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nga搬救兵,难题无解

摘要: Zynga CEO平卡斯请来了救兵,苹果董事Bill Campbell,希望接受其指导,指导期间,平卡斯还一度几乎落泪。但即便是Campbell,这一给诸多大科技企业做过导师的人,似乎也难以给Zynga开出良方了。

Zynga CEO平卡斯请来了救兵,苹果董事Bill Campbell,希望接受其指导,指导期间,平卡斯还一度几乎落泪。但即便是Campbell,这一给诸多大科技企业做过导师的人,似乎也难以给Zynga开出良方了。

Zynga CEO Mark Pincus

 

钛媒体此前已有报道《拿什么拯救你,Zynga!》,对 Zynga的现存困境做了解读。11月16日出版的华尔街日报则发布文章<Behind Pincus's Bid to Save Zynga>称,Zynga CEO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最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试图解决难题,包括重组移动部门和管理团队、授予股权奖励等措施,平卡斯自己也在调整管理风格,但这一切似乎都毫不奏效。于是,他请来了救兵,苹果董事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希望接受其指导,指导期间,平卡斯还一度几乎落泪。但即便是比尔·坎贝尔,这一给诸多大科技企业做过导师的人,似乎也难以给Zynga开出良方了。

以下编选自华尔街日报的部分内容,便于读者参考:

 

请来坎贝尔

美国投资公司BTIG分析师理Richard Greenfield表示,“平卡斯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在他的资产——他的开发者——不断流失的情况下打造出色的游戏。”

Zynga股票在首个交易日出现下跌,只是略微高于10美元的IPO发行价,不过平卡斯的警钟并不是在那个时候敲响的。相反,该公司的问题是在今年4月开始浮现的,当时它新收购的《你画我猜》游戏玩家数量明显处于下滑。Zynga在该游戏仅推出6个星期后便斥资1.83亿美元将其收购。

随着公司股价一路下挫,其在线游戏逐渐失去玩家的青睐,Zynga投资者和风险投资公司KPCB请来了科技界资深人士坎贝尔为平卡斯提供建议。坎贝尔曾指导过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等硅谷著名CEO。

KPCB的一些合伙人告诫坎贝尔他的帮助也许不能为平卡斯带来很大的帮助。但在会面讨论Zynga管理挑战期间,平卡斯仍非常愿意接受坎贝尔的建议。据坎贝尔称,平卡斯“相当沮丧”,泪水几乎夺眶而出,“公司所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非常糟糕,内心很烦乱。”

 

平卡斯为什么焦虑?

平卡斯已饱受折磨。他得竭力解决内部矛盾,包括高管纷纷离职,以及员工的质疑。为了安抚员工,他采取了一些措施,其中包括提供更多的股权奖励,但却事与愿违。

平卡斯对Zynga的部分内部结构进行了整顿,并重组了其高管团队。他正试图为公司确立更加清晰的方向,致力于补强移动游戏这一软肋。平卡斯持有Zynga 50.2%的表决控制权,之前就改善自身的管理技巧与外部顾问进行了商谈。他正希望通过向下属授予更多的权力和改善沟通技巧,重新塑造作为公司掌门人的形象。

华尔街对重压之下的平卡斯的描述基于与20多位Zynga现在及以前的员工与投资者的采访。平卡斯拒绝了采访请求,不过他回复电邮称,“玩家习惯的迅速改变和社交技术使得Zynga发生了根本性改变,而在业务发生变化的时候,就会有一些员工选择离职,这是不可避免的。”

平卡斯扭转Zynga运营的努力能否取得成效还有待观察。该公司目前的市值为20亿美元,Groupon、Facebook等其它上市不久的互联网公司在IPO之后也颇为挣扎,不过Zynga面临的压力尤其突出。

 

被100人的高级员工小组集体质疑

Zynga在Facebook平台上的一些主要游戏也处于下滑。Zynga董事会成员、KPCB风险投资家宾·戈登(Bing Gordon)注意到了这一趋势。

戈登指出,Zynga没有优先开发移动游戏,发现其在线游戏并不能够轻易搬到智能手机的小屏幕上。他说,“在货币化以及用户体验方面,移动游戏开发的区别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大。”

与此同时,公司员工士气也遭受打击。Zynga股价进入了不断下行的阶段。随着复制早期游戏的成功变得愈加困难,员工们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极为不满。

5月,在一次外出会议上,产品主管乔纳森·刘(Jonathan Liu)领导的一个100人高级员工小组就士气问题质问平卡斯。乔纳森·刘称,他告诉平卡斯,Zynga需要明确的战略愿景。

他说,“员工都无法弄清公司的主要战略是什么,也不理解自己为什么每天要来Zynga上班。”他补充道,他在会议上“几乎是以咆哮的语气”向平卡斯说出那些话的。他说,当时该CEO点头表示了认同。

 

效果沮丧的重组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平卡斯实施了一些变动。他赶走了首席运营官约翰·沙伯特(John Schappert),并对移动部门进行了重组,将其整合至各个游戏工作室,而不再是独立的部门。他还加大了对赌博游戏等新业务的进军力度。

平卡斯还在他的日程表中写满了产品会议,不再像以前那样缩减参加这类会议的次数。他还将其主要手机从黑莓换成Zynga用户钟爱的iPhone。

但这些举措对提振Zynga股价和员工士气并没有多大帮助。7月,Zynga营收增长放缓,第二季度转亏,它还下调了全年业绩预期。其股价因而从5美元大跌至3美元。

另外,员工离职日复一日地上演。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Zynga先后失去了首席创意官、基础结构首席技术官、工程高级主管等多名高管。本周,Zynga宣布其首席财务官将离职加盟Facebook,Twitter则宣布它聘用了Zynga的财务主管。

戈登说道,“一旦你的股价波动每天都被广泛报道,任何一名CEO都必须竭力解决如何规范化自己行为的问题。”今年夏天,他建议平卡斯开始联系重要的高管,鼓励他们留下。

公司矛盾由于平卡斯的股权奖励失误而进一步恶化,去年他曾因为追回部分员工的股票而遭炮轰。7月底,为了激励员工士气,他宣布了首个覆盖全体员工的股票期权授予计划。

不过Zynga的管理团队对如何发放那些期权有着不同的意见。平卡斯倾向向每名员工发放期权,而其它高管则建议只向高级员工提供那些奖励。Zynga高管们最终妥协:每个人都能拿到期权,但那些表现最好的员工将获得更大的份额。

当Zynga通知员工发放期权的时候,很多人只是收到几百股股票期权,而且是分几年授予,而其它员工则获得更大的份额。据两名前Zynga员工透露,一些员工甚至询问公司他们能否拒绝那笔期权,原因是他们将其视作是一种侮辱和施舍。

“公司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我想我们要将这视为教训,”Zynga时任首席移动管大卫·科(David Ko)表示。

本文系作者 精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精选
精选

精选和转载来自其他媒体的趣闻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