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学会资本运作的陈安妮,却可能并不懂漫画市场

摘要: 我们国家的动漫大业缺的是一个宫崎骏,而非陈安妮。陈安妮自己很难成为宫崎骏,而照着现在的路数,也同样很难培养出一个宫崎骏。

前几日,快看漫画宣布完成D轮融资1.77亿美元,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不知是对漫画市场的乐观过了头,还是真的对快看漫画未来自信满满,随之各种溢美之词追捧,更有“中国迪士尼”、“下一个阅文集团”的光环加身。

但客观地说,这种强行“对标”行业巨头的说法未免有些牵强,甚至有点夜郎自大的意味。别说迪士尼,只一个阅文集团,快看漫画即使再成长几年无法比拟。

阅文有腾讯和吴文辉,而快看只有陈安妮

单看一个关键要素—IP,同样作为IP的源头,阅文近十年积累的经典IP基本上可以占据半壁江山,又有腾讯为其搭建变现渠道,将其形容为“IP储存库”可能也不为过。

而快看漫画知名度较高的作品屈指可数,成功IP化的更是寥寥无几。即使是考虑了漫画行业的可期前景,起码也应该注意到外部环境的限制,以快看漫画主流作品的画风和主题,莫不是真以为IP化只要有钱就可以批量产出?

更何况阅文背后站的是腾讯和吴文辉,快看只有一个只过1%生活的陈安妮。

我们无权苛责一个怀揣梦想的漫画家,但从这几年快看漫画的发展路径中看,商业和理想冲突下蜕变的陈安妮,正在成为一个倾向于迎合大众、迎合资本的商人角色,漫画家只是一件“外衣”,方便包装和展示,也能掩盖她越来越偏离漫画的那颗心。

只能说,现在懂资本的陈安妮,可能并不懂漫画市场。

陈安妮的励志故事本质上与漫画无关

漫画的核心在于故事,毫无疑问,会画漫画的陈安妮从一开始就是个善讲故事的人,只不过她讲得最多的从来不是漫画故事。

2014年陈安妮发布“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组图,短短一天,在微博和朋友圈两大社会化网络均被刷屏。据悉该图在微博上累计转发了43.69万次,点赞34.73万次,评论8.9万次。这件事放在现在也是个极为成功的营销典型,可以说一个好故事成就了一个热门事件,一个好故事引发并促成了一个营销闭环。

故事讲得很嗨,但也耐不住新鲜感作祟,一碗同样的心灵鸡汤来来回回地“灌”,终究还只是“鸡汤”,成不了“食粮”。所以尽管现在快看漫画的内容,少不了要用此迎合用户的共鸣,但陈安妮的方向早已转向了资本故事。

几大漫画平台中,快看漫画成立最晚、融资却最频繁,对没有倚仗行业巨头的初创公司来讲,这已经着实不易,也直接证明了陈安妮的融资有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曹曦曾表示,陈安妮大概是他见过的成长最快的创始人之一,而快看漫画用户的增长速度也超出了预期。

这句话其实指出了快看获得多次融资的核心——流量和用户,在这点上,陈安妮算是行业内最擅长将两者转化的人。微博营销为基础,加上综艺、直播、社区以及登陆湖南卫视的魔性广告,快看在宣传推广上大手笔的投放,是其获取流量的关键。同时也正是有妖气、腾讯动漫、布卡漫画等平台,尝试走积攒原创力量的时候,快看凭借流量异军突起,坐上了行业第一的位置。

用流量圈用户、以用户推内容,是快看漫画的产品逻辑,这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可能也是最有效的成长路径,想必陈安妮凭借这套逻辑在资本面前完全可以讲得头头是道。毕竟漂亮的数据在背后支撑,“梦想式”的营销大多时候都不会过时,很多资本方看重这种调性。

随时可以盈利过亿,漫画赚钱这么容易?

数据只是数据,营销到流量再到用户,直至最后变现,这中间还有很多路要走,陈安妮为资本勾勒的漫画蓝图能不能实现,现在是个很大的问题。

这点可以看两种主要变现途径的预期:付费及IP化。首先IP化是快看漫画近期开始筹备的业务重点,据悉,已经有多部作品进入影视开发,其中《快把我哥带走》等真人剧已杀青。不过照历史教训来看,漫画行业在这场IP改编潮中的前景着实有限。

一则是漫改真人版,已经被国内及日本的先行者反复证实行不通,其影视效果非但比不上动画影响力,反而经常是“毁人不倦”,即使动漫大国也不例外。所以说影视化的产业链对漫画行业来说,无非是卖卖版权,后续的市场空间不可能凭借几部“烂剧”来开拓。

二则,基于游戏的暴利,其实这个方向如果成功推出代表性作品,那未来的盈利前景绝对可期。但是现实是,无论是有腾讯这样的游戏巨头作为输出方,还是与其它游戏公司合作,迄今为止,漫画IP转化为游戏之后,反响剧烈或是能达到国民游戏程度的,一个也没有。

这样对游戏公司来讲,与其花费巨额的版权费用,然后开发业内未有成功之作的产品,还不如走自研之路风险更小。因此,漫画平台想要找寻合适且负责的游戏公司合作,也是难上加难。

据阅文的财报显示,付费阅读年营收占比77.1%,版权运营和其他(包括游戏)分别占据不到10%。这是贡献了多个荧幕IP之作所得到的收益现状,阅文如此,快看漫画IP变现路径的前景很难乐观。至于漫画付费,其实也是老生常谈,且不说95后的付费能力和意识,只分析快看的“付费抢先”模式,和视频网站的套路如出一辙。

可影视追剧抢先看,比漫画抢先看的用户快感强太多,毕竟时长差别太大。而且等更新之后依旧可以免费看,很多用户并不会多花那个钱。当然,快看的这种做法,相比其它平台不付费不给看,称得上是良心,但是能支撑多久是个问题。因为尽管快看漫画融资之快,但把大部分的钱投入到天价广告和营销宣传中,长此以往会有入不敷出的可能性。

阅文集团起起伏伏近十年,才在2016年实现转亏为盈,靠着体量更小的漫画受众群体,陈安妮却说,“只要我们想实现盈利,随时都可以,而且是亿元级别。”或许只能说,勇气可嘉。

玛丽苏式的跃进,国产漫画走偏了

资本故事有资本信自然可以,但漫画终究讲的是内容,尤其是优质内容和平台影响力、地位直接相关。一个没有优质内容作为后续支撑的平台,一个仅靠迎合年轻人口味制造内容的平台,某种意义上只是商业的产物,它的崛起或许于国内整个动漫事业很难起到核心的促进作用。

手冢治虫之所以被称为漫画之神,是因为早在50年前《火鸟》就已经开始将漫画的主题,延伸到生死和哲学;宫崎骏能够获得奥斯卡终生成就奖,成为日本动漫的顶级代表,是因为其动画通过孩童的视角,阐释了生态自然、战争生存等关乎人类命运的事;即使是最充满“铜钱味”的漫威,所刻画的超级英雄也影射了美国人的精神面貌。

总的来说,漫画是在通过构架虚拟世界、传达对真实世界的思考,日本动漫善于思考他们自以为傲的武士精神,美国动漫极力推崇个人英雄主义,韩国漫画更愿意反映生活现状,而我们呢?是希望以玛丽苏和霸道总裁来传递“真善美”吗?

或许很多情况下,将主题放到通俗化的层次,是不得已的选择,但快看漫画更多的是主动利用年轻一代价值观缺失的特点,呈现的只是他们想要的内容。这实际上是迎合,而不是创造,陈安妮所讲的也不是漫画故事,而是商业故事。

把动漫兴起的希望寄托一个商业化平台,本身就有待商榷。虽说陈安妮一直以集结非漫画专业人士作为新鲜血液,可是有些画风水平却也着实令人无语。平台对进入漫画的门槛还是放得有些过低了。漫画的形式表达理应更谨慎和有起码的专业性,这是每个漫画作者的基本素养。

还有一点,快看漫画长期居于排行榜前列的作品,其实很多是在擦边球,劣币驱逐良币的道理放在漫画行业也同样适用。这个问题日后必然会成为快看的重大隐患。

说到底,我们国家的动漫大业缺的是一个宫崎骏,而非陈安妮。陈安妮自己很难成为宫崎骏,而照着现在的路数,也同样很难培养出一个宫崎骏。

【钛媒体作者介绍:歪道道,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歪道道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歪道道
歪道道

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探索新经济,不走寻常路。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

评论(8

  • 蓝山1987 蓝山1987
    回复
    0

    当一个王国里想做国王的人比想做工匠的人还多的时候,那么这个国家早晚都会出问题的。现在的年轻人创业开口闭口就是想做个XX平台,XX运作模式之类的,都想做霸主枭雄,那么谁来做欧冶子?谁来做鲁班?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创业点子,而是做一件细分事物的执着,一份工匠精神。

    2017-12-28 14:48 via pc
  • sdwq-- sdwq--
    回复
    0

    。。

    2017-12-13 23:35 via weibo
  • KALAHARI KALAHARI
    回复
    1

    2017-12-13 16:11 via h5
  • 潇澎 潇澎
    回复
    1

    就是短期圈钱走人

    2017-12-13 07:08 via android
  • 松狮之王 松狮之王
    回复
    0

    这一身搭配和颜值,相当可以。

    2017-12-12 21:32 via weibo
  • 怂王orz 怂王orz
    回复
    0

    充满魅惑力的资本游戏,总是会让人昏了头

    2017-12-12 16:43 via android
  • 我觉得,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就不错啊。

    2017-12-12 14:43 via weibo
  • 为什么要成为宫崎骏?

    2017-12-12 14:22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