高以后的西方所谓抽象派,现代派,后现代派,都只是在艺术家的精英圈子内获得赞赏,普通的大众是永远没法理解那些作品的。但是经典学院派,及达芬奇、拉斐尔的画作,普通大众不一定能欣赏到画作的各个层次的丰富内在含义,但绝对一眼就能理解画的是什么东西,并能直观的体验到画作传递的美。

这也是为什么在iOS 6和iOS 7的图标网上评比中,几乎大部分iOS 7的图标得分都比iOS 6要高,但有四个图标的得分比iOS 6低,一个是游戏中心Game Center,一个是Safari,一个是Siri,一个是相机Camera。其中Game Center和Safari两个都是因为过于抽象,普通人很难理解。说明普通消费者并不在乎是图标是立体的,还是平面的,只要能好理解,漂亮就行,却不能接受太过抽象的。

拟物,还分几种,一种是拟物的具体外在的形,一种是拟物的内在的精、气、神,一种是拟物的独特特征。西方的画,注重真实的拟物的形;东方的画,注重拟物的神

很奇怪的是iOS 6的相机图标,是之前对具体事物不厌繁琐的模拟外形的iOS系统中少有的,拟物的神,拟物的独特特征的设计;反而是iOS 7的相机图标是简单的拟物的外形。消费者对iOS 6的相机图标和Siri图标更高打分,和更深喜爱,也透露了这种设计的魅力。

我个人的观点是,未来的具体的设计细节方向,是这种精心设计的、精美的、拟神或拟特征的设计,而不是拟物形状的Skeuomorphism,也不是像现在整个产业界都认为的Flat设计是未来趋势。当然在设计的整体方向上,我是和乔布斯及艾维一致的,那就是:简单。

 

iOS 7的设计理念是简单,而不是扁平化

IO7设计理念

Skeuomorphism和Flat只是设计细节,虽然我在细节方向上和乔布斯及艾维的观点都不一样。Skeuomorphism和Flat只是苹果在不同时期追求简单的手段而已。早期的Skeuomorphism设计,减低了消费者学习一个全新的革命性产品的难度,那种拟物的直观感觉,避免了对用户的培训时间,这个观点网上已经很多,不再叙述。

其实艾维本人在介绍iOS 7的官方视频中,从头到尾都没提到过Flat,而一直提的是Simple,Simplicity。Flat一直只是外界讨论的设计而已,并不是艾维的设计,艾维的设计是简约。如果Simplicity不是Flat,那是什么呢?是简单,是真,是真诚,是真实,是坦率,是直接,是纯朴,是朴素,是少,是美。艾维认为,深沉而不朽的美感,存在于简约之中,明朗之中,高效之中;真正的简约内涵丰富,而非粗暴摒弃;它让复杂变的井然有序,iOS 7是上述的集大成者。

那为什么iOS 7却并没有给消费者那种深沉而不朽的美的感觉呢?只是因为iOS 7还在简单的半路上,还没有做到极致而简单已。

任何事物,只要做到极致的简单,接近事物本质的简单,就一定会有一种深沉而不朽的美感,那种美是自内而外的美,那种美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iOS 7目前在简单的方向上大步前进,离极致的简单并不遥远了,一旦iOS进化并到达那种极致简单的境界,整个移动操作系统的战争就结束了,只有iOS了,Android只会在少数的低端的不规范的市场存在。

那种深沉而不朽的美感,存在于iPod mini中,存在于iPhone 4中,存在于Macbook Air中,存在于iPad中,存在于最新的超薄iMac一体机中,而这些产品可都是艾维设计的。乔布斯和艾维认为设计可不是什么对外观的设计,不是什么表面装饰,是真正意义上的简洁,而不是表面功夫,实际上艾维对那种表面的装饰性的设计是非常反感的,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认为苹果是个非常注重外在设计的公司,但其实苹果真正注重的产品的内在设计,这也是世界上其他公司在设计上无法望苹果项背的原因。艾维本人对外在设计其实是非常不屑的。

以艾维设计的Macbook Air为例,PC产业界在设计笔记本电脑的外观的时候,各种压花、喷涂、色彩等等。但Macbook Air设计时更注重的却是笔记本电脑的使用,轻薄,可靠,稳定,电池时间,效能等等,最后用一整块铝的不断雕凿的一体成型的设计,彻底重新改造了笔记本电脑的结构设计、机械设计的原理和方法,彻底改变了笔记本电脑的生产加工的方法和流程,才最终的外观上作为副作用,体现出一种美,达到这种境界的产品是没有对手的。

Macbook Air 2008年问世后,整个PC产业界追赶了5年,仍然没有任何笔记本电脑能和Macbook Air相抗衡。Macbook Air和iPad都是达到这种由内而外设计的,接近事物本质的简约的产品,都是没有对手的。

艾维对iOS 7图标的不在意,或则说甚至是故意忽略,正是这种向内设计的理念的体现,也是艾维向内设计的决心的体现,这种决心甚至不顾图标目前的丑,甚至不顾外界的各种猜测和嘲讽,甚至不顾股价的涨跌,这才是创造伟大产品的决心,这种决心是在目前苹果的所有竞争对手那里找不到的。

以艾维的对产品的理解和不断探索的毅力和恒心,重新彻底改造iOS的内在,我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一旦到达那个境界,我想苹果的所有对手哭都来不及了。而且艾维有向内设计的最佳根基,苹果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操作系统Mac OS技术,在之后的内力较量上,Google的Android是无后劲的,因为Google在真正的操作系统层面的技术积累几乎是空白(虽然现在Google的Chrome的负责人统管了Android);微软的WP也是无力的,Windows的技术几十年来一直都是落后Mac的(虽然现在微软的Windows的负责人也统管了WP)。

iOS 7是苹果内部的气宗派路线,取代剑宗派路线,将来苹果要以iPad、Macbook Air那种内力横扫天下了,而不是像之前的iOS那样靠天下无双的兵器、招式精巧的剑法取胜。

iOS 7不只是设计的改变,更是苹果战略的改变

iPhone 2007年问世的时候,就像唐朝盛世一样,在经济,文化,科学,军事等各方面是全面领先世界至少5百年的,iPhone 2007年在软件,硬件,设计,供应链,市场等各个方面也是全面领先世界至少5年的。但唐朝的繁荣富裕,引来周围游牧民族的垂涎,游牧民族是不愿花时间创造和建设的,只想烧杀抢掠。但唐朝太强大,只敢小股骚扰,等到唐朝衰弱到宋朝的时候,游牧民族就开始大举进犯了。

iPhone发布会刚结束,Google就立即完全重新改写Android,三星当时也还只敢给苹果供应零件,09年10年开始无耻抄袭iPhone小股骚扰,到2011年(苹果的宋朝)通过机海战术开始大肆掠夺了。

唐朝人高贵美丽的华服,游牧民族是穿不起的,甚至在宋朝时,宋朝的农民都穿得起丝绸的衣服,游牧民族的头领不一定穿得起。

但是乔布斯走后,iOS的掌门人福斯特尔就像欧洲某些富裕的贵族一样,将太多时间放在讲究衣服的装饰,奢华的宫廷舞会上,甚至假发什么的都流行了。Android那些新教徒,衣衫褴褛的在新大陆上开垦荒地的时候,欧洲的贵族却将时间花在考虑晚上舞会是穿皮革的,还是手工刺绣的。最后欧洲的贵族丢失了真正的贵族精神,新教徒Google却穿着牛仔裤创造了新大陆文明(当然之前的屠杀印第安人,拐卖黑奴等的原罪就和Android刚开始窃取,抄袭iOS的原罪一样)。

当然苹果目前并没有完全丢失真正的贵族精神,新大陆文明最后是苹果主导,还是Google主导,目前还没定。我个人的观点是,新大陆文明最后是由苹果主导。

在2011年之前,整整4年时间,Android就像个衣衫褴褛的打工仔,为基本的吃喝拉撒整日奋斗(为在基本功能上追上iOS而整日奋斗),直到2012年才能穿件像样的牛仔衣服(直到2012年Android界面才稍微有点样子)。苹果原本可以在这4年内,对iOS功能进行进一步的提升,并保持至少5年的领先的,因为苹果有Mac OS的技术大靠山,可惜的是福斯特尔和Mac OS的负责人关系并不融洽。现在Android对iOS功能上的差距,从原先的落后5年到落后仅仅1年,有些地方甚至半年不到。这才是苹果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艾维在iOS 7的设计上,彻底告别细节上的过渡装饰,将时间花在再度打造功能上的领先,目前的照片应用程序等只不过是个开始。艾维是要恢复苹果的真正的贵族精神,真正的贵族可以和屌丝一样穿牛仔裤,真正的贵族是指精神意义上的,真正的贵族是艺术、文化、科学的创造者、孕育者、守护者、传承者。最近苹果的系列设计签名广告就是将这种贵族精神大声地向世界表达。

为什么宋朝在经济,文化,科技上全面领先蒙古人,却被蒙古人占领了呢?因为蒙古人,是不想在经济,文化,科技上去做什么研究和建设的,他们的所有资源,社会结构,全部用来发展军事,全民皆兵,为了抢占领土,不择手段,烧杀抢掠屠城等等。

iPhone的竞争对手也一样,不想在软件,硬件,设计上花多少时间,公司的全部资源,全部用在供应链,量产,市场上,以不择手段的卖出更多的手机,占领更多的市场占有率为唯一目的。如果苹果继续宋朝的战略,那么最后虽然拥有最好的软件,最好的硬件,最好的设计,仍然会失败,目前的全球智能手机格局,其实像北宋已经被占领的情形。如果苹果觉得,我不求量,我只要占有高端高利润市场,就足够我继续高利润的滋润富裕生活了,就像南宋占有了富饶的南方(高端市场),对北方那些贫瘠的土地(中低端市场)不再感兴趣,在美丽的西湖边“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作汴州”,那么结局可能不大好。不把发展经济,文化,科技的一部分精力用来发展军事,就会像阿基米德一样,在埋首科学计算的时候,被罗马士兵刺死。

iOS 7正是苹果分出一部分精力,发展军事力量的巨大战略转折点。乔布斯曾经盛赞艾维不但懂设计,还懂商业的原因就在于此

iOS 7是一次伟大的胡服骑射,智能手机世界将从唐宋时代进入真正的战国时代

并不是胡服(Android、WP那些平面设计)比汉服(iOS之前的那些精美设计)更美,只是因为胡服更便利行动,更利于作战时穿。2007年后,Android、WP在基本功能上追iOS就追得气喘吁吁,还顾得上跑的时候好看不好看么?Android还是个比较纯朴的屌丝,没有鞋就光脚大步跑就是了,落后就赶紧追上就是了,哪还管追的时候有没有跳芭蕾啊;WP就像个没落的贵族,即没贵族精神了,也没贵族财富,却死要面子,在脚上用颜料画了鞋子的形状,虽然落后,跑还不敢大步跑,白天的时候装作跳芭蕾(因为贵族iOS在优雅的跳芭蕾,所以我也要跳),晚上没人时偷偷狂跑。

Android和Chrome那种干脆什么设计都没有,除了内容就是留白,将所有的资源用在功能的实现和内容的呈现上,其实还是相当优秀的设计。WP和Win8本来没有设计,非要装做有设计,于是出来那种毫无品味的一个个大色块,居然还说这种色块是未来风格!这种色块给了无数没设计能力,却想伪装成有设计能力的人的滥竽充数的工具,因为加个色块,涂些颜色太简单了,导致Win8这种恶心的设计到处都是,当然这种设计是毫无美感,也是毫无战斗力的。真正有战斗力的是光脚狂奔的Google,因为简单是最有战斗力的,而真是简单的基本。

艾维可能正因为觉得在平面上通过阴影,光线,构造等来实现立体的效果是一种不真,我个人猜测艾维是想直接实现立体,而不是通过平面来实现立体的感觉。但是目前的手机硬件可能还不具备实现实时的真实3D图标,所以他在iOS 7中通过多层的配合来实现立体感,按理说这种真实的多层,上面的层半透明的覆盖在下面的层上,是比仅仅有一层的设计更接近立体的真。但这毕竟也是目前技术条件下的求真,应该是个过渡品。如果真正实现了立体的真,那么就像3D Max对PS,Pro/E对AutoCAD那样的革命性转变,到那个程度,其他还在PS和AutoCAD上混的公司又要落后至少5年。

赵武灵王,力排众议,实行胡服骑射的改革,就是因为他认识到,没有军事力量的强大,艺术、文化、科技等的创新成果就得不到保护智能手机世界的游牧民族将面对蒙括九原兵团的强弓硬弩,这一战将惊心动魄,胡人将世不敢弯弓而报怨。游牧民族本来在草原上活得挺自在,向中原学习科学、文化,也会将自己变得越来越好,可非要眼馋中原的财富,并发动战争,最后耗光了民族的元气,从此一蹶不振。

三星目前在智能手机上销量第一,就像当初日本偷袭珍珠港得逞一样,不知道科技产业真正的较量是长久创新能力,科技能力的较量,和以前的日本一样只看暂时的航母、舰艇的数量,以为炸光珍珠港的航母,就会获得决定性的胜利一样。

目前三星在销量上的疯狂铺货,机海战术在每个市场用各种手段对iPhone疯狂围堵就是这种战术思想的体现。本来苹果还想拉三星当盟友,每个手机交个二、三十美金就一起分享智能手机的天下,结果三星狂妄的非要争霸,苹果让加盟不干,苹果想用法律来解决也不行,三星利用法律的解决时间慢来打突击,等法庭判我侵权了,我那个机种早已停产了,而且哪怕就是侵权,赔偿金和我抄袭的利益比起来根本不算啥。

更可笑的是三星这个小流氓遇到微软这个大流氓,哼都不敢哼一声,连专利官司都不敢打,马上乖乖的每个Android手机交给微软十几美金的专利费,却在全球和苹果大打专利官司,典型的欺善怕恶。搞得苹果最后只能采取三星那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战争逻辑。这场大战,还没开始,结局已经注定了。

苹果接下来会在规范的欧美市场用低价版iPhone,把三星打趴下,苹果将占据高端和中端市场,三星原来的所谓高端机,中端机,只能到中国来清库存。最后,欧美市场是正面决战主场,三星将丢盔弃甲;中国市场是野蛮赤膊战,且没任何规则,暗器,水军,围殴啥都带。就像汉帝国把匈奴人往西赶,匈奴人又去打罗马一样。三星将被苹果从欧美赶回亚洲,由三星陪那些墙内公司玩。

如果说第一代的iOS是屠龙刀,锋利厚实,无坚不摧,把当时的全球手机霸主诺基亚放到;那么iOS 7就是倚天剑,凌厉轻锐,削金断玉,会把三星干掉。但是屠龙刀和倚天剑都是玄铁剑加了西方精金的合金剑,主要是以兵器的绝世锋利伤敌。而玄铁剑,则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完全以内力取胜,iPad和Macbook Air是到了玄铁重剑这种横行天下无敌手的境界的。艾维的向内设计,就是想将iPhone也发展到玄铁剑的境界。

 

颜体

颜体

柳体

柳体

上面为颜真卿的颜体,雍容雄浑,气势恢宏,可以比喻成精美的拟物拟神设计,下面为柳公权的柳体,爽利挺秀,遒媚劲健,可以比喻为精美的扁平化设计。之前的iOS有点像颜体的味道,但iOS 7却并不是柳体。如果iOS 7仅仅是扁平化设计的话,以苹果的设计能力,仍然可以设计出柳体风格的平面化的精美图标。而不会很多人一眼看上去都觉得好丑。

宋体

宋体

 

当初看习惯了盛唐时“颜筋柳骨”的精美书法艺术的所有人,初看到宋体时,那个失望,那个痛骂:“把字都给毁了!”。但宋体因为更适合印刷,更适合大量生产,更有规则,速度非常快,却渐渐繁荣起来,直至今日;精美的书法艺术却越来越式微。iOS 7的图标和宋体一样,是艺术性的消失,大量生产时代的来临。

iOS 7类宋体

iOS 7类宋体

 

上文说到苹果目前类似南宋,要么继续沉迷于唐诗宋词,梦溪笔谈(当时世界领先的科技);要么胡服骑射改革,显然艾维选择了后者。

iOS 7的图标设计模板,是借鉴Google的设计模板的理念,但改进了很多,无论是模板本身,还是依据模板设计出的图标,都大大超过了Google,Google之前只完成了一些设计参考例,没有像艾维这样直接设计出一个图标的统一模版。而且依据这个模版设计出的图标,在和iOS 6的单个的一对一的比较中,大部分得分是高于iOS 6的。

接下来,整个移动操作系统世界将进入一个图标设计不再重要的时代,就像进入写字的艺术不再重要的时代一样,iOS的功能提升将比原来速度快很多,再次甩开Google和微软好几年。艾维在介绍iOS 7的官方视频中,特别提到效率,效能的深意就在于此。

一套模版奠定之后,下面就是套用,量产,速度非常快,再也不是一年一次的变更,而让其他公司的三月一次变更有机会。人们对iPhone艺术感的失去的失望,将通过iPhone的量产更快,更低价格来得到补偿。就像人们对书法艺术的失去的失望,将通过书本的普及,价格的降低来得到补偿。iPhone仍然会是软件、硬件、设计、供应链、市场的五项全能冠军,其他竞争对手或许在某项上能接近苹果,甚或暂时超过,但五项全能冠军肯定是苹果。

盛唐不再了,智能手机将进入残酷的战国时代,人们不再能欣赏到那些精美的书法,歌舞,国与国之间忙于战争,人们只能勉强得到温饱(产品功能),得不到温饱的人象征那些被劣质,不安全的手机折腾的人,失去了精神享受(伟大产品带来的深沉而不朽的美)。但因为游牧民族发起的战争,世界只能这样,没有和平盛世了。

怎么可能用个米字格,让颜真卿和柳公权照着写呢?怎么可能用个模版让达芬奇和拉斐尔照着画呢?

伟大的艺术将不复存在。或许颜真卿的字,有些单独拿出来,并不比宋体好看,也不规则,有些字大,有些字小;也不稳定,同一个字,在不同的地方样子都不一样的,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有二十多个“之”,每个写法都不同;而宋体字,每个地方都一样,标准化。就连科学的世界,也不可能有一个公式适合于所有的情况,科学家至今为止也无法将物理学的四种最基本的力统一起来。Google和微软正因为痴迷于公式,才在移动互联网上犯下一个百亿美元的错误,当然Google和微软不给我1亿美金,我是不会告诉他们哪些公式错了和错在哪里。

为什么单个拿出来一一比较,iOS 7的图标得分大部分都比iOS 6高,却整体上让人觉得很丑呢?一是因为一泡鸡屎坏缸酱,少数几个图标的丑,让整体看起来很丑。二是因为几何形状虽然完美,但我们看到的世界却是丰富多彩,很少有规则的几何形状的。下图用Google的设计文件说明几何形状的世界是多么的滑稽。

图标

图标

图标

Google的图标,单个分开来看,或许还不错,放在一起看,是很怪异的,特别是彩色的图标,一个没有生机的荒诞世界。这也是为何iOS 7的图标单个来看,比iOS 6好看,但整体上,就有种说不出的不协调,悖论的是iOS 7有个统一的模版来协调所有的图标,最后却有种不协调的感觉,iOS 6每个图标都单独设计,最后看起来却很协调。就像颜真卿有些字单独看起来好像挺奇怪的,但整体上,就有一种统一的风格。

其实苹果不应该学Google的几何设计,应该学麦田怪圈。麦田怪圈,是严格按照数学公式推导出来的图案,但却给人一种深沉的美,和一种生机;只是因为麦田怪圈基于的公式太过复杂,一般人搞不定,不过这也正给大公司提供小公司难以企及的设计门槛。Google这种基于简单的几何形状的设计逻辑,最后必然是机械的,死板的,无生机的,丑陋的。Android界面从来和美感无关。苹果与其学习胡人,不如学习外星人。

要基于艺术,就做到极致,做到艺术大师的水准,要基于数学,就做到极致,做到麦田怪圈的水准,做到极致其实也是乔布斯真正的设计理念。模仿麦田怪圈基于复杂公式设计图标,是一个价值至少百万美金的设计细节方向,免费送给业界。我记得2007年iPhone问世,2008年,我向某些业界公司提出,出5寸屏幕的手机,并表示这个建议价值至少百万美金,可惜没人听。最后三星出了Note。

不过我这里要提醒的是,目前流行的所谓大屏手机,巨屏手机都必死,因为我已经有了更好的设计。

在未来图标的细节设计方向上,我个人认为不是Flat,一个方向是精美的、拟神或拟特征的艺术设计,一个方向是基于高级数学公式的麦田怪圈设计。当然了,艾维已经开创了一个图标设计不再重要的时代的序曲,艾维说,iOS 7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这个开始的后面,会是什么呢?

除非有革命性的技术出现,不然颜筋柳骨的衰亡,宋体的兴盛,是必然的历史趋势,再怎么惋惜也没用。但是我太不想活在战国时代了,太怀念,太想保留颜筋柳骨的书法了,苦苦思索,我终于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如果盛唐不再了,怎么办?再造一个盛唐!(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敬请期待作者的iOS 8(之一)

本文系作者 姜洪明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姜洪明
姜洪明

惠道科技创始人

评论(87

  • 钛妹儿 钛妹儿 2013-07-25 16:46 via pc

    强大的跨界吐槽,历史典故用得很神奇,果然是站在科技与人文交叉路口的果粉!至于麦田怪圈设计是怎样的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啊……

    2
    0
    回复
  • ... 钛媒体注:本文作者姜洪明是钛媒体作者群里罕有的产品狂人,他不仅自己申请了好多产品专利,与此同时,他还一直对苹果的iOS系统耿耿于怀,在这个系列的开篇文章《深度解剖iOS 7,移动操作系统革命序曲》中,他系统地阐述了他所认为的iOS 7的精髓与价值所在。理论之外,他也注重具体实践模型的构建,所以就有了iOS 8这个系列的文章。 ...

    0
    0
    回复
  • R7-乔维 R7-乔维 2013-10-12 18:49 via weibo

    回复@Pickeyer:嗯,拟物和扁平我觉得运用的好,IOS7会更漂亮爱你

    0
    0
    回复
  • Pickeyer Pickeyer 2013-10-12 13:53 via weibo

    文章可以,但抽象和简单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矛盾吧,去剖析含义倒不如让每一个用户自己体验。

    0
    0
    回复
  • 不着调的毛头 不着调的毛头 2013-10-09 13:16 via weibo

    回复@R7-乔维:恩,其实后面的写的也不错哦,值得一读的

    0
    0
    回复
  • R7-乔维 R7-乔维 2013-10-09 13:15 via weibo

    回复@不着调的毛头:至少文笔不错,很有带动感。我说的是前面一部分。。

    0
    0
    回复
  • 不着调的毛头 不着调的毛头 2013-10-09 13:13 via weibo

    我感觉是在看世界史啊,有木有啊,科技文,写的太文艺了,屁薄肉厚!!!

    0
    0
    回复
  • 不着调的毛头 不着调的毛头 2013-10-09 13:13 via weibo

    我感觉是在看世界史啊,有木有啊,科技文,写的太文艺了,屁薄肉厚!!!

    0
    0
    回复
  • 灰苹果网_找回iphone 灰苹果网_找回iphone 2013-08-16 23:57 via weibo

    [奥特曼]wow,丢过iphone的朋友可以看看本微博,不管丢了多久都可以试一试-祝好运

    0
    0
    回复
  • zuobiao zuobiao 2013-08-05 16:20 via pc

    dalvik的功过如何后人自有评说,但我个人的体会有两点:第一是这样做极大降低了android开发的门槛,懂java就行,底层调用,垃圾回收,进程同步等等琐碎步骤通通交给框架处理,程序员只要专心于应用开发;第二是照顾到了硬件厂商的利益诉求,机器不够快,换新的!很简单的逻辑养活了一条产业链;如果都像xp那样十几年不换,这个新兴产业还有什么发展空间。
    机器效率和开发效率之争由来已久,从历史的演进过程来看从来是开发效率优先的,汇编语言的占有率便是明证,尽管其本身也已经是对于机器语言的抽象了。原因很简单,硬件发展遵循摩尔定律,从趋势上看运算能力只可能过剩,所以不妨把希望交给未来。
    总之作者冠以“深度解剖”之名却没一点干货,大段的抒情臆想却看不见科技文章应有的务实严谨,也许是苹果范儿,但我感觉腻歪透了

    0
    0
    回复
  • zuobiao zuobiao 2013-08-05 16:20 via pc

    真心看不惯作者对于android/google的歧视性描述。谁说google没设计了,大巧无工懂不懂,说到最后作者不是自己也在推论苹果在向这种简约风格上靠么;
    至于操作系统的优劣,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BSD和Linux根本就是同根同源,谁比谁多长一只眼呢?造成执行效率差异的根本原因,在于android添加了dalvik虚拟机-这是方便第三方开发的折衷方案(所谓框架)。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