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野心家”李斌,“千亿操盘手”李斌,“留守少年”李斌

摘要: 哪个才是真的他?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图右)成为第一位“中国科技先生”称号获得者

今年6月的一天,龙宇收到一条蔚来汽车APP推送的短信,“Dear Audrey,你的朋友William在蔚来给你注册了一辆汽车,限量特邀号是0003。”

这条短信让龙宇惊讶和感动了很久。龙宇是贝塔斯曼中国CEO,Audrey是她的女儿,而William则是易车网和蔚来汽车的董事长李斌,也是龙宇多年的好友。

4月的上海车展上,蔚来汽车发布了量产车NIO ES8,并开放了首批5000辆售卖预约,“0003“特邀号意味着龙宇的女儿拿到了第三辆车的优先购买权。龙宇没有想到,多年前和李斌的一个玩笑竟然已经成真。

2011年的一个冬夜,龙宇和李斌在龙宇家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吃饭长聊,李斌告诉她,自己将来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是去造车。

“那个冬天很冷,李斌的眼里放着光。”龙宇回忆。

作为易车网董事,龙宇很清楚,2011年易车网的营收是6.7亿元,净利润为8700万元。她甚至一下子预估不了造车对于李斌或者易车的难度,只能嘿嘿笑了笑,就着李斌认真的眼神开了个折中的玩笑,“车做出来,第一辆给Audrey吧。”

“那必须的。”李斌毫不犹豫,还附赠了一个贴心叔叔的周全考虑,“不过不能是第一辆,还得看前两辆有没有什么问题。”

龙宇估计,李斌的车要真做出来,怎么也要等到她女儿18岁,而今年6月,当她收到开篇那条短信,女儿才刚刚过完11岁生日。

如今,蔚来的7座SUV车型ES8已经在12月16日正式上市,引发了科技圈和汽车圈刷屏讨论,而钛媒体了解,蔚来的下一代量产车ES6也将于 2019 年上半年SOP。
李斌和蔚来ES8

李斌和蔚来ES8

就在ES8发布的第二天下午,李斌出席了钛媒体T-EDGE年度国际盛典的汽车科技峰会,并做了主旨演讲。当时匆忙赶到现场的李斌说,两天只睡了两个小时,连家都没回,就住在钛媒体活动所在的酒店了。一会演讲完还要去接受媒体专访和去大学做个交流。

有朋友在李斌在钛媒体的活动直播下留言,“真心佩服李斌的体力”。

12月17日晚上,钛媒体BTAwards创新评选的颁奖典礼,还向李斌颁发了一个特别的年度人物奖项“中国科技先生”奖。

钛媒体创始人&CEO赵何娟是这样描述这个特别的奖项为何会授予李斌的。“中国科技先生”,是钛媒体一直主张的两个价值理念的结合:一是科技引领和变革传统商业的结合,二是科技与艺术、审美、品味的结合才能真正改变人类的生活。同时“中国科技先生”应该作为个人,也能代表这个时代的中国梦。

“在过去的2017年,团队做了很多筛选和数据对比、用户调查,专家访问,李斌是这个奖项的不二人选。”赵何娟说,“李斌的努力、勤奋、战略眼光,对于用户体验的追求,都是我所欣赏的。

钛媒体创始人&CEO赵何娟向李斌颁奖

钛媒体创始人&CEO赵何娟向李斌颁奖

李斌在获奖感言中说,科技不应只是一个小技术群体的责任,而是应该满足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这是他做很多事的使命。

“如果只从效率和技术出发,我们应该不是穿五颜六色的衣服,也不需要米其林餐厅,每天裹一块布,打葡萄糖就行了。”技术崇拜者描绘的共享与效率世界,激起了李斌的腹黑。

从创立起,李斌就在蔚来项目上投注了浓厚的骄傲感。他深谙特斯拉阴影下的电动车崛起路径,其通过推出电动超跑EP9两次刷新纽北圈速,以此打响蔚来汽车在业界的名头,又相继在ES8和下一代车型中使用铝合金车身、碳纤维部件、电助力刹车等前沿技术,让蔚来汽车的产品形象脱颖而出。

在一贯强调“高势能品牌”的汽车行业,蔚来汽车似乎已经迈出了最难的一步。

当然,李斌的成绩单并不囿于此,摩拜单车和易鑫资本等项目都是由他发起而成立,已经在他的担纲之下开枝散叶。前者已经成为估值超20亿美元的创业新贵,而脱胎于易车网的易鑫资本,已经登陆港交所,IPO超额认购625倍,市值突破500亿港元。

作为多家明星项目的幕后操盘者,一直低调的李斌开始不得不走进聚光灯下。

媒体不吝赐予他“出行教父”的称谓,因为他所染指和幕后操盘的出行项目资产,已是数千亿的级别,涉及出行的方方面面。

李斌有些不以为然,“出行有飞机、地铁、高铁,多么大的行业,谁敢被称作教父?”

也有人说他是中国的Elon Musk,李斌说“我们离成功尚远”。

赞誉似乎瞬间蜂拥而来,但李斌说他依然如履薄冰。

皖西少年的“留守儿童阴影”

安徽西南部的吴岭村,几乎是太湖县最边远的山村,这是李斌出生的地方。

他是家中长子,也是典型的留守儿童,二年级之前跟外公和外婆生活在一起。精明的外公是当地的农村商人,他不仅种得一手好庄稼,也会经营各种小生意。

牛是当地重要的生产工具,外公会在牛不太好的时候用低价买过来,回家养好了再卖出去,幼年李斌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负责中间的“包装”环节——找到草场肥沃的地方把牛喂饱,再牵回来。

在不需要贩牛的季节,外公会从江苏买来酒药、烟草,回来后再分销给村里农户,中间设有一级代理、二级代理,李斌则帮忙收钱记账。“外公给了我最朴素的商业哲学。”李斌说。

念完小学二年级,李斌与母亲有短暂相聚,但是初中又由舅舅代为照管,高中期间成为住宿生。长期与双亲分离让李斌很早意识到家庭现状,他独立而且具备目标感。

初中一毕业,李斌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关键选择:念中专还是高中。上世纪90年代初,中专学历比高中要吃香,念完中专就可以从农村变成城市户口,直接参加工作,进而反哺家庭。当然,这意味着将与大学无缘。

“当时在家人的劝说下我先报考了中专。”李斌回忆,“但考完之后就感觉不对,当时是以绝食相逼,让家里动用所有的社会关系,把学籍挪到高中那条线上,不然我现在就是县里的一个粮站站长。”

此后,李斌顺利进入北大攻读社会学,同时辅修了法律和计算机学。他是大学里典型的学霸,“我一个星期参加过17门考试”,这让李斌以一名社会学专业学生,通过了每年全国不超100人的“计算机系统分析员”考试。与此同时,李斌也利用从外公那里继承来的经商头脑开始“折腾”,“整个上大学期间打了50多份工”。

李斌也想过从政或者成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这是大部分农村学子的命途轨迹线。但是长期在商业上的辗转腾挪,让他在设定的人生航线上逐渐偏移。

“1996年(北大学业还没有完成)我就成立了北京南极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代注册域名和境外主机租用,当时一个月能挣几十万。”李斌说,但一年后的1997年,李斌就搁置了南极科技的经营。

用他的话说是“被北大学长李国庆忽悠”,参与创办了当当网前身“科文书业”,出任总经理职务。李国庆对他的一个要求就是,不能再从事南极科技的业务。

一年后,李斌又离开了科文书业。关于原因,他不愿多谈,据说至今还拥有当当网1%的股份。

李斌进入汽车行业有些偶然。从科文书业离开后,李斌开始盘算新的业务,也就开始清理南极科技的摊子,接盘的下家是一位做过汽车行业咨询的师兄。

这位师兄看到李斌的商业头脑后,说出了盘算许久的创业想法,“不如干脆一块创立一个汽车网站”。师兄的提议勾起了李斌的兴趣,他曾经给一本杂志撰文介绍过微软的Carpoint网站,2000年美国也有一家汽车网站成功上市。两人一拍即合,易车网就此诞生。

早期的易车网是李斌自己编写的一套汽车行业的管理软件,很快就得到一家国营汽车经销商950万美元的投资。

李斌心里清楚,当时的VC环境并不成熟,他的项目受到青睐也“事出有因”。

1998到1999年,金融机构的低利率刺激股市飞速增长,股市攀升也带来了企业营收的普遍增加,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在互联网这些新兴经济体上投放网络广告。

与当前互联网一波又一波的风潮一样,“新经济概念+营收增长+新商业”多重故事模式让市场陷入狂热,第一代互联网泡沫就此兴起,凡是跟互联网沾边的股价都会大涨。

但是好景并不长,2000年3月起,以科技股为代表的 NASDAQ 指数高位跌落,一泻千里,网络泡沫的破灭,让5万亿美元市值一下子蒸发,大把的网络公司还没来得及盈利就已经倒下。李斌背后的支持者自然开始调转航向,要求撤资。

“2001年底,我通过个人贷款,回购了投资者的股份,获得公司100%所有权。”李斌说。但互联网泡沫破灭的阴影仍然笼罩着早期的易车网。

“泡沫破裂之后,互联网公司都被当成了骗子。”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告诉钛媒体,“2000年前后的第一波互联网热,主要收入模式还是广告,但广告市场还没有真正起来。因此,当时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包括新浪、搜狐都是通过短信等移动增值业务获取收入,媒体收入占比很低,而李斌做的又是更垂直、更细分的汽车类互联网媒体,因此难上加难。加之当时中国的VC环境不成熟,易车网也就难以融到钱。”

李斌将公司搬到一个没有电梯的居民楼里,通过给一些汽车厂商开发软件,或者给厂商做互联网营销服务赚钱。“当时欠着400万的债,团队只剩下7、8个人。”李斌说起当时的窘境,“我每天坐一小时公共汽车,口袋里装10块钱上班。”

但他坦言没有太过担忧,“大不了省吃俭用再干十年。”家庭出身赋予的韧性、学业时期的一路横扫,以及商业上早于常人的成功经历,都让李斌的信心没有被轻易驱散。

2003年初,易车推出了面向汽车厂商的广告投放平台“新意互动”,这为易车带来了50万美元收入,也帮助易车度过了黑暗时期。2004年,易车网重新上线,同步推出新车、二手车业务。

直到2005年,当时在联想投资任职的刘二海关注到易车网,自A轮起,先后进行了三次投资,由此,易车网正式获得新生。

“那个时候有很多家汽车媒体,太平洋汽车,爱卡汽车,李斌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本科北大社会学,又辅修了计算机和法律。而且,他的公司经过了一次生死考验。他有本事从生到死,又到生。”刘二海说。

2009年正值金融危机,几乎所有的VC机构都噤若寒蝉,而回国不久的龙宇却果断出手1200万美元投资了易车。龙宇的理由与刘二海出奇一致,“他身上有王兴那种地面铁军的风格,他可以作战,为一城一巷。”

野心家的千亿“出行帝国”已成型

在很多发言场合,李斌都会被主持人调侃为“受女性用户欢迎的嘉宾”,李斌总是笑笑说,我们要受所有用户欢迎。李斌的高颜值已是公认,媒体圈中有不少迷妹。但如果不是他操盘的蔚来汽车、摩拜单车、易鑫资本等项目一夜窜起,他的名气应该不算大——21亿美元市值的易车网,未能跻身中国互联网第一梯队,李斌本人也不像他的“竞对”李想那样活跃在媒体和社交平台。

蔚来汽车创办早期,很多人见到刘二海都问,“听说你投了蔚来汽车,是不是李想做的?”甚至嘀嗒拼车CEO宋中杰在面谈投资人李斌之前,也是百度了一下,才知道他是易车网的董事长。

不过,低调似乎注定是暂时的。

李斌精力旺盛,同时主导和参与蔚来汽车、易车网、摩拜以及嘀嗒拼车等多个公司的运作,“我目前的精力完全可以cover这些工作”,李斌告诉钛媒体,ES8上市当晚,他只睡了两个小时,第二天在北京奔波了包括NIO House媒体沟通会、钛媒体T-EDGE国际年会等在内的8个活动。

李斌喜欢挑战和创造,会把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工作上,“这是很残酷的选择,说明我的兴趣和热情就是在创造力上面”。

李斌与人交谈思维敏捷,观点清晰,甚至锋芒暗藏。做客央视的《对话》节目中,李斌建议摩拜创始人胡炜玮“做一辆上万块的自行车,宣称在全国质量最好,体验最好”,以此含蓄“挤兑”小蓝单车不计成本,使用碳纤维材料的做法。

在投资和业务布局当中,李斌同样是快中带着点狠劲。

“见李斌之前我没有报太大期望。”嘀嗒拼车CEO宋中杰回忆,“他的易车网是媒体和交易,我做的是拼车出行,当时觉得不太靠谱。”

结果,双方在东三环的昆仑饭店只谈了一个小时,李斌就撂下一句话“那就干吧”,两个月后尽调款到账。

事后回看, 宋中杰才知道李斌在整个出行市场早有布局。“他是要打通汽车的资讯、数据、交易和服务等各个环节,他是有野心的。“宋中杰说。而之所以投资决策下得快,是因为李斌已经在这个领域看了一年多,是有的放矢。

据钛媒体不完全统计,除了蔚来汽车、摩拜单车和易鑫资本,李斌在出行领域的投资已经像一棵大树,根系庞大。

李斌通过个人和易车网,在汽车制造领域布局和投资了“蔚来汽车”、“车和家”;

在汽车交易方面投资了电动邦、看车网、精真估、优信拍等;

在后市场领域,投资了大师保养、宽途洗车等;

增值服务方面,投资的ETCP停车和车轮互联等产品也做到了行业前列;

在媒体方面,李斌投资了车云网、汽车头条、网通社等;

而在出行服务方面,嘀嗒拼车是他唯一担任独立董事的投资项目,同时担任摩拜单车的董事长,今年11月蔚来资本又投资了首汽约车;

......

“他一直就不甘于单线地做一样产品和服务,就是要做全渠道的东西,要首尾呼应。”在龙宇看来,李斌的布局观是他的性格使然。

2009年,龙宇投资易车网时,汽车消费还远没有现在这么普及,易车网的体量也因此受限,它的核心业务是媒体,主要通过流量广告变现。

但即便是围绕媒体+广告的模式,李斌也做了非常透彻的布局。他不仅在互联网部分开设了新车和二手车频道,更是在媒介部分做了最大程度的延伸,布局了视频,做了有线频道,还做了车载音频“车语传媒”,甚至在线下部分,他还在加油站里与《车友报》《现代司机报》等杂志有过合作。

“互联网1.0时代,大家生怕别人说自己把业务做重了,都不愿意碰服务,碰线下,最好是能把信息搞来搞去就好了。”龙宇说,“李斌为了推动经销商广告业务易湃,果断组建了一支上千人的地推队伍。”

虽然事后证明易湃业务的发起具备前瞻性,但是李斌这种四处落点的布局,曾一度引发董事会内部的争执。

“当时大概他是看着A挺喜欢,B也想投资,C也弄......虽然这些模式也被验证,但我觉得这些想法在易车早期是太多了,因为没有那么多钱,没有那么多资源。”刘二海说。

和刘二海一样,龙宇也在董事会上连珠炮地问李斌,“我们是一家汽车行业的投资基金吗?投那么多项目能不能消化,我们的手要伸多长,边界有多大?”

两位董事兼好友的平衡起到了作用。2010年11月,易车网登陆纽交所,业务架构进行了拆分,只保留广告、新车、二手车以及数字营销等互联网相关业务上市。

如今易车网的董事会席位上,只有龙宇和刘二海两个VC机构作为独董留了下来,虽然都已经没有股份。龙宇的评价是,因为她和刘二海经常提一些不一样的观点。

李斌希望有不同的观点、不同的风险偏好来提醒自己,步伐不要迈得太快。尽管如此,“把事情做大”的特质似乎已经根植在其性格当中。
2010年11月,易车网在纽交所上市,左三为李斌

2010年11月,易车网在纽交所上市,左三为李斌

易车网纽交所敲钟结束的返程飞机上,李斌就和戴琨(钛媒体注:现为优信CEO,时任易车副总裁)商量今后的二手车该怎么做,他甚至想到通过整合李想的汽车之家把事情做大。

“如果两家企业能够合并,中国就会在汽车领域出现一家百亿美金的公司。”李斌兴奋地说。遗憾的是,汽车之家的话语权掌控在澳洲电信手中,两家汽车媒体的合并未能成行。

不过此时的汽车消费大环境已经好转,李斌并不缺乏让易车网蜕变的机会。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截至2016年底,私家车总量达1.46亿辆,而在2007年,这个数据只有2876万辆。

汽车消费洪流渗透到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整个行业的高产值让看车、买车、用车、养车、二手车等每一个细分行业都成为巨大的市场。

李斌也在这期间频繁出手。2014年11月,易车控股的易鑫资本成立,之后短短两年时间,易鑫资本从一家金融公司裂变成为一个汽车交易生态平台,易车的新车、二手车资源,以及李斌和易车早期投资布局的二手车、用车项目几乎都成为易鑫资本快速崛起的基石。

社会学烙印

李斌曾在一次公开访谈中表示,“政府应该对游戏公司征收高额的税。”这是因为青少年时期的李斌不仅自身深陷电子游戏的泥淖,也曾目睹大把乡镇留守少年由于父母疏于照管,在游戏世界里堕落和沉迷。

为此,有着少年“留守儿童”阴影的李斌,曾向北大的社会学课题组捐赠1000万元,资助留守儿童现象的调查研究。对于社会学出身的李斌来说,在汽车产业的投资当中,环保、健康等等与社会正向价值趋同的理念,都成为其部署原则。

嘀嗒拼车是李斌投资的几十家企业中,为数不多他长期参与管理的一个。在李斌看来,城市的整体格局是一个人口高度密集的区域,土地资源和道路资源十分有限和稀缺,网约车势必会受到政策钳制,而拼车是在既有的通行量上解决出行需求,这与交通顶层设计原则一致。

2016年年中,嘀嗒拼车团队希望取消补贴来看到真实的拼车数据,交易量的骤然下降让嘀嗒拼车CEO宋中杰有些失落。当时出行市场的聚光灯都打在滴滴、易到、神州等团队身上,宋中杰也一度想过,是不是该往快车领域试试。

李斌果断劝阻了他。在北京易车的办公室里,李斌给宋中杰算了一笔账:

北京市有近600万辆汽车,如果每天有60%上路行驶,每辆车出行3次,每天的通行量是1000万,而北京的网约车是20万辆,它们每辆车每天需要通行30次(有一半空驶),这样每天通行量就是600万次,直接增加了北京城60%的通行总量,无疑会给交通带来压力。

正是基于这个考虑,李斌在网约车领域的投资步伐格外谨慎,直到网约车的各项规章明朗化,定价高出出租车50%的专车受到政策肯定之后,蔚来资本才在今年11月参与了首汽约车C+轮7亿元融资。

摩拜单车几乎也是李斌环保、健康出行理念下的产物。
摩拜单车

摩拜单车

2014年年底,胡玮炜想做一款高端自行车产品,但这一想法被李斌劝阻,他向胡玮炜和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城市出行当中,短半径是很常见的出行需求,但也很尴尬,走路累,打车又贵,自行车无疑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要喊出一个响亮的城市文化,让骑自行车成为一件牛逼的事。

关于摩拜单车,李斌的构想在当时已经十分清晰,“我要做一个无桩的产品,它会是一个Stationless Bicycle System,是一个系统和平台,随时用GPS系统就能找到车,谁都不用把车固定停在哪里或者放在家里。”

之后,胡玮炜用执行力让产品初具雏形,李斌又找来王晓峰等得力干将,摩拜就此走向大街小巷。李斌兴奋地撺掇龙宇投资:“这是我最后一个天使投资了,它符合我的一切理念。”

然而龙宇却一时大意,错失了摩拜的早期投资,因为李斌已经不下10次推荐过自己的“收山之作”。

“造车,就是创造拥有的乐趣”

2012年初,大面积的雾霾首次攻陷了北京城上空,这是首都人民冬季噩梦的开始。是年年底,习近平主持两会,将环保推上了国家社会议题的重中之重。

蔚来ES8

李斌心中的造车念头有了商业预期和责任使命的两重驱使。彼时年近四十的他已经与妻子相识近半年,谈婚论嫁、生儿育女都在接下来的计划当中,而年初的那一片黑雾压城,让他想来有些喘不过气。

“我用两年时间想通了造车的方向。”李斌向钛媒体回忆,“包括用户的痛点在哪儿、怎么去解决,以及产品路线、产业方向和用户体验该怎么定义。”

虽然耕耘汽车行业十余年,但李斌不是李想那样的汽车发烧友,据说易车上市后李斌还开着一辆二手奥迪,但他认为做出好产品更重要的是靠直觉和想象力。

“展望十分重要,有时候我们要去想象,想象用户的需求,比如说摩拜单车,我并不是一个骑行爱好者,也不是自行车用户,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是这样,摩拜就成为这样了。”

2014年,上汽和阿里联合成立10亿元基金的一纸缔约砸在汽车产业的制衡棋盘上,互联网和汽车两大行业几乎同时惊醒,两股势力聚合下催生的新造车企业雨后笋立。李斌不再犹豫,转身开始投入造车实践。

他坦言,两大机会摆在新造车公司面前,“新能源和无人驾驶让中国汽车产业不再是弯道超车,甚至是换道超车。”

但是李斌也承认,蔚来汽车是他有史以来经历的最难一次创业。“这是一个高门槛,也高度成熟的行业,而且需要两到三年才能见到产品,没有资金和决断力很难做成。”

他为蔚来汽车制定了一条高端和品质路线,“中国并不缺电动汽车,缺的是真正的好车。”

不过,李斌没有通过一遍一遍的价值宣讲来塑造品牌形象,而是投入重金培育品牌美誉度。其参与电动汽车方程式联赛Formula E,与奥迪、雷诺等老牌厂商同台竞技,同时推出了电动超跑 EP9,以“6分45.9秒900”的成绩刷新量产车纽北圈速记录。

在现已推出的量产车ES8的设计中,蔚来汽车又与诺贝丽思合作,打造了全铝车身,而在下一代量产车ES6的设计当中,蔚来汽车也即将引入碳纤维部件。

“要打造一款高性能电动车,轻量化是生死攸关的问题,车身重就会影响刹车距离、续航里程和底盘悬挂等性能,而且要想实现高品质的内饰,对于车身重量又是一大考验。“李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李斌看来,借助本土完善的汽车产业链和新的技术架构,ES8会实现与特斯拉Model X同等的性能,同时具备更低的价格。12月16日,蔚来ES8正式上市,基准版补贴前售价44.8万元,几乎是特斯拉Model X售价的一半。

关于汽车公司未来要扮演的角色,李斌也拥有自己独到的看法。自动驾驶技术牵引下,汽车公司布局共享服务,并成为出行服务商的呼声日渐高涨,李斌对此不以为然,

“谈共享经济没有人比我有资格,我们不要去提共享,生产汽车就是要创造拥有的乐趣,把自己变成一个出行公司的理念是完全不对的。”

ES8正式发布后,李斌也明确表示,这款汽车不会进入运营市场。不过,生活当中的李斌对于“个人拥有”的追求表现得似乎并不强烈,他至今与妻子住在租来的公寓里。

“每年我们都会带着孩子跟他们联谊,他们一家生活得很开心。”龙宇说。

至今李斌还会高兴地说起他在北海道向妻子求婚的窘境,原先的计划是让一个会跳伞的朋友协助他用降落伞打出求婚标语,但是跳伞的朋友签证申请没有通过,李斌只有改成在酒吧向妻子求婚。

或许正是对生活的不同理解,让李斌对智能技术洪流下的汽车产品多了一重思考。

“不管技术怎么发展,如果是以泯灭生活多样性为目的,我觉得这个技术不是我们的方向,我们更愿意把技术用来让大家的生活更美好一些。”李斌对钛媒体说。

跟每一个巨头“交朋友”

经历了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跨越了移动互联网,又即将面临物联网时代时,李斌的一个认识在逐渐加强,那就是“站在互联网巨头的阵营里”。

2014年11月,蔚来汽车含着金钥匙出生,其豪华的出资阵营中几乎囊括了中国互联网一半的大佬: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小米创始人雷军……

彼时,媒体有传闻称黎万强奔赴硅谷,或筹措造车事宜,这势必会与李斌的造车项目构成竞争,但是李斌依然邀请了雷军入伙;而汽车媒体时代的竞对李想,作为蔚来汽车的早期投资人,同时也在布局自己的车和家电动汽车项目。

“我们早期并不缺钱,但还是引入了雷军这个投资方。”刘二海说,”这就是李斌的特点,从来不会觉得别人是敌人,要把他们干掉,他和谁都聊得来。”
腾讯集团董事长马化腾试乘蔚来汽车EP9

蔚来电动超跑EP9首批量产6部,腾讯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是车主之一

蔚来汽车成立之后,易车系业务和京东、腾讯等巨头的关系迅速升温。

2015年1月,易车网发布公告,京东和腾讯将对易车网进行总计13亿美元现金和资源投资,其中京东将投入4亿美元现金和约7.5亿美元资源,腾讯将购买1.5亿美元易车网新发普通股。交易完成后,京东与腾讯将分别持有易车网稀释后的总发行流通股的25%和3.3%的股份。

除此之外,易车旗下专注汽车金融互联网平台的子公司易鑫资本,也将获京东与腾讯共计2.5亿美元的现金投资。

继蔚来汽车之后,易车体系也正式站在了京东、腾讯,以及后来入局的百度等巨头联盟当中。

但是就当时的资本市场反响来看,李斌为易车引进京东、腾讯的举措可谓不惜代价:两大巨头的入场,直接让李斌等董事会成员失去了1/3的股份,市值也急速下跌。

“牺牲掉1/3的股份,蒸发1/2的市值,我们要干什么?“龙宇不解。

“改变市场格局。”李斌说。

如今,易鑫资本在风控数据、流量线索方面借助京东、腾讯、百度等巨头快速崛起,而摩拜单车也获得了腾讯的D轮领投,以及蔚来汽车也在2017年3月和11月,分别获得百度资本和腾讯领投的资金支持,其互联网光环里已经站满了百度、腾讯、京东、小米等第一阵营成员。

 “事情总是来临得如他所想象,甚至比他预判得更快,更猛烈一些。”龙宇向钛媒体感叹。

阿里未能入局看起来是个遗憾,李斌告诉钛媒体,“做生意都有信任成本,与熟人做生意总是最放心,阿里从来没有找过我们,我们也不清楚阿里的想法。”

除了互联网巨头,李斌与华平、红杉、高瓴、愉悦、贝塔斯曼等大量投资机构的关系也十分紧密,在李斌出手的许多项目当中,都能看到这些投资机构穿插来往的身影。在几乎所有投资人的眼中,李斌都是一个有眼光、有格局、有执行力的人,他们都在李斌身上赚到了钱。

“在蔚来的融资当中,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分钱,想投钱的人太多了。”李斌笑着告诉钛媒体,“我只让他们投很少一部分,我是为了扩大朋友圈。”

他也会提示投资人,蔚来汽车值得参与,同时也有风险,不应该变成赌注。

但对于李斌,蔚来汽车显然是一场需要全力以赴的征程。“我做了易车十几年,蔚来汽车应该也会做差不多时间,起码得做到行业顶尖。”钛媒体问及蔚来汽车是不是“收山之作”,李斌哈哈笑了一阵回道。(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李勤)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勤
李勤

邮箱qinli@tmtpost.com

评论(13

  • 天狼飞猫乐园 天狼飞猫乐园   回复  赵何娟
    回复
    0

    为什么要加但是,怪怪的?

    2017-12-25 10:34 via pc
    • 赵何娟 祝贺李斌,未来还有更长更远的路,但是方向对了,坚持就好。
      2017-12-18 10:45 via h5
      回复
      0
  • 又见月 又见月
    回复
    0

    不管商人与否,有梦想有想法敢做

    2017-12-23 12:07 via android
  • 钛p8CAB5 钛p8CAB5
    回复
    0

    请问T=E的所有讲演视频在哪里看

    2017-12-22 17:25 via pc
  • 大咖号 大咖号
    回复
    0

    又挖了一个大坑!十年后才会有机会

    2017-12-22 08:11 via pc
  • eee eee
    回复
    1

    不如贾跃亭

    2017-12-20 00:38 via iphone
  • 钛a94bg8 钛a94bg8
    回复
    0

    有个性的商人

    2017-12-19 17:55 via android
  • 康平盛世 康平盛世
    回复
    0

    看到腾讯在出行领域的阵营

    2017-12-19 09:25 via android
  • 潇澎 潇澎
    回复
    0

    工业化已经如此进步了吗?汽车都可以随便造啦

    2017-12-19 08:43 via android
  • 葱葱 葱葱
    回复
    0

    挖到很多故事,功夫都在文字背后。赞👍

    2017-12-18 14:31 via pc
  • 昨天演讲很不错

    2017-12-18 13:49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