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币安被“黑”之外,ICO的“坑”还有多少?

摘要: ICO的风险,远不止账户被盗,币值狂贬,还有很多更深的坑,那些还想要插上ICO翅膀暴富的人,扪心自问,真的保证自己能“跨越过大坑,飞越过沧桑”?

3月7日,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遭到黑客攻击,抛售用户账户内的加密货币,随后币安方面终止了一切交易币种提现,表示在调查“未经授权的市场抛售。”

之后,币安发布公告,说明黑客窃取用户账号,并封闭盗取数字货币变现的手段,之后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交易复盘”,意图将相关账户恢复到之前到状态,但由于“交易对手方不是黑客账号”,黑客已经将某些账号内的比特币买成其他代币,因此造成的损失,币安无法“回滚”,言下之意,由此造成的损失由投资者自行承担。

结果,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因此大跌10%,而有圈内人说,黑客即便无法将手中的数字货币兑换成美元等法币,但通过在其他交易所“做空”交易,已经完成利益收割,离场。

没错,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这样操纵市场的做法,与之前缺乏管制的股市如出一辙,结果,遭受重大损失的,不只是投入数字货币的“币圈”人,还有很多在交易所玩转ICO(首次代币发行,“上币”)的“链圈”人。

但现实就是如此,更可怕的是,ICO的风险,远不止账户被盗,币值狂贬,还有很多更深的坑,那些还想要插上ICO翅膀暴富的人,扪心自问,真的保证自己能“跨越过大坑,飞越过沧桑”?

来龙去脉

要知道,ICO始于2013年,本限于对区块链技术应用项目开发,即小规模代币融资用以技术开发,发行的代币用于对“码农”打赏的激励机制。它本质是将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提出的“金融民主化”推广开来,成为“贡献社会”的新思维、新模式。

可到了2017年开始,这种类似“股票上市”的融资模式,开始被滥用,越来越多与区块链技术开发毫无关系的项目或者仅仅毫无落地的“计划书”也开始ICO,因此乱象频发,风险迅速积聚。虽然国内各种严规禁止,但国内没有操守的“大户”,却被利益驱使,依旧疯狂圈人头,割“韭菜(容易受骗的投资者)”

因为这些“宵小”撇开了席勒定义“金融民主化”的前提:“建立一个更为完整和开明的金融体系,让大众能够全面获取相关金融信息”,由此做局欺诈,博取高额利益,借“造富效应”,激发人们贪婪,入局做“韭菜”。

于是,一切就变成蚂蚁金服副总裁蒋国飞所说:“看似‘去中心’的融资很好,但它也去掉的是对融资主体的责任约束,缺乏约束的融资带来的不是技术创新,而是放大了人性中的贪婪。”

怎么“坑”?

昨天Pingwest文章《庄家杜均》已经刷屏,说明与股票上市相似的ICO中,有哪些关键的利益点、合谋要素,以及一批人以区块链为名,怎么圈钱套利,都解释得清清楚楚。

该文以杜均为例,讲述了ICO在区块链上发行代币的过程中,关键的节点:项目方、投资机构、交易所、做市商,一旦利益一致,就极有动力共同串谋将ICO项目“吹大”,引入投机者入局,追涨杀跌,再通过类似股份管理、市价管理,高抛低息,完成对韭菜的收割。

个人曾向区块链人士打听过,要玩转ICO,核心几个能力:会讲故事、能做盘子、有人脉、有资源、能上币,它们分别对应文中提及的:相关的媒体和项目包装,会操盘、作势、割韭菜,有大佬帮站台、做增信,有人脉渠道资源揽入更多韭菜,最后是搞定交易所资源、发行。

但实话实话,一般情况,是各节点的人物联盟一起做ICO,像杜均这样产业链上下游全布局的真是个例,裁判、运动员、拉拉队于一身,但就是这样但个例更具典型性,更让人惊异于ICO各方串谋后的巨大量能,更类比出,这些年股市种种严规的必要性,相关条规也要用于ICO市场的必要性、急迫性,比如交易所的社会责任性,做市商、发行方、交易所之间的防火墙,融资、做空严格限制,不得挪用客户资金、必须托管等。

一切如当年缺乏规制的股市,正印证了西方那句老话:历史告诉我们,人们从未从历史的教训中汲取经验,因此历史总在重演。

怎么更深入地“坑”

除此之外,更多看上去“靠谱”的项目也是经过深度精心包装的,真正能落地,还要经历相当时间的考验,在基础设施非常发达,技术成本足够低、区块链应用水平足够高的时候,一切才能成真,那至少是N年后的事情了,现在就参与其高价ICO,是投机还是投资,真的懂?

就比如,区块链农业项目,看上去,通过区块链,智能合约的共识下,可以保障每个环节都在链上,没有人能篡改相关记录,让消费者清楚各个环节的流通,保证食品溯源,看上去前途光明,商业应用后是个赚钱的生意。

但业内人告诉小郝子,在田间地头,很多最初的数据、流程还是人工操作,这个过程中,人为因素太多,其中仍有“操作空间”作假,以次充好,同样可能。只有当物联网感应设备足够低价,它们自动采集信息,将相关数据上链,一切才能接近绝对真实。就像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说的“共识和信用之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然而,如果有人掌握大量的计算力或黑客技术,同样有可能在并不完备的区块链创业项目上做手脚,别有用心者一样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篡改区块链共识合约,让一切变得对自己有利,而这更需要技术发展的力量来完善。

如此种种现实下,各种ICO的商业计划书(圈内叫“白皮书”)不过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代表,投资它们的人真的是“清楚、明白”的信息对称了么?

在笔者看来,改用法国罗兰夫人的话,更是:ICO,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如何不被“坑”

可见,如今ICO的各种乱象下,它完美地占据了金融中两大风险:

事前,逆向选择——市场里的A能利用多于B的信息使自己受益而使另一方受损,A就会千方百计促成B与之交易。

事后,道德风险——完成交易后,B的资金、资源落入A的手中,A就能利用自己的信息优势恣意妄为,全心为自己钱,不顾B的亏损。

当然,也有朋友提供了一些辨别的ICO项目的方法:1、看项目团队什么时候成立,2017年的很少有靠谱的;2、有没有在GitHub等高能平台上,频繁更新自己的项目进度、发展状况;3、团队虽然看上去豪华,但总要了解下这些人成就过那些牛X的事迹,若没有实锤业绩的千万别相信。

不过,笔者个人认为,这也还是非常粗浅的判断标准,并不能躲掉ICO的各种坑。所以,最好还是像金沙江创始人朱啸虎说的那样:等“泡沫”破裂后,再去行动吧。

然而,那至少要等到可执行的监管策略落实之后,所以,在此之前,小郝子只想引用《大时代》最后的那段话:

贪心输钱赢,输血不输钱,人人去输血,杀人不打风,落雨去离岛,离家饮炼乃,见人分遗产,出狱嫌钱腥,快乐无人格,出家无人工,攻而无不克,战无不胜。

智者应知此乃永无赢家之战场,取胜唯一之法——及早离去!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郝智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郝智伟
郝智伟

9年传媒时光,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

评论(1

  • 际会 际会
    回复
    1

    疯 了吧

    2018-03-09 07:41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