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偶像练习生》开播褒贬不一,粉丝经济下的偶像“养成”之路任重道远

摘要: 在万千粉丝的一路加持下,《偶像练习生》势必会推出一个高人气的偶像男团,但是在出道之后,是能继续维持人气,成为下一个TFBOYS,还是就此昙花一现呢?

1月19日,由爱奇艺出品、鱼子酱文化联合制作的中国首档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偶像练习生》首播。开播1小时,播放量破1亿,当晚拿下了18个微博热搜关键词。截至目前,同名微博话题阅读量超27亿。一时间,“练习生”这个在国内还不太大众的群体,开始具像化的进入观众视野,而“偶像养成”这一概念也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议题。

这档偶像养成类综艺号称以全新的“偶像养成”,模式为市场选拔偶像新星。节目选手构成也区别于以往选秀节目,主要是通过与国内外31家经纪公司合作挑选了共100名练习生。

这些经纪公司中不乏国内最早体系化培养练习生的乐华娱乐、王思聪旗下公司香蕉计划、《康熙来了》制作公司野火娱乐以及华谊、英皇等一系列业内龙头。由张艺兴、李荣浩、王嘉尔、欧阳靖、程潇、周洁琼6位明星担任导师,从音乐、舞蹈、才艺、形体、表达等多方面考核练习生。

节目以外,100名练习生背靠的31家经纪公司,自然也会提供宣推资源。节目开播前,各大经纪公司,还动用旗下其他明星大咖为相关练习生录制加油视频,这种流量置换的方式,无疑为节目带来了大量粉丝导流。

在粉丝+明星+娱乐公司的加持下,爱奇艺此番联合国内百余家经纪公司推出《偶像练习生》,会是集百家之力,得最佳结果吗?

粉丝经济下诞生的偶像“练习生”


“练习生”,对于中国娱乐圈来说好像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其实练习生制度在日韩娱乐圈已经是一种非常成熟的偶像培养机制,那么多风靡亚洲甚至全球的优质偶像,都是通过练习生训练的方式出道的。

国内造星向来是文娱产业的重要一环。对于日韩娱乐圈,倚靠练习生制度造星已经成为一种相对成熟的偶像培养机制,曾经风靡亚洲的Super Junior、EXO等偶像团体,都是通过练习生训练的方式出道的;而国内的造星方式,大多是以《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中国新歌声》等选秀综艺为主,主要在“选秀”而非“养成”。

《偶像练习生》作为中国首档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第一次让“练习生”这个群体更加具像化的进入观众视野,也为众多怀有出道梦的练习生提供了机会。

节目中的100位练习生是从87家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被筛选出来的,其中不乏海外大公司的回国训练生、星二代,或是已经出道的人,能进入节目录制就已经能算是脱颖而出,但从第一期来看,大部分人的表现都只能算差强人意。比如唱歌不对拍、Rap没能给人留下印象、舞蹈找不到Balance……

这次节目相当于直接把“偶像能否出道”的选择题抛给了粉丝。节目主打“全民制作人”概念,最能让粉丝疯狂的“打榜”,深深植根于这档节目的基因之中。每一位观众都是“全民制作人”,节目中最后可以出道的9名练习生,都由粉丝投票选出。

每位观众每天最多可以为9位练习生投票,这意味着粉丝在节目生产偶像男团这个过程中拥有极大的决定权,粉丝就此产生参与感以及基于粉丝身份的自我认同感。此外,节目还分别给每位练习生定制了个人资料页面,将练习生每一期的排名升降都用图表显示出来。让粉丝为偶像操心排名,更能提升参与感。

这种“全民制作人”,在打通了粉丝与偶像互动渠道的基础上,实现了粉丝与节目的互动。粉丝与偶像、粉丝与节目的多层次大规模互动,强势助力节目的影响力和传播声量。与此同时,与偶像、节目的多层次互动中,粉丝对于节目内容的消费和对偶像的追逐,两点需求得到了全方位的满足,也加深了粉丝对于节目本身的忠诚度。

现下,无论是艺人经纪还是品牌商本身,对于粉丝的重视不言而喻。而对于一档男团养成网综,粉丝的数量和活跃度,直接决定着节目的热度和成功与否。粉丝的运营,显得尤为重要。从节目的宣发和制作模式来看,我们发现,节目其实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充分准备,甚至可以说有一颗打造粉丝经济王国的野心。

在节目组的设定下,以往被动观看节目的观众们被赋予了“全民制作人”的身份后,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练习生进行投票打call,而练习生最后能否出道完全决定于他最终的人气高不高。当客体身份转换为主体,作为观众的“全民制作人”们仿佛掌握了引导节目走向的主动权,参与积极性大大提高。

《偶像练习生》大大满足了粉丝对于“养成”的需求。

又一个韩国版的“复制粘贴”?


不得不承认,《偶像练习生》作为中国本土的偶像养成类节目迎来了开门红,但是中国综艺传统惯用的“引进”和“周期”问题,《偶像练习生》是否也逃不过呢?先不说偶像的周期,但就引进这一点来说,《偶像练习生》估计是逃不过的,而且这一次模仿的,又是韩国。

早在2016年,韩国Mnet电视台就推出了一档“偶像养成”类节目《Produce101》,模式也是练习生竞演淘汰,从52家经纪公司选送的101名练习生中选拔11人组成女团,开展为期一年的活动。2017年第二季则是男子偶像团体的选拔,节目不仅连续六周蝉联Contents影响力指数第一位,大批关注韩流的中国迷妹也为之疯狂,最后成功出道的11人组成的男团WANNA ONE组合更是在歌谣大赏、年度音乐大奖中接连斩获第一名和最佳新人奖,影响力可见一斑。

虽然《偶像练习生》从立项开始就承载了许多期待,但节目首期播出后的评价却褒贬不一。一方面“张艺兴balance”、“范丞丞”等话题频登微博热搜,首播热度持续扩散;另一边节目也因模式与韩国综艺《Produce101》过于雷同而引发了观众热议。

《偶像练习生》原名《偶像进化论》,早在去年9月,就已经有网友反映该节目的宣传封面、赛制、导师设置等都与韩国综艺《produce101》极其相似。韩版是从101名练习生中选出11名组团出道;《偶像练习生》换汤不换药,则是改成了从100名练习生中选出9名组团出道。有报道称韩国《Produce101》的版权方CJ E&M发表过官方立场:“并未向这家中国平台出售过《Produce101》的版权,他们对于该平台的行为感到非常遗憾。”

不可否认,《偶像练习生》在国内“偶像养成”模式上的探索虽勇气可嘉,但这种“照搬”的做法还是不太妥当。在节目播出后,虽然一些观众对这种模式表达了期待和赞许,但也有许多网友表示有所介怀,“这种与韩版《Produce101》高度‘雷同’的国产节目,实在缺乏创新与诚意”。

综艺抄袭已经不是一个新话题了,毕竟在国内,将外国大火的综艺“移花接木,复刻再产”的例子实在太多。对国内的综艺节目来说,拿来主义似乎要比原创更有用。

国产偶像团体“养成”之路任重道远


一直以来,日韩偶像娱乐产业都走在造星最前端,特别是韩国,其造星产业的成熟与流水化让人望尘莫及。从一开始的H.O.T、东方神起、神话,到Super Junior、EXO,再到现下的防弹少年团、WANNA ONE等,韩国用偶像男团的形式完成了一轮又一轮的审美与文化输出。

随着韩庚、吴亦凡、鹿晗、张艺兴等“韩系”练习生的单飞,以及TFBOYS、SNH48等偶像团体的崛起,“偶像养成”的概念开始在国内普及。一时间,“偶像养成”类综艺成为市场硬通货,主流播出平台逐渐布局,市场蔚为大观。因此,许多公司瞄准了这个时机,纷纷引入练习生制。

近两年,国产偶像“养成”类节目不断涌现。2016年,作为男子偶像团体养成类节目的《燃烧吧少年》,无论是导师和Boss团的具体成员,还是播出平台的选择,整体配置都颇高,但遗憾的是,从节目中出道的X玖少年团在之后的一年艺人生涯中,仅有一张数字专辑和两部小成本网剧,市场表现都是反响平平。

去年试图抢占网综暑期档的优酷《美少年学社》,节目由《天天向上》的制作人张一蓓亲自操刀,导师有唐国强、蔡国庆、冯小刚、蔡康永、撒贝宁等人,成员是11位“美少年”,摆出了挺大的阵势,但节目仅更新了4期就在优酷上停播了。

其实,“偶像养成”类节目也不乏《超次元偶像》、《明日之子》等关注度较高的节目,但此类节目的丰富却并未带来市场的真正繁荣,国内偶像养成节目大多“雷声大、雨点小”,开播之后呈现“高开低走”的趋势,被“养成”的偶像更像是一种快消品,匆匆出现却也草草退场。

《偶像练习生》中的100名练习生将通过为期4个月的封闭训练选拔,但整个造星过程是通过节目本身进行直播,由粉丝用户线上全程参与,最终由全民投票选出9人出道的。暂且不说对比日韩练习生制度中动辄几年的训练期,4个月的训练实在是很难算得上培养。倒是动用了158个机位进行112天不间断的拍摄而制作成的《偶像练习生》节目本身,到底是在培养制造明星,还是贩卖一个“成长类”进阶故事就值得商榷。

碍于综艺节目的制作周期和成本回收等因素,急功近利、追求速成是国内偶像养成节目的普遍症状,但这种不过数月的培养模式对于真正偶像的养成来说无疑是揠苗助长,甚至可能提前透支了国内宝贵的偶像资源。

此外,作为“养成”对象的练习生首期表现也大都差强人意。从麦锐娱乐开始,连续几队练习生的等级评价表演都被打了D或F;就连曾经参加过世界级街舞大赛的许凯皓也只拿到了B;更有唱跳基础全无的练习生上台“表演”……整期下来,100位练习生中除了稍微有点特色的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等,其他大多印象模糊。

​一档综艺节目最终在荧屏如何呈现,剪辑是重要的一个环节,而《偶像练习生》的剪辑却略显混乱。节目既然选用竞演来划分等级或者淘汰,就应该多一些镜头来体现练习生的表演,但大多数镜头都放在了练习生之间略显刻意的相互捧吹,相反导师点评环节也不够侧重,一期下来只记住了张艺兴的“balance”,还有李荣浩的“我不能影响他们”。

《偶像练习生》才播出两期,按照预知套路,后面还会有新曲练习、等级评价、歌曲改编、分组评价等,练习生们还有继续学习的空间。比起频频上热搜,掉进话题中心的漩涡,观众更愿意看到这些练习生们用努力和汗水去换取每一份收获,毕竟,跟隔壁《Produce101》出道的WANA ONE组合相比,他们要练习的还是太多了。

对于这一档《偶像练习生》,承载着期望也略感失望。

【钛媒体作者:文创资讯,文/单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