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it和ARCore重围之下,微软应注意这两点误区

摘要: ARKit与ARCore互怼开启了智能手机平台新的增长点,引发了新一轮的工具类创新周期,而曾经手持大杀器HoloLens的AR头戴领头羊微软的情况则变得十分微妙。

日前,美国知名科技博客阿尔斯科技(Ars Technica)刊文《内外交困:正在边缘化的微软AR业务如何自救?》(Microsoft was leading the world in AR; now it’s at risk of being left behind)引起业界关注,文中从移动战略劣势、ARKit和的ARCore崛起、头显设备趋弱几个方面深入浅出地分析了微软当前面临AR新格局的困境,以及为其拆招解招指点一二。

不过,文中部分观点新颖见奇引起了业内兴趣,遂作辨析加以交流。

众所周知,在人工智能热潮冲袭之下,VR/AR技术商业猝不及防成了过气热点,然而随着今年苹果ARKit和谷歌ARCore陆续登场,这一状况得以改观。

短时间内开发者社群涌现出大量优秀新奇的AR应用登陆智能手机平台,这一现象被业界解读为疑似AR技术的回春或拐点。

事实上这一波由苹果和谷歌相继引领的AR热潮与之前的格局早已大相径庭,在PokemonGo的启发下,苹果率先推出ARKit SDK的破局之举让原先的VR/AR头显行业大吃一惊,智能手机瞬间成了AR落地消费级市场的最佳捷径。

可以认为,ARKit与ARCore互怼开启了智能手机平台新的增长点,引发了新一轮的工具类创新周期,而曾经手持大杀器HoloLens的AR头戴领头羊微软的情况则变得十分微妙。微软的劣势在于智能手机战略的缺失,Ars Technica认为在此趋势之下,微软HoloLens将有被边缘化的危险。此处有两点误区。

误区一:AR在智能手机平台的蔓延将致使智能头显设备衰弱。

如果今年下半年有超过半数的苹果设备更新全新的iOS11,这意味着将有5亿部iPhone和iPad会支持ARKit;而谷歌安卓平台除了Pixel和三星Galaxy S8之外,与华为、华硕、LG的合作也在相继展开,另外Chromium浏览器版本的ARCore同样能争取不少用户,所以“让1亿人在年底前用上AR”的发言非虚。

相比之下,IDG统计全球智能头戴设备(VR/AR)2016年出货量为939.99万台,这估计只有智能手持AR的零头。IDG同时估计2021年智能头戴将攀升至9167.43万台,尽管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7.7%,但同样远无法与前者抗衡。

需要要指出的是,移动手持AR与智能头显设备属于不同的产品形态,二者相对独立且定位不同,应予区别对待。尽管数量级差异巨大,但并不意味后者从此衰弱,相反的是,智能头显的技术与市场环境将更加明晰。

比如在三维重建、游戏引擎、图形渲染等方面,定位智能手持的ARKit和ARCore注定是轻量级应用。智能手机所提供的硬件管道有限,其稳定的终端形态决定着AR的表现形式。而智能头显设备有着另一面强需求,头戴释放双手,人机交互的渠道更加丰富,主机头显的重度应用和沉浸式体验,这都是智能手持无法触达的革新高度。

误区二: HoloLens会重蹈Google Glass的覆辙。

如今的增强现实技术环境与谷歌眼镜当时所面临的情况有所不同。业内早有分析,谷歌眼镜当时面临的掣肘除了高成本、缺乏应用、开发者生态薄弱、隐私问题之外,产品定位不明晰致使开发周期无限延长、项目风险蔓延是关键原因。业界所认知的是,三巨头中苹果和微软在软硬件结合产品落地的工程能力要高于谷歌,HoloLens有着明晰的范围边界且与产品进度较好吻合。

从产品形态、人机交互的表现形式与丰富程度来看,HoloLens有着智能手持AR无可比拟的优点。

从技术表现来说,HoloLens要领先现有的AR设备包括智能手机AR,这也是其自称为混合现实(MR)的原由,后者不仅仅是类似HUD层的叠加,而是兼有AR和VR特性实现的混合实境,物理层满足特殊的全息处理器、传感器和各类模块,这也是传统AR设备所难以成形的。

所以相比合成AR技术的智能手机,HoloLens则更像是为AR量身定制的设备,在企业级市场与专有领域有着无可替代性。

软件层面,底层的AR算法本身是一个软硬结合的工作,芯片厂商同样看到了 AR 的潜力,基于GPU、DSP 或 FPGA 等异构平台的计算单元算法芯片有了不错的发展,但是不和芯片做对接的算法不可能获得较好的体验,能耗、帧率、性能优化等等都会体现到产品落地后的表现上。

所以从该角度来看,HoloLens同样与轻量级的AR应用区别明显,一个是真正的终端,一个仅仅是平台之上的应用层中间件,后者无法也不可能堪当技术文明所期待的革新。

一个插曲

有趣的是,Ars Technica文中最后对HoloLens以及微软如何应对手机端AR的崛起给出了对策。作者认为,微软素来以生产力和高质量的代码产物著称,微软可以以“中间件”的方式在AR平台与应用层之间再嵌入开发库,以此向AR应用的生产提供服务,隐藏或抽象底层平台,达到避免被边缘化的结果。

对此我们认为观点感人,但毫无操作空间。ARKit与ARCore作为SDK的形式存在,本身集成了相应的开发工具和能力,在SDK与应用层之间再“嵌入”开发库,这样的做法在软件工程史上尚无首例,如果有,那绝对是个笑话。应用层的过多堆叠只会降低开发和运行效率。

综上我们认为,在智能手持上爆发的AR技术和作为终端的AR设备格局不同,应该区别对待。ARKit和ARCore的崛起并不代表VR/AR头显设备的衰弱,相反,前者更像是为后者所提供推力的一场热身试验。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包括HoloLens的各类VR/AR头显设备与ARKit、ARCore的技术发展路线并不矛盾,也不能断定未来苹果与谷歌不会在AR头戴上重磅投入,这方面的进展值得期许。

【钛媒体作者:水哥,高级工程师,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微信公众号:qq133991】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水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水哥
水哥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IT评论,业界分析,不一而足。微信公众号:QQ133991

评论(3

  • Superbonic Superbonic 回复水哥 2017-09-12 09:34 via android

    那是!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水哥 水哥 回复Superbonic 2017-09-11 23:05 via pc

    很好认吧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7-09-11 20:05 via android

    水哥头像是尼古拉斯凯奇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