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女团欠薪局中局

摘要: 融资有风险,入局须谨慎,这是一篇关于欺骗的故事,设局的人,以梦想、欲望、金钱为号角,将每个人都引入了一个美丽的泡沫。

融资有风险,入局须谨慎,这是一篇关于欺骗的故事,设局的人,以梦想、欲望、金钱为号角,将每个人都引入了一个美丽的泡沫。

这个泡沫,其实就是最近二次元圈炒得轰轰烈烈的的“女团热退潮”:

早阵子,娱乐资本论发了一篇文章《1931解散背后,200多家创业女团未来命运几何?》。这篇文章中,除了1931,我们还提到了欢聚时代投资的另一个女团IDOL SCHOOL也因管理混乱、人气下滑等因素遭遇困局。

没想到就在文章发表后的几天,我们竟然接到了原IDOL SCHOOL几名工作人员的留言:“帮帮我们吧,公司一直欠薪、报销倒贴,我一直在用信用卡维持生计”、“我们早退团了,但之前很多钱也拿不回来”、“20多人都被欠薪了”……

但随着河豚君的深入调查,我们发现此事远没有看上的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一个欠薪案,这背后,更是一个涉及到“红杉资本”、“爱奇艺”、“摩拜”等关键词的局中局……

被欠薪员工的无奈与愤怒:老板在设局骗我们?

小娱最先接触到的,是现已离职的IDOL SCHOOL的原内容与项目策划负责人沈顺昌。

他告诉小娱,从2017年4月份开始,绒翼文化(IDOL SCHOOL的公司名)就开始出现欠薪,对象包括物料供应商、培训老师,女团成员和摄影外包团队等,接近30人。而他本人被欠超过9万元,包括工资、奖金和报销款项。

小娱随后向美术物料供应商和摄影团队的负责人求证是否被欠薪,均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而外界刚开始知道这些消息,很多时候就是从女团成员那里得知的。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大概从5月份开始,女团成员如高乐(化名)等就没拿到公演和外务的任何补贴:“因为以前公司也试过没有按时发放补贴,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在意。”

随着暑期的到来,公演以及外出活动越来越频繁,但高乐却一直没有拿到自己该有的薪水,“你想想我们那时参加一场公演至少补贴600块,我们演了那么多场!”到了8月底,因为学业和薪资的原因,一开始因为喜欢早安少女而入团的高乐选择退团,“至少被欠了1万。”

另一位兼职女团成员曹姿(化名),则选择了坚持,即使公演补贴慢慢跌到了200元一场:“当时绒翼文化老板俞峰和我们说过,他们最近在和爱奇艺商量拍一个综艺节目,我们还做了很多准备。”甚至,她们还停掉了8月份的公演,为了就是让曾给东方卫视排过节目的团队来公司预采、拍小传,“我当时真的以为能让父母在大屏幕上看到我了。”

慢慢的,综艺一事却没了下文。于是,曹姿亲自去找老总俞峰要钱,却被呵斥: “你们来这里是为了钱的吗?难道不是为了梦想吗?”

在和小娱聊天的过程中,曹姿回忆起这段“讨薪记”时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俞峰给我们画了好多饼,但没几个实现的。我们很多成员正是出于对团体的感情,才坚持到最近才退团啊。”而最近1931解散的消息,更是让不少仍留在团队的成员崩溃:“现在欢聚时代(即YY)连亲生女儿1931都不要了,还会管我们吗?”

沈顺昌和摄影团队是有积蓄的人,而女团成员则大多仍能靠着父母接济。相比之下,第一次到上海工作的郑瑜,生活就更惨了。

当时因为怀揣着对女团文化的热爱,以及对大都市的向往,6月刚到上海不久的郑瑜,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绒翼文化,“入职之初我就听说公司已经在谈融资的事情,所以没什么顾虑。”

事实上,俞峰也常常在群里给大家打鸡血,虽然郑瑜一直没有正常领过工资,但当时他还经手了一个投资合同,这让他深信公司正在走投资流程,“我想着公司既然是在危险期,我们应该同舟共济。”

8月初,郑瑜还辗转得到了一个境外美元投资方的转账短信截图,“既然有转账截图证明钱已经在路上了,公司管理层每天也正常上班,所以我也不再怀疑。”

在这种心态上,郑瑜甚至为公司垫了一万多,即使6月到10月之间他总共只收过两次工资,共4000元。

那几个月,郑瑜只能刷信用卡和找朋友借钱,开始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这段时间,他饱受失眠的折磨,平日里一个人在上海也没有心思跟任何人交流,最后抑郁症复发。“想离职吧,但是一大笔报销还没弄好,走了可能就拿不到报销了。但不走吧,又真不知道融资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每天都在纠结这件事。”

但员工们很快就发现,老板口中的融资一直都没有实现。有一段时间俞峰每天来到公司第一时间就问财务投资款到账了没有,“但一直都没有到账过。我们私底下甚至觉得老板是在做样子,在联合外面的人骗我们。”

 “现在想起来为了等公司融资而没有早点离职,真的觉得自己太傻了。现在只能每天都在吃药。”听得出来,郑瑜急促的语速下,几乎是压着愤怒在说话。而此时,他已经彻底离开了上海回到了家乡的小城,与他的大城市梦作别。

“你父母知道你抑郁症复发的事吗?”小娱问道。

“他们不知道,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又要吃药了。”

郑瑜正在服用的药

一个欠薪老板的自白

采到这里,小娱感觉,这不过又是一个欠薪公司的故事。而前期多次和俞峰求证时,他一直王顾左右而言他的状态,以及“我也想发工资啊,但没钱啊!”的简单回复,似乎又是一个常见的欠薪老板的说辞。

但事实,总是比故事精彩。

一个阴霾的下午,俞峰主动拨通了小娱电话,听得出来,俞峰刚点了一支烟:“这是我藏了4个月的事情,今天,你们得帮我告诉其他人,我也是受害者!”

故事最早得从2015年说起,那时,这位从丝芭文化离职的前副总裁刚刚创业,就拿到欢聚时代的数百万融资。彼时俞峰意气风发,接连不断的媒体约访和女团邀约,更是让他感受到了风口的强劲。

但随着上海各路女团的新建,以及丝芭的一家独大,停了一年多融资的俞峰,为了养活公司50多号人,开始将精力扑到了融资上。当时,他还曾经找过天使投资方欢聚时代,但也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俞峰告诉小娱,2017年5月份的时候,他通过一个朋友接触到了自称是红杉资本独立投资人的纪明俊。对方称有一个和爱奇艺合作的女团综艺真人秀项目,赞助商也已经谈好了,需要可以提供女团的合作方。

和纪明俊的谈话过程中,俞峰发现对方对综艺非常熟悉,很有自己的想法,“各方面都谈得一板一眼的”。谈着谈着,对方还对俞峰的女团公司很感兴趣,正好在谋求第二轮融资的俞峰,于是和纪明俊一拍即合。

6月底,俞峰与纪明俊正式签了一份总额1000万的投资协议,以及一份综艺联合出品合同。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俞峰觉得,“一切都挺巧的”。

7月初,纪明俊拿着和俞峰签的投资协议找到了为东方卫视制作过节目的何谷(化名)团队。导演何谷回忆,当时纪明俊向他说明了综艺项目的策划,独播平台是爱奇艺,嘉宾合作方是idol school的成员。

为了求证这个项目,何谷还和纪明俊一起去了俞峰的公司,“当时上网查到了这个女团是真实存在的,后来也看到她们了,觉得确实可以做”。于是他和纪明俊、俞峰三方签了合作协议,约定8月15日正式开拍综艺。

不过,协议交给了作为甲方的纪明俊之后,对方迟迟没有把签好的协议返回来。但俞峰没有察觉到什么,“因为当时可以说是有红杉资本和东方卫视团队的背书啊,你说是不是奇了怪了。”说着说着,俞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得出来, 俞峰又点了一支烟。

签约不久后,俞峰收到了纪明俊发过来的转账短信截屏。与此同时,何谷团队也进驻俞峰的公司绒翼文化,“占领”了公司的会议室,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前期备采。

此张就是纪明俊转发给俞峰的短信截图,后被流传至公司中

让俞峰心急的是,到了7月中,无论是对综艺的投资,还是对女团的投资都还没有到账。那段时间,俞峰每天回到公司都会问财务投资方的款项到账没有,彼时距离公司和投资方签订投资协议已经一个月了。

俞峰忍不住开始找纪某催款。但纪某称资金所在的某新加坡银行为了做半年存款考核业绩,将其滞留了15天,而且银行提供了多次信息误导,才导致资金无法转出。

当时已经陷入现金流问题的俞峰,还向员工公开了这些情况。

当时,同样看到短信的郑瑜觉得末尾“感谢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作出的贡献”这句话有点奇怪,随后他找在银行工作的朋友咨询,虽然银行的朋友也觉得奇怪,“但因为不是外汇部门的,具体也不能确定。“

至此,俞峰仍按部就班的准备着融资和综艺。

8月初,场景搭建,舞美灯光设计,服装音乐准备,花絮拍摄等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前前后后导演何谷总共投入了80多万,“有部分还是找朋友借的钱”。

与此同时,女团这边也开始了综艺培训课程,暂停了此前每周末都进行的剧场公演。眼看综艺就要开拍了,投资资金还没有一分钱到账,于是俞峰又找纪明俊催款。

8月10日,纪明俊应要求先把投给综艺的51万转过去,并且网上转账的时候还会实时拍照片发给俞峰和何谷。之后纪明俊还把他收到的转账短信截屏发给了他们,这才让俞峰和何谷吃到了定心丸,“不管多晚,今晚肯定能到账”。当时俞峰想着, 只要这51万到账了,那之后的投资款就是靠谱的。

“那进账了吗?”

“假的呀!”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很气愤,听得出来,俞峰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这次,纪某频频打电话发短信过来解释:公司的财务总监挪用了资金,以及有部分资金被套牢在别的项目中,所以又耽误了,但保证资金在8月底能进账。

8月底,到了约定的汇款时间,但也只是有转账页面,投资款仍然没有进账。于是俞峰和何谷亲自前往纪明俊的家里要个说法,但当时只找到了他的爸爸。后来,纪明俊又有了新的说辞。

直到出现一个座机号码

已经蒙眼了三个月的俞峰,戳破泡沫的,或许只需要一根小小的稻草。

9月初,俞峰和何谷已经不想再等了,想着干脆就放弃这个综艺项目,让纪明俊把前期投入的资金归还就算了,于是约上了对方把这个想法提出来。最后三人决定签一份违约协议,三方约定纪明俊将归还导演团队前期投入的资金。谈判期间,俞峰发现纪某的手机一直有座机电话打进来,于是俞峰暗自记了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纪某这个人怎么都联系不上了,他的家里也找不到他。俞峰想起了那个座机号码,于是试探性地打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位老人,对方告诉俞峰,他们是一对老夫妻,之前就认识了纪某,并且参投了纪明俊的摩拜单车项目。

了解到散户般的老夫妇俩,俞峰恍然大悟,从头到尾,纪明俊就是攒了一个局,等着他和何谷跳进去。另一边,何谷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找爱奇艺的人确认这个综艺是不是爱奇艺独播。但对方却表示:完全没听说过这个项目。

俞峰和何谷还去到红杉资本确认纪明俊这个人,但却被告知:根本没有这个人。娱乐资本论也联系到红杉资本的高层,对方也表示不认识纪明俊。

深入调查后,他们还发现纪某在拿着他们这个女团项目,骗了不少散户。他们立刻联系律师处理这件事,想要拿回违约金,但发现纪某的财产已经被冻结。

想到自己的项目和摩拜单车都被纪明俊盯上,俞峰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这也算侧面衬托出我们这个女团是一个热门项目,但防不胜防啊!”

之后俞峰开会向不少员工通知了这件事,但是由于9月份兼职成员已经开学,不方便召集,而且兼职成员中有年龄较小的,因此并没有让和她们更相熟的全职成员传达。这也造成了很多兼职团员认为“公司什么事情都不说。”

现在,俞峰还在处理员工欠薪的问题,但因为没有资金,只能一拖再拖。在俞峰看来,资金短缺是创业公司遇到的正常障碍,是追梦路上的一次考验。“为了我们共同的女团梦,我还是希望能坚持下去。”

如果说2016年是女团元年的话,那2017年则堪称女团灾年:解散的解散,欠薪的欠薪,1931、ATF等上市公司亲女儿都已消退,更何况200多家无根小团。

但在梦想的诱惑下,无论是女团成员还是公司老板,都陷入一种冲动的燥热之中,热爱、努力、熬着、坚持下来。这些都是小娱频繁听到的关键词。

现在回头看来,窘迫的资金链、综艺的名气、融资的机会,无论是哪一项看上去都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对于渴久的人来说,正是这种看似触手可得的机会,让人忽略了脚下的陷阱。

这个由资本、梦想、名气交织而来的局中局,一直都是娱乐行业的伴生产物,不曾远去,也不会消失,苦乐艰辛,唯有行路人自知。

(本文采访对象除了俞峰和沈顺昌外,其他均为化名)

【钛媒体作者:文/诗欣 、尼糯米的小笼包 ,编辑/吴立湘 ,来源/剁椒娱投(ID:ylwanjia)】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