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出海招聘成风潮,人才凭什么跟你回国?

摘要: 对这些海外华人来说,中国是一趟高速前进的列车,每一刻都像是最后一次“上车”的机会。

1682亿,双十一当天,中国人民用勤劳的双手与飞速运转的头脑共同贡献了这个数字,再次打破世界纪录。距离美国的年度疯狂购物日“黑五”及Cyber Monday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不过,1682亿已经是去年全美国这两天总销售额的两倍。世界已经无法再忽视中国这个巨大、且仍在蓬勃发展的市场。

与此同时,传统中国企业在积极转型,来自中国的互联网故事也时时刷爆网络,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正在扩大引才的范围,而硅谷、西雅图等高科技人才聚集区域,正是他们最重视的目的地之一。

对这些地区的海外华人来说,眼前是一趟高速前进的列车,每一刻都像是最后一次“上车”的机会;背后是安逸平实的中产阶级生活,在可预见的未来里绝不会有重大变故。

去还是留?

中企出海招聘成风,靠“前景”而非“钱景”吸引人才

10月末的硅谷。天气已经转凉,接近200名青年求职者来到了位于硅谷南部山景城的Computer History Museum(计算机历史博物馆),不少人穿着单薄的职业装。这所博物馆里存放着美国计算机行业过去七十年来飞速发展的历史,包括世界上第一台大型计算机、普通人拎起来都颇感吃力的早期手提电脑等等。

但几乎没有人停下来看看。

他们的目的地是博物馆二层,在那里,ofo、泰康等中国企业的高管在进行宣讲。ofo的“卖点”是急速扩张、硅谷文化、铺天盖地的小黄车以及智能化未来;泰康这样的大型保险金融集团,则沉稳道出走过二十一年,搭建起一个专业化大健康产业与生态体系的经验与愿景。

ofo首席产品官Michelle Chen在向华人求职者演讲

在硅谷中国人扎堆的活动中,已经很少能看到这么多全神贯注的观众了。“虽然离开得很久了,但是看到ofo的视频放出来,还是很为祖国现在的发展而激动。”一位求职者对钛媒体说道。

泰康保险集团是一家涵盖保险、资管、医养业务的保险金融服务集团,正在转型科技驱动、服务升级,“将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打造万人IT队伍,本次招聘人数上不封顶。”泰康首席人力资源官苗力对钛媒体说到。

虽然求贤若渴,但苗力表示不会通过盲目炒高薪资的方式来吸引求职者,“我们公司的特点就是长期、稳健、创新,不追求短期利益”。泰康多位高管具有海外背景,在公司平均工作年份超过15年,她认为这是有开放的文化以及市场化运营机制,能够与海外人才很好磨合的一个证明。

ofo的首席产品官Michelle Chen则表示,ofo更希望候选人理解的是,“去中国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基本上很少看到真正是通过高薪来挖人的。”领英中国解决方案与服务负责人王欢对钛媒体说,“一般我们看到的都是(offer与当下薪水)持平。事实上,求职者考虑的往往也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发展,是不是在中国会有更好的机会。”

比如小公司中,海归技术人才往往能获得领导一个团队的机会,迅速发展中的企业在未来上市或被收购等可能性,也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不过在对求职者的采访中,在Google AI部门工作了三年的秦先生对钛媒体表示,他的两位朋友,刚刚因为拿到了显著更高的薪水而选择回国。“我本人倒是对这点并不在乎,其实从个人方面来说,国内的空气环境更让我忧心。”他说考虑到雾霾原因,就算回国,也会避开北京,考虑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

他所在的AI行业是中国企业出海最渴求的人才方向之一。根据领英提供的数据,在人工智能、AR/VR、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领域,企业的海外招聘需求最强,“这些领域是美国还有一些领先技术优势的,一般的软件工程师,中国其实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源储备了。”王欢说道。在领英中国今年的海外招聘活动中,提供普通前端或后端工程师职位的公司仅占10%以下。

两大难题:人才在哪儿?凭什么跟你回国?

需求大归大,过去几年,吸引人才归国这件事并非一帆风顺。

在硅谷、西雅图等多个区域,每年都有各大工程师组织、华人创投组织提供的归国机会,包括地区政府的招商引才、大型国企和私企的中国区招聘等等。一位在湾区每年协助组织数次此类活动的知情人向钛媒体表示,活动“往往看的人多,真正有归国意愿的人少”。

一方面,这些活动往往由当地松散的华人组织承办,触达的受众比较分散;另一方面,一些以地区为主题的招聘会往往限制了归国人才的兴趣,仅仅是帮助在当地政府的政绩上添一笔。

“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他们对海外人才的情况并不了解,也不知道什么因素能够吸引这些人才。再一个他们对于针对华人的海外招聘渠道并不熟悉,很难自己接触到合适的候选人。”王欢表示,领英结合运营多年的数据优势,能够分析目标地区的人人才画像、特征、趋势及流动情况,来帮助企业制定引才策略。

领英从2016年初开始为中国企业提供海外招聘服务,通过人才数据洞察、社交招聘和雇主品牌帮助企业吸引高端海外人才,同时也举办了数十场海外招聘线下活动,上文中的硅谷场就是其中之一,参与公司除了ofo与泰康以外,还包括歌尔股份、阳光保险、恒昌。

虽然有了一定的针对性解决方案,不过参与者大多是较为成熟或者发展较快的创业公司,大部分中小型中国企业在海外招聘时仍旧面临着着种种困难。

而那些已经回流的海外人才,也可能在国内企业遭遇“水土不服”的情况。

比如高薪聘请回来的硅谷人才,在公司内却没有合适的任务及平台,对公司来说压力倍增、投入产出比不高,对于人才本身来说事业发展也停滞了。

“这些人才怎么适应国内企业的文化,国内的企业怎么打造一个优秀的雇主品牌、给海外人才提供发挥能力的机会,其实都是很需要解决的问题。”王欢表示。

对于海归人才本身来说,已经归国六年、如今在泰康集团担任首席信息官的刘大为提出了两点,“首先是要‘放下’。忘掉你是从美国、日本回来的以及原来的一些标签,用谦虚的态度、真正的同理心去理解这个市场,结合自己的经历,把这些(经历)变成真正对这个市场有价值的东西。”

其次则是要在新的市场也证明自己的能力。当时他在一家海外公司的台湾分公司做到了VP级别,选择回国后,在泰康担任首席信息官时,他没有“安插”任何一个自己熟悉的下属,而是彻底融入了泰康团队,在这个新的团队中通过具体的工作最终证明了自己。

“当然,前提还是要真正认可这个你归国目标公司的商业模式、使命和公司文化。”让他最终选择回国的原因之一,就在于他过去的美国总公司仅仅在乎台湾市场的销售额,而泰康的董事长陈东升却用自己在商业上的梦想、对国家的情怀打动了他。

归国潮新趋势:年轻化、区域扩大

刘大为的经验其实对于过去的大部分海归都有一定借鉴意义——以前考虑回国的,大部分都是在美国已经有了一定经验积累,触摸到异国天花板的中层人才。

不过从今年的数据看来,海外人才归国潮不仅在持续增强,而且有着向更多年龄群体扩散的趋势。根据领英提供的数据,35-44岁的美国海归人数在过去7年间翻了两倍。全球化智库(CCG)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海归就业创业报告》数据显示,超过50%的海归人员出生与90年与95年之间,42.3%的海归人员为80后。

中国市场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美国的移民政策近期也比较紧缩,两相结合,这个海外人才回流潮可能还会继续增强。

除此之外,人才回流的区域也有扩大趋势。领英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70%的海归去的是北上广深。到了2016年上半年,只有50%的海归人才目的地是北上广深。在二线城市里面,像杭州、成都、南京,都对海外人才有了更大的吸引力。

二线城市的招商引才条件往往更具有吸引力,一线城市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生活成本也在推波助澜。

以杭州为例,这几年杭州政府及下属各辖区都出台了不少引才策略,其中下沙区的政策优惠程度是最高的之一,海外归国创业者可以拿到近千万的政府资金,除了资金扶持以外,还对住房、子女就业方面出台了相应政策。在杭州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已经有超过700名国家和省千人计划人才。

还有一个很难忽视的问题——中国这一代的独生子女家庭形态。

“在我身边的朋友里,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工程师,回国的人的理由基本只有两个,回去创业,或者为了家庭。”一位工作四年半的苹果工程师对钛媒体说道。

在去年CGC调查的海归人员中,有70%都是独生子女。而归国因素中,有70.6%的受访者选择了“方便与家人团聚”,63%选择了“情感与文化”因素。

中国社会老龄化逐渐加剧,忍不住担忧逐渐老去的父母、希望能在身边照顾,这一代青年人在做出重要职业选择时,也许很难单纯地考虑事业与个人意愿。(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丁诗贝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丁诗贝
丁诗贝

钛媒体驻硅谷记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