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产阶层正在缩小,而更多人将加入庞大的低产阶级?

摘要: 「超级生产者」将变得越来越富裕,而其他人则会越来越贫穷。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美国著名记者保罗·罗伯茨在近作《冲动的社会》中提出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越来越短视?世界越来越极端?

罗伯茨还是太客气了,他把从美国到欧洲出现的种种转变,礼貌地概括为一个「冲动的社会」,但更真实的是,这分明就是一个病态的社会嘛。看看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你可能会同意这个结论。

耐心耗尽的一刻

一个病态社会,最为突出的标志是,我们开始失去耐心,对自己、对他人,都不再怀有耐心。

人们一边缅怀木心的诗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怀念也许并不存在的「从前」的种种慢生活的好处,另一方面,在实现生活中却又对快生活片刻不离,外卖晚到了三分钟就跳起脚来骂娘。

我们也对自己失去耐心。

不愿意从头到尾去读一本书,更愿意只有一句话告诉我这本书写了什么?更愿意在一段十分钟的音频里获取这本书的精华;

我们也不愿意再去看冗长的说明书,习惯了一切在触摸屏上点击可得的生活,从而导致就连组装一辆婴儿推车,都被不超过七个组件弄得焦头烂额;

我们也不在意别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们在意的是自己。

无论在宏观大尺度上还是日常生活的小尺度上,我们的社会正在变成一个追求即时满足的社会,人人都在习惯短期化的世界,关注长期价值必然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我们的世界」变成「我的世界」

没有耐心的原因是自我大膨胀。

感谢发达的技术和蓬勃的消费,终于让我们过上一种超级定制化的生活。

我们通过健身、油墨、金属和可穿戴设备来私人订制我们的身体;我们让音乐、文字、图片来调试我们的情绪;我们选择不同的手机、服饰来表达自身的品味和态度;我们可以搬去附和我们价值观的社区居住;我们也可以从信息流去适配到最合自己口味的内容提供商或者「媒体」。

世界正在从「我们的世界」变成「我的世界」,这也是从生产型社会转向消费型社会的必然。

哪怕就在半个世纪前,从北美到欧洲,人类依然处于农业-工业文明之中,人们生产各种各样的有形的东西,春播秋收,冶铁锻造,烘焙面包,他们的价值不仅取决市场,同样取决于日常生活的需要,基本上是由外部、可标准化的需求驱动。

今天,情况恰恰相反,商业哲学已经从生产者为中心转向真正的消费者就是上帝,大部分的经济活动都是以消费为中心,都是被我们内在的无形标准所驱动:什么样的游戏更好玩?什么样的电影更好看?什么样的音乐更符合我们的胃口。

由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在世界,在经济活动中发挥着近乎决定性的作用,特被是超级公司的利润严重依赖于人们瞬间的喜好,从这个角度看,超级公司其实十分脆弱。

整个市场活动自然以自我为中心,一款产品、一项服务早以不足以讨好所有消费者,所以,从生产冰箱、彩电、洗衣机的家电行业,到提供资讯、游戏、影视的在线内容商,纷纷转向个性化生产、分发。

没有中产阶层,只有低产阶层

在这个高度定制化的世界里,等级依然森严,鄙视链比以往锻造得更强、更长。

曾经庞大的中产阶级如今严重缩水,自动化技术和外包,直接掏空了美国、欧洲这些第一世界中产阶级繁华的根基。

近十年的技术创造,带来的更多是财富分配极端化。

美国皮尤中心的数据显示,相比2000年,美国家庭收入中值在2014年减少了8%,其中,中产阶级而言,其占总人口的比例从2000年的55%降至2014年的51%。在四分之一的大城市,中产阶级已不足城市半数人口。

这就是美国经济学家泰勒·考恩所概括的「大停滞」。

「我们所生产商品的最主要消费者,正是生产这一商品的劳动者。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这一事实——这是我们创造财富的秘密。」早在一个世纪前,亨利·福特就声称,高工资是充满活力的消费经济的必要组成部分,因为只有提高工人的工资,他们才有钱买得起自己生产的商品。

在后现代社会中,绝大部分新增的就业机会,要么是要求特殊技能的高大上岗位,要么就是酒吧招待员、后厨洗菜这样的低技术、低工资的服务性工作,那些要求中等技术、提供中等工资的就业岗位越来越少。

中产阶级在缩小,更多人将加入庞大的低产阶级。

三个世界,折叠的未来

泰勒·考恩预测,按照当下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未来的世界将分为三个阶层。

第一个阶层可以称之为「超级生产者」,他们也是「机器制造者」,不但天资聪慧,而且知道如何利用最新的科学机器,管理社会生产的要素。

第二阶层乃是少数「社会服务提供者」,包括按摩师、健身教练、装修设计师、艺术家、娱乐明星,他们通过向「超级生产者」提供服务,来获取不菲的报酬。

第三阶层就是「低产阶层」,如保安、原定、美甲美发师。

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底层。「超级生产者」将变得越来越富裕,而其他人则会越来越贫穷。

在1970年代,美国经济产出的41%流入到劳动者的口袋,其余部分为投资者所得;到了2007年,劳动者报酬在美国总经济产出的占比已经下降到31%。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2013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称,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偏低且呈现出下降趋势,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由2004年的50.7%下降到2011年的44.9%。

消费者在享受无处不在的个性化服务的同时,生产者将不可避免地被抹去个性的棱角,成为超级商业的零部件。未来的一线劳动者,将会接受更多的监督,通过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大数据平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检测分析,以保证服务质量的稳定和合格。

机器也比人将获得更多的投资,从而陷入一个更加不依赖劳动力的经济循环。

垮掉的集体,迷茫的个人

曾经熟悉的团队和集体,将变得陌生。只有当下才是永恒的。

一如保罗·罗伯茨所观察到的,如今的劳动者更多地把自己视为自由人,他们学会了如何轻松地建立和切断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学会了如何快速地抛弃过去,他们把所有事情都视为暂时的,把个人生存当作凌驾于一切价值之上的最高目标。

个人主义和自恋主义主宰了职场文化,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公司组织结构面向这一变化的调整,对于绝大多数公司来说,至多一代人的时间,繁复的科层制度将渐次瓦解,一种全新的连接方式必然到来,但未必是「U盘式」生存。

未来学家丹尼尔·平克也看到这一趋势,但是他以一种更为乐观的腔调做出了预言:「未来是自由职业者的时代。为自己的工作时代已经到来,以往那种一辈子工作的情况越来越罕见,现在的是组织愈加需要有才华的人,而有才华的人不再那么需要组织了。」

这种乐观只针对极少数的幸运儿,大部分个体讲遁入迷茫。(本文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文 | 波波夫,微信公号:波波夫同学】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波波夫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波波夫
波波夫

少数派科技观察,只为见识与见地。

评论(13

  • 111111111 111111111 2017-11-28 08:58 via android

    也就是有钱人大富豪更有钱,穷人不仅没钱,还很容易丢工作

    0
    0
    回复
  • choby choby 2017-11-27 19:32 via iphone

    并不认同文章的观点。首先,从原始社会的集体狩猎到农业社会的家庭劳作再到工业社会的流水线作业,都是在向个体化、自我化发展;其次,每一次生产力革命短期内虽然会出现不适应,但是人类也正因此而得到进步,个体会拥有越来越高级的知识和技能来适应更高级的职业和岗位。

    0
    0
    回复
  • Rainnystone Rainnystone 2017-11-27 14:25 via weibo

    美国的做法不一直是不断放宽中产阶级的标准么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11-27 13:15 via h5

    错别字,原定=园丁

    0
    0
    回复
  • 潇澎 潇澎 2017-11-27 06:57 via android

    逐渐边缘化了

    0
    0
    回复
  • 冯四有 冯四有 2017-11-27 00:28 via iphone

    当我看到2013年白皮书的时候。 我发现。 差别太大了。现在的劳动力成本和四年前。完全是两个概念。 人工智能取代人工。这是个趋势。但是。在未来二十年内。高级工种。依旧不会被取代。

    0
    0
    回复
  • h0RTzn h0RTzn 2017-11-26 23:04 via h5

    有空去看看这文章…………?

    0
    0
    回复
  • 日出东方照城郭 日出东方照城郭 2017-11-26 19:13 via weibo

    您想多了。上班族,只不过是白领阶层而已,也就是工资白领一层。中产阶级?一般是中小企业等经营性企业老板。

    1
    0
    回复
  • 黄瓜你个芭乐 黄瓜你个芭乐 2017-11-26 17:37 via weibo

    那叫低端人口谢谢

    0
    0
    回复
  • NeverEverCome NeverEverCome 2017-11-26 17:36 via weibo

    @so哟咯都卡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