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小镇青年求职图鉴丨钛媒体《在线》

摘要: 钛媒体《在线》寻访到3名求职中的年轻人。他们的故事中,也许有你的的影子。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时代的个体。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视频记录:求职者小林的一次面试)

求职季。

也许你正孤身蜗居在远离故乡的城市一角,在桌案上刷着简历;

或者你正充满期待地前往一家自己喜欢的公司面试,想要在这个足以改变人生的时刻中出色发挥;

或者你正耿耿于怀于自己屡战屡败,在失败的打击下感到悲观。又或许你还在岗位上,却不知道自己是该放弃还是继续坚持。

钛媒体《在线》寻访到3名年轻人,拍下了这些瞬间。他们都来自小镇,为了一份工作,他们在大都市里不知疲倦地奔波。他们曾经被拒绝,也曾经在合租房里焦灼度日,他们渴望过、无奈过,最终为自己做出选择。

他们的故事中,也许有你的的影子。

24岁来北漂:坐了一天一夜硬座,准备“打持久战”


2018年3月2日,24岁的小林从吉林白河踏上火车,经过两趟车整整24个小时硬座到达北京。小林2017年本科毕业,之后花了大半年时间来考研,失败后他决定离开家乡上北京找工作。


2018年3月2日,24岁的小林从吉林白河踏上火车,经过两趟车整整24个小时硬座到达北京。小林2017年本科毕业,之后花了大半年时间来考研,失败后他决定离开家乡上北京找工作。

到达北京后,小林在床位费70元的青旅住了3天,后来通过大学室友介绍,他到了西北旺一处公寓暂时落脚。这间房子4月1号到期,小林可以在这里免费住到房子到期那天。

到达北京后,通过大学室友介绍,他到了西北旺一处公寓暂时落脚。小林可以在这里免费住一个月。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多,小林都在网上刷简历。运营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他想找一个运营岗。

为了省钱,小林每顿都吃鸡蛋煮面“吃到快吐了”。到北京来之前,小林做好了住地下室的准备,“这房子有厨房有厕所,条件已经比我想的要好很多,我之前一个同学北漂住过没有窗户的地下室,厕所厨房都是公共的,有一次下雨还差点被淹了”。

为了省钱,小林每顿都吃鸡蛋煮面,“吃到快吐了”。到北京来之前,他做好了住地下室的准备,“这房子有厨房有厕所,条件已经比我想的要好很多,我之前一个同学北漂住过地下室,厕所厨房都是公共的,有一次下雨还差点被淹了”。小林家在林区,父母很支持小林离开家乡到北京闯荡,但同时又很担心他,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情况,但一般都是小林安慰他们,让他们别担心。

3月26日,小林出门面试。到北京十几天他面了三家公司,有两家给了offer,他考虑后都婉拒了,因为那两个职位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他的运营岗目标。他很看重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我不想草草找一个就这么凑合,最后一直跳槽。”他希望找一个喜欢的工作,踏踏实实干下去,工资能让他维持在北京的基本生活就行,而更多情况下,他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

3月26日,小林出门面试。到北京十几天,他面了三家公司,有两家给了offer,他考虑后都婉拒了,因为那两个职位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他的运营岗目标。他很看重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我不想草草找一个就这么凑合,最后一直跳槽。”他希望找一个喜欢的工作,踏踏实实干下去,工资能让他维持在北京的基本生活就行,而更多情况下,他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

小林告诉钛媒体《在线》,他给自己两个月时间来打“持久战”,他坚信自己有能力,只是缺少平台。曾经因为经济条件的局限,他只能妥协而错过了重点中学、重点大学,人生已经留下一些遗憾,他决心“一定要去好一点的平台,做喜欢的事情,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再累再苦也没关系”。这也是他毅然来到北京的原因,他相信在北京他实现人生转变的机会更大。

小林告诉钛媒体《在线》,他给自己两个月时间来打“持久战”,他坚信自己有能力,只是缺少平台。曾经因为经济条件的局限,他错过了重点中学、重点大学,人生已经留下一些遗憾,“一定要去好一点的平台,做喜欢的事情,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再累再苦也没关系”。这也是他毅然来到北京的原因,他相信在北京他实现人生转变的机会更大。

面试结束,小林信心满满地离开一家公司的办公楼。两天后,他收到了这家知名互联网独角兽的入职通知。

面试结束,小林信心满满地离开一家公司的办公楼。两天后,他收到了这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入职通知,成为一名运营审核员。

6月8日凌晨12:30,下了晚班的小林骑车往回赶。公司的晚班有补贴,他更喜欢上晚班。

6月8日凌晨12:30,下了晚班的小林骑车往回赶。他搬离了最初落脚的西北旺,公司和他搬家后住的地方相隔不到3公里,这个距离公司会给他一笔房补。

他搬离了最初落脚的西北旺,公司和他搬家后住的地方相隔不到3公里,这个距离公司会给他一笔房补。端午节,他回了一趟家,用自己刚拿的工资给父母买了点礼物。“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中学到更多东西。”小林说。

端午节,他回了一趟家,用自己的第一笔工资给父母买了一份礼物。为了租这间可以获得公司房补的房子,小林跟人借朋友几千块钱,因为不想给家里添麻烦,他没找父母要,这笔钱他准备分几个月慢慢还给朋友。这份工作重复甚至机械,偶尔会让小林感到失去方向,这是他的另一场“持久战”,“我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中学到更多东西。”小林说。

女研究生:求职路上屡败屡战,最终还是成功了


3月7日,北京四惠地铁站,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路遥提着行李箱在地铁换乘,这一天她从山东老家回京,找到一份工作,是她接下来这3个月最重要的事情。2018年中国将有800万学生从高校毕业,他们中绝大部分都会走向社会谋求一份工作。


3月7日,北京四惠地铁站,研究生小杨提着行李箱在地铁换乘,这一天她从山东老家回京。找到一份工作,是她接下来这3个月最重要的事情。2018年中国将有800万学生从高校毕业,他们将会走向社会谋求一份工作。

2017年下半年她就开始找工作,主要集中在校招、宣讲会等主要针对应届生的场合,她有针对性地投了五十多份简历,经历了包括公务员考试在内的的各类考试面试十几次都失败了,激烈的竞争和连续的受挫让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

2017年下半年她就开始找工作,主要集中在校招、宣讲会等主要针对应届生的场合,她有针对性地投了五十多份简历,经历了包括公务员考试在内的的各类考试面试十几次都失败了,激烈的竞争和连续的受挫让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

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某中央部委公务员复试,路遥带着一份文件找老师盖公章。最开始她把重点目标放在国企、央媒等对应届生解决北京户口的岗位上。“要么稳定要么收入高,总要占一头”,最开始找工作,她是这样想的。

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某中央部委公务员复试,她带着一份文件找老师盖公章。最开始她把重点目标放在国企、央媒等对应届生解决北京户口的岗位上。“要么稳定要么收入高,总要占一头”,最开始找工作,她是这样想的。

部委机关复试日当天早上,路遥从寝室一路小跑赶往地铁站。为了这次复试,她花一百块钱从淘宝买了套正装。衣服质量不好,晚上洗一遍,领口袖口都开始褪色,她有点担心面试官注意到这些细节,一路上用纸巾不停地清理。

部委机关复试日当天早上从寝室一路小跑赶往地铁站。为了这次复试,她花一百块钱从淘宝买了套正装。衣服质量不好,晚上洗一遍,领口袖口都开始褪色,她有点担心面试官注意到这些细节,一路上用纸巾不停地清理。

6个小时后,路遥完成复试,回学校路上,她妈妈打电话来问复试情况。复试时间只有20分钟,她却在场外等了5个小时,因为她抽到的是最后一个位置。“轮到我的时候,在场所有面试官都疲了,我自己也很累了。”在走廊没有靠背的板凳上坐了5个小时,为了不表现出懒散,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持笔直的坐姿,“太累了”。第二天成绩公布,她没能通过复试。

6个小时后,完成复试,回学校路上,她妈妈打电话来问复试情况,家人希望她能考个公务员,那样比较安稳。复试时间只有20分钟,她却在场外等了5个小时,因为她抽到的是最后一个位置。“轮到我的时候,在场所有面试官都疲了,我自己也很累了。”在走廊没有靠背的板凳上坐了5个小时,为了保持仪态,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持笔直的坐姿,“太累了”。第二天成绩公布,她没能通过复试。

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校招现场,毕业生排队投递简历,他们中间有研究生也有本科生。经过大大小小的面试,路遥似乎接收到这个社会传递的一个信息:研究生眼高手低、干劲不如20出头的本科生,社会经验又不如年纪更大的人,所以不是用人单位的首选。

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校招现场,毕业生排队投递简历,他们中间有研究生也有本科生。经过大大小小的面试,小杨似乎接收到这个社会传递的一个信息:研究生眼高手低、干劲不如20出头的本科生,社会经验又不如年纪更大的人,所以不是用人单位的首选。

一份简历被扔进垃圾桶。这是一名校外赶来参加这场校招的面试者,他的面试顺序排在第109位。这场校招的场面试,路遥又失败了,这让她一度认为自己26岁女研究生这个身份有点尴尬。有家公司面试官对她说,更倾向招男生,因为接近30岁的女生,有生育成本及家庭和工作的选择,她似乎处在夹心层。

一份简历被扔进垃圾桶。这是一名校外赶来参加这场校招的面试者,他的面试顺序排在第109位。这场校招的场面试又失败了,这让她一度认为自己26岁女研究生这个身份有点尴尬。有家公司面试官对她说,更倾向招男生,因为接近30岁的女生,有生育成本及家庭和工作的选择,她似乎处在夹心层。

找工作之余,路遥抓紧时间忙毕设作品。她确信以自己的专业水平和实习经历,在北京找份工作没问题,但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就不确定了,“实在不行倒不一定要留在这”。

找工作之余,小杨抓紧时间忙毕设作品,这段时间,同学陆续找到工作的消息不时传来。她确信以自己的专业水平和实习经历,在北京找份工作没问题,但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就不确定了,“实在不行倒不一定要留在这”。

6月21日,路遥在校园里拍摄毕业照。5月份,她找到工作,进入了广州电视台,成为一名记者,到毕业前,她已经在广州工作1个月了。

6月21日,她在校园里拍摄毕业照。5月份,她找到工作,成为一名记者,到毕业前,她已经工作1个月了,拍完毕业照她很快就要返回工作岗位。

IT工程师小徐:找到工作那一刻,才松了口气


3月4日,北京工体,23岁的小徐在招聘会上咨询工作机会。他大专毕业,有两年工作经验,是一名PHP开发工程师。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无人货架公司做开发,2017年年底公司开发团队解散,小徐失去了工作回了老家。春节假期刚过,他就返回北京开始找工作。


3月4日,北京工体,23岁的小徐在招聘会上咨询工作机会。他大专毕业,有两年工作经验,是一名PHP开发工程师。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无人货架公司做开发,2017年年底公司开发团队解散,小徐失去了工作回了老家。春节假期刚过,他就返回北京开始找工作。

在打印店,小徐一次性打了十份简历,每份两张,一张写着个人简介,一张写着具体项目经历。他相信以自己的职业操守和经验能力,这些简历用完之前,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

在打印店,小徐一次性打了十份简历,每份两张,一张写着个人简介,一张写着具体项目经历。他相信以自己的职业操守和经验能力,这些简历用完之前,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

一次面试,小徐按时赶到,却坐等了两个小时。这家公司HR却一直在开会没有出现,小徐有些无奈,只能干等着。

一次面试,小徐按时赶到,却坐等了两个小时。这家公司HR却一直在开会没有出现,小徐有些无奈,只能干等着。

参加完昌平一个面试后,小徐坐地铁返回通州梨园住处,长距离的往返和连续的谈话让他有些疲惫。

参加完昌平一个面试后,小徐坐地铁返回通州梨园住处,长距离的往返和连续的谈话让他有些疲惫。

这是一个两居室,小徐住主卧,月租1600元。上一份工作所在的那家创业公司有加不完的班,他每天晚上11点回家,第二天一早又出门,高强度的工作他都坚持下来了,没想到团队却解散了;现在手里没事做,他觉得很焦虑,“晚上睡不好,玩游戏都觉得心慌”。

这是一个两居室,小徐住主卧,月租1600元。上一份工作所在的那家创业公司有加不完的班,他每天晚上11点回家,第二天一早又出门,高强度的工作他都坚持下来了,没想到团队却解散了;现在手里没事做,他觉得很焦虑,“晚上睡不好,玩游戏都觉得心慌”。

3月中旬,小徐找到了工作,再次回到开发工程师的岗位。由于工作出色,公司提早结束3个月的试用期,为他转了正。

3月中旬,小徐找到了工作,再次回到开发工程师的岗位。找到工作那一刻,小徐终于松了口气。由于工作出色,公司提早结束3个月的试用期,为他转了正。

最初带着五千块钱到北京,他从中介手里拿到这片钥匙。他把这里当做学习和成长另一个起点,“我不是第一个来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走的”。

最初带着五千块钱到北京,他从中介手里拿到这片钥匙。他把这里当做学习和成长另一个起点,“我不是第一个来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走的”。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

体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和你来一起发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拯
陈拯

纪实摄影师。邮箱:zhengchen@tmtpost.com

评论(3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新的人群

    2018-06-27 15:56 via android
  • 我都是躺着赚钱的……😂😂😂

    2018-06-27 13:39 via android
  • 假装在大街 假装在大街
    回复
    10

    小林绝对是在头条审核,旗杆是知春路中卫通楼下

    2018-06-27 10:23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