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专访冯唐:民营医院应该做差异化消费需求,做好公立医院的补充

摘要: 为什么会投资民营医院?冯唐向钛媒体透露,“公立医院大方向还是要以公立为主,保证全体人民的基本保障需求。在这么一个状态下,我想民营医院应该做好公立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的一个补充,比方说新的疗法,新的诊疗,以及差异化的服务与效率上,多做一些补充。”

张海鹏最为人知的身份是作家,多数人会叫他的笔名——“冯唐”。在写作的同时,张海鹏的身份经历过几次变化,从华润医疗CEO到中信资本私募股权投资​的高级董事总经理,一直没变的是对于医疗领域的投资。

一周前,冯唐主导了中信资本对世纪康瑞的股权投资,项目交割完成后,冯唐会出任世纪康瑞联席董事长,对于接下来的计划,冯唐告诉钛媒体,“不同于全职,我是兼职董事长,基本就做三件事,找钱,找人(特别是企业平台这样的),制定战略方向(核心)。”

世纪康瑞是一家成立于2014年的民营医院,主要从事医疗机构的投资建设和运营管理,截至2017年,世纪康瑞旗下已经拥有7个院区(其中一个在建),床位数约4500张,医疗专业队伍约3000人。以世纪康瑞为例,冯唐希望从三个方面进行革新:

第一未来要完善管理体系,医院除了治病救人之外,还是一个机构,从某种性质上还是企业性质。怎么通过现有的管理技术,比方说HR、财务管理,医院集团变得普遍收益更高,效率更好。这可能是我们面临的很重要的一个议题,其实也是七八年前我在儿童医院的工作中一直在推进的。

第二方面,我会增强专科特色,像创伤,急救,肿瘤等已具备的一些基础优势,进一步加大加强,都希望把专科特色做强。

第三方面,会探索公立医院相对不足,具有一定体制机制限制的地方。比方说医疗与养老的结合,特别是临终之前老人的照顾;医疗和保险的深度结合,两边数据的打通,新型健康险的设计。其实刚才说的一些事情我们已经在做了。

为什么会投资民营医院?冯唐向钛媒体透露,“在可预见的未来,公立医院还会是主体,无论是从病床数,还是复杂手术量,应该都占到绝大部分。但是我也觉得市场有足够大的差异化消费需求,以及公立医院大方向还是要以公立为主,保证全体人民的基本保障需求。在这么一个状态下,我想民营医院应该做好公立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的一个补充,比方说新的疗法,新的诊疗,以及差异化的服务与效率上,多做一些补充。”

这不是冯唐第一次投资医院。2017年8月,云南省玉溪市卫计委与中信资本签署了玉溪市儿童医院PPP项目合作协议,医院公立属性不改变,中信资本成为玉溪市儿童医院实际中的运营管理者,30年后再移交政府。

从将民营资本引入公立医院到投资民营医院,谈及是否一直聚焦于医院的投资,冯唐告诉钛媒体,目前的投资策略主要是以医疗服务为主,其次是精准医疗、创新医疗器械,遵循着“1+3”的投资逻辑。“现在的主要投资方向是以医疗服务为主,诊所、医院、专科医院等,这一块大概占50%或者60%;还有一部分是精准医疗,主要以基因诊断,基因数据为主,包括相关机器设备;另外一块相对小一些,创新型医疗器械,像一些关节、韧带相关的精细仪器,但不太碰影像等大型医疗器械;第三块相对小一点,但我们也在进入,就是医疗数据,包括移动医疗或者AI,以大数据为主,探索与现在中大型医院的合作。”

在丁香园举办的2018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冯唐将他对于中国医疗体系的看法融为《如果我是中国医院院长》的演讲,用反讽的形式一口气讲了十一个如果,但是他提到,如果真的是医院院长,“我会让医生们尽量以医疗质量和患者满意度作为首要指标,我会立一条规定,医生让任何一个患者离开之前,一定要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还有什么问题问我吗?’”

在不到十分钟的演讲中,听众们笑了三次,自发鼓掌两次。在听完冯唐的演讲后,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笑言,“如果我是院长,我会让冯唐成为我的宣传科长。”(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付梦雯)

以下是冯唐在2018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的演讲:


在医疗界,有个关于人类分类学的梗儿:人类可以简单分为三类,女人、男人和医院院长。

如果我是院长,那么,我就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物种和存在:我是官员又不是官员,我是专家又不是专家,我是医生又不是医生,我是生意人又不是生意人,我是管理者又不是管理者。

如果我是院长,那么我就是“奴隶主”。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医生都是我的奴隶,是我的生产资料,是我的个人财富,至少在我当院长期间。

如果我是院长,我绝不会给医生任何自由。在我任职期间,他们应该始终在我的领地为我服务。什么多点执业,必须用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方式扼杀掉。我为什么要鼓励这种自由?所有得到的好处都是医生的,所有惹出的麻烦都是我的。但是,我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干呢?

如果我是院长,我的医生们必须夜以继日地工作,一天一百个门诊,没有休息,没有节假日。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健康,这是一个神圣的事业,这是一个伟大的修行。每个医生都是雷锋,每个医生都必须奉献,奉献了青春再奉献终身,奉献了终身再奉献儿孙。只有医生的精力被压榨干净之后,他们才没有精力意识到他们正在被压榨。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给医生最低的工资。这样,他们多多少少都会拿些黑钱和红包。从严格意义上讲,他们每个人都是罪犯。我手握他们的把柄,谁不老实,我就抓谁。

如果我是院长,我必然轻贱医生的生命。他们在没有丝毫安全感的状态下活着,一个医闹就能轻取他们的性命。他们长年生活在恐惧中,除了为我干活,没有勇气想任何其他事情。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不能让医院盈利。医院一旦盈利,我的财政补贴就可能减少。我举双手双脚支持药品零加成。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会有几个药厂、经销商、医疗器械公司、医疗耗材公司的好朋友。我认识他们很多年了,他们都是非常聪明和可靠的人,任凭国家政策怎么变,他们总能想出照顾我的安全的办法。

如果我是院长,我会尽全力照顾好各种领导。似乎有很多领导管着我,似乎能管我的领导太多了,反而没有一个领导真能管到我了。我当院长时间长了,领导也是人,也有亲戚朋友,谁都可能生病,所以这些领导对我都很客气。

如果我是院长,我会拼命花钱,盖大楼,添病床,医院的规模越大越好。如果我建成了宇宙第一大医院,我就是宇宙第一大院长。

如果我是院长,我绝对支持六十五岁退休,最好七十五岁、八十五岁退休。人类平均寿命一百二十岁指日可待,我要为了人民健康尽量发挥光和热。这样,我就可以长久地做奴隶主,越做越爽。

以上的文字严重使用了一种修辞方式:反讽。

我不是医院院长,即使我是医院院长,我首先还是一个人,内心还有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对善良、正义和美好的坚守,即使我能那么干,我不会那么干。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真的把病人的福祉和满意度放在第一位。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医疗从来就不是也不该是一个单纯的只是追逐利益的生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解除或者缓解其他人类的病痛,福得多。我会让医生们尽量以医疗质量和患者满意度作为首要指标,我会立一条规定,医生让任何一个患者离开之前,一定要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还有什么问题问我吗?”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把医生的福祉和满意度放在我的利益之前。基于医院的资源,我会尽量给他们成长所必需的医、教、研环境。我会鼓励他们多点执业,尽可能给他们自由,让他们能够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获得社会财富,过上体面的生活,可以请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看场热门的电影而不是只能看星星。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积极拥抱管理技术,将已经非常成熟的企业管理技术引入医院,绩效管理、财务管理、营销管理、运营流程优化等等,不必动任何人的奶酪,全面提升医院效率。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积极拥抱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即使在现在的体制机制下,不必动任何人的奶酪,这些IT相关的技术还是能够让病人、医生、甚至社保更加满意,世界更加美好。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停歇地宣传和实践我的医疗理想:有质量、有服务、有规模的医疗,哪怕在现在的中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付梦雯
付梦雯

钛媒体记者,关注大健康领域|邮箱:mengwenfu@tmtpost.com

评论(6

  • 付梦雯 付梦雯   回复  sico
    回复
    0

    对,现在不论是公立医院引入资本还是投资民营医院,关注的重点首要是如何构建医院更合理的管理体系。

    2018-05-15 19:12 via iphone
    • sico 个人看法,这类民营医院应该只会是少部分和特定人群的医疗服务,民营医院的探索可能医疗技术和管理服务上更多的自主性和创新能力,希望民营医院的以上的探索能反哺于公立医院的发展,让更多人能看得起病,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2018-05-15 11:32 via pc
      回复
      0
  • sico sico
    回复
    0

    个人看法,这类民营医院应该只会是少部分和特定人群的医疗服务,民营医院的探索可能医疗技术和管理服务上更多的自主性和创新能力,希望民营医院的以上的探索能反哺于公立医院的发展,让更多人能看得起病,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2018-05-15 11:32 via pc
  • 付梦雯 付梦雯   回复  葱葱
    回复
    0

    哈哈哈,这个话题怕是聊不到头

    2018-05-14 10:34 via pc
    • 葱葱 特别想听听冯唐聊“中医”
      2018-05-14 09:43 via pc
      回复
      0
  • 付梦雯 付梦雯   回复  钛iixbBs
    回复
    0

    医疗资源非短期内可以解决的,所以参与者们多尝试在现有资源的基础上利用科技手段、管理、资本等方式提升医疗服务效率。

    2018-05-14 10:33 via pc
    • 钛iixbBs 我觉得吧,中国首先提高下医疗资源吧
      2018-05-13 15:30 via iphone
      回复
      0
  • 葱葱 葱葱
    回复
    0

    特别想听听冯唐聊“中医”

    2018-05-14 09:43 via pc
  • 钛iixbBs 钛iixbBs
    回复
    0

    我觉得吧,中国首先提高下医疗资源吧

    2018-05-13 15:30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