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车和家李想:绝大部分新造车势力不靠谱,90%以上

摘要: 在第十届汽车蓝皮书论坛上“新造车势力有没有焦虑”这一环节上,车和家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直言,“我觉得肯定绝大部分新势力不靠谱,直说90%以上不靠谱。”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2018年,是新造车势力产品集中落地的一年。面临最终考核,新造车势力们不得不承受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和质疑。

对此,他们是否陷入焦虑?又有哪些反思?

今日,在第十届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 ,车和家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想,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F Motors副总裁许林等人就“新造车势力有没有焦虑”这一问题进行讨论。钛媒体摘录了对谈中精彩的部分,略经编辑:

你觉得新势力靠谱吗?或者说焦虑吗?    

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在中国政策环境下问造车新势力焦虑不焦虑,那一定是焦虑的,这其中包括牌照问题等等。但确实也有很多机会,因为在现在政策下比以前的创业相对来说环境要好了非常多。

车和家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说到靠谱,我觉得肯定绝大部分新势力不靠谱,直说90%以上不靠谱。所以李书福说的一点都没错。很多人说卖车不赚钱,靠后面的软件来赚钱,这是胡说八道。你卖一个车相当于卖三四百台小米手机,最后你只是赚一台小米手机软件的钱,你脑子进水了吗?所以我说真的没错。

焦虑肯定每天都焦虑,又复杂,竞争又激烈。我觉得到时候消费者也不会因为我们是新的造车企业就同情我们,对我们的要求甚至比传统汽车厂商还要严,一定会拿着放大镜甚至拿着显微镜来看我们,所以这个过程还是挺骄傲的。但是我觉得肯定能够走出来的新造车势力会表现的非常优秀,就跟手机里的这些从来没有做过手机,最后这个行业里成为前几名的这些选手是一样的。

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赛麟首先既是个新势力,同时也是一个造车的老行家。我是10年前先做电动车,做了3年之后向传统车企脱帽致敬,和一个有35年品牌历史的美国超级跑车品牌赛麟合在一起。

至于有没有焦虑,我每天都在焦虑。焦虑和梦想是并生的一对孪生兄弟,有梦想的人一定有焦虑,今天焦虑多一点,明天我们的机会就会多一点。

SF Motors副总裁许林:SF Motors也做过传统汽车,现在正在向新能源汽车进军。我们也有焦虑,但是有焦虑那是因为有理想,在进行技术准备、生产准备才有焦虑,对市场有任务才有焦虑。我想,整个行业确实是存在焦虑的,但是焦虑对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更是有利的。正是因为有焦虑我们才有机会。

具体焦虑的症状是什么?为什么焦虑?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这个产业在发展。新造车势力都想从这个发展的过程之中、变化之中得到一部分市场份额,就要采取很多措施。而这些措施采取的对还是不对,对他们很有影响。

电动车跟传统车应该是不一样的。如果你用传统车的方式去理解电动车可能也会出问题。现在新造车势力都有一些自己的理解。对于这些理解我觉得,有些会理解到位、理解对了,如果也做对了,将来就胜出了;有些不一定理解对,将来真的按这个错误的理解去做,可能会出问题。

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补充一点,我们没有“我造车对不对”这个疑惑,因为选择造车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电动汽车还是跟传统汽车有很大的不同,利用我们原有的一些优势,可能可以闯出一片天地,用更多的创新跟原有车企可以进行PK,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这是我们进入这个产业的初衷。

新造车势力造的车跟以前的有什么区别?

零跑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江明:模式上有所创新。新造车势力的车与传统造车相比,有模式上的不同。

比如拿我们自己来说,我们很多核心的零部件是采用自研的模式,因为我们传统做安防产业的,做安防产业我们做电子产品很多核心的部分应该是自己去设计,包括像互联系统、动力系统、智能驾驶系统等等,这里有一些差异化。

车和家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我们要造什么样的车?现在的消费者真正想买的是一辆智能电动车,不是买的是电动车,是太明显的趋势了。

跟早期的消费者是一样的,消费者要买的是智能手机,不是大屏、触屏的手机,这是对我们而言所有的造车企业必须要精准抓住的。尤其是中高端消费者,他知道什么是智能、也知道智能意味着什么。只不过过去这方面发展的太弱太弱了,弱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我可能和前面两位老总看法有些不同。首先我们讲两个层面的不同,一个是产品不同,电动车和传统车的产品不同。另外一个是管理模式、商业模式不同。

我认为产品这个角度来讲,不管是新造车势力还是传统造车势力,首先我们要明确我们做的是什么。我们首先做的是汽车,汽车就离不开它的地盘、车身、操控、动力,新能源车唯一不同的就是动力,他动力是电动,其他几方面都是相同的。

我们的焦虑就是传统造车势力焦虑,你讲的焦虑是用户这个层面上你们要怎么样减少里程焦虑、减少安全焦虑,因此我们不得不去焦虑这些问题。在做这个车的过程中,如果避开了安全、避开了续航里程去谈任何新的动力或者任何新的东西都没有意义的。

传统车企转变思路后,会不会比新造车企业更厉害?

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新势力里面将来什么样的企业会比较厉害呢?就是哪些对传统汽车制造有敬畏之心、尊敬规律、有耐心的企业会比较厉害。就是说,新势力得按照传统规律去做。传统汽车能做到的东西我们也能行,而不能说靠其他的东西弥补这个,我觉得是不行的。

将来哪个企业有这样一个理念:“我要耐下心来,把互联网优势发挥出来,我还得在汽车里边尊重汽车的规律,做若干年才能起来”。电动车虽然比传统车部件要少、要简单一些,但是也很难。我觉得将来这样的公司会好。 

最大的焦虑,还是牌照问题?

赛麟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晓麟:我觉得牌照在中国是一个现实问题,一方面是政府对有序竞争的一种管理。如果牌照全部放开,现在竞争的局面会比较疯狂,可能各家车企竞争的压力也会更加大,去年就出来60家新造车势力。

在目前的情况下,保持一个有序的竞争,让那些真正可以发展出来的公司成长壮大,给他们发展空间。就像李想刚才讲的,90%可能都会倒掉,如果每个人都拿牌照,这不是个好事。

从赛麟本身来讲,我们进入中国给予很大的支持,地方、部委都给予很大的支持,目前来看一切进行都非常顺利,合规合法,所以牌照不是我们现在焦虑的问题。至少从我这个角度来讲,我更焦虑的是产品怎么做出让消费者买单。我们和大的传统造车势力相比较,我们没有试错的机会,我们的第一款产品必须成功。新技术造车公司,我们这些人尽管是造车老势力了,但是我们进入中国的第一款产品必须做的很好,让消费者买单。     

SF Motors副总裁许林:对SF Motors来讲确实没有牌照的焦虑,因为SF Motors在美国和中国都有生产基地,在美国我们购买了美国的AM General工厂,这个工厂有5万台的生产能力,而在中国的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公司也获得了国家的第八块牌照,所以说在牌照上我们没有忧虑。

实际我对新能源汽车这个牌照的认识,不管是有牌照或者代工合作,这只是现阶段发展的一种市场的两种选择而已。新能源汽车没有牌照的企业,完全可以给跟传统汽车企业合作,向他们学习传统汽车制造的经验,同时我们也愿意从制造共享、技术开放这个角度对行业开放。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赵宇航)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宇航
赵宇航

评论(4

  • 李勤 李勤
    回复
    0

    李想的话里有自己的故事,说靠谱的话并不代表自己做的事靠谱😂

    2018-05-13 13:08 via iphone
  • 我觉得不止百分之九十以上,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2018-05-12 21:22 via android
  • Dv Dv
    回复
    0

    汽车与科技的融合已经随处可见。

    2018-05-12 19:56 via android
  • 南山种菊 南山种菊
    回复
    2

    临量产的车被取消了,李想是因为弄清楚自己实力了吗?

    2018-05-12 19:52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