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嫣的新试验

摘要: 一位理想主义者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现实之道。

鹅为鸡担当警戒护卫,鸡给小鸭当妈妈,并带其到处游玩,这样的场景不是在童话或者动画片中,而是出现在北京通州区西集镇马坊村。这里是分享收获(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生产基地,看不到工厂化的饲养车间,闻不到化肥和农药刺鼻的气味,甚至很难找到现代化农业的痕迹。这里的一切背离了一般意义上现代农业的场景,甚至有些原始和落后。“让农业回归农业本身,还原其提供安全健康食品的功能,这就是分享收获的目的。”分享收获创始人石嫣在接受《商业价值》采访时表示。

石嫣是谁?作为第一个公费到美国“务农”的中国博士,曾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名叫Earthrise Farm的农场,用6个月时间专门研究一种新型农场经营模式,随后将“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简称“CSA”)这一先进农业经营理念带入中国,并且在北京创办了中国第一个CSA模式农场“小毛驴市民农园”。石嫣希望通过这种模式能够寻找到解决中国日益严重的食品安全和城乡不信任问题的新方法。

实际上,这种模式的多种变体已经成为资本追逐的焦点,多利农庄、百年栗园等很多类CSA模式的项目都获得了资本的支持,这充分说明资本界对这种模式的认可和支持。就在两个月前,石嫣开始其新的转身,创办了分享收获(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结合中国的现实,将CSA模式本地化实施,这是分享收获成立的最终目的。”石嫣表示。

CSA是好模式吗?

毫无疑问,现代化农业发展主要是以化肥和农药来驱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模式的弊端日益显现。比如农药残留、化肥使得土地板结等,造成了农业的不可持续。因此,有机农业成为了发展的主流。

而所谓CSA,是消除食品不安全、减少农业环境污染、增加农民收入的一种新型的农产品贸易形式,就是让农场和社区居民建立一种直接的联系,农民寻找愿意预订他们农产品的社区成员,直接把菜送到社区居民家里,提倡大家吃有机绿色健康菜。这种贸易形式于20世纪60年代在日本和瑞典诞生,1985年被引入美国,如今在美国已经发展到5000多家农场在采取这种模式。

这种形式的好处是一种送货上门服务,使得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达成交易,省去了很多中间的流通环节,进而农户和消费者间交流更直接,信任度更高。说起来,这种信任的方式也很原始,就是“眼见为实”,消费者会亲自监督整个的农业生产过程。

当然,CSA的特别之处在于消费者和农户有个风险共担的机制。一般来说,消费者会提前预付一部分资金给予农户,而这将保证农户的基本利益。通过这部分资金,一方面农户更有积极性去改善自身的种植条件,另外一方面可以促使没有收入风险的农户,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农业生产中,以此来保证为消费者生产出更加健康、安全、优质的农产品。最终形成两者的良性循环,进而促进整个社会的食品安全建设。

可以看到,CSA并不是与多利农庄、百年栗园等模式有着根本的区别,一方面强调农民参股入股,另外一方面给予农民金融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建立了城乡之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也正是目前食品安全最缺乏的。因此,CSA的发展是符合世界潮流和趋势的,也是中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一种有效的路径。

尽管如此,中国与日本、美国的情况又有很多不同。一般来说,社区支持农业的地块远离消费市场,相对于日本对农地有着严格的保护制度和美国的大农场模式,中国对农地的保护并没有非常严格执行,农地被征用的可能性极大。众所周知,有机农业在种植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对土地的养护,被征用很可能会造成以前的养护变成徒劳。

还有就是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是现在的80、90后,不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土地上劳作。而CSA模式很重要的一点是传统农业的劳作,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为基础,这可能也是中国发展CSA所面临的重要问题。

最后就是CSA的生产效率,不可否认,中国农业的增产和农业化肥的使用有着很大的关系,但作为有机农业来说,农业产量是不是能够保持或者高于原来使用化肥农药时的产量呢?这也是CSA发展过程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

对于这些在中国发展CSA必须要面临的问题,石嫣解释说,土地的问题确实是个人无法掌控的,这需要在刚开始选址时,要考虑到城市的发展速度和规模,能够保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被征用;至于劳动力的问题,只要给予农户带来更多的收益,重新返回土地的人口也会越来越多,同时也会促进CSA模式的可持续性;最后就是产量问题,短期来看,有机农业的生产会降低产量,但在3年最多5年以后,世界上很多研究表明有机农业的产量并不低于使用化肥农药时的产量。

“CSA模式毕竟属于新生事物,但对于中国农业的发展来说,是一种值得学习和借鉴的模式。”石嫣表示。

平台化尝试

实际上,伴随着农业成为资本关注的焦点,很多类CSA模式在全国的发展风生水起,但分享收获与这些模式有着很大的不同。

比如拿小毛驴市民农园来说,其本质还是一个公司的属性,盈利模式主要依靠消费者在“小毛驴”租地,以及帮助消费者管理所租土地的费用,当然还有消费者订购产品的收益。而这个模式中,农民仅仅是附属于“小毛驴”,并没有参与到利益分配的机制中。至于多利农庄,其本质也是大资本的介入,而农民的利益也没有切实的保障,农民没用参与利益分配;至于百年栗园,其本质是属于“公司+农户”的性质,这种模式也基本属于相对落后的模式。

而石嫣新成立的分享收获,与其说是一个公司,倒不如说是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和一个消费者联盟两者形成的联盟平台。对于农民,分享收获将单个的农户组织起来,进行统一的耕作,并对他们在种植技术等很多方面进行指导,同时还担当整个运行的成本核算等很多工作;对于消费者,分享收获则主要是宣传其有机农业产品,招募更多的会员,更重要的是获取消费者对于产品的需求和反馈,以此来指导农户进行生产。与“小毛驴”等最大的区别则在于农户不仅有劳作的工资,而且还能够有年底的分红,真正让农户作为主体参与到市场行为中。据石嫣计算,一个原来拥有50亩地的农户,如果单独自己劳作种植大田作物,收入仅为五六万元,而加入分享收获以后,除去工资收入以外,年收入可以达到10万元左右。而对于消费者,则获取了更加健康放心的农产品。这是一个三赢的平台。

显然,这一模式更可持续和发展。

其实,只要看一下日本的守护大地协会就可以知道。日本守护大地协会是一家拥有38年有机农业经营经验的社会企业,1975年创立,该协会旨在通过建立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透明、互动的关系,促进双方收益分享和土地与环境保护。经过30多年的努力,守护大地协会已发展成为拥有2500个生产会员、9.1万个消费会员、年营业额达150多亿日元(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庞大组织。守护大地协会之所以能做这么大的根本原因在于凭着自身盈利维持协会的良性运转,实现三嬴:生产者、消费者、协会。

即便如此,石嫣的分享收获依然面临着接二连三的困难,比如如何让消费者对分享收获产生信任、如何打通分享收获的销售渠道等等。当然,最大困难还是在于招募会员。于是可以看到石嫣开始了在目标社区进行宣传等活动,其目的是让大家更快的对分享收获有所了解和认识。

不可否认,即便是日本的守护大地协会还是美国的CSA模式,其开始的路径都是通过熟人关系,以此来不断地扩大会员数量和滚动发展。石嫣凭借在“小毛驴”3年的经验积累和能力积累,对于如何招募会员已经烂熟于心,现在她已经建设了网站和通过微博等形式进行快速的扩张,“互联网的应用,为分享收获带来了巨大的人气。”石嫣表示。据了解,相比较于石嫣在9月之前招募大概300名会员的目标,仍然还差100多位才能满额。石嫣对此的回答是仅仅3个字:“慢慢来。”

王维肖|摄

本文系作者 小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小宁
小宁

记者

评论(21

  • Heroic Heroic 2014-06-17 19:43 via pc

    收藏

    0
    0
    回复
  • emarine emarine 2013-04-09 08:13 via pc

    这不就是专供呗,高消费,切!

    管不了就自己雇人种,嘿嘿

    0
    0
    回复
  • josia josia 2012-09-25 14:36 via pc

    在中国这么搞,我们党靠什么贪污呢?

    0
    0
    回复
  • 狂人侠客 狂人侠客 2012-09-05 20:49 via pc

    只有政府引导才有可能,但现实方式是在物流上下功夫,对接销售点应该还是在大卖场,水果蔬菜一般是当地采购,转销入门店,为了让水果不烂而采取不良手段,减掉这个中间环节,另食品安全不太适合这个议题,一般是被加工成品或者是农民采用化学物质种植,属于监管范畴而不是模式范畴,国外我不懂不了解,但印象深刻是他们机械种植和市场预判,怎么有效预判,还是市场,实现信息流通,从全局打造农业供需网络,完善农业物流体系,加强政府引导监督作用,才是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2
    0
    回复
  • TIMES TIMES 2012-09-05 08:57 via pc

    农产品物流是关键,CSA卖的是诚信,服务,质量,再投资许可下有改革前途

    1
    0
    回复
  • bjcpp5118 bjcpp5118 2012-09-04 03:19 via pc

    这篇文章发表之后,剩下的100多人会员问题应该解决了吧?呵呵…

    0
    0
    回复
  • bjcpp5118 bjcpp5118 2012-09-04 03:11 via pc

    有机农业最近几年发展迅速,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对食物要求也越来越高!
    本人关注有机行业两年多,石小姐的模式是把国外先进的理念和技术经验引进国内,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可能是时间的原因,人们对有机的认识慢慢也会提高,但是谁也不知道是五年十年还是好几十年?

    1
    0
    回复
  • godsword2011 godsword2011 2012-09-03 20:31 via pc

    需要探讨的是,在中国是否有这样的发展环境,如果用的水不干净,施的肥不纯洁,用的种子是转基因的。。。谁来监管,只靠自觉是不行的

    3
    0
    回复
  • cyrusf cyrusf 2012-09-03 13:52 via pc

    love99,这样的模式我非常赞同,这个也是美国或日本有些地方采用的模式,非常高兴与你探讨

    2
    0
    回复
  • love99 love99 2012-09-03 12:36 via pc

    CY我建议的模式是 交钱购买蔬菜份额 而非买地块 因为买的地块上的产品可能随季节和个人口味改变而确少吸引力 如果能够超越划分土地的模式 变成购买份额 灵活度就高了 鼓励订单农业 加个人体验农业 个人缴纳定金后成为股东 可以利用空闲时间来挣公分或者劳动费 感受劳动的乐趣 给消费者不同的购物体验是 生态农业或者说短链农业成功的基石 农业与人的互动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