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钛媒体对话投资人胡海泉:一颗好奇心,是我做投资的核心动力

摘要: 在2017钛媒体T-EDGE峰会上,海泉基金创始合伙人,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出席的胡海泉与钛媒体潜在投资COO李非凡展开了一轮深入的讨论。

歌手、创业者、投资人,这是中国流行乐坛组合“羽泉”成员胡海泉拥有的多重身份。

在2017 钛媒体 T-EDGE 年度国际盛典上,海泉基金创始合伙人、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出席峰会的胡海泉与钛媒体潜在投资COO李非凡展开了一轮深入的讨论。

关于投资领域的“风口论”,胡海泉表示,近年来的风口都是一、两个引领的风口项目所带动的。“中国人喜欢扎堆,有一件事情热了,就一堆人上去做同样的事情,是这样的一个逻辑。这个逻辑其实对创业来讲是错的,但是它也成为了投资人追逐投资项目的一种思维方法,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较遗憾的。”胡海泉说。

而关于文创产业什么才是合格的“新物种”,胡海泉下了这样一个定义——“新物种不一定只是创造IP内容的人,是通过新的方式组织构架和传递那些内容IP的这些重构者。”

胡海泉还表示,自己从歌手跨界到创投圈,“这一切核心的动力还是来自于一颗好奇心。”尤其是当投身早期投资之后,胡海泉认为,基于好奇心去培养自己、培训自己,将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以下是胡海泉与李非凡的对话实录,经钛媒体编辑:


李非凡:你现在慢慢从跨界投资人变成深耕的投资人了,过去一年当中,我们看到你在资本圈有很多的消息,这一年的观察您个人的感受最大的变化在哪里?

胡海泉:过去几年早期投资非常热,很多的后期资本都注入了。在这个阶段里面,很多投资就变得热了,所谓热就是脑袋也比较热。所以,过去两年所投得所有项目和钱,今年和明年将进入复盘期,这个时候天使基金、VC基金都有一段阵痛的反省期。

我们说互联网创业有几个阶段,前年、去年、今年都有一些所谓的风口,但是这些风口都是一、两个引领的风口项目所带动的,中国人喜欢扎堆,有一件事情热了,就一堆人上去做同样的事情,是这么一个逻辑。这个逻辑其实对创业来讲是不太合逻辑的,但是成为了投资人追逐投资项目的一种思维方法,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较遗憾的。

到了复盘期的时候,还能够存活下来的基金和机构都应该找到自己投资真正的逻辑和理念,还有自己应该真正专注的投资领域。

李非凡:海泉参加过很多的节目,我们也看到很多很好看的节目和真人秀包括一些环节,海泉应该很清楚,现在从文创领域、投资或节目的执行,究竟哪些新的玩法、玩的模式,能够吸引到最年轻的受众、最新的受众。在你眼里,觉得在这个领域的新物种,你的定义是什么?

胡海泉:年轻的群体是视觉一代,所以要想打动他们就要会用一些鲜活的视觉。他们习惯了碎片化的分享,是通过社交去获取信息。所以传统媒体的界面变得相对弱了,那么新媒体界面更重要。但我们说新媒体的平台现在很重要,到了未来(5G时代)创造内容的人,可以在所谓的全平台或者任意去发布自己的作品。

创造好的内容的人,会聚集更多的人群和流量,那个时候平台没有那么重要。当然现在传统媒体,还是很重要的阵地,但是传统媒体的运营方式和营业模式是相对比较传统的广告模式。但凡是传统广告模式的媒体,都将是继续弱化的。

所以新物种在我看来,不一定只是创造IP内容的人,是通过新的方式组织构架和传递那些内容IP的这些重构者。比如说像今日头条其实就是这样的,所以新物种在我看来,在文创领域,创造内容的人这个世界上、历史上从古到今都有。

我就在想,比如说我们24、25号要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做演唱会,那么演唱会现场只能有1万人。而如果能够在同时间点,用更高科技的技术让全球各地的人,能够体验声画同质的视听享受,那其实技术达到的时候,那场演唱会不仅仅是所谓的在线上百万人直播那么简单了,他对交互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未来我觉得文创领域的新物种,一个是基于重构商业模式,一个是通过高科技的应用。

李非凡:你刚才拿演唱会举例子,那么,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所谓“新物种”,更多是以技术导向为驱动的这么一个模式。那以你的演唱会为例的话,你们打算怎么来利用新物种的技术模式,提升你们演唱会在年轻一代心目中的形象呢?

胡海泉:从营销层面来讲,我们把各种有流量的APP都成为我们的媒体,通过他的工具化去共同策划定制营销活动。把他们流量里面的那些,有可能是羽泉的粉丝,通过互动活动来吸出来。通过现场的时候,我们做过非常多的直播的体验,在过往的七八年的演唱会,我们一直在跟随技术的改变去做创新体验。

我们上过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那时候刚有弹幕的时候,我们就在演唱会现场做弹幕,后来发现互联网语言跟现场的互动是不一样的。

我们为了手机端的直播,所以改造了整个视讯的拍摄效果。因为过去都是大屏幕的拍摄直播,后来为了手机端去收看,改变了这种拍摄的手法。

李非凡:你刚才提到了风口,我们知道在今年一年当中有很多所谓的风口被证伪了,未来可能会有一些新的风口,我想听听对这个话题您有什么样自己的看法吗?

胡海泉:没有人会预知明天发生的事情,但今天我来做一些预判。比如很多人说VIP KID已经很贵了(当然也是因为贵,我才没有机会投),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它成长所带来的赋能力量,大规模地发掘新生的服务者和供给者。

我觉得这是一个企业成长的最重要的一点,在任何一个阶段都有一种还能继续向前、向上的动能,这个势能是来自于它发现了一个甜蜜点,这个市场上的甜蜜点不是所有人发现了就能做到,而是一个企业能够深耕、专注、勤奋、勤恳地做这件事情才能成的。

所以,我很难讲现在我们看到了几个最热的项目是不是伪风口。

李非凡:今天有一个新闻让我们圈内人非常非常感慨。基金考试中,我们发现学霸海泉脱颖而出。可以讲,你在转型投资之后在自我投资上,可能有很多的建树。在2017年投资上,你个人觉得印象最深、最值得跟大家分享是什么呢?

胡海泉:因为我同期还在做其他的工作,所以投资方面只是碎片化的学习、碎片化的工作。

这一切核心的动力还是来自于,一颗好奇心。这个好奇心是一种热爱,我想即使我100%全职做投资行业,我也需要有这份好奇心以外,尤其是做早期投资。

培养自己、培训自己,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今年比较特别的是,我去参加了湖畔大学的学习,我发现在课堂上我们谈失败也谈得比较多,然后同窗之间彼此案例的分析,每个人无私地把自己的成功学和失败学贡献出来的交流,是很有价值的。大家来自不同行业,而且很多行业在这个周期里面,都有发展的共性,所以也是获益良多。

李非凡:那么在整个海泉基金的机构布局方面,2017年你觉得收益最大的可能会涌现在哪个方向呢?

胡海泉:收益最大的是,我们看清了自己最擅长的两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在过往我们通过自己的内容营销的这种经验,孵出了很多成长型的企业,所以今年我们更聚焦在消费领域的科技创新。比如说,我们跟小米生态链共同发掘好的企业、助推好的企业。

在这个领域,我们希望自己做的未来会更多,包括跟泉灵我们也在商讨,如果能够把中国制造这个领域,通过我们的这样的娱乐营销、内容营销、品牌打造的助推,我觉得更好。因为这是在华东和华南有非常棒的,很多的企业亟待地解决这样的问题。

第二个方向,其实就是回归到文娱领域的投资。所以今年我们从年初才开始发起了一只新的叫做“巨匠”的文创产业基金,这我也觉得是自己最本份应该做的事情,因为文化投资在我个人看来是更有社会价值的。

李非凡:“羽泉”组合,作为一个内容生产者,提供了很多独家的IP、很好的内容。在不同的20年的时段,以不同的方式、不同时代的方式在分发、传播。在今天来看,你觉得羽泉20周年,从商业角度来理解,在收益上和品牌价值上,什么地方是你觉得最成功的?

胡海泉:蒙蒙胧胧地打造了一种属于羽泉两个字的价值观,它是一种形容词,比较积极、乐观的态度、比较友好、温暖的朋友的形象。我觉得还有就是羽泉能够走下20年,不仅仅靠音乐上的专业,更重要的是靠与时俱进的改变和创新。

需要深度地学习和理解90后生态,快速地学习互联网科技创新,仔细地思考这些创新哪些能够为我们所用。

李非凡:在2018年,在您看的赛道和领域,您认为哪几个有可能在95后、00后市场中有所爆发?

胡海泉:其实并不是代表着让他们一定要接受羽泉,我们发掘的新生的创作力量,舞台上精神和表现力是符合他们的。比如说,我们现在真正文创领域投资的是电音和嘻哈、街舞和街头运动,这所有领域里面是他们能够接受的,我们通过打造这样的IP内容进入他们的生活,引领他们的消费。(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辑/蔡鹏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蔡鹏程
蔡鹏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bzyy406@163.com

评论(2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