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政协委员丁磊:我也遇到过学区房难题,未来应靠技术改变教育资源分配

摘要: 现在所有的上课,不管男女,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一个进程,学生自然会开小差、自然不喜欢。所以,我觉得国家应该在教育的科技方面多研究、多投入,包括用游戏的方法去引导儿童教育。

3月4日晚间,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进行了一场小范围“两会”媒体沟通会。此前一天,首次履职全国政协委员的丁磊带来了多份提案建议,他个人关注的4份提案中有2份都与健康有关。

在简要阐述提案内容后,丁磊在沟通会上又再次围绕教育、健康以及制造业发展等相关话题,用1个小时的时间回答了在场10家媒体的提问。

谈到青少年教育问题时,丁磊表示自己“也遇到过学区房难题”,并且还特意为此租过五年房。丁磊坦言,目前的现状是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大城市,甚至是大城市的少数学校。未来,应该依靠科技的力量让孩子不用学区房也能接受高质量教育。从技术上来讲,让三四五线的孩子接受到大城市一流的教育已经可行。

丁磊特别强调教育技术手段亟待提高,“粉笔+老师+作业”的传统模式已经过时,应该有更多互动化的基于互联网的创新模式诞生。

针对2017年火热的人工智能与教育领域的结合,丁磊也回答了钛媒体记者的提问,他表示:

人工智能不会冲击到教师这一职业,而只是会使教学的手段更加多样化;人工智能首先是可以根据每个人的能力培养,A、B、C三个学生,可以给出不同的学习路径。比如发现你是属于悟性比较差的,就给你这条学习路径,你是悟性比较好的,就给你更多的、更快速的学习路径。所以,人工智能最终是给不同的受教育群体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

此外,丁磊还向钛媒体表示,相对人工智能,“脑机技术”或许更适合教育行业。所谓“脑机技术”,简单的说就是通过外部设备读取你脑中的信号,然后经过计算处理,让这种信号转化为相关的反馈指令。

“相对而言,商业企业宣传人工智能的噱头多了一些。”丁磊这样总结上一波的人工智能热潮。

谈教育行业:教育科技水平应该大大提高了

媒体:针对当前的入学竞争比较激烈或者教育资源不均的问题,现在创新科技正在弥补的教育的鸿沟,结合你做互联网这方面的一些见解,讲一下互联网到底应该怎么发力,在这个方面更好的弥补教育的鸿沟?

丁磊:我自己的小孩12岁了,肯定碰到过学区房的问题了,我还租过房子,就为了读书。这里面其实我已经注意到,教学技术的创新或者教学科技的创新这两年蓬勃发展。优质的教育资源肯定集中在大城市里,几乎可以说是毫无疑问,而且大城市里面也是集中在极少数的几个学校里。能不能让这些老师上课的课件、课程模式无地域的,三线、四线、五线的小朋友不用到城市里搞学区房,也可以有同样接受教育的机会,我觉得现在这是可行的。

另外,现在已经开始有人在研究脑机科学——我班上30个人,我在讲课的时候发现你没有集中精力,头上戴一个小发卡,或者贴一个小的感应器,我在电脑中就可以看出来谁走神了。还有更多个性化教育的内容,现在我们教育手段长期没有创新的,不管聪明、或者落后的,大家上来都是一门课、一个进度,不对的,其实可以对这种学习能力强的人、有兴趣能力强的人、爱好多的人,可以加入他的学习能力,可以为他提供更多的教育内容。

现在所有的上课,不管男女,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一个进程,学生自然会开小差、自然不喜欢。所以,我觉得国家应该在教育的科技方面多研究、多投入,包括用游戏的方法去引导儿童教育。

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去跟大家讲,技术和科技的进步可以到了转折点了,包括脑机科学,我们应该重点关注。

谈食品健康:我去农贸市场买东西还有点提心吊胆

媒体:关于食品安全方面,网易也是做过很多年的农业,我们对食品安全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措施改进,最大的限制因素在哪儿?

丁磊:我现在去农贸市场买东西还是有点提心吊胆,没人保证一定没有农药或抗生素残留。中国养殖业用的抗生素也许是全世界最多的,一年用掉9.7万吨抗生素,人吃了这些也会有抗生素残留,动物体内的抗生素又带来了超级病毒,所以如果再出现三聚氰胺事件,一个企业就完了。

所以,我建议食品安全的问题,国家应该建立可溯源的机制。比如我在日本看到,芹菜是哪个农民种的,要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这是一个品牌。

另外,我还认为应该对一些糖类等食品上有疾病防控的提醒措施。我注意到在丹麦有糖税,糖税很高,有50%。我们知道吃糖是有害的,干脆通过了糖税。你吃巧克力之类的收50%税,这一招在中国用在烟草上,所以现在烟草越来越贵。

比如当你可口可乐上新时,一罐可口可乐有50%糖类的标志的时候,你再喝一瓶的动力就会少很多。有些国家已经开始写可乐上有多少卡路里,喝的人就会少很多。

媒体:关于“互联网+农业”,您不仅养猪,还和美团的王兴一起养鸡,怎么会想到做这么多的布局农业的事情?

丁磊:首先养鸡和我们养猪是两回事,养猪是我们公司的行为,养鸡是我个人的事情。正是我们也这么多年养猪的经验,对农村的种植业和养殖业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和非常深的了解。

我们当初调研十七八个农业里种植、养殖业业务,觉得最后能够真正普世化推广的就是养猪。这里还要提到褚时建种的褚橙,其实云南种褚橙是得天独厚的,但种褚橙是非常需要耐心的,没有5年、10年根本出不了大量橙子,一个70、80岁的老农,只要认真干水果种植业,最后也是能取得大量的成功。

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农业”是需要真正深入到中国农村一线去,因地制宜,帮助他们做农业创新,从地头到餐桌走一条路径出来。

谈制造业:中国制造业企业对于消费者的了解非常弱

媒体:供给侧改革是今年两会的一个热门议题,网易通过“严选”这个模式进行了一些创新尝试,包括您还经常亲自带货,通过“严选”这个项目在和中国的制造业企业接触的时候,有哪些感受和想法,他们主要的痛点和问题在哪里?

丁磊:中国制造业最不擅长的是什么?他们以前被人家按单生产培训惯了,不知道中国的消费者需要什么,以前就是别人给什么尺码、给什么颜色就生产交给你们,后面的品牌什么都不管。中国制造业对消费市场的了解非常弱。

后来网易考拉给他们做工厂店,我们努力鼓励他们逐渐学习消费者需要什么,再生产一小部分在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上卖,逐渐打开这个路子。因为工厂生产完了卖给消费者,里面的毛利不高,最多加20%、30%,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品牌了。其实电商里物流相当贵,可以占到7%到10%的成本。

所以,我们在做“严选”的时候是在帮中国的无数制造业走一条自己的路。我们做的是一个自有品牌高性价比的产品,我也希望中国千千万万制造业可以用自己的品牌生产高性价比的品牌,就是无数个严选和考拉全球工厂店补充上去。    

中国制造业总体来说非常了不起,但是我们必须要承认,有些方面和全球最尖端的制造业有一点点的差距的。比如冬天的女孩子穿的袜子,就是那种弹性的袜子,中国造的原料和日本、意大利造的原料有差距,中国造的原料容易勾丝,日本和意大利造的就不容易勾丝。最后的制造在中国,但原料要从日本和意大利进口。

媒体:网易电商未来在您的集团中会不会达到像游戏业务的权重,越来越重视这块业务?

丁磊:会的,肯定会的。(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蔡鹏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bzyy406@163.com

评论(1

  • 焦建利 焦建利
    回复
    0

    丁磊委员的这个说法,我喜欢!丁磊点赞????

    2018-03-05 13:00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