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大幅下滑,核心艺人频频出走,“中国式经纪”何去何从?

摘要: 唐人、欢瑞业绩纷纷下滑,都是因为面临着核心艺人出走的问题。影视公司频繁出走的艺人,暴露出了行业哪些问题?中国式艺人经纪又该何去何从?

近日,各影视公司2017年上半年业绩简报陆续发布,从已公布的简报情况来看,今年上半年电视剧制作公司的表现悲喜交加。

有华策实现2.7亿的净利润,也有唐人的净利大跌70%;有新丽传媒、嘉行传媒积极冲击IPO,也有欢瑞面临退市风险……

事实上,无论是业绩大幅下滑的唐人,还是一边亏损一边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欢瑞,都面临了一个同样严峻的问题,那就是:核心艺人的出走。

那么,艺人对一家影视公司来说究竟有多重要?频繁出走的艺人,又暴露出了行业哪些问题?中国式艺人经纪又该何去何从?今天,文创资讯就来和大家聊聊关于艺人出走的话题。

艺人频频解约,核心艺人流失成影视行业新痛点

曾经靠《仙剑奇侠传》系列、《步步惊心》、《轩辕剑》等爆款电视剧捧红了胡歌、刘诗诗等一线影视明星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唐人影视最近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唐人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30亿元,同比减少64.32%;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20万元,同比下降70.94%。

对老牌古装剧的“良心制造”公司唐人影视而言,去年是业绩丰收年,同样也是波澜曲折的一年。纵观去年的四部剧,不难发现,其主演均是公司旗下胡歌、刘诗诗、蒋劲夫、古力娜扎等艺人明星的作品,有一定的流量号召力。

作为老牌的“造星梦工场”,唐人影视曾捧红了一票艺人,但随着袁弘、林更新、郭晓婷等唐人影视一手捧红的演员相继离开,旗下艺人刚被捧红就解约似乎成了唐人影视的宿命。从去年开始,这样的宿命一直在上演。

先是2016年底刘诗诗与公司合约期满不再续约,婚后的她已经将工作和生活重心偏向吴奇隆,今年出演的《醉玲珑》相关投资份额也给了两人一同经营的稻草熊影业。随后2017年初,“江左梅郎”胡歌宣布暂别影视圈出国求学,演艺事业处于暂时中断状态。

另外,此前蒋劲夫与公司的解约纷争,虽然最后唐人影视胜诉,但二者之间也算是撕破了脸皮,其影响不言而喻。原本的唐人艺人顶梁柱胡歌、刘诗诗和蒋劲夫三人,一个出国求学、一个约满单飞、一个毁约闹官司。

虽然唐人影视自己认为艺人经纪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大概10%左右,上半年这方面收入符合预期,但连损三员星将,唐人的业绩又怎能不受影响?

唐人之外,一手打造了《少年四大名捕》《古剑奇谭》《宫锁心玉》等多部古装偶像剧的欢瑞世纪,最近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可谓是“麻烦不断”。先是预告半年度将出现亏损,紧接着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如今,公司又暴露出内控问题。谁能想见,2016年11月8日成功借壳上市的欢瑞世纪,不到一年已是这般光景。

事实上,从名不见经传的“夫妻店”到估值30亿的上市公司,这些年欢瑞世纪的崛起离不开背后庞大“明星群”的支撑。不过,尽管当中大多数人通过股权、经纪约等形式与企业利益进行着“深度绑定”,但随着个人IP膨胀、各方角力愈演愈烈,“艺人出走”、“自立门户”逐渐成为常态。

杨幂就是“出走”大军中的一员。欢瑞世纪上市前夕,杨幂放弃近千万元股权激励,留下“无功不受禄”的朴实印象;但其“出走”不仅使欢瑞折损一员大将,更带走了部分主打的新生代艺人和湖南卫视的平台资源,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要知道,杨幂作为一线艺人,是该公司的核心资产,也是资本押注的对象。对于依靠“造星”立业的企业来说,演员流失无异于釜底抽薪。

其实,这些年从欢瑞出走的艺人不止杨幂一个。2015年6月,流量小生杨洋在拍完电视剧《盗墓笔记》之后宣布与欢瑞世纪解约。而近日,作为欢瑞最具引流能力与商业价值的小生李易峰,接连缺席欢瑞几部大剧,甚至将工作重心从电视剧转向了大银幕,也让坊间关于李易峰将离开欢瑞世纪的消息有了几分可信度。

羽翼丰满的燕子终究是会离巢的,这是自然界的定律,也是艺人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定律。近些年成熟艺人出走,甚至自立门户的现象愈演愈烈。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曾表示,

“随着国内影视产业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艺人开始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艺人流失已经成为整个影视行业的痛点。对于任何的影视上市公司而言,由于艺人经纪业务的利润率相对较高,旗下艺人的流失也会让公司的业务收入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

当然了,除了核心艺人离巢之外,电视剧作品的积压,各大卫视黄金时段扎堆播出剧集,随着剧集数量增多,播出周期增长,越来越多的电视剧排播滞后导致影视公司资金不能及时回笼,也加速了行业的焦虑。

明星离巢背后:“中国式经纪”模式面临挑战

随着IP热在中国的掀起,行业内一直流行这样一句话“得IP者得天下”。与此同时,那些知名度较高的明星,则被戏称为“行走的IP”。影视作品对明星演员的依赖不言而喻,毕竟中国的粉丝常常追的不是剧而是人,而粉丝的追捧也为明星们开出“天价片酬”增加了底气。

于是,各大影视公司对明星艺人的争夺也愈演愈烈,毕竟艺人对影视公司来说不仅是“招牌”更是“现金牛”!

如今随着明星个人IP膨胀、各方角力愈演愈烈,“艺人出走”、“自立门户”逐渐成为常态,面对这种现状,中国式经纪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归根结底,这与经纪公司内部运营模式的落后脱不了关系。

一直以来,经纪公司与艺人的关系十分微妙。国内经纪始终把艺人看成下属和赚钱工具,缺乏平等合作的意识,之所以如此,主要在于明星成名前,由公司负责培训甚至衣食起居,支付大量培养成本,明星成名后要相应大量的反哺公司。

由此,我国经纪公司动辄数十页的合同,合约7-10年一签,有些国内经纪公司一般收取的佣金为60-70%。

虽然前期投入培养成本,后期需要艺人反哺无可厚非,只是如果利益分配过于失衡,捆绑约束过于严苛,则艺人在红了之后势必产生逆反心里。

另外,以艺人成长轨迹为参照,经纪公司前期占据主导地位,艺人等同穿线木偶,任由公司摆布。但随着被捧红的艺人地位上升,双方矛盾凸显,当公司难以满足其要求时,明星只能选择“离巢”。

此外,僧多粥少,艺人资源配备不到位,也是导致出走的原因之一。由于艺人为公司旗下,该模式能降低现阶段演员普遍的“天价”片酬,从而控制影视剧的制作成本,并产生协同效应,但同时该模式也会带来艺人资源均衡分配方面的问题,有限的作品项目难以满足所有艺人的发展需求。

同时经纪业务本身采取单打独斗的方式,经纪人各自为政并没有真正实现资源共享,而这种包办一切的模式显然不适合如今逐渐细分的市场。好莱坞顶尖的经纪公司CAA之所以能够网罗一大批优秀的艺人,就在于其采取合伙制,艺人好比流水线上的产品,经纪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如同流水线上的工人,每位经纪人负责一个部件,整个公司都为产品最终推出服务。

“保姆式”已过时?揭秘中国式艺人经纪的“前世今生”

中国的经纪人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在国内演艺圈,一种名叫“走穴”的现象悄然兴起。知名的演艺圈人士到各地参加演出并得到相应的报酬。为艺人与活动主办方之间牵线搭桥的人就被叫做“穴头”。

他们的工作就是组织艺人参加各种盈利性活动,并从报酬中抽取提成。可以说,穴头是中国第一批艺人经纪人,内地的艺人经纪也是自此起步。

90年代,北京拾捌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京花为首的“中国第一批经纪人”开启了国内艺人经纪的1.0时代,成功打造了中国第一个歌手组合——兄弟brothers(楚童楚琪)及实力派歌手——高枫、戴娆、白雪、李慧珍等。那时候的经纪人不仅需要负责安排艺人的通告活动,甚至衣食住行、家庭情感等各方面事务也都要一并负责,这也让经纪人与艺人之间形成了相对亲密的关系。

2000年,王京花携40多位艺人加入华谊兄弟,三年后,华谊兄弟正式成立艺人经纪业务。鼎盛时期,华谊兄弟曾拥有中国影视行业超过一半的艺人。此后,欢瑞世纪、海润影视、正午阳光、唐人影视等从内容起家,因平台内容需要而签约演员的模式成为行业主流。“内容资源+保姆式服务”对艺人形成了超强的凝聚力。

这一时期,与艺人紧密捆绑的“保姆式”工作模式虽然使得经纪人可以大权独揽,但由于多数经纪人还是受雇于经纪公司,在利益问题上也是以公司为重而不是以艺人为先,所以,随着艺人的名气越来越大,双方的矛盾也会日益凸显。

但是即便矛盾尖锐,当时的艺人们对于解约依然是有所顾虑的。双方妥协的产物便是明星工作室。早期的明星工作室通常是依托经纪公司,也逐渐发展处以艺人为核心独立工作室。

2010年前后,以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周迅等为首的一线艺人纷纷成立独立工作室,经纪人不再独享话语权,而是要与其他职位的工作人员一起成为艺人星途中的推手,标志着艺人经纪迈入了2.0时代。

行业真正发生实质变化是在2014年:准一线,甚至二线艺人像过去一线明星一样纷纷出逃旧公司,影视公司的经纪业务和传统的经纪公司开始式微,市场上不再有类似当年华谊兄弟能垄断行业半数艺人的公司。

根据华谊兄弟2009年财报,“艺人经纪及相关服务”作为其三大主营业务之一,占全年收入超过20%,但到2013年,这项业务占全年收入仅为8%。2014年,华谊兄弟财报上已经不再显示这一业务的收入。与此同时,过去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看似牢固的“师徒”、“家庭”关系正在逐渐垮塌。

1.0和2.0时代的经纪人行为具有浓郁的个人色彩,更别提许多艺人“任人唯亲”,经纪人的水平参差不齐。而市场发展日趋成熟,对专业化经纪人的要求不断提高,则成为了开启3.0时代的钥匙。随着好莱坞大型艺人经纪公司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和WMA(William Morris Agency)在国内设立分支机构,由专业经纪团队集中服务于一个艺人的模式也让国内同行开始反思,求变。

国内最早做出变革的是壹心娱乐的创始人杨思维。在这个曾经与范冰冰共事六年的经纪人看来,打破经纪人的大包大揽是实现行业进化的第一步,核心则是从单打独斗到分工协作。

当“造星工厂”日益瓦解,中国式经纪该何去何从?

当昔日的“造星工厂”都面临艺人出走,沦为跳板的困境,中国式经纪应该何去何从?文创资讯结合这些年国际国内的发展,给出以下建议:

1.建立资本联结,突破“情感”的生意

本质上,艺人经纪是以“人”为本的服务行业。传统的经纪公司靠旗下经纪人与艺人的师徒关系、家长体制,以情感作为纽带。但是,这个时代,光靠感情是留不住人的。或许建立资本连接,增强自身实力和资本会是艺人和经纪公司之间真正的纽带。

眼下,建立资本联结的方式除了引入“明星股东”,和高价收购明星的空壳公司,并且要求业绩对赌外,正午阳光与艺人新的合作方式也值得借鉴:正午阳光分别同王凯、靳东、刘涛成立了三家公司——得舍影视、锦麟影视和浙江得空影视,他们为明星成立子公司,共同投资影视项目,分享收益,未来如果母公司上市,这些子公司还有高价收入母体的可能。

2.提供专业服务,打破“保姆式”工作模式

提供专业服务,打破公司内部壁垒,运营实现资源共享,是中国式经纪求变的必由之路。可以看到,好莱坞顶尖的经纪公司 CAA王牌模式的背后,是一整个团队的心血。

尽管CAA有着不少像Bryan Lourd这样手握布拉德·皮特、乔治·布鲁尼的金牌经纪人,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局限于个人,而是取决于整体的协同作战,背后支撑的核心理念便是“资源共享”的运作思维。

这一模式也给国内一些公司带来了启迪。壹心娱乐通过学习借鉴好莱坞的这种艺人服务模式,打破了经纪人长期以来的“保姆”工作模式,开始成为承包明星IP生产、运营、维护工作的“幕后推手”的代言人。如今壹心娱乐不但网罗了宋佳、马伊琍、文章、朱亚文、张雨绮等知名艺人,还成功打造出了鹿晗这个全能偶像。

此外,造星工厂嘉行传媒艺人团队实行“多对多”的交叉工作模式,迪丽热巴、张云龙等人均受益于此。这种模式既可以避免由于经纪团队与艺人关系过密,从而带走艺人的风险,又可以防止公司内部明争暗斗,实现全公司资源共享。

3.加强明星的契约精神,提高违约成本

随着泛娱乐产业的兴起,大量资本涌入,影视资源已经不再稀缺,对于当红明星而言,对经纪公司的资源依赖性减弱,因为其本身已成为品牌可自带资源。于是艺人红了之后,心态也会发生变化,希望出走博取更多空间与利益。这其实与部分艺人的契约精神缺失有关。

在这一点上,文创资讯想提醒的是,对于艺人而言,除了利益还需有感恩之心,随意解约需要三思,毕竟圈内人还是非常看重“契约精神”。某经纪人曾说:“相信每个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从行业的角度看,纵观娱乐圈的明星,能红的都是与团队‘常情’的人,如周润发、梁朝伟、王菲等等。那些总是‘跳槽’的人,其发展或多或少会受阻碍。

当然,除了自身心态变化,违约成本低也是明星艺人敢于出走的重要原因。目前为止,电影公司、网络平台、发行商、各省市电视台,大家都没有达成共识禁止与毁约艺人合作。 

反过来很欢迎毁约演员加盟,眼前利益为先,结果就是导致违约成本低,艺人甚至整个行业契约精神日益淡薄。从长远来看,这显然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反观,与我们经纪模式相似的日韩,他们的艺人流失问题远不像中国这般严重。原因就在于,韩国三大无线电视台和三大演艺经纪公司的垄断地位,违约艺人很可能遭致各大电视台的封杀和抵制,因此韩国艺人和经纪公司的解约都是格外慎重的。中国或许也应该采取一定的行动来约束一下了!

对于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改变,也许才是最好的出路。在这个利益至上的时代,靠打感情牌留住艺人已经成为历史,唯有改革内部体制、转变姿态,修炼内功,以专业的服务和优质的资源去吸引艺人也许更加靠谱和实在,只有尊重彼此的独立人格,以全新的“合伙人”的模式共赢才是长久之计。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