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的“毒瘾”

摘要: 庞大的GDP总量是几代人奋斗的结果,也证明着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对GDP的过度关注,着实隐藏着“走火入魔”的风险。

前段时间关于三星300亿美元电子闪存芯片项目即将落地内陆城市西安的事情炒得沸沸扬扬。媒体及大众对此项目颇有微词,原因在于西安政府为了赢得投资方的青睐,对项目的推进表现出极大的诚意——包括对项目进行巨额财政补贴、“10免10减半”所得税优惠、项目运行补贴、土地及建筑无偿提供,并为项目修建高速公路、地铁等交通设施和生活配套等。虽然西安方面极力反驳了此前媒体估算的西安为三星项目付出将至少达2000亿元的说法,但是也侧面承认了三星项目确实存在着不一般的优惠。

为什么三星项目一经曝光,立刻招来口诛笔伐?正如有评论员指出的那样,“如果拿2000亿自己打造个电子公司,怕是也成了气候了,还用招商引资吗?”确实,西安市有拿金钓竿去钓小鱼的嫌疑,贴这么多财政去“勾引”一个外资企业,怎么想都是不划算的。

但是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却对于类似的事情乐此不疲, GDP和单位能耗值等看得见的漂亮数据,增加就业岗位和政府期盼的未来以三星项目为龙头形成产业链和产业集群的美好愿景,再加上此项目或许可以使西安在与重庆等其他竞争地区的较量中获得上风。可以说,虽然西安在这个项目中不一定获得多少“真金白银”,但是这些只存在于纸面上的数字指标上的“获利”,或许已经足够了。

如此诡异的现象,如此不合常理事情,为何可以在中国出现甚至是屡见不鲜呢?我们不禁反思,其实中国“病”了,中了吸引外资的“毒”,中了GDP的“毒”, 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染上了GDP的“毒瘾”了。

GDP“迷恋症”

GDP狂奔带来的成就感让我们“迷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GDP增长率平均每年都在10%以上,到2008年超过了30万亿元。2009年在金融危机形势下依然保持8.7%的增长速度。2010年年底,中国人均GDP接近4000美元。从1978年到2000年,中国人均GDP从不到400美元增加到800多美元,用了20多年的时间。到2010年短短10年时间便增长到了人均4000美元。如此大的成就受到了世界瞩目,也让国人着实自豪了一番。

GDP带来的荣誉让我们“迷恋”。GDP的一路狂奔,已经为我们的国家赢得了太多的荣誉,钢铁产量第一,超过第二、第三、第四的产量总和;水泥产量世界第一,占世界总产量一半;纺织产量世界第一,每年供世界人民每人四件衣物;粮食产量第一、煤炭产量第一、化肥产量第一;更有世界第一消费国,世界第一产磷国,世界第一铜消费国,世界第一造船国,世界第一大家具出口国,世界第一机床市场等等,数不胜数。2009年更是新取得世界第一大出口国、汽车产销量世界第一、机床产值世界第一的桂冠,我们头顶上扣了太多世界之最的帽子了。

GDP带来的财富让我们“迷恋”。GDP的快速增长不仅解决了嗷嗷待哺的十几亿张嘴的吃饭问题而且也为国家赢得了空前的财富:截止到2009年底国家外汇储备已超2.4万亿美元,银行存款超过40万亿人民币,2009年全国税收收入6.31万亿元,中国政府无疑已经成为世界超级巨富政府;再者,庞大的GDP身躯为中国在世界舞台也争得了更多露脸和出镜的机会。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世博会的成功举办,大大小小各种峰会,都是中国展示的舞台。

GDP的光芒太盛了,全国上下都紧盯着这个看起来关乎国家荣誉、关乎地方财政、关乎百姓民生的关键。我们太在意GDP,在意到了迷恋的程度。但是殊不知凡事都有度,一旦过了这个度,好事也会变坏事,糖果也会变“毒药”。地方政府在GDP考核中一个个就像努力学习的学生一样,将GDP考卷展示在年终的期末考成绩单上。很明显有些地方对GDP的“毒”上瘾很深。

追的不是GDP,追的是政绩

毫无疑问,国家统计局是“很受伤”的一个部门,每年因为统计数据的问题而备受争议。2006年,全国GDP增速11.8%,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7个地区的GDP增速高于全国平均值,仅有3个省区低于平均增速,另有一个与平均增速持平。在2007年,全国GDP增速12.2%,多达29个省市区的GDP增速高于全国增速,只有一个黑龙江省,以12%的水平“垫底”。而2008年,全国GDP增速开始公布为9%,后调整为9.6%。全国31个省市区的最初数据没有一个低于全国增速的。即使以后来调整的全国增速9.6%为依据比较,也仅有一个四川省略低于全国增速。金融危机肆虐的2009年,全国29个省市区中,除山西外,其余28个省市区的GDP增速都高于8%,都“顺利”完成了“保八”任务,其中26个省市区的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样,2010年全国仅有北京、上海两地GDP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2011年全国仅有北京、上海和浙江低于全国平均增幅。

我们对这一奇怪的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些地方政府官员能否升迁很大程度上是以地方“GDP”为重点考核指标的,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拉动“GDP”越多、越高,那党政官员的水平越高、越有能力,所以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为了自己的前途就想方设法地来拉动GDP。劳作一年之后,各级部门向上汇报工作时都存在正常误差,但出于政绩的考虑,这种误差往往向上偏。所以全球GDP增速这样的怪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年复一年的跟风式大投资

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世纪,聚光灯下的中国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当中外游客惊叹于长城的奇迹时,新中国涌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建筑奇迹:世界最大水利工程(南水北调)、世界最长高速铁路项目(京沪高铁)、世界最大填海造地项目(上海临港新城)、世界最大风力发电基地(酒泉风力发电基地)、世界第一大深水港(上海洋山深水港)、世界最大造船基地(长兴岛造船基地)、世界海拔最高穿越冻土里程最长铁路(青藏铁路)、世界最大单体建筑(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世界第一磁悬浮(上海磁悬浮铁路)。

总结建国以来建设的大项目,千亿规模以上的大工程有19个之多,百亿以上的多达66个,共计投资6.3万亿元,平均每个项目投入接近千亿规模。我们不禁感叹经过30年经济发展,中国的财富实力的确令人震惊。

这些大的投资在中国屡见不鲜,大都属于国家政策导向,主要为了满足基础设施建设的要求。但是地方政府的一些跟风投资现象却是令人咋舌不已,西安政府吸引三星投资的方案便是一个鲜明例子,但绝不是个案。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年都有各地方的跟风式大投资,甚至让国务院头痛不已。2003年地方政府大量兴建钢铁项目,全国兴起大炼钢铁的热潮,钢铁项目投资增长接近翻番。当年投资对全国GDP增长贡献达到历史最高水平63.7%。

2004年各地钢铁项目投资增长172.6%,水泥行业在建项目计划总投资786亿元,同比增长133%;电解铝行业在建能力仍有310万吨。当年国务院全面叫停对钢铁、电解铝、水泥项目的过度投资。统计显示,2004年前两个月,中央项目投资只增长12.1%,而地方项目投资增长却高达64.9%,增幅同比提高24.7%。

2006年国家上调铜出口税以抑制国内各地铜工业的过度投资热潮。经过几年的过度投资,钢铁、水泥、纺织等行业产能出现了严重过剩,使资金和能源造成极大浪费。加上宏观调控政策存在着“时滞”,投资过热问题没能及时抑制。中国经济当时面临“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局面。

2007年集中爆发的房地产投资热潮,在政府角度便是卖地热潮,2007年楼市火爆,各路地产商情绪亢奋,武汉、长沙、北京、上海“地王”身影频频闪现,最高总价、最高单价、最大面积……种种词汇刺激耳膜。 但伴随着之后的央行先后6次加息使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比年初累计上升了135个基点,这一现象才有所缓解。

2009年一些地方政府又开始了风电项目的过度投资,风能发电能力达到13.7 GW。相比2008年,这一数目在一年内增长了113%。截至2009年底,我国除台湾地区外新增风电装机10129台,装机容量1380.32万千瓦,已超过美国排名全球第一。国务院对风电行业重复建设的担忧不断出现,甚至在2009年8月份因过剩隐忧,风电行业被国务院常务会议“点名”。但这一趋势一直在延续,2010年中国风力发电新开工重大施工项目378个,项目总投资额高达近3000亿元。直到近期国家能源局宣布,各省必须严格批核风电项目,风电闲置超过20%的地区,不可以兴建新的风电建设项目。同时,各地应加快清理风电项目的核准,2011年9月1日后核准计划以外的风电项目停止执行。

2010年10月,工信部圈定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5个城市先行开展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示范工作。随后,国内就进入“云”涌时代,北京叫祥云,上海叫云海,深圳叫鲲云,重庆叫云端,杭州叫云超市,宁波叫星云,无锡叫云谷,苏州叫彩云,哈尔滨叫云飞扬,惠州叫惠云,秦皇岛叫数谷。各地云计算的投资额和规划土地面积,也似乎在攀比中水涨船高。

2011年1月,河北省工信厅与IBM、润泽科技公司共同宣布,在河北廊坊“润泽国际信息港”建设亚洲最大的云计算中心,占地面积达134万平方米,总投资额达98亿元。4月,重庆的两江新区开建“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实验区”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总投资400亿元。仅10多天后,这个“最大”就被当地开建的另一工程赶超,江津区云计算产业基地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总投资达500亿元。上海黄浦新区国际云计算中心总建筑面积407万平方米,总投资800亿元,建设规划期为5年,最终达到千亿级规模。

“云跃进”也开始在更小的城市上演,河北的涿州、河南洛阳市宣布投资50亿元建立云计算基地,还有新疆昌吉、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均加入云计算建设的行列。公开资料显示,已有31个城市在建或正在规划云计算中心,至于投资额和占地面积已成为无法统计的数字。

有关专家表示这些云计算方案中80%以上都不算真正的云,但似乎建什么并不重要了,关键是要建。原因在于建一个云计算中心带来的GDP很诱人。在国家对房地产严格调控的情况下,云计算似乎成为一些地方政府拉动GDP的“救命稻草”,不管有没有市场需求,先圈地,再盖房子,然后再买一堆网络、存储、服务器等设备放进去……可以说有些地方政府操作云计算基地的手法非常娴熟,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根本不是个高科技的项目,本质上就是个商业地产项目,而且这样的项目是不需要考核投入产出的。

带“毒”GDP不能代表民生

目前,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居民收入占GDP的60%,剩下的非居民收入应该占GDP的40%;但是中国刚好是倒过来的,中国居民收入占GDP的40%,剩下的60%是非居民收入。

根据北京大学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杨开忠“人均可支配收入”除以“人均GDP”,得出的“单位GDP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相当于人均GDP的含金量。我们发现GDP高的省份,GDP含金量排名并不靠前,很多还很靠后。以2011年为例,GDP总量前5名的省份是: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其对应GDP含金量排名则为:第20位、第25位、第24位、第21位、第11位。同样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GDP含金量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贵州、云南、西藏、广西和甘肃,对应的GDP排名却在第26位、第24位、第31位、第18位、第27位。

我们从2011年各省的GDP排名与GDP含金量排名的对比可以看出,排名几乎呈现倒序。我们不禁要怀疑各地庞大的GDP总量是否在牺牲老百姓的收入水平,没有含金量的GDP又有何意义。

目前国内最大的民生问题便是收入差距日趋悬殊。“毒GDP”显示的“钱”越来越多也许是“有钱人的钱越来越多”了。我国的基尼系数1981年是0.288、1990年0.343、1999年0.397,进入新世纪后则基本上在0.4以上的水平发展,2003年达到0.46后继续增加。就行业而言,1978年工资最高与最低行业平均工资之比为2.1:1,2008年是11:1,增长高达5倍。就家庭而言,10%富裕家庭的财产总额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45%,而10%最低收入家庭则仅占1.4%。另一方面就城乡差距来看,2008年我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780元,农村人均纯收入为4760元,差距在3倍以上,而农村人口占我国人口总数56%。

“投资为王”的时代必然导致劳动报酬率过低,我国国民收入初次分配向资方严重倾斜,劳动报酬在GDP中所占比例处于过低水平。据有关专家的研究,截至2009年底中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例不到42%。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的大部分国家,劳动报酬在GDP中所占的比重都在60%以上,高时达到90%。美国则将劳动报酬在GDP中的比重长期稳定在70%左右。据了解,在发达国家,工资一般会占企业运营成本50%左右,而在中国则不到10%。这说明我国在GDP结构中,劳动和资本所获取的报酬呈失衡之势。劳动报酬占GDP比重过低还会衍生出许多经济问题,它直接导致了普通劳动者收入低下,或者说收入增长缓慢,这种情况下普通劳动者很难拿出更多的收入用于消费,而一个国家的主要消费群体便是这些普通消费者,从而导致了消费占GDP比重过低。内需的不足,同时也会限制一个国家第三产业的发展。

带“毒”GDP毒的是百姓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创造许多值得骄傲的第一,同时也带来很多令人担忧的第一:建材消费第一,能源消费第一,空气污染排放第一和水污染排放第一。如果中国不改变85%的燃煤结构,不改变传统工业生产和消费方式,环境严峻期将提前来到,会带来严重社会问题。中科院院士赵其国曾研究显示GDP增速超过7.18%就必然出现资源环境问题,但是这些年来我们国内大多数省市的GDP增速都在13%到17%,个别地方甚至达到了21%,可以说增速在7.18%时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是无休止的环境问题。“低碳”的到来也许会有所改观,但是庞大的基建和工业体系中的改造需要的成本也是无法估量的。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又有新路子创造GDP了……

2007年的一项投资108亿元、可能给厦门带来800亿元以上GDP的PX项目,这个能引发剧毒的项目在被叫停之前开展得如火如荼。无独有偶,2011年同样投资上百亿的福佳大化PX项目再次在大连民众的叫骂声中被叫停。娄底的“毒胶囊”,加上之前的瘦肉精、染色馒头、工业胶酸奶、避孕药鳝鱼、增白面粉等等数不胜数的食品安全问题,在体现商人逐利的同时何尝又不是“GDP为王”时代的特定产物呢。

有毒GDP正在毒害着中国,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GDP尽管很多缺陷,但在目前状况下还没有一个更加宏观、更加好的指标来替代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至少可以做到:不迷信GDP,不把GDP看成是万能的,唯GDP马首是瞻是不对的。在摆正心态的同时,更需要相关的职能部门制定一套更加科学的、以民生为核心的公务人员考核体系, 让公务人员真正成为人民的“公仆”,而不是GDP的“傀儡”。

本文系作者 鑫磊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鑫磊
鑫磊

评论(37

  • rainyxyu rainyxyu 2013-09-18 20:19 via pc

    不能重走大跃进的老路

    0
    0
    回复
  • 涛声依旧18 涛声依旧18 2013-09-18 19:59 via pc

    不能太激进

    0
    0
    回复
  • 鱼婷婷 鱼婷婷 2013-09-18 15:08 via pc

    这么高的gdp膨胀 真正为我们带来好处的有多少

    0
    0
    回复
  • wttr wttr 2013-09-18 14:54 via pc

    分析的比较透彻

    0
    0
    回复
  • 秋秋秋天 秋秋秋天 2013-09-18 10:57 via pc

    只关注gdp忽略环境绝对不行

    0
    0
    回复
  • 小胖妹 小胖妹 2013-09-18 08:49 via pc

    过度关注一个东西 为了做而去做 就会失去另一些

    0
    0
    回复
  • 古拉格群岛 古拉格群岛 2013-03-29 23:06 via pc

    体制的症结

    0
    0
    回复
  • 古亚的天空 古亚的天空 2012-06-01 08:48 via pc

    祖国我已不能爱你

    1
    0
    回复
  • 佳男 佳男 2012-05-30 08:19 via pc

    哎,鸡的屁

    0
    0
    回复
  • jay2369 jay2369 2012-05-29 12:32 via pc

    要从思想上改变。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