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下半场,能否奏响冰与火之歌?

摘要: 如果以1997年“榕树下”建立作为网络文学元年,今年网络文学已经走过20个年头,参与网络文学这场“权力的游戏”的玩家越来越少,但是网络文学似乎还没有奏响自己的冰与火之歌。

烟雾与灰烬中,“弑君者”詹姆手持着长枪,鲜衣怒马如少年,义无反顾的冲向“龙妈”丹妮莉丝……

美剧《权力的游戏》第七季正在热播,参与这场“权力的游戏”的玩家越来越少,但是真正的冰与火之歌终于在维斯特洛大陆上奏响了,勾人心魄。 

这部由马丁老爷子所著的奇幻文学小说《冰与火之歌》改编的美剧,让人领略了作者强大的想象力以及文字的力量。你或许还可以脱口而出,还有罗琳的魔幻系列小说改编的系列电影《哈利波特》。可是,忍不住不禁要问你,承载了国人想象力的中国网络文学在哪里呢? 

如果以1997年“榕树下”建立作为网络文学元年,今年网络文学已经走过20个年头,参与网络文学这场“权力的游戏”的玩家越来越少,但是网络文学似乎还没有奏响自己的冰与火之歌。

在即将到来的网络文学下半场,网络文学能否奏响冰与火之歌?谁又将真正坐上铁王座?

现实:传统网络文学的天花板正在到来

从天安门驾车,往东南方向开出五环,再行驶6公里,就到了亦庄经济开发区亦创国际会展中心,前两天,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就在这里举办。通常,“不差钱”的互联网行业,更喜欢将大会放在天安门正北方向、鸟巢旁边的北京国际会议中心。

走进展馆,左侧的大厅是企业展台,悉数可见阅文集团、阿里文学、掌阅、网易等玩家融入声光电的大展台,文字的气息在其间并不强烈。展馆右侧是会议厅,政府官员在这里肯定了网络文学过去20年的成绩,“发展之迅猛,受众之广泛,影响之深远”前所未有。

支撑政府官员的论据之一是一组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根据该中心于今年7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截至今年6月已达3.53亿,接近半数的网民或多或少都有接触网络文学的经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同样的报告里,网络视频、网络音乐和网络游戏的用户规模分别为5.65亿、5.24亿、4.22亿,都远超网络文学。在网络娱乐类应用发展方面,仅有网络直播的用户规模稍稍落后网络文学,但也仅仅是1000万不大的差距。

从社会发展趋势来看,天花板的到来也绝不是危言耸听。参照上个世纪90年代电视兴起对图书报纸的冲击,也可以预见网络文学将会被其他网络娱乐方式进一步取代,逐渐拉开越来越大的差距。随着4G网络的进一步普及,并且当5G网络到来的时候,视频、音乐、游戏,甚至直播,一定会更远的甩开网络文学。

更直接一点,还可以从市场老大阅文集团的营收数据,看到网文行业的天花板。最近提交了IPO招股书,阅文集团2016年整体营收为25.57亿元,净利润仅3036万元,1.2%的利润率说明了码字这门生意其实就是干得多拿得少,很难体面。再看看隔壁拍电影的吴京同学,一部电影就够阅文整个公司折腾两年了。

还有一刻才到下午5点,保安开始清场,本就人头稀疏的会场,很快就空空荡荡了。走出展馆,雨过的天空依旧阴沉,天气有些阴凉,偌大的停车场格外的空荡,时针刚刚指向下午五点,在北京这个忙碌的城市。

出路:以网文IP为核心的全链路衍生

会展中心1公里外,某酒店,当晚6点30分,阿里文学承办了一场名为“以梦为马 诗酒趁年华”的高峰酒会,相比白天的会议与展览,从这里似乎更容易窥探到网络文学打破天花板的一种可能——以网文IP为核心的全链路衍生。

从黎直前的Title也可以解读出网文IP之于阿里大文娱的意义,身为阿里文学CEO的他,其实还是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

在媒体采访时他透露,阿里大文娱今年在集团的最高层面成立了IP运营委员会以及由三个人组成的商业决策小组,运营委员会的委员由文学、影业、视频、游戏等各业务负责人组成,他们会从各业务的角度对IP发表意见,商业决策小组则最终决定是否对IP投入。

黎直前就是三人小组成员之一,另两位则是俞永福和杨伟东,网文在阿里大文娱体系里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黎直前说:“对阿里文学来讲营利不是第一目标,我刚刚讲我们的战略目标,我们的战略意义是作为阿里大文娱这个综合生态里面的内容源头,是内容培养阵地,这是我的第一要务的战略目标。”

关于IP,在国外有一个2.5理论,是指影视剧IP其中有1来自文学,比如《权利的游戏》;1来自动漫,比如漫威系列;还有0.5来自游戏。在中国的情况,来自文学的IP远远大于1。根据艺恩视频智库的数据,2014年至2017年8累计播放量10亿以上的网络剧中,由文学IP改编的剧集超过半数,累计播放量占据“10亿俱乐部”的59%,而且2017年开播的网络剧播放量TOP10中,文学IP占据了五席,基本为古装、悬疑类的强剧情作品。                                              

 爱奇艺似乎更不想掩饰其对网文IP的司马昭之心。作为一家视频网站的文学业务,爱奇艺文学事业部在大会上发布了云腾计划,“云腾致雨”,下雨才是目的。爱奇艺文学“致力于以文学驱动影视,希望通过整个IP产业链全链条孵化原创IP,使其在网络影视崛起的时代里能继续领先网络影视的发展”。

挑战:在冰与火的融合时代,谁能高奏凯歌?

一面是被日渐抢走用户注意力的冰冷现实,一面是被无限畅想商业价值的热闹世界,如何才能奏出真正动人心弦的冰与火之歌呢?

能够参与网络文学下半场这场权利的游戏,并且最终奏出凯歌,玩家不仅需要有在冰冷现实里强大的抗冻能力,还需要有在热闹世界里抗躁的能力。更何况网络文学下半场将是铁人三项综合实力的比拼。

背靠腾讯的阅文集团是最有实力的玩家之一,当阅文CEO吴文辉在大会上的发言或喊出要做“中国的漫威”,或许不信,却难找出第二人选。论抗冻能力,阅文作为网文产业当之无愧的领军者,就有如北极熊一定处在生物链的最顶端,而且阅文还有强大的对外输出能力。在IP价值全链路开发上,早在2014年腾讯就提出了“泛娱乐”概念,将文学、动漫、游戏、影视打包为“腾讯互娱”的品牌矩阵。

当然,阅文也有变数,在于它和腾讯其他业务能否打通,产生更高效协同联动。最近,阅文从腾讯拆分准备独立上市,这意味着阅文和腾讯视频、影业、游戏更类似与兄弟公司间的合作,而不是协同。在上市公司为市值服务的前提下,未来的阅文是否真能坐怀不乱,协调好各方诉求,将决定其抗躁能力。

阅文之外,可能笑到最后的玩家,阿里文学或是一个。论抗冻能力,成立两年多的阿里文学也许还稍欠火候,但是有阿里大文娱护法,多了几分刀枪难入。“如果你想走得快,一个人走。如果你想走得远,一群人走。”黎直前在采访中底气颇足。他强调,打造网络文学的新基础设施,需要的是全链路开发能力,而这也是“综合型生态平台”相对“单体公司”的优势。

相比阅文,阿里文学在文学业务和IP的积累将是致命软肋,这一点黎直前似乎不否认。他说阿里文学其实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情是做大做强网络文学平台;第二件事情就是做大做强原创;第三件事情就是在IP衍生方面不断地突破。他强调,第一件事对阿里文学仍是最重要的。

网络文学下半场,谁能奏响冰与火之歌?从抗冻和抗躁综合实力来看,很可能就是阅文集团和阿里文学的双雄争霸,但也都各有软肋,只有整合平台所属集团的优势资源,形成全产业链覆盖的玩家才能打赢下半场战争。谁会最终坐在至高无上的铁王座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廖望Look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廖望Look
廖望Look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