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们拓展了电商、视频、社交等各种业务,但为啥还是靠游戏赚钱?

摘要: 马化腾在一次讲话中表示:“微信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并明确表示“只有用户模型的是门票,能给出用户模型、商业模型的才是船票”。这个论调让新浪微博被唱衰多年,毕竟新浪微博没有有效的商业模型。

新浪、网易、搜狐这昔日的三大门户,近些年日子可不好过。根本不用三座大山,一张“移动互联网船票”把三家压得死死的,连着5年一天不隔的被从业者们看衰。

2010年,三大门户还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靠着老牌媒体门户的地位,三家手握渠道资源、稳定现金流,对各个热门风口业务都有着布局,不可小觑。那时候国内互联网发生了一件改变行业历史的事件——3Q大战。趁着这个时机,各家都牟足了劲力推自家的社交产品。新浪UC、网易泡泡、搜狐白社会突然就蹿出来了!

到了2011年,微博模式兴起,三家又开始力推自己的微博产品。最终新浪冒着政策风险,在微博产品上杀出了一条血路。

接下来,剧情就开始诡异了。业界忽然传起“移动互联网船票”的话题,好像在移动互联网上没有一款拿得出手的产品,未来就必死无疑,死状参照雅虎。

于是看衰三大门户的文章,达到了一周一更的地步。即便新浪这样已经有了微博这个杀手锏,还是被接连看衰了5年时间。

到今天为止三大门户还在被持续看衰,即便资本市场已经改变态度,接连给三大门户几个连涨。也压不住互联网从业者一脸鄙视看衰的心情。

向“钱”看齐,门户们后劲十足

最近三大门户都发了Q2财报,形势一个比一个喜人。特别是股价上,接连的上涨也看得出来资本市场的态度,当然除了网易。

各家涨得最高的要数搜狐,7月31日公布财报后,当天涨了11.76%。不过郁闷的是,搜狐是三家中股价最低的(网易278、新浪99、搜狐55),也是唯一一家还在亏损的——搜狐二季度非GAAP净亏损为72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300万美元。

在2009年搜狐畅游上市之前,搜狐还一度被认为是靠畅游活着。因为当时搜狗已经独立,搜狗的门户在赔钱,整个搜狐完全是靠畅游撑起来。畅游的业务波动跟搜狐的财报曲线完全一致。

这就尴尬了。

但搜狐为什么这样了,反倒股票涨了;网易做的那么火,业务线多线开花,股票却跌了?资本市场眼瞎了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

网易的现金流业务、最大的支柱业务——网易游戏,Q2下滑了。同时网易的股价已经很高了,礼貌性的跌一点,也没啥。

而搜狐的畅游、搜狗都取得了大幅成长,畅游发布了《天龙八部》业务进入正轨,搜狗营收比去年同期高出20%达到2.11亿美元。所以就涨一点。

搜狐第二财季营收4.61亿美元,同比增10%;新浪营收在3.58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网易营收为19.73亿美元,同比增长49.4%。对比新浪的营收来看,搜狐的股价还是很低的,不过新浪投入了大量资金资源用于开发新业务,搜狐就要打很多折扣。

现在资本市场对待三大门户的态度,跟前两年人人喊打的氛围可以说是截然不同。

不说网易游戏占到国内游戏市场15%的份额,网易考拉海购、网易严选、网易云音乐等产品的逆势崛起,也让资本市场看到传统门户大佬手中的数据、人才、资源、布局优势。

新浪靠着微博一款明星产品,孵化了秒拍、复制了Snapchat模式、推起了自媒体平台。近两年微博的信息流广告,也让市场看到了背后的商业潜力。

就连弱势的不能在弱势的搜狐,其实更大的问题也是因为老板张朝阳身体问题,没能好好管理所以没啥亮眼业务。就拿今年各大巨头争抢的自媒体信息流业务,搜狐跟网易新浪一样,一点都不弱势。

搜狐是大陆市场第一个开始做自媒体平台的,并且在2010年率先推广过自己的搜狐新闻APP,市场排名非常靠前。就各大自媒体后台运营数据来说,小新作为自媒体从业者每天都会关注。对比下来,搜狐的数据要远远好于UC大鱼号、腾讯企鹅的天天快报。与百度、网易、新浪处于同一水准。

当然,搜狐自媒体平台打通了各大搜索引擎的网页、新闻搜索渠道,有一定的流量优势。

最近网易忽然爆出要卖出媒体业务,搞得小新很是不解,因为媒体业务虽然不赚钱,却是一个廉价流量的来源地。并且还带有公关、商务、媒介、数据、人脉等多种资源,同时又亏不了多少钱。况且今年大家都在搞自媒体Feed流,网易自媒体平台最近也进行了大幅度更新,现在新浪又因为版权的问题封了头条的抓取接口,网易媒体业务又是一个优质资产,丁磊脑子卖他简直有坑。

直到网易Q2财报发布,小新才稍许明白——网易是想用这个障眼法掩饰游戏营收下滑的负面。但其实这个不是什么问题,毕竟游戏市场本身就不是什么固若金汤的格局,跟各家的游戏产品周期有关,今天降点明天再大幅上涨,很正常。只能说现在网易游戏处于新品荒阶段。

那边,搜狐的畅游业务虽然起步比网易晚,但一直在持续投入自研,在游戏市场有一定的优势。今年《天龙八部》已经上线,也终于在手游市场进入正轨。未来像腾讯网易一样布局各种门类的游戏,拉高营收也是在搜狐计划中的事。

互联网闹了这么多年,最赚钱的还是游戏

而压在三大门户身上的“船票”大山,从获取用户的角度来看,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可是换到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就完全变样了!

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营收最大的就是游戏,最好的盈利模式就是做游戏。否则即便你的流量PV再高,也没有多少变现价值。广告市场就那么大,随着经济环境的起伏,广告主们投放的钱也是忽高忽低,这一块市场就是一个红海!从巨头到创业者都在厮杀。没有意义。

即便是近两年崛起的内容付费,在面对游戏市场时也是小巫见大巫。影视音乐行业近两年以为能够借着版权保护的东风,挤出一个大佬来,最后无论爱奇艺、优酷土豆还是天天动听、酷我、酷狗都变成了儿子孙子。之前上几十亿美金的买版权,效果怎么样,赚了多少?

只是广告主们高兴这种造势游戏。

现在看起来风光的一线视频影音大佬,刨除花大钱买版权的造势游戏之后,没了众流量粉丝捧场后,真实实力或许还抵不上搜狐视频。2015年各大互联网公司疯了似的做影业,结果到处都是赔钱的项目,做了那么多影视项目最后发现还不如老老实实做自制剧,养好内部团队。

搜狐视频虽然经历了刘春、邓晔内斗,刘春不出席业务发布会,离职后发微博埋怨搜狐耽误人。但毕竟人搜狐起步早,最早垂直定位美剧,最早一批开始囤版权,最早开始做自制剧。养了一个大鹏,捧了多年拍出一部《煎饼侠》赚了2900万。现在整个国内互联网视频市场,无论版权采购、还是艺人经纪、还是制作团队,都是搜狐培养出去的人。

所以,不要看不起这些现在看起来落魄的大佬。那只是人家还没发威。等到人精神焕发,杀到游戏市场,之前你们玩的那些流量游戏,都得灰飞烟灭。

移动互联网船票事故

其实回过头复盘当年“移动互联网船票”的“事故”,背后当然有媒体、资本一起推波助澜,打造时代精神的原因。但始作俑者还是马化腾。

由于腾讯业务模式长期受不到资本市场的认可,马化腾一直都有着过于居安思危的心态。从2003年到2007年到2012年,甚至是时至今日,马化腾都带着满满的不安全感。

2012年,在世界末日的寓言气氛下,马化腾在一次讲话中表示:“微信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不过这张船票还只是门票”,并明确表示“只有用户模型的是门票,能给出用户模型、商业模型的才是船票”。这个论调让新浪微博被唱衰多年,毕竟新浪微博没有有效的商业模型。

2012年也是一个时间节点,当时无论阿里还是百度,都在努力提高自家产品在移动端的流量占比。整个业界都在盯着这个数据看。搞得好像阿里、百度也过得惶惶不可终日一样。

更戏剧性的是,2013年又掀起了社交产品创业风潮,阿里疯了似的要啃下社交这块骨头,这动作好像相当于默认了“船票”说。2014年百度又力推O2O项目,买下糯米,2015年又说要投入200亿美金。快看,连百度也疯了!于是“船票”说被整个行业接受认可。

现在看来,这些只不过是互联网大佬们在争地盘,为主打业务造势而已。风头过后,格局已定,各自又回到自己擅长的业务轨道上去了!

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没有那么多颠覆。在国内随便就能像素级抄袭的环境下,有钱有资源的大佬们,地位还是相当稳固的。只要他们真的想拿下一块业务,那就只是时间问题。网易就是这样一个例证,搜狐畅游、小米游戏、口碑、微票儿同样也是。​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科技新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科技新知
科技新知

新媒体公司“新知百略”旗下自媒体“科技新知”(微信ID:kejixinzhi),以犀利的风格、独特的视角呈现科技圈内大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