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长岭资本蒋晓冬聊了聊“主题驱动”型投资:健康和消费两大服务怎么投?

摘要: 蒋晓冬认为,在技术对传统行业的渗透越来越深了以后,未来十年的机会将更多的在另一类行业,供给是个性化且有限的。

【本文来自钛媒体特色栏目「投资者说」

投·资·语·录

1、从长期来看,在一个逐渐成熟的医疗市场里,药品的占比一定会逐步下降,因此,未来20年中国医疗产业的增量会更多在医疗服务上。

2、IT正在改变传统行业,像Uber、Airbnb这类平台,业务有一个特点:供给是标准化且无限的;而未来十年的机会将更多的在另一类行业——“供给是个性化且有限的”行业。

—— 长岭资本 创始人蒋晓冬

与蒋晓冬约定的采访时间是早上八点,在这之前,他刚刚结束了一场电话会议。现在的蒋晓冬比在NEA时又忙碌了一些,但他告诉钛媒体自己和团队“十分满意现在的状态”。

2016年,蒋晓冬结束了在NEA(恩颐投资)11年投资生涯,创立长岭资本,并于去年10月成功募集总计1.25亿美元的首期基金,聚焦健康服务与消费服务两个领域。

蒋晓冬喜欢把投资比做画画,他把自己离开NEA的原因描述为“想要创造自己的画卷”。 “在NEA很长时间,经历了从临摹到素描,当你用十年时间练的还不错了,就想要不仅能画画,还能决定自己画什么,更重要的是画卷是什么。”蒋晓冬对钛媒体记者说。

NEA这家机构是给予蒋晓冬投资启蒙的地方。作为全球最大的创投基金之一,NEA管理着超过200亿美元的资产规模。

2005年,蒋晓冬加入并负责创办了NEA中国办公室,接下来的11年里,作为NEA全球合伙人及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他负责管理了 NEA 前后五支基金在华的投资,任职期间,NEA中国已实现逾5亿美元的退出,包括展讯通信、蓝港互动、百合网、连连支付、微医集团、中信医药、海吉亚医疗集团等。

寒冬中募资

过去11年成功退出5亿美金、年化回报近30%的业绩,成为长岭资本在寒冬中基金募资的底气。

在去年整体资本环境不好的情况下,长岭资本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首期基金募资,老东家NEA就是其前五大LP之一,除了NEA,世界银行旗下的国际金融公司IFC和专注亚洲私募股权市场的母基金Asia Alternatives 也在长岭资本首期基金的投资者。

从去年4月开始募资,到10月完成募集,蒋晓冬说,回头看这个时间很快,但在当时其实并不轻松,一方面融资的时间点正处于“资本寒冬”,另一方面国内已经有大量的早期基金。“去年美元基金的融资环境很差,是过去五年最差的一年,不过这也是融完以后才知道的。”

当时有投资人问蒋晓冬“为什么不早两年做”、“2014年来融就好了”。对此,蒋晓冬回答说,2014年的自己还没有到这个状态。“因为外界的不利因素你控制不了,融资环境好与坏有很多因素决定,也经常在变化,这和创业一样,你只需要考虑两点,是不是真的想做这件事,是不是有能力去做,至于一些无法预测、想不清楚的事,就干脆别想,想做就去做。” 蒋晓冬说道。

在寒冬中伸手向别人要钱,让蒋晓冬充分感受了重回创业者的心境,也让他更加理解创业者的处境。“同理心”是被蒋晓冬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在蒋晓冬看来,不论是创业还是做投资,同理心很重要。

作为投资人,需要基于自己的经验和判断力给予被投企业一些关键节点上的建议,但同时也要相信创业者的洞见和判断。

而在蒋晓冬以往的投资经验来看,优秀的创业者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对客户的某一类需求有着比别人更深刻、更与众不同的洞见。

“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你的核心是要问自己,我现在到底要给客户提供什么服务,在这件事上,我是否理解的与别人不一样、比人家更深刻,我觉得这可能是个起点。” 蒋晓冬说道。

押注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

从NEA到长岭资本,让蒋晓冬和团队拥有了自己“画卷”,也可以决定在这块“画布”上画什么,而蒋晓冬则想让这块“新画卷”更加聚焦,从以前的多行业出击转为聚焦技术驱动下的医疗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行业。

在蒋晓冬看来,多行业的涉猎虽然能保证不错过任何行业的发展,但也会因为对单个行业理解不够深入,而在市场环境的一些变化中不够敏感。

长岭资本目前聚焦在医疗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两个行业,在医疗消费方面,重点关注新型诊疗服务、移动医疗、生命科技和大众健康四个领域;消费服务主要关注消费升级、交易平台、社交娱乐和颠覆性新技术。

之所以聚焦医疗和消费,是因为看好 “人口老龄化”和“新中产消费升级”背后的两大群体。蒋晓冬判断,未来十年内,中国的中产阶级消费者和60岁以上老人的数量都将超过美国全国人口总量。“这两个行业在快速转型中,不仅在总量的增加上,而且在快速变化,这样的机会今天中国并不是很多。”

医疗领域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创新药械产品,另一类创新的诊疗手段,即如何高质量、低成本、高效率、更可及的更多人享受到好的医疗服务。“比起创新药,中国目前面临的更大的问题是,即使现在有一个很好的药,但不知道该不该吃,该怎么吃拿肿瘤来说,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第一,诊断是不是对的。第二,治疗方案是不是最优的。”

蒋晓冬认为,从长期来看,在一个逐渐成熟的医疗市场里,药品的占比一定会逐步下降,因此未来20年中国医疗产业的增量会更多在医疗服务上。“目前美国医疗市场的药品占比约为12%,日本是22%,中国则有近40%,而这是一些较发达国家在40年前的药品占比。”过去8年,长岭团队在健康服务领域已经在初创阶段投资了微医集团、固生堂中医、海吉亚医疗、中信医药、零氪科技等近10家行业领导企业,今天这些企业的市值已超过250亿人民币。

在消费领域,长岭资本不久前也投资了正在“风口”上的无人货架,而长岭资本赌的是下一代便利店的形态。(钛媒体关于该投资赛道的报道可参考阅读《无人货架疯狂“圈地”,争夺白领消费的战场已转向办公室》

过去线下便利店普遍存在成本高、难赚钱的问题,但用户的即时性需求又是客观存在,所以在线下,开始了一场对下一代小型零售业态的探索,新型便利店、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层出不穷。

下一代便利店到底长的什么样,蒋晓冬坦言,他也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他认为,中国的便利店应该不会完全按照日本的路径去走。

“因为中国的商业环境不一样,中国是一个电商高度发达、房地产高度发达的国家,这些就决定了传统的便利店这个业态很难干,而当下又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面对的是全新的消费群体,所以我觉得中国的便利店不会长的和7-Eleven完全一样。”

在蒋晓冬看来,无人货架是在移动支付普及下,一个全新的场景下的零售业态,首先场景是成立的,其次有规模,再次,可以做成有持续盈利能力的业务。蒋晓冬认为,未来的便利店将是多种创新业态的混合,无人货架只是其中一个重要场景。

投资方法论:主题驱动

在IT行业,十年是一个分水岭,基本上每十年就会有一个全新的平台型的应用出现。而从移动互联网兴起到现在,也已经有十余年了,蒋晓冬也一直在思考下一个重大变迁到底是什么。

“原来IT是一个单独的行业,现在它改变传统行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像Uber、Airbnb这样的,这种业务有一个特点,它的供给基本上是标准化和无限的。”

“我们觉得在技术对传统行业的渗透越来越深了以后,未来十年的机会将更多的在另一类行业,供给是个性化且有限的。”

长岭资本对自己的定位是,“新一代主题驱动的创业投资基金”,而当下的主题可以归结为:新内容、新零售、新资源,即通过新资源搭建新零售、产生新内容;通过新内容消费和新零售体验持续产生新资源。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技术、商业模式的创新,来增加高质量的个性化供给,同时满足用户的个性化消费。

具体到医疗和消费两个行业,就是解决优质医疗资源不足和结构不合理带来的供需失衡;满足新一代消费者对线上线下生活高速增长的品质要求和个性化需求。

在蒋晓冬看来,一方面,当下整个行业正呈现出连接过剩,优质供给不足的情况。人们都在追求高质量的供给,但高质量供给在今天却是有限的,且增长的速度远慢于需求的增长速度;另一方面,消费者需求正在朝越来越个性化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在如今的买方市场下,抓住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更是成了抢占用户心智的关键。

“专注”和“独立”是被蒋晓冬反复提到的两个词。正如他所说,一个人不是对所有事都有洞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自己现有的能力圈里,才有更大的胜算,这也是长岭资本聚焦行业、圈定主题的原因。

而过去十几年的投资生涯也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大部分钱都不该由我们来赚”,所以他始终坚持,选定目标,做自己擅长的,然后不去理会外界的噪音。

很多人说,投资是个竞技场,但蒋晓冬却并不这样认为,“你是一个画家,你在画画,利用什么样的画笔去画什么样的东西,你自己可以选,投资不是一个竟技场,大家都必须沿着同一个赛道冲向一个地方,目的地有很多,所以你要有自己独立的价值思考。”(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谢康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谢康玉
谢康玉

钛媒体记者,关注各种买买买,可留言或邮件交流:kangyuxie@tmtpost.com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