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体育被资本所裹挟,那些主播的故事也沉沉浮浮

摘要: 曾被乐视体育以3亿元对价收购的体育直播平台章鱼TV,因为乐视资金链的断裂,彻底沉寂。资本的注入和抽离,让章鱼在短短的一年多,命运反转;而小窗里的这些主播们,却在资本浪潮的导演下,演绎出别样的人生。

 

小邦(化名)因为对解说的热爱,在直播平台最受资本热捧的时间里,加入到章鱼TV,成为了一名篮球主播。

当我辗转联系到他,想问问最近的状况时,他却表现地十分警惕。再三表明我的来意后,才稍微放下一些戒心,只是他突然丢出一句 “如果你和章鱼负责人熟悉的话,帮我把工资要来最好,已经拖欠一年了。”

没想到,我们的对话就这样尴尬地开场了。

2016年初,他所在的直播平台章鱼TV,被乐视体育以3亿元对价收购,成为旗下的UGC直播平台。消息一出,小邦和其他主播们想的一样,乐视体育全球版权资源的开放,可以让他们不再背负盗播的风险,不再整天对着屏幕提心吊胆,似乎距离他们心中的主播梦更近了。

小窗里的主播人生

“体育+直播”的出现,让一大批热爱运动,喜欢解说比赛的人有了新的机会。

不同于映客、花椒、陌陌上的“美眉”和“鲜肉”,仅凭红唇、卖萌、歌舞这些手段就能收获无数的“游艇”和流量,像小邦这样的体育主播,还得付出的更多。

可谁曾想,变化来得如此之快。

短短一年多,不同平台的体育主播,他们的命运却随着资本与版权的动荡起起落落。有些人黯然离场,有些人倍感迷茫,而有些人却依然信心满满,仍就兴高采烈地向我诉说着他的主播梦想。我也没有想到,直播平台的兴衰可以将这些小小主播的人生,导演得如此精彩。 

当体育被资本裹挟前进时,这些小窗里的主播故事,成为其中最个性与鲜活的印记。

讨薪

小邦是位普通白领,业余时间喜欢打篮球。在直播平台最火热的那段时间,他也琢磨着加入到这股互联网直播大潮中。只是自己已年过三十,也没有那些小鲜肉们的颜值,他觉得自己是不可能靠着娱乐的方式来获得网友认可。 

幸运的是,他发现了章鱼TV。

“我就是想实现成为体育解说员的梦,所以加入到章鱼TV,玩起了直播解说。”

他是最早一批进入章鱼的主播,在被乐视体育收购以前,章鱼TV曾是视频直播领域成长最快速的平台之一,先后获得了IDG资本、晨兴资本的青睐。体育的独特元素,也让章鱼TV区别于其他大众娱乐的直播平台。 

凭着小邦本人的篮球知识和试播,他很快通过了平台考核,并签约两年。可等到正式解说比赛后,他才发现要想单靠解说技能就成为明星主播并不容易。

“我周围的很多主播,根本不了解这些体育赛事,解说基本都是口水话,记流水账,主要还是向观众求关注,刷礼物。”这样的状况,让这位30多岁的男人很快挤出主播排行榜,尽管每天仍然兢兢业业地说着球,分析着比赛战术,可看着几百人的房间人数,却没有丝毫成就感。

“很多主播刚开始还是依靠带有情色,或者逗逼,与体育无关的内容在获取流量,这不是体育主播应该做的。”在他看来,一名专业体育主播最应该具备的素质,是建立在对运动项目的充分了解之上。

虽然后期只有2000左右的关注量,与头部主播的人气相比差得很远,但他并不介意。 

“我还是挺享受解说的过程,又能挣点外快,也可以了。”虽然粉丝没那么多,但提起这些“老铁”们,小邦依然得意。“我的粉丝可不是刷量刷来的,那可是真粉。就算现在我没播比赛了,我的粉丝群依然还很活跃。”

↓体育直播平台的用户,对于内容专业度的需求居首

图片来源于艾媒咨询2017Q1中国在线直播市场研究报告,仅供参考

但这种享受解说的日子,因为版权问题,很快消失殆尽。

“当时章鱼没法播NBA这些篮球比赛了,我就试着去播游戏,结果连游戏也播不了了,我就有些失去信心了。”可当乐视体育收购章鱼TV时,CEO雷振剑公开的一席话,让小邦和他周围的主播们兴奋不已。

“章鱼TV在体育UGC直播创新方面,可与乐视体育的专业直播形成完美互补,更好地满足用户个性化、娱乐化、互动化的赛事观看需求。”

——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

之后乐视体育资金断链,章鱼也受到波及。谁曾想过,资本竟让这些主播们的梦瞬间一文不值。

如今,远离直播的小邦,心中依然带着一丝愤恨。“我觉得直播行业还是太不规范,有些失望,但我自己体验过,也足够了。只是章鱼到现在依然没有结清我的工资,虽然不多,但也是我的劳动所得呀。” 

据小邦表示,他找过运营人员沟通过多次,但只有“没钱,再等等”的回复。我问他还会不会继续解说,他说不会了,还是好好看比赛,过日子吧。

解约

然而,当我找到曾在章鱼的一位网球头部主播崽崽时,还没说几句,他便一直重复着:“特别感谢章鱼TV,我今天所有的成绩都是章鱼给我的,真的特别感激。”

2010年,李娜和郑洁两位中国金花打进澳网女单半决赛,创造了历史。也正是在这个时间点,崽崽开始喜欢网球,关注起网球。因为一些网球比赛在央视看不到,他在网络上搜了一圈,发现章鱼可以看到很多大大小小的网球比赛,抱着尝鲜的态度,崽崽向运营试播了一次,连他都没有想到第一次直播人数就突破10万。  

↓2016直播“百团大战”后,在政策监管、垂直细分、商业盈收等多重作用下,直播平台经历了新一轮洗牌,而体育直播平台的命运取决于版权的归属

图片为在线直播产业图谱以及商业模式分析,来源于艾媒咨询2017Q1中国在线直播市场研究报告,仅供参考

幸福来得有点突然,他回想起自己成为主播的过程依然有些懵懵懂懂。 

“我提交直播申请后,运营给我打电话,问我的一些个人情况,之后我就提交了证件材料,就这么成了。”

凭借不错的普通话和对网球的了解,第二个月他就与章鱼签约,底薪600。因为人气持续上涨,很快运营又与他补签了第二份合同,基本工资升为1200。现在看来杯水车薪的待遇,对于当时正在读书的他,也是一笔不错的额外收入。他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并没有过于计较收入。

“有时候一天需要直播18个小时,欧洲、美洲的网球赛事,还要克服时差颠倒,所以熬夜也是常有的事儿。”但这一切的辛苦他都觉得很值,纯粹因为喜欢直播,享受解说。

“真的非常累,很疲惫,直播结束后话都不想说,其实我也没有在乎直播平台给我的时长规定,正常情况我需要一个月直播120小时就可以,但我经常翻倍地完成任务,全凭兴趣坚持下来的。”

每次直播前,他会反复查阅资料,研究球员,精心准备。内容之外,他也会去设计一些直播间推广的小伎俩让用户关注他的解说,锁定他的直播间。“凌晨两点的比赛,我一般晚上十点就把直播间窗口打开了,有时候也会用‘李娜直播预热’这样的擦边球方式来吸引观众的注意。”

因为解说风格和敬业,他有了一个700多人的粉丝群,里面都是喜欢听他解说的网球迷们。有了这些球迷的支持,在他本人的直播内容以外,平台给到他的“啤酒”任务,也能轻松完成。他也开始尝到了商业的甜头,“一个月平均收入在1万2左右,最高可以达到1万6,基本解决了我读书的学费和生活费用。”

体育内容进入垂直直播领域的偏好前三:

图片来源于艾媒咨询2017Q1中国在线直播市场研究报告,仅供参考

虽然往事早已尘封记忆,但崽崽依然感谢这一段主播生涯,让他之后开启了职业新的篇章。如今,他运营着网球自媒体,做着赛事运营,但心中依然没有放下执念,“本来章鱼想靠着乐视,得到合法版权,没有想到乐视资金链断了,挺可惜的,但章鱼TV绝对是未来全民体育的一种互动参与方式。” 

我问他为何这样肯定,他说章鱼有自己独特的用户群体和运行体系,是很棒的创新。“当时的体育比赛有闽南语,粤语,东北话各种方言的直播,给了地方人群更多的选择。还有校园网球,业余足球,户外主播,可以满足很多用户的需求,看到中国体育丰富多彩的一面。”

没有想到,这位已经离职大半年的主播,怀念着自己的过往,也对章鱼的经历耿耿于怀。“章鱼需要一位伯乐,需要更靠谱的平台来支持他的模式。” 

离开章鱼后,崽崽与他身边的很多网球主播,并没有选择去其他平台继续主播这条路。“有的人回老家,有的人去了视频网站,有的人考了公务员”,他很清楚重新开始是何等艰难,“谁能再有一个三年的时光,谁能接受从零开始,这几年我确实成长了,对网球认识地更加深刻,没有章鱼的经历,就没有现在的我。”

当我不太识趣地最后问他章鱼有没有欠他工资时,他却不打算要了,“1万多吧,没关系,就当我感谢这个平台。”

创业

而与小邦、崽崽说网球不同,在章鱼TV陷入困境的时候,排球主播阿跃决然地离开,加入到企鹅直播,继续着他的梦想。

“离开章鱼,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版权,欠发的工资可以等甚至不要,但眼看着朱婷加盟的土耳其女排联赛马上开始,却不能直播,那种滋味真的太扎心了。”有了版权,也给阿跃带来了信心与安全感,他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地考虑信号什么时候被掐断,可以安心地打理自己的直播间。

“平台在版权上的投入,可以感受到其未来发展的决心和方向,这些对于主播来说是有决定性作用的。” 转战企鹅后,现在1.2万的粉丝数量,与全网主播相比并不算高,但他感谢平台对主播专业度的重视,给予他成长足够的耐心与支持。

一名网络直播主的“奢华”工作台

虽说平时仍然忙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有利用晚上和周末的空闲时间直播,但阿跃认真准备着每一场解说,他已经把网络直播看成是自己的一次创业了。

跟普通人一样,阿跃从小听家长、老师的话,按照考学,读书,找工作的道路一直安安稳稳地在走,但网络直播带给他的自信与发展空间,竟然让他有了这般强大的创业动力。“我发现网络直播可以自己说了算,需要操心所有的事情,还得调动直播团队的积极性,这对我而言很有挑战,但是我喜欢。”

而他口中的直播团队,是由他的几位“死忠粉丝”组成。这些粉丝结合自身特长,主动为他的直播间贡献力量,有的负责发帖宣传,有的找信号,有的搜集资料......,正是因为这些幕后粉丝的默默付出,也让阿跃不再仅仅只想着解说。

“我会继续提高水平,积累人气,让我的团队在今后得到物质的回报。我在考虑自组团队,有了团队就有能力一起把大众赛事这一块儿好好计划,这些领域都是很有价值的。”

主播工作带给他的满足感,远远超越了预期,也激发出他商业上的野心。虽然排球是个很冷的项目,但得益于长期的比赛直播与粉丝运营,排球观众群体“年轻化,高学历,高收入”的特点,也让他对这个项目的未来有了更高的期待。“排球迷忠诚度很高,里约奥运会女排夺金后,我的直播间又多了很多一直看篮球、足球的朋友。”

用户有一半仍然通过电视台收看体育节目,体育内容移动端还有很大市场:

图片来源于艾媒咨询2017Q1中国在线直播市场研究报告,仅供参考

如今阿跃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直播上,因为长时间解说,盯着屏幕,眼睛经常流泪,嗓子也时常发炎肿胀,但这些困难在他的创业梦想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没什么好抱怨的,自己选择的,就要坚持,我会得到我想要的。” 还没等对话结束,他笑言,自己已经在想着晚上八点开始的男排直播了。

虽远在郑州,最后他还不忘对我说,“我平时也给人商业配音,如果北京有活动需要主持人或者解说的话,可以推荐我。”

(钛媒体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文/吴嘉伟,编辑/ 殷豪男,微信公众号:tiyuchanyeco)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聚合优质的体育产业内容与人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