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一跳催生外挂产业,手游成下一个黑产受害者?

摘要: 外挂之所以尾大不掉,原因是其已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链,严打外挂涉及到无数人的利益,就算是游戏平台有时候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网络跳一跳物理外挂教程视频截图)

跳一跳是微信最新版中上线的首款小程序游戏,凭借微信高权重的推荐及简单易懂的玩法,瞬间刷爆朋友圈,热度超过当年全民打飞机。为了能在排行榜中进入前列,许多网友不惜挑灯夜跳,整宿的按压屏幕就为了那点虚荣心。

然而近日媒体爆料跳一跳竟也催生庞大的外挂和代玩产业,在淘宝搜索框里输入“跳一跳”出现几百相关结果,排在销量第一的店铺是定价“1.9元”的自动软件,截止发稿时已达成9539次成功交易。除了外挂,代玩刷分也十分受欢迎。

跳一跳出现有着非常意义,在此之前张小龙曾直接否定基于小程序来开发游戏,这标志着有着9.8亿月活的微信正式向H5小游戏开放,因此业界预测这将开启一个600亿级别的新市场。不过,跳一跳外挂黑产的出现为这种乐观的预测泼了盆冷水。

不仅仅是小游戏,其实外挂作为虚拟游戏与生俱来的黑产,在许许多多的中重度手游上都早已出现,其中不乏《王者荣耀》《阴阳师》《绝地求生》等知名手游。

五花八门的“跳一跳”外挂

跳一跳的火爆离不开微信官方的助推,因为此前网络上早已有类似的游戏,不过热度并不高。大多数人玩跳一跳除了该游戏玩法非常适合触屏智能手机,简易清新的画面与简单易懂的操作都是其得以大火的基础,关键之处在于挑起了微信圈里好友们争强好胜心。能够以500+分排到排行榜的前十位置,虚荣心将得到极大满足。

显然,手眼协调完美的玩家毕竟是少数,因此跳一跳自火爆之后,各类攻略和心得就非常受欢迎,而动手能力强的玩家甚至开发出人工外挂,成为网络上一时笑谈。没想到,商业能力极强的国人,很快的就把其做成了产业,由于外挂代玩的猖獗,微信内部已对外挂进行打击。

各种外挂自被曝出后就引来许多玩家的非议,如果动用外挂玩到几百分就算排到第一又有什么意义?显然另一部分愿意花钱买外挂或代练的玩家并不这么认为。通过对网络上流传的各种外挂教程和视频发现,跳一跳外挂不仅一种,五花八门的外挂里主要分为三类。

第一类,手动版。本文开头的配图就是这一模式的外挂,跳一跳游戏机制是,由玩家控制一个小棋子,根据按压时长来跳出成正比的距离,正常情况下熟能生巧,玩家越玩手感越好。

而动手能力强的玩家却另辟蹊径,准备一把尺子(也有用透明刻度纸板)、一台做指压动作的外设、一台控制外设的笔记本。这个物理外挂要靠玩家先实验出按压时长与小棋子跳跃距离的比例,然后手工用尺子量出两个区块的距离,并在已连接外设的笔记本上输入相应按压时长的代码,由笔记本指令给外设,外设完成一次成功的跳跃。

第二类,全自动版。相比上一种更像是玩票的外挂,全自动版则专业的多。这是台专为跳一跳游戏制作的机器,有图像分析模块来计算盒子间距离,和相连的外设。相比第一种用户借助辅助的尺子或刻度板,然后手工控制外设的笨办法相比。该类型直接跳过这些环节,玩家只要打开跳一跳然后放进机器内就好,朋友圈轻松靠前不是梦。

第三类,代码版。这就是更高一级别的玩法,完全不需要尺子、外设、图像分析模块之类的复杂配件。只需要将软件植入到手机或连接带有外挂软件的电脑,外挂软件会自动的在后台运行。不过这类外挂被微信发现的风险极高,在隐蔽性上相较上两种要差的很多。

虽然跳一跳游戏并不涉及道具金币等交易内容,可外挂的存在却仍让游戏的公平性大大丧失,正如吐槽外挂玩家所说,别人用外挂可以轻松排到第一,这样玩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无论游戏是否涉及利益,外挂作为破坏游戏规则的黑产,都会产生极大地破坏作用。

30%的手游受侵扰:损失估计超45亿

每一个80后、90后、00后都不会对虚拟游戏陌生,因此多多少少知晓、接触甚至使用过外挂。对于那些辛辛苦苦研发游戏的开放商或运营商来说,外挂一直是严厉打击的对象,因为它不仅破坏了游戏公平性,还会造成游戏直接的收益损失,严重的能够直接毁灭一款人气还算不错的游戏。

在端游时代,无论是早期的《热血传奇》、《CS》,还是后来的《CF》、《DNF》,以及现在火爆的《LOL》、《绝地求生大逃杀》(下文简称《吃鸡》)等都备受外挂困扰。

就在不久前腾讯获得《绝地求生》国服独家代理权,去年年底就破获了首起《绝地求生》外挂制作、传播案件。之前《吃鸡》的开发商蓝洞针对外挂乱象已经封禁150万账户,占到该游戏销量的5.7%。

而一向认为与外挂无缘的手游,近些年随着中重度游戏的火爆,各种的外挂也多了起来。爱加密CEO高磊曾表示:市场上大约有30%的手游受到外挂的侵扰。而据腾讯御安全保守统计,因外挂影响,2015年手游厂商损失超过45亿元人民币。

如端游一样,手游领域外挂泛滥的除了单机类游戏外,一些游戏逻辑要在本地实现的中重度网络游戏同样是重灾区。这类游戏以FPS、射击类、跑酷类为主,外挂主要集中在透视、加速、数值属性修改等方面。而这些仅是外挂的冰山一角,类似跳一跳物理外挂一样,围绕不同游戏奇思妙想脑洞大开的外挂,常常会让负责打击外挂的游戏运营安全部门瞠目结舌。

作为国内游戏的半壁江山,腾讯与外挂的碰撞最多。就在腾讯尚未代理《吃鸡》国服时,就已有玩家调侃,想要治理《吃鸡》的外挂,非腾讯不可。因为早些年在运营《CF》、《DNF》、《LOL》等动辄亿级用户的游戏时,腾讯与外挂的较量就几乎无时不在。

据《吃鸡》制作人Brendan Greene在接受外媒采访的时候表示:“游戏中99%的作弊者都来自中国!”腾讯的加入,会大大缓解《吃鸡》游戏外挂的泛滥。

无数知名端游被毁:手游下一个受害者?

游戏对于玩家的魅力在于可以在虚拟的世界获得现实世界触及不到的快感,在游戏里玩家可以化身战士、法师、探险家或拯救者,加之游戏平台合理的激励机制,玩家常常会陷入游戏中不能自拔。

所有游戏中,公平机制都非常重要,例如《LOL》、《王者荣耀》为了实现平衡几乎每几个月都要更新一次版本。如今类似《LOL》、《王者荣耀》、《吃鸡》等MOBA、FPS游戏之所以火爆,就同其公平的竞技环境有关,玩家只有靠熟练的技能才会成为游戏的大神,而不像以前主流的MMORPG类型游戏,有钱的玩家可以靠购买平台的加点道具来获得“超强武力值”。

可见,即使是游戏平台的官方行为,破坏公平环境的卖道具行为都会引发普通用户的不满,而作为非法的外挂,其对游戏规则的破坏,则更让普通玩家痛恨。据不完全统计,端游《CS》、《冒险岛》、《石器时代》、《CF》等都是因为外挂泛滥,而导致普通游戏玩家大量流失。

如今手游也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以借鉴端游《吃鸡》而火爆的FPS类型的手游来说,使用所谓的辅助器(外挂),玩家就可以透视、隐身、自瞄、穿墙、遁地甚至巨枪等等,在游戏里可以轻松大杀四方。对于正常的玩家而言,这样的游戏世界丝毫没有公平可言,因此在游戏中的痛苦大于快感,流失就只是时间问题。

从跳一跳都产生五花八门的外挂的现状来看,外挂的泛滥已经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如果国内游戏不能解决外挂问题,这颗炸弹总有一天会毁掉行业。

国内外挂已是成熟的产业:打击要标本兼治

如今的外挂之所以尾大不掉,原因是其已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链,严打外挂涉及到无数人的利益,就算是游戏平台有时候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在游戏发展史中,也不乏因严打外挂而死掉的游戏。

例如《吃鸡》玩家不过2600万,却已经封禁了150万的用户。假如外挂玩家超过普通玩家,严打外挂可能会造成游戏过早的结束生命周期。通过对外挂涉及的利益方进行整理,主要分为三类:

1、制作方: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大,国内外挂制作从最早的技术型玩家作坊式生产,进入到规模工业化的模式,如今外挂生产的每一个步骤都有团体进行专攻,最后成品交由专人打包出售。

以《吃鸡》游戏来讲,外挂不仅可完成无数神奇功能,还分为玩家版(制作相对粗糙)和主播版(该外挂主播时看不出外挂痕迹),一些高性能外挂甚至卖到一月6000元的高价。除了直接卖钱收益外,一些免费外挂靠植入木马或强制安装推广应用来牟利。

2、普通玩家:外挂产业最庞大的需求人群则是普通玩家,如今游戏种类异常繁多,大部分游戏都像跳一跳一样,需要玩家花费大量的时间提升技术,而MMORPG类型游戏更需要玩家付出足够的时间才能获得相应经验与金币。

因此许多手笨或时间不足的玩家,利用外挂来增强技能,或者靠外挂挂机刷经验或金币,劣币驱除良币效应下,越来越多的玩家或主动或被迫的使用外挂。

3、游戏工作室或主播:普通玩家之外,对外挂刚需的则是某些游戏工作室或主播,相比普通玩家出于争强好胜心理使用外挂,靠帮人打游戏赚钱的游戏工作室,以及要靠完美操作吸引观众的主播,外挂对他们来说是真金白银的收益。以近期《吃鸡》成为人气游戏来讲,《LOL》前世界亚军卢本伟就身陷主播期间开挂的嫌疑。

以腾讯为首的游戏巨头,对于外挂的打击自然不会手软,而国家虽然尚未有专门针对外挂的条文,但已着手严厉的对外挂、私服进行打击。12月1日,TGC上腾讯公开表态“将严厉打击外挂”,仅过去288个小时首起“外挂”案就被破获。可见游戏巨头打击外挂的决心,然而这只是治标,真正要消除外挂产业还要从治本着手。

毕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国内外挂的猖獗还和广大玩家的需求有关,除了追逐利益的占比较小的游戏工作室和主播群体,玩家使用外挂更多的是为了满足虚荣心,或者是对游戏本身的机制优化不满。

2016年11月11日,魔兽世界一次永久封停47万个账号,两百多万个游戏角色,搞得魔兽世界玩家群体哀鸿遍野,大量轻微违规的用户账户也一下清零。如今魔兽世界外挂问题依然没有彻底解决,还造成大量用户直接弃玩。

游戏平台与外挂的冲突也并非你死我活,例如2002年《热血传奇》将本是外挂的免蜡和免助跑功能引入到游戏里,使得玩家体验获得大幅度提升,获得很好的评价。

而去年《LOL》有史以来最大的改版,也在游戏结束后加入队友评价的功能,以及解除了30级游戏等级的限制,让游戏体系内的荣誉评价不再仅限于“段位”,让玩家能在更多的维度上获得虚荣心的满足。

游戏平台要一方面重拳打击外挂制作的上下游,另一方面要深刻洞察游戏玩家为何要用外挂,在可以“妥协”的地方让利玩家,只有满足了玩家虚荣心和体验感,相信会将许多心态良好的玩家从外挂阵营中拉回正常轨道,只有外挂猖獗的土壤逐渐消退,外挂产业链才会彻底崩溃,严打只是治标,优化游戏生态才是治本。(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师天浩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师天浩
师天浩

科技自媒体人,曾就职于 博客中国、互联网实验室、百度等公司,钛媒体、虎嗅、百度百家、i黑马、创事记、创业邦等平台的专栏作者。曾在《南方都市报》《通信信息报》《杭州日报》《商业价值》《商界评论》《创业天下》《计算机应用文摘》《IT时代周刊》等报纸杂志刊文。微信公众号:shitianhao01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