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罗永浩:目前锤子科技已经不亏损了,区块链手机一定会做 丨钛快讯

摘要: 罗永浩说,区块链技术能改变世界,自己是坚信不疑的,所以区块链技术的可能应用,锤子科技一直在积极研究和学习。

钛媒体注:昨晚,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与蓝港互动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的“王峰十问”对话中透露,目前锤子科技已经不亏损了,我们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但是为了研发投入和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的资金还是挺紧的。

关于当初见了很多投资人都吃闭门羹一事,罗永浩表示:“我们做的不是风口上的项目,如果不考虑远大的计算平台理想(其实这个他们听不太懂,但这很正常),那看到的只有一片红海,所以多数机构都不想投是正常的,合乎投资逻辑的。”

罗永浩指出,很多成功的主流机构吹嘘自己很少错过重要项目,其实他们为了维持这种名声,也经常到了谁都能看懂的后期阶段,求爷爷告奶奶硬塞进去一些钱,然后再吹这个牛。

罗永浩说,锤子科技的投资者,有些是看好公司的长远前途,并对此有充分的准备。

罗永浩透露,至于区块链手机,一定会做,详情还不方便说。做锤子科技的初期,自己跟着朋友起哄稀里糊涂投了点钱,然后接着忙自己的工作,再然后就发现那一百多万变成三千多万了。“我不喜欢投机生意,所以不会花精力去炒币,国家相关的政策正式出台之前,也不会考虑做 ICO。”

罗永浩说,区块链技术能改变世界,自己是坚信不疑的,所以区块链技术的可能应用,锤子科技一直在积极研究和学习。

同时,罗永浩还回应了大家对TNT工作站的质疑。罗永浩说,TNT的核心,不是那块一万块的屏幕,而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统。坚果工作站是六个月弄出来的第一代TNT概念机,这个周期实在太短了,所以我们就找了一个做过类似底座转轴方案的供应商,用最快的时间赶出来了一个。后续迭代的产品的样子,会非常不一样。

以下是二人对话的主要内容:


第一问:关于投资人

王峰:每逢锤子发布会结束,大家都会很关心锤子的融资情况。现在锤子还会经常处在资金紧张的状态吗?

罗永浩:目前还好,已经不亏损了,我们不用融资也能走下去。但是为了研发投入和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们的资金还是挺紧的。

王峰:你跟媒体说过,你曾在1个月见了50多个投资人,但他们绝大多数并不能听明白你讲的事情。为什么市场号召力如此强大的罗永浩,没有得到更多主流VC的青睐?

罗永浩:我们做的不是风口上的项目,如果不考虑远大的计算平台理想(其实这个他们听不太懂,但这很正常),那看到的只有一片红海,所以多数机构都不想投是正常的,合乎投资逻辑的。

另外,很多成功的主流机构吹嘘自己很少错过重要项目,其实他们为了维持这种名声,也经常是到了谁都能看懂的后期阶段,求爷爷告奶奶硬塞进去一些钱,然后再吹这个牛的。

王峰:你是如何协调投资人需求和企业长远发展需求之间的矛盾的?

罗永浩:我们的投资者,有些是看好我们的长远前途,并对此有充分的准备,这种比较简单。

还有些是因为投资周期的关系,需要在一定的时间内退出的,这种我们会尽量想办法帮助需要退出的投资者退出。

有时候,一些新投资者希望前面的股东退出,这时候就比较好处理,否则还是挺麻烦的。这样的时候,就只能坦诚沟通,争取相互理解了。

第二问:关于合伙人

王峰:马云创业时有“十八罗汉”,马化腾创业时有“腾讯五虎将”,在锤子团队中,有人是你过去一路走过来的拍档吗?

罗永浩:早期的时候完全没有,因为我跨界跨得有点狠,原来的朋友基本都是文化圈子的人,像作家、编辑、记者、出版家这种,还有就是英语培训业的前同事,所以起步的时候大部分是一些岁数差很多的小兄弟。那个时候比较惨的就是,压力再大的时候,也不敢跟他们说,怕吓到他们,怕他们知道有些事情我也搞不定,罩不住。

熬到现在好多了,吴德周、彭锦洲、苗颖、成红霞这些合伙人陆续加盟后,公司现在有什么大事,我可以很有底气地和他们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不用硬着头皮假装自己什么都能搞定了。

唐岩以前跟我说,如果你的公司里,所有的人都是乖乖听你的,没有任何人敢提反对意见,你也没有任何担心走掉了就会很麻烦的人,公司就多半会出问题。所以头几年我一直是很焦虑的,现在这方面好多了。

我找的合伙人,都是某个方面远胜于我的,我请他们来,就是因为那一块儿我搞不定。所以就交给他们就好了。他们知道那块儿的责任完全在自己身上,这是最好的动力。

第三问:关于创新能力

王峰:5月15日的发布会也引来了最大的槽点,我罗列了主要槽点:第一,价格太贵;第二,长得太像Surface Hub;第三,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工作站吗?第四,用语音操作PC,可能会把办公室变成菜市场。以上槽点,你有什么要回应的吗?

罗永浩:首先,TNT 的核心,不是那块一万块的屏幕,而是革命性的操作系统。我们的屏价格贵不贵,根本就不是问题所在。因为除了我们自己做的不惜工本的那个坚果工作站版本,还有我们的合作商即将推出的从 500 元到 5000 元的全系列产品。所以不管你的预算是多少,总有一款适合你。

第二,长得像 Surface Studio 确实很遗憾,坚果工作站是六个月弄出来的第一代 TNT 概念机,这个周期实在太短了,所以我们就找了一个做过类似底座转轴方案的供应商,用最快的时间赶出来了一个。后续迭代的产品的样子,会非常不一样。

第三,大家都用马车的时候,全世界只有几个造汽车的疯子觉得人民需要汽车,就像大家都用键盘的时候,全世界都觉得鼠标是玩具,“不是干正事儿的”。

如果严重地改变交互方式,工作效率的提升只有百分之三十、四十,那就什么也改变不了。如果工作效率真的提高百分之三百到五百,那就不是改良,而是革命。革命来临的时候,怀抱着腐朽的键鼠嘲笑语音操控的傻x们,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整个人类的工具进化史,就是一部直觉战胜非直觉,低学习成本战胜高学习成本,便利战胜非便利的历史。除非直觉、低学习成本、便利的工具和方法在工作效率上有严重的折扣,否则结果是没有悬念的。

这么说吧,百分之三百到五百的效率提升,足以让每个人都戴上耳麦,足以让每个员工把工作拿回家做,足以让每个老板都给工位加上隔断......没做过老板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不奇怪,但他们至少应该做过员工。

第四,发布会后,这么多人不是在讨论这套系统能否提高百分之几百的效率,而是在讨论办公室会不会因此成为吵闹的菜市场……这大致相当于汽车发明出来之后,脑子里只有马车和马粪的人,讨论汽车发动机会不会太吵,抱怨汽车还要费油,提醒马粪其实是有其他用途的,“马身上全是宝”。

王峰:是不是整个智能手机领域都遇到创新的瓶颈了吗?你想过做区块链手机吗?

罗永浩:我们这次在软件上的创新突破是爆炸性的,我在手机里不是做了一两个创新的软件或特性,而是索性做了一个革命性的桌面级系统,回头你只要买一个几百块或几千块的专用触控屏,就可以得到一个工作效率远胜 PC/Mac 的强大电脑。

智能手机是一个烂熟的行业,肯定是遇到创新瓶颈了,但那些大厂商也没那么在乎,反正他们也不是靠创新成功的。

至于区块链手机,一定会做,详情还不方便说。做锤子科技的初期,我跟着朋友起哄稀里糊涂投了点钱,然后接着忙我的工作,再然后就发现那一百多万变成三千多万了。我不喜欢投机生意,所以不会花精力去炒币,国家相关的政策正式出台之前,也不会考虑做 ICO。但区块链技术能改变世界,我是坚信不疑的,所以区块链技术的可能应用,我们一直在积极研究和学习。

第四问:关于设计能力

王峰:关于设计能力。去年,你在坚果Pro发布会上说,M1是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史上的耻辱。当时为什么这么讲?然而我了解到,作为“锤子工业设计耻辱”的M1,是锤子产品里卖得很不错的,为什么在你看来工业设计严重不及格的M1,市场和消费者反而给了非常大的认可?预判与市场反应相悖?

罗永浩:先补充回答一下之前有位朋友关于 300% 效率提升的问题。300% 的效率提升,我们在很多场景下实测过,有 AB 比较,再怎么熟练的技术工,也不能跟自动化生产相比较,其实单是以我们那个演示视频,就应该知道,像自动生成 PPT,这种效率提升是远远超过百分之一千、两千的。

关于王峰这个问题,M1/M1L 谈不上多成功,卖了几十万部而已。它上市时的媒体评价和消费者接受度还是不错的(在互联网销售为主的产品上,这两者常常是一件事,线下销售的话,情况会复杂一些),但也不能算是多么成功的产品。

一般说来,科技媒体的判断逻辑是比较务实和简单的,你把材料堆足,各项均衡一些,再加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硬伤,大家就都说你做得好,很多非常平庸的产品,也能得到他们普遍的好评,就是这个原因。

我们早期不被他们认可,主要原因是那时候研发和生产实力不足,所以产品总有一些毛病和槽点,当然这完全怪我们自己。而我们投入心血做的那些创新和差异化的用户体验,以及设计上的成就(这些都是我真诚地吹牛x的基石),虽然获得了很多国际金奖银奖的认可,并赖以转化了一批非常死忠的支持者,而且这个产品方向在文青群体中其实受众也并不小,但这些对多数科技媒体来说,是难于理解和莫名其妙的。

在我没有用高调的方式激发他们的反感时,他们中的很多人,即便是用客观冷静甚至是友好地分析我们的产品时,也会觉得那些设计和创新是无关紧要的。本质上,我们和这些科技媒体之间的冲突(无论是性格上的还是观念上的还是动手掐架式的),是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本该完美错过的两种人类之间的小概率意外相逢导致的尴尬。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是做实木、陶瓷物件,或某种类型的小资产阶级印刷品的创业公司,即便我性格再张扬两倍,即便我们刚起步的时候受限于各种条件和经验,产品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只要设计极端漂亮、创意异常新颖,也不会被各种产品评论家们骂成这个样子。

关于这个“耻辱”的理解,也是被讹传很广的。我说 M1/M1L 是我锤设计上的耻辱,是因为研发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使得它的正面到最后被迫修改得越来越像 iPhone 了。作为一个屡获殊荣的工业设计驱动型公司,做了一个正面酷似 iPhone 的手机,这对我们是一个耻辱。但这并不是说它难看,其实 M1/M1L 挺好看的,比同时期的多数手机都好看。

第五问:关于员工关系

王峰:你是如何建立起员工的长期与现实驱动力的?

罗永浩: 早期的同事,可以算是“罗粉”、“锤粉”的还多一些,现在已经没那么多了。如果我没过分自恋的话,我相信他们在熟悉导致轻视的正常过程中,对我失望的部分应该不是人品,这是我为之骄傲的。

而他们对我可能失望的那些部分,我会怀着惶恐之心,努力学习和改进。坦率地讲,我们在鼓励、激励公司同事努力奋斗方面的具体工作,做得是远远不够的,到现在战斗力也没出什么问题,相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所谓“正确的价值观”,和远大的理想和目标驱使,才得以维持的。

王峰:你曾经说过,私下里员工给你打招呼,你比他们都紧张。你跟员工私下聊天多吗?你跟普通员工沟通的模式是怎样的?他们清楚知道你想要的东西吗?

罗永浩:我通常会怕跟陌生人讲话,所以公司人多了之后,这就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另外,看到陌生的面孔跟我微笑打招呼,我又知道他们是公司的同事,这时候我不认识对方就会让我很愧疚和尴尬,总之,这个问题一直没解决好。

除了工作,我跟公司同事私下聊天不多。创业初期,我本来是喜欢加班后跟他们去吃个宵夜谈谈心什么的,后来我老婆警告我说,傻x老板才会觉得公司员工愿意跟自己吃宵夜呢,何况还是劳累了一天之后。我觉得她这是洞察人性的深刻看法,所以后来就更不敢了。让全体同事知道公司想要的东西,通常都是管理层先开会统一认识,然后在分部门开会传达下去的,但我们有时候会觉得,这未必是最好的方式。

跟外界想象的不一样(很多人误以为我在公司天天搞全体大会给同事们洗脑),其实我在公司内部很少搞集体讲话,最多年会的时候简单说几句,但那对我也是跟开发布会差不多的煎熬。

年会讲话的时候,我最喜欢讲的一句话是,“好了,我讲完了,大家吃好喝好。”顺便说一下,年会上我最喜欢的部分是用手机发红包,这是一个集体活动需要活跃气氛时,人类所能发明的最低成本的方式,竟然比酒精还快还管用,实在是太伟大了。

第六问:关于媒体舆论

王峰:5月15日的发布会结束后,有媒体说,这也许是锤子科技历次发布会前后,舆论反馈的期望值和实际值二者差距最大的一次。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媒体普遍对这次发布会评价不高?你认为媒体最关注的点是什么?如果满分100分,你给这次发布会打几分?你给当天的自己打几分?

罗永浩:这次发布会的感受,其实还好吧,2014年 T1 发布的时候,舆论反应也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嘛,只要有人高调,大家就一定要灭他,这事儿我们和巴普洛夫都预料到了。以我这次发布会之前的高调宣传,即使当天晚上我发射了一枚火箭,大家也会说,伊隆.马斯克早就发射过了。至于我们这次为什么这么高调?一半的原因是担心鸟巢坐不满,另一半的原因,你会在我们的下一次发布会时知道。

我觉得多数媒体关注的都是点击量,而不是什么点。至于自媒体,他们的编辑、记者自己爽不爽,比科技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出现了什么革命更重要,这些都是意料中的。当然,由于时间严重不够用,加上我们第一次操办这么大型的活动,所以当天出了很多小的故障和意外,所以整体表现,以我的真实水准,也就是七八十分吧。

王峰:有自媒体总结过你的一些特点:1. 热衷于打自己脸。曾经说锤子手机“如果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结果,就有了坚果手机不到1000的最终售价;曾经说“水粉色系就是臭土鳖喜爱的颜色”,结果,就有了粉红色的坚果手机。2. 喜欢自吹自擂。曾经说“我们做两到三代产品之后,灭掉苹果是没有问题”,“乔布斯死了之后,赶超苹果也只是迟早的事。希望我们崛起前苹果不要走下坡路,免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你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媒体招黑体质?

罗永浩:不低于2500元和孙子之间的关系,是指发布时的开售价,不是后来公司出事要倒闭了的时候被迫甩货的价格;坚果一代不是水粉色系,只是网上的一些图看起来很像,那个红色版本实际是接近 Airbnb 的肉红色,不是粉红色。

我们的产品,商业上当然还完全谈不上灭苹果,但产品上,我们很多方面早就超过苹果了,如果再考虑价格因素,那就远胜苹果了。缺人缺钱缺资源,同时擅长做病毒传播,所以我当然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吹牛x的大话和玩笑话,但很多流传很广的说法,根本就不是真相,但对他们来说,真相根本不重要。

为了打击我,安抚他们自己,他们经常捡着片菜叶子就说是找到刀了。我的性格,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当然是容易招黑的异类,这是我的命运,我不为此高兴,也不为此难过。他们绕着我无能为力地生气,或是挥舞着菜叶子觉得特解气,我都理解,但我有我的事情要做,不太关心这些。

第七问:关于合作伙伴

王峰:关于合作伙伴。做锤子手机后,你也曾经在发布会感谢供应商没到楼下扯标语。在最困难的时候,你是如何说服供应商支持你?

罗永浩:很惭愧,我个人没有做什么格外管用的事去说服他们支持我们,这是我们的供应链团队做得好,主要是负责人吴德周和严敏善的功劳。另外,我觉得我们运气很好,有那么多理解和愿意帮助我们挺过难关的供应商合作伙伴,比如蓝思科技的周总,在我们形势最艰难的时候,都给了我们难以置信的信任和帮助。还有高通、三星、新思、群创、舜宇等很多业界知名的优秀公司,一直不嫌我们的订单小,在任何时候都给了我们最好的支持和帮助,并鼓励我们坚持差异化的路线走向成功,这是我们时常感念的。

王峰:锤子科技会不会像小米一样,陆续发布路由器、锤子电视等生态产品?锤子生态的定位是什么?

罗永浩:我们确实从小米公司身上学了很多,但比起他们基本无敌的性价比路线,我们更愿意做一些偏中档或高档,但不是豪华级别的智能硬件产品。

我们已经做了全世界最好的空气净化器,这“最好”可是媒体说的哦,稍后我们还会做最好的加湿器、新风机、旅行箱包、智能音箱等等。暂时没有计划做路由器和电视机,但不排除合适的时候做。我们硬件生态的定位?就是消费升级时代的中高端智能硬件,也许后面还会做一些非智能的硬件。

第八问:关于竞争对手

王峰:如今,智能手机市场正在日趋饱和,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3月,国内手机市场同比都出现了20%-30%左右大幅下滑。锤子等智能手机市场份额排名较后的品牌,将如何面对现在的市场竞争?

罗永浩:去年和今年第一季度,全行业都是明显下滑的,但我们还一直在增长。对我来说,不一样,并且更好,一定是人性的终极需求,这是信仰,所以没有见招拆招,我们永远都是这一招。现在的财富和资源是他们的朋友,时间是我们的朋友。至于说到手机行业的发布会,我……我不说了,没有必要再因为实话实说,又掀起一轮口水战,你懂的。

王峰:而在5.15发布会之前,你却说,失去了灵魂的苹果会疯狂地抄袭锤子。我有些惊讶,你难道认为现在的锤子在产品设计上已经超越了苹果这个曾经的标杆?

罗永浩:我也很惊讶,你作为我们的投资人和前产品经理,怎么会没发现我们的产品设计在很多方面早就超越了苹果?

发布会之前我们的硅谷和西雅图之行里,我秀东西给那些科技巨头的大佬们看的时候,“你注册了国际专利?你一定要快,我打赌苹果看完了会几乎完整地全抄一遍,毕竟交互专利要绕过去没有那么难”,这是其中一个科技巨头的老大亲口说的,我丝毫不怀疑这一点。

第九问:关于家庭

王峰:你很少提到自己的家庭,也坦言,创业后自己对老婆的亏欠是蛮多的。昨天(5月20日)你们两口子是怎么度过的?

罗永浩:昨天我出差,我老婆自己在家。我们这些创业的人,单看对家庭这一项绩效考评的话,都应该下地狱。完全没法平衡工作和家庭,除非退休,或退二线。

第十问:如何看待自己

王峰:做了公司创业者,相比较做英语老师,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一直没有变的是什么?哪一个阶段的你,活得最痛快?

罗永浩:变化很多,进步很大,现在能想起来的一个大变化是,作为一个本性睚眦必报,吃不得半点亏的人,可以为了公司利益,为了理想和目标,忍受各种完全不是我的对手的笨蛋们的挑衅和羞辱,这让我时不时有一种武林高手不打小混混般的成就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8

  • 潇湘才雨 潇湘才雨
    回复
    0

    坐等

    2018-05-29 13:59 via android
  • 沉默鹰飞 沉默鹰飞
    回复
    0

    吹你妈的锤子,不吹你会死啊?不吹是等死,吹是作死

    2018-05-29 01:51 via android
  • 微风轻拂 微风轻拂
    回复
    0

    越接近底层工具的,越难改变。尤其是办公软件╮(╯_╰)╭ 比如程序语言、垄断的就那几个。少数能脱颖而出的是因为有很高的可用性+开源+简化语言、减少学习成本。

    2018-05-24 10:39 via android
  • wl12345 wl12345
    回复
    0

    小螺号,滴滴滴吹。

    2018-05-22 22:47 via iphone
  • 《关于锤子TNT工作站的建议》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话基本没人反驳吧? 那好,建议老罗把这个产品给他们所设想的目标大终端客户每家送十套,免费试用;然后,再定期进行座谈、反馈、互动;再然后,拿出3、6、9个月的客户报告 -------让这个报告去打该打的脸。 也许,聪明绝顶的锤子们已经做了这个工作,只是不屑于告诉那些没有思想的垃圾人。 但是,如果还没做这个实验,不知道锤子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做这件事情: 1 不屑一做 2 太风险 3 太破费 4.。。。。 真的值得一试啊,谁用谁知道

    2018-05-22 19:09 via pc
  • Interesting Interesting
    回复
    0

    锤科,长路漫漫

    2018-05-22 15:09 via android
  • likechu likechu
    回复
    0

    他的思想挺有未来感!

    2018-05-22 13:50 via android
  • 买锤子手机的都是爱装逼的人

    2018-05-22 12:56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