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集资超7000万,成为SNH48粉丝的唯一门槛就是金钱

摘要: 48系用最简单粗暴的集资逻辑,搭配对集资最热切的小偶像,再加上线上线下的运营协同、圈内媒体的监督和维系,构建出了一整套的集资帝国。

SNH48年度人气总决选第一名:李艺彤

SNH48年度人气总决选第一名:李艺彤,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如果不是深入饭圈多年,小星星估计早已忘了7月28日晚是SNH48第五届总选。

“山寨AKB48”、成员“唱跳不佳”,这是大众对于女团SNH48的刻板印象。除去单飞发展的鞠婧祎,这个团目前粉丝数最大的李艺彤微博粉丝也不到400万。

尤其是7月28日晚的总决选,仅仅维持在热搜第五名的位置,直到李艺彤夺冠,热搜榜前十才出现相关关键词。遥想之前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的决赛,热搜被霸榜、朋友圈刷屏、门票被炒过万,丝芭的总选与之相比显然不是一个量级的。

然而,在大家都关注超过101集资超过4000万的时候,就是这些不吵不闹的宅系粉丝。却默默的集资超了7000万元

不愧是集资推星界的硬核玩家,48系用最简单粗暴的集资逻辑,搭配对集资最热切的小偶像,再加上线上线下的运营协同、圈内媒体的监督和维系,构建出了一整套的集资帝国。

丝芭系偶像这只孵化了六年的宝鸡,还能继续下金蛋吗?

总选票数收入过亿

“所有跟随我的人,明年我们再一起战斗吧,我一定会成为偶像的顶点的!” 在去年的总选舞台上,屈居第二的李艺彤指着第一名宝座大声喊出了这句话。

时隔一年,小林对于这一幕还感到热血沸腾。今年,她要拼尽全力将偶像送上冠军宝座。

就在7月28日晚,主持人宣布李艺彤的总票数为40.2万票,超过了去年鞠婧祎的27.78万票,也与第二名的黄婷婷拉开了超过12万票的差距。

小林尽管已经早已确信她的偶像能拿第一,但听到结果公布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这一年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偶像完成了心愿,而她也“完成了一个粉丝的义务”。

从去年李艺彤发的愿开始,小林就想着要为今年的总选存点钱。

后援会的集资项目也开始得很早,摩点上很多集资项目今年年初就开始了。小林平常也会参与后援会发起的日常打卡集资项目,每天往里面放几块或十几块。

“这种日常打卡就很适合不能一下子花一大笔钱切盘(买唱片)投票的普通粉丝,每人每次放一点点,积少成多嘛。”owhat上也有些单价只需要一块钱的集资项目,参与门槛很低。

为了激发大家的日常集资积极性,有做程序员的粉丝还开发了抽奖程序。只要粉丝在摩点或者owhat的指定项目参与集资,就自动参与抽奖或者抽ssr卡。这个过程会在QQ群里由机器人完成。

集资比赛也是SNH48饭圈里很常见的一种激励方式。

《创造》101期间,李艺彤的粉丝曾经和吴宣仪的粉丝来了一场限时24小时的PK。尽管觉得不可能赢得了吴宣仪家,但小林还是投了几百块,“无论输赢都是对她(李艺彤)有好处的”。

有粉丝宣布如果三分钟内能集到35万,会额外追加一万六。小林想了想,又加了100块。

最终,这场PK以吴宣仪家超过200万集资获胜告终,参与人数高达1.3万人。李艺彤家也不赖,4348人共同完成了113万集资。这是今年李艺彤家集资金额最高的一次。

7月28日下午1点,48系饭圈内长期关注集资的粉丝自媒体@SNH48-饺子榜直播公开了本次总选前66名成员的粉丝公开集资统计。

表格来源于@SNH48-饺子榜

截止到当时,数据显示集资总额超过了7000万,来源包括摩点、owhat以及淘宝。光是李艺彤的粉丝就集资超过1063万,超过黄婷婷两百多万。李艺彤昨晚能够登上冠军宝座,在粉丝圈内早已是没有悬念的事情。

去年总选,据公开数据统计,前 66 名投票数约为 277 万,粉丝共投出超过300万张票,按照最低单价35元/票来算,丝芭进账超过一个亿。如果按单价最高78元/票来算,则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今年总选前66名总票数为297万票,折合成人民币已经超过一亿。如果再算上剩下的参加总选的237名成员的总票数,以及总决选的周边、握手会、合影、广告、直播等等,有消息称,今年的总决选收入或许能接近2亿,达到历史之最。

对比过去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48系总选才是一场真正的金钱狂欢。

饭圈凝聚力高且稳定

前段时间,网曝某选手粉头集资逃跑被查,随后又传出广电总局严控网综偶像的电视曝光。很多粉丝一下子对选秀类节目怨声载道。

事实上,只要粉丝有集体应援需求,集资这件事就会发生。

由于48系每年都举办一次总选,而且总选的排名会直接决定艺人的资源,比起其他粉丝,48系对粉丝的集资需求更大,这两年都是几千万的规模,但圈外人却很少有认知。

“小破团的流量哪有101那么大?”几名粉丝都认为这是许多人不熟悉48集资玩法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粉丝少,就无暇顾及流量艺人的粉丝热衷的控评,也就很少能在大众视线内刷存在感。

另一方面,今年48的热度确实也有被其他偶像团体攫取的情况。比如说去年48偶像入圈(进入前66名)的门槛是15409票,今年则是11008票。知乎用户“99式”说到:“这也说明这一年所谓的增长根本就是靠大TOP们的唯饭撑起的。”

口袋48是48系的官方粉丝平台,其用户规模就相当于整个团体的粉丝规模。艾瑞数据显示,超过七成用户在25岁以上。也就是说,48系的粉丝整体上大多数是成年人,相比于其他艺人的粉丝偏成熟,像“小学生骂战”这种类型的负面出圈流量也就很少会出现。

口袋48app用户年龄分布 来源:艾瑞数据

48系对应援文化可以说完全来源于日本,相比于其他早在中国扎根的韩系应援文化,对于大众来说更容易产生壁垒。这些都使得48系的饭圈相对于其他饭圈更加封闭。

资深粉丝阿明告诉明星资本论,早期后援会规模小,经常用淘宝集资,支付宝私募,尽管透明度低于现在的众筹平台,粉丝也愿意支持。

据他介绍,SNH48的粉丝自发建立了票务群。在群中,粉丝的交易标的包括但不限于:演出门票、总决选投票权(一票35)、丝瓜会员福利(生日祝福700左右、微博关注2000左右)、丝瓜币(商城消费所得,用于兑换丝瓜会员等级、竞拍公演超级VIP座,兑换比例1:20左右)、生写真等周边。

不过这大部分的款项,都会流入到给偶像投票的运动中。就有粉丝笑称这是“以贩养吸”式的追星生活。

当然,以前也出现过粉头跑路的情况,但也就从几千块到几万块,远不到“喜提海景房”的程度。

在成熟的饭圈里,集资会成为一种习惯,并且常年在小圈子中进行,滋生热门新闻事件的可能性就减小了。

粉丝的付费动机

大部分粉丝在25岁以上,这也决定了48系粉丝的整体付费能力相对更高。

至于粉丝为什么愿意花钱?

“很多原因,主要还是希望能给她底气吧。”卓思杨告诉明星资本论,

“尤其是在这种赤裸裸的、用排名给她们划定年终考核成绩的总选制度里,底气对于她们来说更重要一些吧。”

她知道偶像站在风口浪尖压力很大,需要有人帮她们一把。卓思杨就是把“帮她们一把”看成了自己的责任。

卓思杨曾经是鞠婧祎的单推王(投票最多的粉丝),去年她的偶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因此今年总选前她过的比较轻松,“喜欢谁就投一点,那种势在必得的压力小了很多。”

在前两届的总选,卓思杨都要去估算一下这一年总选能达到第1,16,32,48和66这几档排名的票数区间,然后给每个阶段定KPI。“5月开始就是总选季了,5-7这三个月,每个月甚至每半个月都要去定不同的集资目标,再根据这个目标额度去想集资活动。不能完不成,不然的话这个压力就会滚到下次的KPI里,会恶性循环。”

总选的筹备工作一般从每年春节前就开始,前几个月预热,集资项目以趣味性为主,5-7月是集中战争,目标额度会比之前大很多,以对抗性为主。“每年都会有老饭离开,新饭进来,所以前几个月更重要的是科普和让新饭融入和认可总选制度,让新饭感受到这种「为了支持一个人而一起努力」的气氛。”

偶像的能力、心态和发展越来越好,都会让卓思杨觉得投入是值得的。“因为我从你这里得到快乐,也希望自己能让你也快乐,是一种能量循环的感觉。”

在成熟的养成系饭圈里,制造更多参与感、激发更强付费意愿的,或许是那批入圈时间更长的“老饭”。

糯米则把参与付费的其中一个原因归结为简单粗暴的游戏规则。在这场48系的追星游戏中,没有流量艺人粉丝所热衷的轮博、冲销量,唯一的指标就是每年一次的总选投票。

参与投票也很简单,只要花钱。“如果用钱就能把偶像推到公众面前,还是一件比较爽的事情。”

公司对于不同名次的成员承诺的不同资源,这是让很多粉丝节衣缩食也要氪金的动力。第一名可以配置个人的艺人宣发团队,发行个人EP,自然是粉丝和偶像都极度渴望的位置。

对于前三名、前十六名、17-32名以及33-48名等不同区间,公司也划分了严格的资源等级,是去欧洲还是去东南亚拍摄MV、专辑是著名词人作词还是普通词人作词,都由名次决定。总选没有进入66名以内的,公司甚至没有明确的资源承诺。

这个逻辑其实和偶练、101很相似,似乎能影响偶像发展或出道的,只有粉丝花钱与否。相对来说,规则简单且公平。

糯米原本是AKB48的粉丝,在48系之前的总选中,还在读大学的她也投了几千块。在她看来,付费追星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是一种“花钱买开心”的行为。就算偶像没有因为她的付费而得到令人满意的席位,她也会觉得已经尽到自己的义务。参与集资,付费的那一刻就能产生自我的满足感。至于后期结果则是影响她是否继续参与的因素。

如此看来,AKB48前期的市场教育,也是SNH48能迅速培养期粉丝付费习惯的重要原因。

阿明是BEJ48的粉丝,经常去剧场看公演、参加握手会。对于他来说,为偶像投票也是图一个心安,“希望她更好,也算是对她努力的认可。”

每一个接受采访的粉丝都将偶像的事业发展与自己的责任联系在一起。这种责任与粉丝在剧场的线下体验不无关系。

线下体验稳定情感,粉丝监督保障集资

“经常去剧场,剧场又不大,大家很容易就认识。”粉丝阿明告诉明星资本论,参加公演、握手会已经成为了阿明的习惯。80块的公演价格让阿明能够负担得起与偶像互相接触的金钱成本。在这个过程中,阿明和偶像互相了解,长期以往,偶像也会记住阿明的ID(饭圈内称呼)。

但如果阿明推一个成员推了很久 (「推」指为偶像付费,参加偶像的公演和握手会),对方对他也没有印象或者不够上心的话,阿明会就会换一个成员来推。

到现在为止,追星四年,阿明已经换到第五个偶像了。这次总选他要推的偶像,是刚追了两个月,处于边缘位置的一名成员。

每年的总选则是粉丝对偶像的情感集中爆发的机会,也是集中付费的阶段。到了总选,有些偶像会增加与粉丝互动的频率,还有个别排名靠后的成员会在口袋48app(48系粉丝平台)上对每一个给她投票的粉丝表示感谢。黄婷婷就直接在微博上呼唤粉丝为她拼尽全力。

为了号召粉丝投票,李艺彤甚至给自己切了一张大盘(价值1680元的总选专属EP,内含48张选票)。

核心粉丝对于偶像的要求高,比如记住粉丝的名字,不允许与粉丝私下联系等,也就会主动承担起对于偶像的责任。在这条情感链接中,粉丝与偶像各司其职,两者程度符合对方预期才能使链子稳定下来,其中一端消失,另一端也不再存在。

除了偶像本身,公司也是影响追星体验的重要因素。这个时候,粉丝一方面要冲排名,另一方面则要对丝芭进行监督。

在三周前的总决选票数中报中,李艺彤登顶,并且与第二名的黄婷婷拉开了接近七万票的距离,这让小林兴奋不已,但依然不敢松懈。速报、中报这些阶段性的排名,都在为粉丝们的集资战斗力添一把火。

为了避免丝芭做假票,成熟的48系粉丝已经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除了饺子榜会定期公布粉丝集资和票数排名之外,路边社和偶像观察员等被粉丝称为圈内几大主流自媒体的粉丝组织都会紧盯集资和榜单,随时公开新动向。昨天下午饺子榜公开的集资排名,就相当于挤掉了公司做假票的空间。

有意思的是,这些粉丝站子和一般的不同,除了跟进偶像的日常和工作外,还会主动曝光偶像和公司的负面信息,如偶像与粉丝私下联系、粉头失职,甚至主动传播公司的负面新闻。事实上,这些站子在整个48系的饭圈里充当了一个监督者的作用。

在整个集资养偶像的过程当中,由于监督者的存在,粉丝圈内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生态,粉丝起码自我认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有保障。

“这种监督对于整个圈子和集资行为能够长期、稳定的循环都有好处。”在深度饭了三年之后,粉丝托卡告诉明星资本论。

对于粉丝而言,这是一场特殊的养成游戏。尽管丝芭在食物链中似乎处于上游,决定着团体成员的资源,但大量氪金玩家才是这条食物链的根本。

整个体系内有成熟的文化、有监督者制衡着粉丝向来看不惯的经纪公司、线上线下轻易就可以认识陪玩的队友,与偶像面对面的门槛也比其他艺人低得多,每年还有一次大型的狂欢。

而进入这个体系的唯一门槛,就是金钱,粉丝何不乐在其中。

“48系的游戏规则和普通泛指的追星不一样,48系的游戏深度是最高的,很有趣。”卓思杨认为。

在某种程度上,成熟的养成系粉丝群体饭的不仅仅是偶像,还有整个完善追星体验的粉丝体系。

钛媒体作者介绍:娱乐资本论(mingxingzibenlun),作者/诗欣,编辑/吴立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

  • 潘海 潘海
    回复
    1

    就是业务能力有点欠缺。

    2018-07-31 10:28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