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中国烂片横行,其背后是每个从业者选择的结果

摘要: 电影工业化,是把各方权力关进体系的笼子里。这场权利的游戏中,资方和制方厮杀得很惨烈。

锌财经此前揭露了电影业的野蛮混乱,其背后,是每个从业者选择的结果。

有的选择了静观其变。相反,也有人选择了尝试做出一点改变。

爱梦娱乐的创始人雷鸣,娱乐数据专家,现任北京电影学院客座讲师,就是这个试图做出改变的之一。

雷鸣:“把行业内各职能权利划清边界,并进行管理。影视工业化就是做这个的。我现在做的事情”。

01 更混乱的电影制作:无规无序

现今国内的电影制作,现状是“不可控,不能控”。

战狼二以48.64亿(截止发稿前)刷新中国历史票房纪录的同时,吴京也以“不能被资本强奸”和“我的底线高于你的理想”两句话,被网友捧为电影圈的一股清泉。

一位资深电影人吴浩(化名)告诉锌财经潘越飞,出资方随意干涉导演的选角,拍摄,上映时间等,在圈内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

比如,2016年8月上映的《盗墓笔记》。

由井柏然、鹿晗、马思纯等主演的大ip电影,拿了十个亿的票房,豆瓣评分停在4.7,满屏弹幕都是「五毛特效」、「毁ip」、「烂剧情」。

“这片子,特效、剪辑都没做完就上映了”。

“至少差三个月时间,最后不行也必须得上了,因为投资方要求的”。

吴浩(化名)透露,这部片子如果晚一点上映,不仅完片率能提高,寒假档的票房也会好很多,说不定能到15亿。但是,投资方不能等了。

“当时投资方因为财务上的需求,一定要把这部电影的收入做到当期的财报中”。

晴天创意创始人,《别在电梯说》制片人应晓强告诉锌财经:“这还是在导演和制片方很强势的情况下”。

对于应晓强的小制片团队来说,他们更常遇到被出资方要求换演员,改剧本。

然而,在导演、制片方控诉投资方的同时。投资方也告诉锌财经,他们也有说不清的痛苦。

一位行业内资深人士告诉锌财经潘越飞,C姓大导演,为了拍一部电影,按照唐长安城1:1的比例,建了一座影视城,耗时几年。

“他们为什么要建影视城?因为主要的钱是从道具里赚来的”。

“建一个柱子要100万,你投资人懂吗?这圈子就是靠这个活着的”。

“如果只黑项目投资额的20%,那说明与这家投资方已经算是朋友。不给超期不给糊弄,那你投资人要感恩的”。

幕客传媒投资经理许敏说:“对于非行业内的人, 电影制作就像个黑匣子,你根本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

他告诉锌财经,幕客投资电影要求「大公司」、「大ip」、「好的制作团队」、「大卡司」、「完整的发行能力」和「宣传的能力」。

许敏要求的是一个完整的电影产业链闭环,环环优质。

百分百完美的背后,其实是对投资领域的不自信。他说:“投资电影的根本不懂拍电影”。(具体可参考锌财经上篇文章《战狼2赢了资本?不,其实资本一直输给电影》)

制片方与投资方,双方不满、控诉的现象,看似荒唐,实则是必然。

这背后,是因为中国没有一套完整的电影制作流程。

上海某影视制作公司CEO王吕告诉锌财经,在圈内有一句笑话:「灯光都是安徽的,场务都是河南的」,意思是这个行业根本没有门槛,一个灯光、场务师傅可以把村里所有人都带来做灯光和场务。

王吕描述中国的剧组,“就是一团糟”。

02国内五十个导演中,三五个能拍类型片

然而,这是北美19世纪30年代在解决的问题,也是雷鸣的爱梦娱乐正在尝试做的事情。

雷鸣告诉锌财经:“在北美拍电影,大家都习惯了分工,互不干涉,互相扶持”。

说完这句话后,雷鸣伸手在他的背包中拿出一本英文原版书,《The sreenplay business》,出版时间1931年。

翻开,都是大大小小的逻辑图。

从项目开发阶段(文档开发,故事大纲、故事线,人物小传,剧本开发),到建组(找演员、导演、制片人),直到进组筹备排练,制作和完片。

 内容来自行业内部文档,网上首发

 关于其中的ip开发环节,雷鸣讲了个《加勒比海盗》的例子。

“我看过这电影产品开发的全文档”,分产品文档、人物小传、行为文档。

随后雷鸣简单描述了主角杰克·斯派洛的文档内容。

在产品文档中,定位了人物基调。写着杰克·斯派洛是个男人,但是要偏中性,因为太直男小孩不喜欢。所以片中的他是一个偏中性形象,带喜剧色彩,小孩大人都接受。

在人物小传里,记录了杰克·斯派洛的经历。包括他的父亲蒂格·斯帕罗是什么样的人,怎么教育他的,导致了他是什么性格,核心记忆是什么等等。

在行为文档中,规定了杰克·斯派洛的行事风格和尺度。比如打斗场面,暴力动作的极限,不能超过用刀捅对方的腹部,不能有血,不能有近镜头。爱情戏,可以嘴对嘴,但不能看到舌头,不能有特写。

“因为超过这个度,6-12岁之间的孩子就不喜欢了,玩偶会卖不出去”,雷鸣解释说。

“那不管以后要拍多少部,有多少编剧导演进来协同工作,根据这些文档,主要人物的语言和行为都不会走样”。

《加勒比海盗》只是个例子,迪士尼所有的IP开发过程,都要做大量调研和预发行,以达到尊重目标消费群体喜好的目的。

这整套量化的类型片开发流程,目的在于:最大限度控制投资风险,最大可能的获得票房,提高院线电影的商业收益。

但国内,做不到。

“国内导演普遍擅长独立电影,能拍类型片的,50个导演中,有三五个就很多了,比如张艺谋,他的电影可以获无数的奖,像《活着》、《红高梁》等,但是张导的类型片口碑一直上不去”,雷鸣说。

编剧也是一样。

国内编剧大多写小说出身或导演自己就是编剧,只接触过独立电影。

但在北美,编剧不是创意工种,而是技术工种。

迪士尼的剧本都是固定的三幕式结构,一般一页就代表电影的一分钟。120分钟的电影,就有120页,编剧需要在固定的故事线中码情节。

“而且在故事线中,剧本的第一分钟与最后一分钟,代表故事矛盾的最大差值,理论上矛盾发生的差值越大,电影越有意思”。

所以,北美拍类型片的编剧和导演是分工明确,互不干涉的。

比如《变形金刚》的迈克尔·贝导演,他没权碰剧本,也没权动剪辑,他与演员一样,杀青后需要直接离开。

因为,对于北美六大而言,追求的永远是商业投资后的全球票房回报。

03闯入者的困局——有术无道

然而,相比于此,国内的电影业,就像是个裹着块遮羞布的原始人。

2007年,雷鸣参与影视配乐,从此进入电影行业。

“当时没人写什么人物小传”,他说。

到2017年的今天,十年过去了。“大部分影视剧的人物小传,仍然只有几句话”。

与此有极大反差的是,中国的电影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北美,随着地产业的发展,中国的电影银幕总数共有41056块,而美国的电影银幕总数为40928块。

但,国产片的增长和占比,在同比下滑。2015年国产片票房占总票房的61.6%,2016年占比58%,而到了2017年上半年,国产片占比缩至38.3%。

“制约国产电影发展的,就是这套项目开发体系”,说到这,雷鸣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雷鸣的ABD爱梦娱乐,2014年创立公司,投入研发,最初尝试娱乐大数据监控,但发现所谓数据几乎不解决影视内容的问题,于是依托于自己过去积累的行业知识,转型到影视项目流程量化分析与开发管理。

他们通过机器与人工的结合的方式,用类似星座星盘复杂的分解逻辑,建立模型体系。

具体的建立方式,雷鸣用了很长一段话来解释。

“比如说IP,判断IP的维度是广度、深度、频次。但是对于不热门IP,怎么来分辨它是否值得开发?这就需要用逻辑密集型的方式,我们有两万个以上的标签,用来刻画影视内容的属性,以及对应的观众分层和心智类型。比如IP,我们用两万多个标签和一系列问卷,要求我们自己的读者团队,按规定阅读完IP、梗概或剧本,然后直接回答一套对应的问卷,基本都是剧作原理相关的内容,有的需要回答是或否,有的要进行一星到五星的级别划分;再将这些问卷输入到我们系统模型中,结合机器读剧本所整理出来的信息,通过我们的模型,最后自动给出一个报告,包括:是否适合采购改编,适合改编什么类型。如果是剧本,还能给出基础的剧本医生建议。最终得到的是一个0--100分的综合评分,得分越高,说明在市场的商业可行性越高”。

他们用了3年建立逻辑模型,还在不停迭代。

但最大的问题是,这个模型没办法落地。

“人家不愿意跟你一起玩儿啊”,雷鸣说,这套流程等于绑住了制片方的权利。

但背后,不仅仅是因为既得利益者的不参与,还有制度的不完善。

北美有完善的担保体系,用第三方制度来约束制片方。

完片担保,是确保影片可以按期、按预算完成的担保制度。如果影片无法按期完成,完片担保公司就会接手影片制作,并且按承诺的保额赔偿给投资人。

但是,在国内,完全没办法与完片担保公司合作。

“太原始了”,雷鸣显得有点无奈。

“都是完不成标准的,干脆没办法跟完片担保公司合作”。

在国内的电影拍摄过程中,不按日程表才是常态。也不可能把财务做细致到,一根烟多少钱的程度。“国内都是总价,总道具多少钱”。

对于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的无奈不是雷鸣一个人的。

许敏说:“工业化是有必要的,但是在国内实现太难。除了利益结构外,另一个是人才结构的问题,从事这个行业的人,素质都不是很高,工业化需要的是各工种的标准化、流程化,所以很难”。

一切因果循环。

制度不完善的背后,是人才结构失衡。又因为无法吸引到高素质的人才进入到这个行业,导致中国电影产业环境的固化。

晴天创意的创始人应晓强告诉锌财经:“站在我的角度,很想实现电影工业化,因为管理各个工种的成本太高了,流程化后我会轻松很多”。

许敏评价:“这是文化基础问题,文化底子的包括尊重文化的意识态度和法律框架,这一系列建立起来才会形成一个基本面, 再有从业者在基本面上去跳舞,在跳的过程中掌握方法论。

雷鸣现在做的,是最上层方法论。但是行业底层的基本面,仍然接不住。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雷鸣的爱梦娱乐显得很艰难。

“但是,资本可以”。

在雷鸣看来,资本的大量涌入,有利于内容产业的提升。资本的介入,会倒逼整个行业人才素质和运作方式的提升,“有一天资本学会了对项目的判断和把控,中国电影质量会有很大的提升”。

“现在这样的趋势很明显,我们的主要客户也都是一些大影业公司和各家投资基金”,雷鸣说。

在他看来,内容产业首先是风险产业,其次才是创意产业。

“很多客户都是赔了钱,才找上门来的”。

去年年底,有几家巨头公司找到雷鸣谈合作甚至收购,“我也希望我的这套模型能先在大体系中跑起来”,雷鸣告诉锌财经。

“就像是十年前的淘宝,推动改变国内商业行为一样。内容行业,也会重新划分边界”。

一位电影行业资深摄像师在了解以上言论后,对锌财经说:“对我来说,就是希望在导演想找个摄影师时,可以通过工会或协会找资源,而不是只能翻翻手机里的电话本”。

锌财经:“你做的这些真的能实现吗?”

雷鸣:“我不成功也没关系,但趋势你阻挡不了”

写在最后:

对于直接学习北美六大影视工业化的方法,并不是每位从业者都认同。

高晓松说:“数据对娱乐行业没用,甚至是一种伤害”。

许敏说: “这东西并不能代表中国电影就具备全球竞争力了”。

雷鸣说:“国内有些自称热爱艺术的导演,可能会敌视我们”。

雷鸣还说:“那就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锌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锌财经
锌财经

专注80后企业家,聚焦商业新世界

评论(2

  • szdarren szdarren
    回复
    0

    要电影工业化首先是要提升演员素质,不然也等于白费功夫。

    2017-08-19 11:16 via android
  • 王君超 王君超
    回复
    0

    “文化工业” 的力量在一个苛求品质的时代不是式微了,而是加强了,这一点尤为值得电影人和影评人反思。#影视批评#

    2017-08-18 10:01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