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上市周年记:“头条”退休女教师眼里的“交易惊魂”

摘要: Facebook上市一周年,当时堪称失败的IPO,历史真相远没有那么简单,钛媒体试图通过还原一段小人物个人惊心动魄的交易历史,看资本市场的魑魅魍魉。

钛媒体注:Facebook的上市已成为商学院必选案例。如今,Facebook已经成为一个市值超过 600 亿美元,有大约 5000 个员工,活跃用户超过 11 亿的巨型企业。然而,上市一周年的Facebook营收增长38%,股价却下跌31%;市值也远远低于一年前的1000亿美元。在上市前三个月的注册信中,马克·扎克伯克写道:

Facebook 并不是为了成为公司而被创造出来的。它的建立是为了实现社会使命:让世界更加开放和连通。

而如今,“一切为营收而服务”正在成为Facebook新的企业文化。上市一周年的Facebook在过去一周再次引起关注,各大媒体纷纷以IPO一周年为话题回顾Facebook的企业历程,而《大西洋月刊》经过多方访问,回顾了Facebook上市前前后后的纷争和幕后故事,引人感慨:

一名68岁的退休老教师乌玛·斯瓦米纳坦是IPO首个交易日的受害者。她曾经购入Facebook的5000股股票,然而最终损失3.6万美元,她同交易所的纠纷最终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当时,路透社发布了题为《摩根士丹利力求制止Facebook仲裁》的报道;知名科技博客网站Gizmodo.com亮出的报道标题是《Facebook IPO使一位女士失去了毕生积蓄,这位可怜的女士现在想讨回损失》;另一著名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名为《孀居妇人吐心声:Facebook IPO使她损失毕生积蓄》,这让斯瓦米纳坦感到倍受侮辱,她成了资本市场做空与疯狂的见证者,最终撤回了诉讼。她意识到,赢的永远只有那些资本大佬。

历史的真相也远不那么简单。

堪称失败的IPO之后,大型银行的优先级客户们却纷纷将巨额利润揽入怀中。他们怎么搞到的?通过公开文件、一系列投资银行家访谈以及分析师的透露,事实指向华尔街,当时必然是华尔街捕捉到了风声而公众却被蒙在鼓里。社交网络和银行只讲了故事的一半,另一半故事,真是充满悲情令人唏嘘。

钛媒体编辑对有关海外媒体的信息进行了编译,通过还原一段个人惊心动魄的历史,看资本市场的魑魅魍魉:

IPO当天的扎克伯格

IPO当天的扎克伯格

【若离、葱葱/钛媒编译】2012年5月18日,68岁的退休老教师乌玛·斯瓦米纳坦(Uma Swaminathan)女士正在美国新泽西州East Brunswick市郊的家中。时间正好是上午9点,她把客厅里的电视机调到了CNBC频道,估计18号这一天没准儿会有惊喜,自己可能要发财了!斯瓦米纳坦登录基金公司账户下了单,以每股42美元价格买了5000股Facebook的股票。

电视上,28岁的扎克伯格身穿标志性的连帽衫,站在Facebook位于门洛帕克总部的广场上,身边是全美最大的电子交易市场纳斯达克交易市场高管鲍勃·格雷费尔德。一众同样兴奋的员工们正在紧张期待着为当晚的IPO庆功。

斯瓦米纳坦大半辈子没动过炒股的念头。直到大概13年前丈夫去世后,她才对股票有了兴趣。后来,四个孩子也都离家求学,为了各自的事业去大学深造。

刚开始试水股市的时候后,斯瓦米纳坦用的是丈夫留下的401(k)退休金账户,投资对象是微软这类业绩稳定的公司。不久,她开始留意关于私人企业进入公开市场的新闻报道——即大家口中所说的IPO。她了解到,企业公开上市后的首日通常会出现股价“暴高”现象。

这意味着,上市公司在股市第一次公开交易的那天,股价一般会先走高,才能趋于稳定。一年前,斯瓦米纳坦就已经见识过这种盛况,社交网站LinkedIn在上市当天股价飙升了109%。

 

幕后风波

时间推回到2011年,对当时的马克·扎克伯格来说,是否将Facebook推向公开交易本身是一件很纠结的事。一方面,将公司的一切财务状况向市场全盘公开是件头疼的事,这必然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而另一方面,他也担心随之而来的严格监管、追逐利润的压力会让Facebook的创业初心做出部分妥协。

然而,正如所有成长阶段的企业,Facebook需要钱,而对私人企业能够发售多少股票将有严格的限制政策。

2012年2月,Facebook提交了S-1报告,包括了商业模式到财务细节等一切供股东参考的商业细节;而报告显示,Facebook的商业模式集中在展示广告业务,2011年度广告营收37亿美元,净利润达10亿美元。报告首页,承销商摩根士丹利的名字十分显眼。

而就在拟上市的11天前,摩根士丹利发现Faccbook对营收预期做出了调整——这一“最后一刻”修正,在华尔街堪称史无前例。双方都十分清楚,他们必须按规定进行一次紧急的公开披露。最终双方做出了一个能让Facebook减少尴尬的决定:

第一,在IPO一周前,Facebook要重新提交一份包含了移动端用户使用情况对营收造成影响的新版S-1报告;

第二,公司必须将削减营收预期的细节信息通知到各个分析师。

双方都很清楚,上述决定将对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及其投资者造成严重影响。然而,最终的S-1报告并未包含修正后的营收预期信息。

当时,导致众多的投资人,即便是那些经验老道,有各种软件能拿到第一手S-1细节的投资者们,最终根本无法了解到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高盛、花旗的分析师后来所获得的事实,那就是:本来计划在高于其营收水平数倍的价格进行交易的Facebook,已经削减了其年度营收预期。

在不久后的分析师告知流程中,Facebook的修正行为被一一传达给华尔街分析师们。后来,从分析师口中又逐渐流转到大客户的耳中。一时间引起不小的躁动,即使还未接到电话通知的分析师么,都已经被持续不断的质询所淹没,“不断有客户打电话来一再要求我们确认事实是不是真的?”

这时,大型机构投资者们已经预料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在如此非常时期对营收预期下调,这将是对Facebook股价做出一次大手笔赌注的完美时机!然而,苦苦等待的股民们却经历了一场“惊魂夜”。

 

交易所“惊魂夜”

待在家里看电视的斯瓦米纳坦当然不知道Facebook营收预期下调了,也不清楚盘算着做空Facebook的对冲基金多如过江之鲫

18日当天9点半,Facebook庆祝公开上市的敲钟仪式将近尾声。斯瓦米纳坦守在电视机旁,盯着CNBC的实时报道,守候Facebook的股票正式交易。按日程安排,应该是上午11点开始。“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们将要目睹许多美国人拥有新的财富,”电视屏幕上,一位CNBC的记者说,“这些年大家在股市里冒险、除了彼此竞争,还要面对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这次该得到回报了。”

这时,电视屏底端即时新闻滚动条中显示着“等待Facebook公开交易”的字样。“每股38美元”的开盘价信息闪动在分屏幕上,预定开盘时间是上午11点整。几分钟后,急不可待的斯瓦米纳坦给住在纽约市的儿子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预定买5000股。她做的是每股42美元的限价买单,也就是说,只要股价没有超过这个价位,就买入相应的股票。

儿子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的金融学,听了母亲传来的消息,一下子脸色就变难看了。他告诉母亲:“马上取消买单,撤销,快撤销!” 大概9点45分左右,斯瓦米纳坦点击了交易屏上的“取消下单”按钮,然后继续看电视。转眼到了11点,CNBC通知观众,Facebook的开盘时间推迟到11点05分。这期间,多次通过电视屏幕收看企业IPO报道的斯瓦米纳坦有一种直觉:出问题了。她从没有见过哪家公司在上市首个交易日拖延交易时间。

斯瓦米纳坦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脑屏幕上,结果发现自己之前取消的交易订单未收到任何确认信号。她一个劲儿刷新页面,希望看到交易通知,可还是没有显示取消交易的报告。斯瓦米纳坦只好打电话问先锋基金的股票经纪,直截了当地问对方:“出了什么事?”

那位经纪说,只要确认做出过取消指令,应该默认取消是成功了的。斯瓦米纳坦挂了电话,回头来看电脑,还是没出现哪怕一个取消的信号。她又给基金公司去了电话。这次她拨通以后在线等了很长时间,可没有人接听。

而与此同时,市场上Facebook的股票终于在11点半启动交易。Facebook突然神秘地推迟上市,全是因为纳斯达克的电子交易平台发生技术故障,无法处理大量交易。仅仅前30秒钟时间,交易量就达到8200万股。

结果,Facebook股价并没有像大家期待的那样经历首个交易日上涨。当天高峰期的价位约为每股45美元,下午4点股市收盘时,股价收报每股38.23美元,比首发价才高出23美分。

后来的情况,按照《华尔街日报》发布的报道,Facebook此次IPO的主承销商摩根士丹利当天为稳定股价走势采取了行动,运用了金融界所说的“绿鞋期权”。它源于IPO协议的一条常见规定。

根据协议,负责承销的银行可以向投资者超额配售股票,即出售的股票数量可以超过预定发行量。有了绿鞋期权的机制保障,如果上市企业的股票需要在首发日当天得到支持避免破发,这些银行就能以发行价回购股票。回购行动可以起到推升股价的作用。

IPO后的那个周末,斯瓦米纳坦的儿子回家陪她度过。那两天,他们一直在争吵。儿子想知道,母亲为什么要为一只股票砸这么多钱进去,而母亲的回答又没法让他满意。回忆起那个周末和儿子吵架,斯瓦米纳坦这样说:“他不停地问我,买那么多股票的时候,我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周一早上,她再次电话质询先锋基金“我的买单取消了吗?”股票经纪最终给她的答复是“没有”。先锋基金已经代表她买了5000股Facebook股票,每股成交价41.25美元。折算下来,为了购买这些股票,先锋基金从她的养老金账户上扣除了20.6万美元。

第二个交易日,Facebook股价收报每股34.03美元。按面值计算,斯瓦米纳坦投资这只股票损失约3.6万美元。儿子建议她继续持有,在与先锋基金交涉损失问题或者Facebook股价反弹以前按兵不动。

 

风波登上头条

7月16日,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给斯瓦米纳坦来信了。信上说,Facebook和纳斯达克都不是FINRA的成员,所以这家组织无权质询这两家机构。但斯瓦米纳坦还是想用仲裁的方式与摩根士丹利和先锋基金做个了断。

可到了11月,斯瓦米纳坦等来的却是摩根士丹利诉诸法律手段的回应:这家银行将她告上了法院,并且拿到了法庭签发的禁制令,如果该行应要求参加仲裁,法院需要她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费用。一纸禁令实质上就堵死了仲裁这条路。在读到法庭下发的文件时,斯瓦米纳坦心慌意乱,哭了起来:“他们这是想把我剩下的那点钱夺走。”

后来,她看到这一风波登上了媒体的头条。

根据摩根士丹利的申诉,路透社发布了题为《摩根士丹利力求制止Facebook仲裁》的报道;知名科技博客网站Gizmodo.com亮出的报道标题是《Facebook IPO使一位女士失去了毕生积蓄,这位可怜的女士现在想讨回损失》;另一著名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名为《孀居妇人吐心声:Facebook IPO使她损失毕生积蓄》。

斯瓦米纳坦感觉倍受侮辱。她愤怒地说:“到底什么叫保密?FINRA承诺过,我的文件始终都是私人信息。”实际上,如果案子没有了结,FINRA不会将判决结果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公之于众,她的申诉可能一直是私密。但摩根士丹利在向纽约的法院递交反诉文件时遵守公开的系统流程,媒体自然可以看到作为附件的斯瓦米纳坦相关文件。

最终,斯瓦米纳坦还是撤回了对摩根士丹利和先锋基金的起诉,她说,

“我是再也承受不了那种压力了。我估计,赢的总是那帮大佬。”

 

几家收获,众家损失

到5月18日,Facebooky已经蒸发掉500亿美元市值,但很多大机构投资者却通过赌注赚得满钵。

还有一些人通过及时回购避免了大规模损失。一位分析师透露,在路演期间,摩根士丹利的优先客户,投资基金Capital Group及时的推出了交易;而对冲基金持有人 Scott Sweet也通过大量做空,为他的公司实现了“史上最高利润”;当事人坦言,小额投资者是根本不可能获知Facebook降低营收预期这一细节的,除非“他有一位在亿级投资机构的好朋友”。

马萨诸塞州监管机构负责人William Galvin曾向摩根士丹利发送传唤,希望代表部分机构投资者对其上市期间行为以及Facebook的营收预期进行一次调研。7个月之后,该监管机构以“不当引导分析师”为名对摩根士丹利提起诉讼。然而,当被调查机构当问及摩根士丹利相关人士是否对Facebook财务副总裁提交手写信息时,摩根士丹利的Grime先生表示,“我已经忘记了当时她是否有写下字据”。

Facebook公司、摩根士丹利以及先锋基金都拒绝对本文中内容进行回应。

斯瓦米纳坦女士已经离开美国,返回她的出生地印度,而仍然持有她的股票。目前,她正在写两本书,一本是有关草本香料;而另一本则是关于新泽西的公共教育系统。她已经很久没用碰股市,但她每隔几天就会看一眼Facebook的股票,梦想着有一天它能够出现反弹。

5月18号当天,Facebook上市整整一周年,这一天股价报收26.25美元,整整比她购买当天低了15块钱。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23

  • 爆笑视频专家 爆笑视频专家 2013-05-28 07:47 via weibo

    你好啊[电视机]

    0
    0
    回复
  • 刘军涛1983 刘军涛1983 2013-05-27 22:54 via weibo

    开始是泡泡被吹太大了而已

    0
    0
    回复
  • 薇诚互动 薇诚互动 2013-05-26 03:22 via weibo

    喜欢你的微博,[互粉]咱们相互关注下吧,以后多多交流哈。爱你[感动]

    0
    0
    回复
  • 荣成岽岽 荣成岽岽 2013-05-25 22:08 via weibo

    在难看的寿司也是他亲手制作出来地,味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只为你一人做!!!

    0
    0
    回复
  • 尹口囍囍 尹口囍囍 2013-05-25 22:04 via weibo

    快让脑袋放空

    0
    0
    回复
  • xxUnTouChAble xxUnTouChAble 2013-05-25 20:16 via weibo

    回复@驴婷婷小狮子大开口:刚看到- -

    0
    0
    回复
  • 松月夜听雨 松月夜听雨 2013-05-25 20:16 via weibo

    Greedy capitals

    0
    0
    回复
  • 微信创业1000人QQ 群:17 微信创业1000人QQ 群:17 2013-05-25 19:19 via weibo

    看来全世界哪都一样

    0
    0
    回复
  • 若离 若离 2013-05-25 15:51 via pc

    Facebook当时估计首发价的时候号称史上最大规模科技业IPO,那时候就有人担心估值虚高。可是华尔街捧得热火朝天。其实泡沫迟早会破,谁知道又碰上纳斯达克的技术故障,提前泡沫破了。只可怜了跟风的散户。

    0
    0
    回复
  • 曹天鹏 曹天鹏 2013-05-25 15:01 via pc

    看到这句话(“一切为营收而服务”成了Facebook新文化)让我想到了现在的新浪微博……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