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大电影想要活,“捞偏门”或是唯一机会

摘要: 网大,成功的吸引了这一部分人的关注。但对于其他的观众,还是在追剧、看综艺,乐此不疲。结果就出现了,对于大多数网络观影人群来说,网大这个分外红火的名词,依然很陌生。

 

第一次知道“网大”(网络大电影简称),头脑中竟然同时迸发出两个意思。

前一个和我的大学时代有关,当时有个类似校友录的网站宣发口号是这样的:“世界不大、网大”,然后这网站火了几天就变没落了。

后一个和我的电影观影有关,有一点时间,特别沉迷于一类名叫大电影的类型片。平日里,我是绝对不会承认很有文艺气质的自己,竟然也有这么无聊的时光。

网络大电影怎么就黄了

这两个和网大关联不太大的概念,似乎成了一种魔咒,让我总是无法正眼去看待它们,但又不得不看见:随便打开一个网络影视的节目单,就总会偶遇。

比如找《美人鱼》的时候,会遇见《美人鱼前传》;等《捉妖记》的时候,可以用《捉妖济》打发下时间;《我不是潘金莲》看完不过瘾,也会思考下《我是潘金莲》《潘金莲就是我》会不会和当年王祖贤那一版《潘金莲的前生今世》一样文艺,或与魏明伦的川剧《潘金莲》一样荒诞,尽管这些“潘金莲”有点和水浒、金瓶梅都八竿子打不着……

网络大电影其实算是个怪胎,2014年3月,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指向那些时长超过60分钟,故事结构完整,通过互联网渠道发行的电影。

经常被媒体报道的那部2015年4月在爱奇艺上线的《道士上山》,实际拍摄8天、成本28万、收益2400万。更关键的是,比陈凯歌的《道士下山》早出道约90天。

这几乎成了一段时间内网大的标配:小成本、低质量、蹭热点,后来还有了一些软色情。

有了成功案例在前,网大很快进入爆发期。据爱奇艺提供的数据,2015年网络大电影全网上线超过650部,到2016年这一数据已升至2000多部。

一如众多互联网风口一样,进入了爆发期后,往往就是崩盘的前兆,先是2016年11月,各大平台突然按广电审核政策下架了一批热门网大;随后是今年3月的《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确定网络大电影与院线电影审查标准统一,使得过去能够以快速蹭热点、迅疾回款著称的网大,仅备案时间就延长至最少45个工作日……

但更关键的是,数量上急速膨胀的网大,也在快速分流着流量池,也在让盈利变得越发困难。据骨朵网络传媒统计,2017年上半年全网上线网大近1200部,实现盈利的不足10%。

有人做过统计,一年时间里,20%的网大制作团队消失了。

怎么破?做《道士上山》的那位,开始把拍摄成本提升到了千万级,这也是各路网大团队几乎共同的选择;此外,差异化、IP化、精品化,以及拓展发行渠道,减少对平台的依赖等思路遍地开花。

但可能,网大们把破题的路径,从一开始就选错了。

赚快钱和小镇青年,路标偏了

我不想否定,在网大的众多团队中,有一批有理想的电影人。

但只怕大多数进入这个圈子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赚快钱。也因此,在一众网大的设定上,都是瞄准了一类人的荷包:18~25岁的男性,学历相对不高,观影基本在手机端,喜欢更直接、刺激的情节,他们被集体称之为“小镇青年”。

更有趣的是一个“6分钟5元钱生意”的设定,即一部网大的点播价格是5元。观众收看超过6分钟,后台就视为一次有效点击,制作方就可以分成。因此,不少网大们,都会把最主要的成分放在头6分钟里,来确保自己获得分账。

然后呢?钱到手了,也就不管不顾了,为了吸引眼球,也就不需要再为蹭热点之类的行为有所负担。可热点,特别是热门影片只有那么多,可以刺激的性、谎言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时,“录像带”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但,是不是一开始就把自己限定的太死了呢?毕竟在网络视频平台上,“小镇青年”不过黏在平台上的数以亿级用户中的很少一批人,准确的状态是开头几部成功的网大,因为类型片的缘故,成功的吸引了这一部分人的关注。

至于其他的观众,还是在追剧、看综艺、玩弹幕,乐此不疲。结果就出现了,对于大多数网络观影人群来说,网大这个分外红火的名词,依然很陌生。

这才是真正的流量池,网大团队们并非没有看见,而他们选择的掘金方向是向院线看齐,甚至不少团队在招募演员时,还挂出了“院线电影”的招牌,尽管可能还是去农村院线找市场。

联想起了路学长和收容所

未必没有路径可供参考,至少有2个“前辈”可借鉴。

2002年的时候,我曾经在湖南影视频道混迹过一段时间。做得栏目叫《先锋厅》,主要是给先锋电影做影评。于是乎,因为工作便利,采访了如王小帅、伍仕贤、路学长、吕乐等一众先锋电影人。

这一波电影人,大多当下已经成为了国内主流电影的担纲者,比如路学长。当时采访他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因为《卡拉是条狗》而院线化了,并为公众所知悉,只是在2014年他早早的离世了。

而在先锋电影人阶段,由于没有网络,他们的影片没有院线渠道放映,除了在国外斩获众多奖项外,在当时国内主要以地下电影交流的方式进行,能覆盖的人群非常少,地域也颇为狭窄。

记得某次为了得到一个导演的先锋电影,和联系人近乎是地下党接头一样,对上暗号、一手钱一手碟片,然后双方匆匆分开,连个脸都没看得清楚,颇为刺激也颇为尴尬。

不得不说,同样都是小成本,但先锋电影人们是有魂的,所以影片里满满的都是内容;而网大电影人们,则眼里都是钱,所以往往一地鸡毛。

先放一个梗在此处,如果当年的先锋电影,是通过网络来传播,又会如何。

另一个路径则是一个名叫The Asylum(中文翻译为:收容所)的美国电影公司。作为一家创立于1997年的好莱坞电影公司,在同坞的大腕们经常大亏的状态下,它据称从创立至今,就没一部电影亏过。

一看片名你就懂了:《环大西洋》、《变形机体》、《美国军舰》、《2012 世界末日》、《霍比特人时代》、《史前一亿年》……一众名字特么看起来眼热吧。话说,这就是一个以山寨大片为主要盈利手段的公司,以《环大西洋》为例,主要套路则是:

《环太平洋》海报一出来,就开始按图索骥的编剧;口味是暴力、情色、搞笑;50 万美元,15 天拍好;比《环太平洋》提前3天上映;别人走院线,我卖DVD……

是否有股浓郁的网大祖师爷味道了呢?但这并非不败的关键,关键在于,人家虽然低成本、抢工期、没演技、蹭热点,可地地道道是原创,而且脑洞开的特别大。

光是看最近这个收容所连续推出的《鲨卷风》就知道,人家的脑洞程度,确实一点不比大片、大导来的差。

网络就是最佳的收容所,关键是长尾

到了破梗时间,之前留下的先锋电影的梗,其实并不稀奇。以前是一片难求,而现在有了网络平台,有了电子商务,不再北上广、没法线下接头的诸如我这般小镇青年+伪文青,就可以很轻松的享受先锋电影的乐趣了。

虽然,我这般的人,并不多。但全国所有的小镇里都藏着几号,聚在一起也就多了,还特别乐意为此付费。这就是网络带来的长尾红利。

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名导演伍迪·艾伦。作为纽约派大导演,他从1964年拍片,至今依然活跃在银幕上。有趣的事,除了获得了若干次奥斯卡奖外,他近乎一年一部电影的节奏下,票房总是差不离。为何?因为他的风格决定了有一批狂热的粉丝,会为他的每一部电影买票,而其他人依然不会为他进电影院。

其实,上述案例都在说明一个现象,即网大所谓的不振,或许有产量太多、稀释了流量;名导如王家卫或王晶等的进驻、一些名人明星的出演、提升了品质或拍摄成本……但更重要的还是,就算是“小镇青年”,也不过只是在没得选的时候偶尔乏味的看了超过6分钟罢了;有的人,可能就去了快手,看更短、免费且低俗刺激到尘埃里的短视频去了。

如果把网络当做一个流量平台,装满了所有的不同需求的人呢?过去在院线上放肯定没几个人入座的先锋电影,可以让特立独行的新人类去碎片化点播了;同样票房没啥机会的纪录片们,也许也会有了爱学习的小明们抽空看一下了;甚至于是戏曲电影之类的东东,也能因为特殊性(比如地方戏可上不了央视戏曲频道),收获一些堂会的票……

然后再加上脑洞开的更大的原创们,也许,网大的路就有救了。而这条路,或许根本不是去“改邪归正”,而是往死里“捞偏门”。

【钛媒体作者:文/张书乐,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张书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书乐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微信公号:zsl13973399819。出了本《榜样魔兽》,卖的不好,出了《实战网络营销》(1、2版),卖的还行;2017年出了本《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正在卖

评论(2

  • 容嬷嬷 容嬷嬷 2017-10-26 19:54 via android

    主义正

    0
    0
    回复
  • 北地之风 北地之风 2017-10-16 09:20 via pc

    我记得有个颇为有趣的观点:作品叫座与否与作品其本身的质量其实并无太大关系。当然,烂片很难获得成功,但是同一水准线下的著名导演所拍摄的二流片和名不见经传的导演所拍摄的奥斯卡级影片,人们在不知道后者将要来要登上奥斯卡的情况下,往往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看前者。换句话说,只有将其他信息全部隐藏的影片拿来做对比,观众才会根据其制作的优劣进行评价。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