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人重释中国电信十年大败局

摘要: 这是一份内部人独家来稿,试图从大历史视角,重新审视中国电信这个国企改革和转型的非典型样本。该重新思考中国电信的优势究竟在哪了?

 

内部人重释中国电信十年大败局

内部人重释中国电信十年大败局

 

钛媒体注:这是一份内部人的来稿,试图从大历史视角,重新审视中国电信这个国企改革和转型的非典型样本,并力图在更大的时间尺度上,分析与思考中国电信的得与失。

他说无意批评任何具体人,“毕竟我们是在回顾历史,而对彼时彼地的当局者,我们不能要求他们有未卜先知之明。”,因为身份的特殊性,他选择了匿名发表此文,以下为全文,小标题为钛媒体编辑所加:

 

逆水行舟——这是处在下风口的且有些意气的中国电信转型失败的根本原因。

中国电信,这个有着皇族血脉,行业正统的老牌电信运营商,它的十年转型之路,就像一只总想逆风飞舞的鸟,悲凉而悲壮。而他的当年小弟,中国移动,在这十年里,则像一只处在顺风口的猪,即使没有翅膀,也顺水顺舟,迅速超越老大哥。

网上有篇帖子流传甚广-《中国电信十年转型寸寸败》,列出了很多中国电信转型不够成功的原因,也有不少建议。那是一篇内部人视角的文章,诸多细节,我很认同,但是唯独对中国电信转型寸寸败的根本原因,不敢苟同。

因为,在我看来,中国电信十年转型不成功的根源在于中国电信的战略选择,总是想谋其逆势上行,而错失重大行业机遇,以至于直至现在,也是积重难返,以至于韦乐平先生提出要去电信化。

我以为,是中国电信自己的战略短视或战略机会主义,是造成转型失败的根本原因!

或许很多人并不同意这个观点,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中国电信有着华丽的管理者团队和领头人,远见与卓识,并不是稀缺品。

但是现状和历史却冷冰冰的告诉我们,战略短视和战略机会主义却始终萦绕中国电信不去,以至于中国电信在关键的行业关口总是逆水行舟。

 

第一大战略错误:小灵通

在是否上马小灵通上,中国电信当时并不是没有选择,而这种选择,并不像当年的中国联通是否必须上马CDMA网络一样事涉政治考量。妄图用落后的技术,在严酷的行业管制束缚环境下,寻求在移动通信市场的成功,无异于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机会主义式的选择,短视而凄凉。

 

不要跟我讨论中国通信市场的公平,也不用跟我讨论所谓电信市场管制的问题。中国通信市场始终是一个行政力量主导下的无规则游戏。

这一点,恐怕中国电信的同仁们更有感触和发言权。

现实是,在经历了多年计划经济之后,中国通信市场成为最早的几个进行市场化改革的行业市场。师法英国的体制改革使得中国通信市场长期处于分业管制的状态,并事实性的延续到现在——尽管从理论上目前中国三个运营商是全业务运营商,但是恐怕每个行内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笑话。

随着移动通信市场的发展,始终得不到移动牌照的中国电信,在目睹中国移动风生水起之后,陷入了严重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既有管理者的因素,也有广大员工在高收入高待遇的移动员工面前的心理优势丧失后的失落因素。

小灵通的引进,恐怕被当年的中国电信决策者眼前为之一亮,视为珍宝!于是不管政策的边界,也不顾对手的反对,更没有顾虑技术的延续性,中国电信开始大举上马小灵通项目,并迅速获得了一定的移动业务市场。

我想,随着用户数的增长和收入的增长,恐怕当年做出决策的中国电信人,每个人都有了欣喜和期待。

但是,市场并不是动态的,一个落后的技术,技术体制的先天劣势,在竞争对手的借助优势的移动通信网络和更富进攻性的市场竞争行为强烈反击下,在经历了高潮之后,逐渐走向没落。

也许有人认为,正是中国电信相机选择了小灵通,才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中国电信固网业务下滑的趋势,帮助中国电信度过了一定程度的转型难关。

这个观点显然没有考虑到中国电信固执的上马小灵通的机会成本:丧失了在其他业务领域的投资机会,且为中国电信在移动通信行业市场的运营积累几乎为零!

也就是说,在拿到移动牌照后,中国电信发现自己曾经以为完全能够搞定的CDMA网络并不是事实,运营小灵通的人才、队伍、机制、产业链完全没有任何价值!

以至于在接受CDMA网络时,在是否接受来自中国联通的人才时还出现一些反复和周折。

纵观全球电信运营商,与中国电信谋求转型几乎在时间上完全同步的英国电信,则是在移动通信业务即将爆发增长的前夕,果断的放弃了移动通信牌照,止损。专注的从事自己的固网转型业务。

我想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中国电信身上——如果他有一张移动牌照的话,即使面临巨额亏损,他也不会退出移动通信市场。

但是,在是否上马小灵通上,中国电信当时并不是没有选择,而这种选择,并不像当年的中国联通是否必须上马CDMA网络一样事涉政治考量。

妄图用落后的技术,在严酷的行业管制束缚环境下,寻求在移动通信市场的成功,无异于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机会主义式的选择,短视而凄凉。

 

第二大战略错误:光网城市城市迟来的痛苦和错失的“宽带中国”

只追逐短期利润指标,我想是中国电信提出光网城市的重要原因,但已经晚了。我不知中国电信是否会随着国家城镇化,前瞻性修正自己的宽带市场战略定位和发展方向,但是我想如果中国电信继续坚持在发达城市地区优先策略,或许会被中国移动或中国联通再一次上演农村包围城市并反超的戏剧。

 

中国电信运营商总是乐此不疲的在国外寻找样板。这个惯例直到现在依然如故,我们总是缺少自己当领头羊的勇气。

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固网运营商之一的中国电信,我很奇怪,在当年诸多的对标研究中,选择性的忽视了英国电信这个先行者。

早在2006年,英国电信就开始专注的全IP化的21世纪网络计划,开始引领全球固网运营商转型的风头,而且关键是英国电信还取得不错的成绩。

英国电信即使在近期还辟谣所谓其重返移动通信市场的传言,并断言未来十年是固网的十年,并推出21世纪网络升级计划和超级宽带计划。

迟至近日,反观中国,宽带中国战略屡屡呼之欲出却总是胎死腹中。

当然,你也可以责怪是行业监管部门行业规划不利,但是如果把这个事情放在一个企业的战略决策角度看待,我们同样看待中国电信在宽带这件事情的战略近视。

在宽带市场,中国电信作为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并没有向市场提供足够好的服务和产品,高昂的宽带业务价格和低水平的宽带服务质量,即严重的制约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和社会信息化水平的提高,也使得中国电信自己失去了成为宽带垄断巨头的战略机遇。

中国电信躺在网间结算和相比居民收入奇高无比的资费价格的温床中,就这样慢悠悠的度过了十年。

在这十年,中国电信既没有在其弱势的北方市场大举投资建设宽带网络,也没在其拥有绝对优势的南方地区快速的推进宽带覆盖。

更别说未雨绸缪积极扩大国际宽带出口,乃至拓展全球企业的ICT业务和服务!

直到2008年,中国电信才开始大规模扩建国际出口带宽,才有了到美国的直达链路,才开始成立海外公司进行市场拓展。

作为一个很早就提出要成为世界领先的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的中国电信,我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并没有看到世界这个词发挥了何种作用。

时至今日,中国电信才想起光网城市,匆忙推出,却发现人工、设备成本都已经不是当年,而自己手里的资金,也为了发展移动通信市场,不断的显得捉襟见肘。早已错失重要领先优势窗口期。

而中国电信寄予厚望的光网城市,则再一次显示了它的战略短视——总想在高利润地区迅速的回收成本。所以中国电信显著的限定他的光纤宽带战略是为城市服务的,更确切的说,是为北上广这些大城市服务。

只是追逐短期的利润指标,我想是中国电信提出光网城市的重要原因,但已经晚了。我不知道中国电信是否会随着国家城镇化的进程前瞻性的修正自己的宽带市场战略定位和发展方向,但是我想如果中国电信继续坚持在发达城市地区优先策略,或许会被中国移动或者中国联通再一次上演农村包围城市并反超的戏剧。

再提一下中国电信当年的互联网星空,在笔者看来,中国电信没有意识到,固话的衰落是宽带的兴起,没有意识到互联网的爆发式增长将会带来对宽带网络的巨大需求,即使当年中国电信的互联网星空能够大发展又如何?

况且,在没有优质的宽带网络服务的前提下,互联网星空也会早晚遇到瓶颈!

 

第三大战略错误:早产的移动互联网规划,跟不上的市场用户规模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电信在移动互联网上有着领先的灵活机制,比如创新孵化公司、引入外部资本、独立运作专业公司、令人瞩目的内部投资额度,当然也包括与互联网公司的显得更加开放和灵活的合作机制。但是这一切在中国电信的移动市场用户规模占比面前,恐怕显得都是举步维艰。

 

移动互联网市场是一个用户规模经济的市场。

这也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地狱——如果你做不到第一,那么你就一无是处。而中国电信的内部机制显然也不能承载这个梦想,全球电信运营商也并没成功的先例。

尽管中国移动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尝试被很多人诟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依靠其庞大的基础用户规模,在三家电信运营商中,中国移动还是走在了前面。

唯一的能够与互联网抗衡的电信运营商推出的互联网业务,恐怕也只有中国移动的MM商城和飞信了。

而在移动互联网市场,中国电信则恐怕是一个新的早产儿——远远小于竞争对手的基础用户规模与中国电信在移动互联网上的雄心壮志并不能够匹配。

在很多人看来,中国电信在移动互联网上有着领先的灵活机制,比如创新孵化公司、引入外部资本、独立运作的专业公司、令人瞩目的内部投资额度,当然也包括与互联网公司的显得更加开放和灵活的合作机制。

但是这一切在中国电信的移动市场用户规模占比面前,恐怕显得都是举步维艰。

而所谓内部创业的机制,对大部分已经习惯了老国企的文化机制的人来说,恐怕也只是一个水中花镜中月。

沉重的人员历史包袱和人力资本结构以及传统的企业文化,又怎么能够很快的适应高层灵活的头脑?

创业还是失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杆秤。真正有创业精神的人恐怕像丁磊这样的,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出走!

中国电信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行为和思想在我看来是纠结在模仿竞争对手和学习互联网公司之间。

而事实上,中国电信更多的是把中国移动当做了参照系。

我们可以看到,所谓中国电信的开放和灵活机制,并没有在那些被看做重要领域的业务上发挥作用。尽管有风声传出中国电信有意与网易弱弱合作重整翼信或者翼聊业务,但是在大部分的互联网业务领域,和他的电信行业的竞争对手一样,外人是很难插手的。

中国电信声称做平台的提供者,但是事实则是在互联网看似能够赚钱的领域,中国电信还是照搬了他的竞争对手的做法,而在那些看不清市场前景的领域,以中国电信目前的移动用户数量,有对长尾市场的开发者来说有多大吸引力呢?

而在合作伙伴的选择上,中国电信则同样延续着战略短视和投机选择。

有谁还记得当年中国电信在即时通信领域与MSN的合作?而今MSN已经在全球退市——除了中国市场。

作为一个移动用户规模最小的运营商,中国电信尽管提出了小三定位,但是在实践中我们依然看到是撒胡椒面式的全面铺开,在前有中国移动,再前前有各大互联网公司的阻击下,外人和自己人,又要有怎么的自信和毅力,冒着多大的风险,才能与中国电信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风雨同舟呢?

不想放弃任何可能的机会,只做加法,恐怕也是中国运营商的通病。

 

下一个战略失误可能在哪:继续机会主义的4G?

在多方演绎的4G牌照中,很多人为中国电信的表态赞口不绝,无论是租还是建,中国电信看来都是拿捏的精致无比。但是,这很可能会是中国电信再次错失良机的开始。在4G上,对于中国电信来说,如果真的发牌照,恐怕最关键的问题是钱的问题。

 

在4G上,中国电信是否将会再一次犯下战略机会主义错误?

有时候,我们看国企领导人的言论,你会感觉到自己有精神分裂的倾向。他们有时候像个政治家,有时候又太像周扒皮斤斤计较。

在多方演绎的4G牌照中,很多人为中国电信的表态赞口不绝,无论是租还是建,中国电信看来都是拿捏的精致无比。

但是,这很可能会是中国电信再次错失良机的开始。

含混和模糊的表态当然可能来自政府部门的压力和资本市场的考量,但是从一个企业真正的基业长青的基点,中国电信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在4G上,对于中国电信来说,如果真的发牌照,恐怕最关键的问题是钱的问题!无论是发TDD牌照还是FDD的牌照,中国电信可能家里并没有多少余粮用来快速的进行网络建设,并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

而我想中国电信恐怕不会不明白,如果他不拿TDD牌照,国家会再一次让中国移动转移支付500亿供其建设FDD网络,况且话说回来,500亿对中国电信来说,几乎完全重建的FDD网络需求,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毕竟CDMA网络与WCDMA不同,按照中国联通的表态,只需要100亿就可以完成关键区域的4G覆盖——尽管我也不认为这将是事实,但是无论如何中国电信的网络投资会远大于中国联通是不争的事实。

那么,即使选择号称拥有最成熟的技术制式的牌照,又能如何呢?要知道全球电信行业投资要看中国,中国4G市场将是未来可期的规模最大的投资市场。竞争对手的大规模投资显然会虹吸产业各方的资源投入力量,从而可能造成在缺钱用户少的中国电信的面前,这些上下游的厂商并没有多少意愿为中国电信提供优质的服务。

况且,中国电信还要投资宽带市场,那是另外一个需要巨额资金投入的地方。

在4G选择上,号称最懂政治的中国电信貌似显得有点纠结和犹豫了。

 

前路在何方——或许有几个方向值得思考

这个话题需要重新审视中国电信的优势是什么,或者说中国电信应该谋求的优势是什么?

显然,意图在移动通信市场超过中国移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让中国电信放弃移动通信市场显然也是不负责任的,在我看来,移动业务只能作为中国电信差异化竞争的手段和工具,而不是目的。

所以在移动业务市场,中国电信应该谋求不对称行的技术竞争优势,专注细分市场寻找差异化的需求,而所谓差异化,自然离不开中国电信的固网优势,也就是说与固网宽带业务无关的移动业务中国电信应该主动放弃。

宽带,自然是中国电信的最核心优势,庞大的政企客户规模也是中国电信核心市场价值所在,自然,一个有意成为世界领先的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的中国电信,不应该只是把视野内向的注视在中国国内的客户,而应该是更多的在国际市场寻找新的市场。

在这方面,家庭和政企两类客户、国内国外两个市场,需要中国电信大力投资宽带业务。

IT基础设施的云化和互联网化也将给中国电信以更低的成本整合ICT服务提供了新的技术机遇,我想在这方面,有了宽带管道的云服务将不是梦想,并能够成为中国电信承载梦想的基础。

至于4G牌照,应该怎么选择,我想中国电信应该有自己的自知之明,并对自身的企业性质和国内外的竞争形势有了然的洞察,我还是那句话,在移动市场,中国电信不应该抱着不切实际的定位,而应该专注差异化的路线。

至于所谓移动互联网业务,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尤其对于号称不赚流血的钱和不道德的的国企来说,始终都只是花拳绣腿,浅尝遏止就可以了,切不可认为真的能够承载百年电信的转型梦想。

 

结束语——中国式国企发展的困境

我们不能把太多的责备放在中国电信身上,如果我们能够些许了解中国电信的改革发展历史,这是一个典型的企业还是政府的二元背离纠结体。

但是我想,随着体制改革的深入和市场化程度的纵深发展,让市场的归市场,让权力的归权力,一个能随着市场指挥棒起舞的中国电信,并不是没有前景。

(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互动!

钛媒体官方微信手机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飞翔的电信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飞翔的电信人
飞翔的电信人

身在曹营心在汉,说点什么,能留在历史里

评论(132

  • 女郎yukimura 女郎yukimura 2013-05-01 04:44 via weibo

    //@你5他: //@安徽-李灿伟://@淠水之源: 恐怕电信失误不能归结为电信自身的原因,更多的是电信替决策者买单。转给电信的同学们,你们怎么看?

    0
    0
    回复
  • love妮悠 love妮悠 2013-05-01 04:44 via weibo

    //@你5他: //@安徽-李灿伟://@淠水之源: 恐怕电信失误不能归结为电信自身的原因,更多的是电信替决策者买单。转给电信的同学们,你们怎么看?

    0
    0
    回复
  • 熊海涛2013 熊海涛2013 2013-04-25 04:10 via weibo

    //@真潇潇无双: 说得有点道理。不过归根结底就是电信要提高宽带质量,降低宽带资费,覆盖全国每个角落,做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只考虑短期的公司收益。我个人认为4g这东西不需要,建立免费的,全面的,高速的wifi热点即可。

    0
    0
    回复
  • mm可怜 mm可怜 2013-04-25 03:42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10th经典待续静婉1993 10th经典待续静婉1993 2013-04-25 03:42 via weibo

    //@心頭滅卻火亦涼: 扯这么多没意思,一句话都是那些求都不懂的zf高官干的破事~

    0
    0
    回复
  • 韩吉如2 韩吉如2 2013-04-24 19:14 via weibo

    //@真潇潇无双: 说得有点道理。不过归根结底就是电信要提高宽带质量,降低宽带资费,覆盖全国每个角落,做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只考虑短期的公司收益。我个人认为4g这东西不需要,建立免费的,全面的,高速的wifi热点即可。

    0
    0
    回复
  • 小美女李卫伟 小美女李卫伟 2013-04-24 19:14 via weibo

    //@真潇潇无双: 说得有点道理。不过归根结底就是电信要提高宽带质量,降低宽带资费,覆盖全国每个角落,做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只考虑短期的公司收益。我个人认为4g这东西不需要,建立免费的,全面的,高速的wifi热点即可。

    0
    0
    回复
  • 宫彦顺开放 宫彦顺开放 2013-04-24 08:57 via weibo

    //@心頭滅卻火亦涼: 扯这么多没意思,一句话都是那些求都不懂的zf高官干的破事~

    0
    0
    回复
  • 大姑娘周小柔1994 大姑娘周小柔1994 2013-04-24 08:57 via weibo

    //@心頭滅卻火亦涼: 扯这么多没意思,一句话都是那些求都不懂的zf高官干的破事~

    0
    0
    回复
  • 大超人9966 大超人9966 2013-04-22 18:05 via weibo

    电信确实失败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