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自造者时代

摘要: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人配称「趋势观察家」,Wired 前总编辑 Chris Anderson 绝对是少数名列其中的。他就在 Wired 上宣告网络正在带来「长尾」的时代,2006 年这个观念变成了畅销书 The Long Tail (中文:长尾理论),而长尾也从此正式成为所有网络人必备的观念。

自造者时代欢迎来到每周一次的「品味」专栏,在这里,我分享我所看到的种种美好。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人配称「趋势观察家」,Wired 前总编辑 Chris Anderson 绝对是少数名列其中的。

 

2004 年,他就在 Wired 上宣告网络正在带来「长尾」的时代,2006 年这个观念变成了畅销书 The Long Tail (中文:长尾理论),而长尾也从此正式成为所有网络人必备的观念。

 

2009 年 Anderson 带给了我们 Free (中文: 免费!揭开零定价的获利秘密),宣告 Freemium 商业模式正在成为主流,快转 4 年,打开 App Store 营收排行榜,前 100 个获利最高的 Apps,9 成以上都是 Freemium 模式。

 

2010 年,Anderson 看到 3D 打印与设计社群等 Paradigm Shift 正准备要改写整个商品制造循环,在 Wired 上发表了「Atoms Are the New Bits」,接着经过了 3 年的深入调查,甚至真的离开 Wired 去创办 3D Robotics 亲身加入这个运动,Anderson 于近期为我们带来了 Makers: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一本记录这个革命开端的专书。

 

在天下文化的邀请下,我有幸为这本书的中文版《自造者时代》写了推荐序,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重新发明每一样东西

 

与其说「自造」是场革命,不如说它是一个运动,一个因为环境日趋成熟,因而自然孕育的生态圈。

 

在这个生态圈的核心是「3D 打印」,由于这个划时代技术的日渐普及,人们第一次有机会可以自主、自动化的小量生产商品。这将会改变工业革命以降,大家习惯从商场货架上挑选「量产品」为主的生活方式。

 

工厂大量生产的商品,虽然有规模经济的成本优势,但往往只能遵循 80/20 法则,在功能、设计上取市场的最大公约数,但结果就是没办法真的吻合任何一位单独消费者的需求。并且这些产品从生产、批发、运输、经销、通路到零售,终端售价比起原物料的价格,往往有着 5-10 倍的差距。

 

所以这里面有一个空间,让自造者可以绕过生产到消费中间的层层抽佣,有机会用更便宜的价格,取得完全符合自己需求、专为自己而设计的产品。在经济学上,当人们可以付出更少的金钱,却换来更多的价值,那是一个从曲线到曲线的跃进,也难怪克里斯.安德森想要称它为「第三次工业革命」。

 

但光是有「3D 打印」是不够的,毕竟人们生活中需要、想要的商品,大多数相当复杂。而要设计完全吻合某个个人的商品,更是一门课题。因此这个运动需要「软件」,不只是计算机软件,还有社群。

 

前两次的工业革命专注在「量产」,因此把社会推向了极度的专业分工世界,我们之中大多数人从小并未学习设计,不太熟悉用设计思考找出解决方案的方法,也不懂如何用 CAD 软件把我们解决方案转化成计算机与 3D 打印机可以理解的 3D 模型。

 

所以自造运动普及的第一步,必须先有社群,用社群的力量来帮助大家重新学习,等到熟习了这些技能,才有机会成为一个独力作业的自造者。

 

因此我称之为「运动」,一个人们协助彼此站起来,渐渐从「母体」中独立出来的过程。而安德森的这本「自造者」,就是在记录这个运动的滥觞。

 

营销大师 Seth Godin 给了一个非常到位的总结,他说:「这本书将会改变你的生活,无论你有没有读它,因此我建议你早点开始。」

 

现在往后的数十年,自造终将会重新发明每一个东西,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所以从这本书开始了解它,试着成为社群的一员,的确是一个相当中肯的建议。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