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史鉴(二):进入第三次均衡的必然

摘要: 垄断的实际存在是由某些产品和服务的规模经济性造成的。随着网络技术的快速渗透,民主化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将日益加强,社会协同与企业自组织将成为继市场均衡、政府均衡之后第三种均衡力量。

电信史鉴(二):进入第三次均衡的必然

电信史鉴(二):进入第三次均衡的必然

经济个人主义认为,人们在追求私人目标时会在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操纵下,实现社会资源最优配置和增进社会福利。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进而总结提出资源配置最适度原理。也就是相信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但市场规律又天然具有一种平衡约束力,它使每个利己的经营者和消费者在不损害他人利益情况下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后被西方经济学称做帕累托最优状态。

但是,帕累托最优在整个资本主义经济实践中并不存在,现实的市场经济在多数情况下不能导致资源的最优配置,这是因为:

1、垄断的实际存在。这是由某些产品和服务的规模经济性造成的,现代信息产业的经济规模出现了跨国联合扩张趋势。市场对于垄断性企业形不成约束力,完全依靠市场肯定使社会经济失衡。

2、外部经济性存在。有些生产者的生产结果会对他人产生有利影响或者有害影响,消费者的消费结果也会对他人造成有利或者不利影响。尤其是某些生产和经营活动可能产生严重的环境污染、危害公众健康和社会安全,这些问题不可能由市场本身自行解决。

3、公共物品的存在。如国防、环保、绿化、道路、桥梁、广播等公共设施,属于不付钱的消费,或者非营利投资领域。

4、信息不对称性。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假定是信息对所有经营者和消费者都是透明的。而实际上,消费者与经营者对商品信息的了解总是不对称的。于是自私的经营者们必然会出现欺诈行为,破坏帕累托最优。

正如萨缪尔森指出的,完全依靠市场实现资源最优配置的情形具有“几乎可以说是奇迹般的偶然性”。假如经济生活中只有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的话,那末自由竞争结果更多的是低效率。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各国通常是采用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进行行政干预,或者由政府直接经营、管制某些行业。

可是过分的政府管制又会出现两个不好的后果,一是由于政府与企业信息不对称,使经济出现官僚支配下的低效率,二是会出现大企业收买政府部门,形成政企同盟合伙侵害消费者利益。

20世纪8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主张净化市场环境,完全依靠市场规律恢复经济的一般均衡。另一些经济学家则认为,高科技信息产业所特有的收益递增性引起的正反馈效应必将更快地破坏市场均衡条件,造成经济的极不稳定。必须加强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的作用,甚至认为现在的许多问题(如环境、人口、教育、互联网)已远非地方政府所能解决,“必须交给整个国家去寻求解决办法”。

但是人们是否只能墨守两点论,交替求助于市场规律和政府干预这两只手的力量,或者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呢?新经济理论研究证明,进入网络时代,仅利用市场规律和政府干预这两只手的交替力量还是不能解决所有社会经济以及人类生存环境问题。必须重视社会协同这第三只手的作用。

所谓第三只手,原指社会道德规范对经济的积极影响,是建立在“人具有一种天然的利他主义倾向”基础上的理论。但是现阶段人们的利己主义倾向往往压倒利他主义倾向,致使道德规范的力量显得苍白无力。到了网络经济阶段,一方面人们要利用网络进行经济交往,就必须遵循网络规则和网络信誉,甚至需要共同投资网络建设,共享网络使用价值。另一方面,信息网络使各种交易活动变得日益透明,使原本靠少数先进分子自觉遵守并教化社会的道德规范,转变为一种阳光下的刚性气氛,社会监督体系将无情地清除与公众利益不和谐的害群之马。网络天然具备平等、合作和互动精神,只要进入同一网络,唯利是图者将获得最少,乐于给予者将获得最多,只有采取合作性竞争和多赢战略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1994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纳什用数学方法证明了人们在非合作博弈中的平衡状态。最后的结论是,在人们的相互交往过程中,每个行为主体的利己主义决策结果,可能是有效率的,也可能是无效率的,但多次重复这种决策肯定是低效率的。它实际上证明了亚当.斯密200年前提出的每个人自私自利就可以实现社会最大福利的假设的不可实现性。在现代市场经济中,人们在多次交往或者重复博弈后发现,遵循平等合作规则要比通过欺诈获得少数几次不义之财更有利。

根据美国知名学者罗博特.艾克斯罗德1996年的合作进化论模型,人们在合作博弈中,最先被社会淘汰的是无条件助人者和无条件坑人者,最后被淘汰的是惯用欺诈手段者。而获得可持续进化机会的只剩下一种人,那就是一还一报的平等合作者。因此人们再次发现人类社会走向仍然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只不过是网络经济加快了地球村的形成,使人类经济生活早日进入平等交易、合理回报的新均衡状态。

我国经济学界比较重视市场经济的制度安排和法制建设,这对我国现阶段是非常必要的。但是从长远看,成熟的市场经济更需要平等和诚信的道德建设。因为在任何情况下,人们的多数经济活动要靠非正式约束,而不是正式约束。而且往往是正式约束越详细,漏洞也就越多。美国法律可谓健全,但是美国社会钻法律空子的案例屡见不鲜。另一方面,正式约束必须靠政府和国家工具来维系,世界经济改革的总趋势又是小政府、大社会。所以说,越来越多的政府失灵的领域要由社会直接承担起管理的责任。

随着网络技术的快速渗透,民主化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将日益加强,社会协同与企业自组织将成为继市场均衡、政府均衡之后第三种均衡力量。(本文根据新书《中国经济向何处去》重新选载编辑,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杨培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培芳
杨培芳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长期从事技术经济与发展政策研究,多次承担或参与国家科技发展战略与政策制定。曾任国家信息技术政策起草组成员、S-863规划核心组成员。钛媒体《电信史鉴》独家专栏作者

评论(3

  • 兔小妹 兔小妹 2013-10-14 13:16 via weibo

    网络是一种自发的社会力量

    0
    0
    回复
  • Kevin Kevin 2013-06-19 00:08 via weibo

    够深刻。留存慢慢读

    0
    0
    回复
  • 鲨鱼商城 鲨鱼商城 2013-06-18 15:29 via pc

    抢到一个沙发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