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赛事正盛,关于DOTA2玩家纯正的热爱与信仰

摘要: TI7激战正酣,除了每晚高喊一句“CN DOTA,BEST DOTA”为中国战队加油呐喊,我们不妨看看这个有关信仰的项目背后,有着怎样一个商业故事。

 

对于DOTA2玩家来说,除了耶路撒冷,这世上还有第二座圣城——西雅图。

今年的TI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出征朝圣的五支中国豪强,在小组赛和淘汰赛中表现均十分出色,其中Newbee和LFY会师胜者组决赛,LGD和iG也将在今晚角逐一个四强名额。当然,CN DOTA已经提前锁定了四强中的三席,似乎打破“奇数年中国无冠”的魔咒也就剩下了一步之遥。

除了中国队精彩的表现之外,TI作为电竞史上奖金最高的赛事,每年不断上升奖金池也总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截至目前,TI7的总奖金目前已经超过了24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6亿,相比去年又增长了14%左右。在不知不觉中,它还超过了一个经常拿来和电竞做类比的传统体育赛事——2017NBA季后赛的1500万美元。

尽管NBA季后赛真正赚钱的地方不在于比赛奖金,但这样的对比仍是电竞近年来飞速发展的一种缩影。从横向来看,TI背后的游戏DOTA2并不是电竞领域玩家数量最多的项目,而且相比于最近火热的《王者荣耀》主打移动化、轻松化的参与体验,DOTA2对玩家操作、意识要求之苛刻,往往从一开始就将新手玩家留下了很高的门槛。

不过在“晦涩难懂”的另一面,是DOTA2战术复杂多变性带来的高观赏程度。每年TI就像朝圣一样,让许多的“信仰”粉丝不远千里前往西雅图钥匙球馆,等待V社创始人G胖的欢迎。同样,在国外直播平台Twitch上,DOTA2的收视数据在TI7期间,超越了英雄联盟、CSGO、绝地求生等游戏成为了榜首,交出了一份与平日不同的漂亮的答卷。

除了拥有着电竞行业最诱人的奖金和关注度外,TI更是孕育出了自己和其他项目不同的商业模式。

相比于大多数电竞赛事能找出一长串冠名赞助商,我们发现TI的名头则显得异常简短。据了解,这项赛事能够如此“硬气”不要冠名赞助商的原因,在于其2400多万奖金竟是由游戏玩家“众筹”而来的,当他们每购买一份名为“勇士令状”的游戏道具(又称“小本子”)时,销售额的1/4就会进入TI的奖金池,剩下的3/4用于筹办赛事,在传统体育项目中类似的行为更接近于购买门票。

或许我们会发现,在这个传统体育赛事赔本赚吆喝、还不一定有人来看的时代,DOTA2这一用户基数并非第一的电竞项目却能让钥匙球馆座无虚席、参赛队赞助商如云、人人众筹奖金,究竟原因何在?

其实,在互联网时代兴起的电竞,经历过“游戏机房-买断制游戏-付费增值服务游戏”等多个阶段,相比传统体育观众来说,内容付费的观念更深入电竞人心。

另外,电竞项目相比传统体育和互联网贴合更紧密,赛事采用的实时在线直播、双微病毒营销等等传播新手段也更为高效,赞助商的曝光机会从现场LOGO板等传统逻辑,进入到了一个多媒体多平台露出的新纪元,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很多品牌开始试着赞助电竞。

比如,哈尔滨啤酒在去年TI6时赞助了LGD,一句“一起哈啤(Happy)”在比赛期间反复刷屏,甚至成为了电竞圈的一个梗,获得了一次典型的营销胜利,于是今年他们干脆赞助了整个出征西雅图的中国军团。

所以,对于传统体育来说,如果不积极拥抱互联网,那么TI的成功模式就很难找到起点。而且这如今已经形成了自己IP的TI模式,也同样离不开玩家、游戏和赛事之间的深度认同,或者说,是一种“信仰”。

和其他游戏一样,小本子不是“白买”的,根据购买数量的不同,能够在游戏中兑换道具。但不同的是,DOTA2是一项公平竞技游戏,所以小本子在定位上,不会像那些游戏“买完你就会更强”似的破坏平衡,而换来的道具也只能用来“装饰”和“解锁玩法”。这样的做法看似的是“自断财路”,但实际上去掉“氪金变强” 的诱惑背后,是贴合了硬核玩家“实力至上”的理念,更能够博取认同感。

同时,和TI这一IP深度绑定也是小本子获得热销的重要手段。在策略上,小本子可以兑换的“装饰”道具均是当届TI限定的,同时购买越多显示出来的等级也就越高。

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利用玩家的收藏心理,就像足球世界杯中球迷也一样愿意购买每届的用球和周边一样;二是买的越多会使小本子等级的上升,让玩家之间出现了差异,在攀比心理的驱动下变相成为“社交货币”,等级高者会“被认为更专业”,最后刺激等级低者进行更多消费。

慢慢地,“买小本子”和TI影响力的增长之间构成了良性循环,在“众筹”概念的暗示下,核心玩家们更会视TI及其选手“如己出”,不遗余力地将这份“信仰”向其他人推广。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会这样质疑,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MOBA游戏的冲击影响巨大,似乎成了新的趋势,而DOTA2还是出了名的“对新手不友好”,用户数量下滑趋势明显,但为什么TI的奖金却在年年走高呢?

诚然,无论体育还是电竞,项目参与人数对赛事奖金乃至办赛规模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不过,事件也是两面性的,一方面用户数量下降的趋势让未来有可能存在隐患,但另一面也会优化人群。从用户群体分析来看,在岁月和其他游戏的大浪淘沙之下,最终留存下来的玩家主要分为忠诚度极高的老玩家,以及受中国队在TI夺冠而鼓舞加入的年轻硬核玩家。

对于前者的用户群体而言,DOTA系列是他们在学生时代的美好回忆,如今时光荏苒,他们已经成为了社会中20-30岁具有强付费能力的人群,也有了更强地为“信仰”买单的能力,甚至他们当中很多人迫于工作压力,已经很少能够打上两把,但仍愿意观看比赛并充值“信仰”。

对于后者而言,他们对电竞抱有巨大的热情,加上如今社会更好的物质条件,无需太多培养就已经是TI的深度用户了,他们的付费也同样是水到渠成。

通过“众筹”让赛事和玩家深度绑定,并用硬核游戏特色培养的用户忠诚度极高,这不仅是TI这一赛事IP的起点与特色,而且其巨大的影响力正在逐渐辐射整个电竞行业。纵观其他游戏,诸如英雄联盟也开始在去年的S6中引进了“众筹”奖金制度,未来游戏商业化本质是不变的,故TI模式成为主流也并非没有可能,发明这样一种模式,可谓功在千秋。

对于传统体育赛事而言,TI中的“众筹”模式有一定参考价值,但却难以完全复制。由于传统体育很难像TI一样买小本子还能换到道具,大部分的赛事如果要众筹奖金,除了给参与者以门票外,很难提供其他和电竞类似的物质性回报。当然,通过给参与者一些额外权益可能会是一种积极的尝试,比如允许其参加主办方酒会、球员见面会等,那么也许就能满足前者勾兑社会关系、后者追星的需求。

不过,若我们将概念泛化为“体育+X”,那么就能通过这个模式找到更多潜在机会。

比如“体育+旅游”项目,最终给参与者回报出游资格,这时众筹本身的意义其实约等于团购,好处在于能在项目启动前,就匹配到全部的用户,了解市场需求的大小,避免出现赔本团。

而生态圈曾介绍过的“体育+股权众筹”,例子有此前西甲球队埃瓦尔众筹股权的案例,回报给参与者的是实实在在的股权,看起来很美,但我国法律规定了公司的股东上限,一旦出现问题,就面临着成为“非法集资”的风险。

 

延伸阅读:3大利好3大坑!当股权众筹之风刮进体育圈,体育产业能从中获得什么?

除了赛事本身,我们再来看看俱乐部。尽管在目前阶段的TI7中捷报频传,但对于俱乐部而言,取得的成绩越好,也有可能越危险。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逻辑?我们先回过头看看Wings。

在去年的TI6赛事中,中国的Wings战队最终夺冠,将五星红旗插在了“DOTA2圣城西雅图”,上了CCTV,还创造了赢取电竞史上最高奖金的记录。而在今年,他们又创造了另一项新的记录——成为了首次无缘次年TI的卫冕冠军,甚至在今年TI7开幕式的现场,AR技术再现了去年Wings夺冠时选择的阵容和饰品,但五位成员却无法来到现场领取他们的冠军戒指,享受那份荣耀

遗憾、失望写在了卫冕冠军的脸上,那是他们今年成绩不好吗?非也,出现这样窘境的真相是,Wings解散了。

延伸阅读:Wings为中国再添一金,让国旗飘扬海外的方式还有电子竞技

今年5月,DOTA2电竞圈发生了轰轰烈烈的Wings队员及其俱乐部等多方争吵的闹剧,最终以卫冕冠军队伍解散而收场。对于事件本身来说,每方各执一词难以判断责任,但DOTA2厂商V社与众不同的电竞管理逻辑或许是一大原因。

相比于英雄联盟等其他项目以俱乐部为单位进行管理注册,DOTA2电竞赛事选择了更注重选手的路线,甚至连奖金发放都不会通过俱乐部。今年V社公布新规,从明年开始将会引入类似于网球ATP积分制的概念,明年各11项Major、Minor赛事将会按照奖金和规格类比为ATP1000-2000,选手将通过取得名次来获取积分,而TI则会扮演ATP世界巡回赛总决赛的概念,邀请积分靠前的参加。

新规看似向传统体育更近了一步,但它的背后也诞生了一条恐怖的逻辑,就像ATP只是保护个人利益,V社新规下积分也只和选手本人相关。DOTA2是团队项目,TI却仅考察队伍中三名最高积分的选手之和,那么选手和现有的职业俱乐部的纽带关系将会变得异常薄弱。

如果本届赛事中表现出色的俱乐部选手集体“离队”,选择自己抱团组队,那么不仅可以不用拿奖金和俱乐部分成,而且由于V社只认选手,他们同样还能到处参赛畅通无阻。那么对于俱乐部来说,此前对于这些选手的包装、宣传、培养的花费将会付诸东流,若此类情况频繁发生,那么所谓青训投入就真的只能沦为“信仰充值”了,最后开了职业体育的倒车。

或许“开倒车”的说法有些过于悲观,那么俱乐部在不具备厂商“政治壁垒”保护的前提下,就只能想办法在给选手的商业价值打造上更下功夫,通过“给选手创造利益”的方式去留住他们。由于DOTA2是典型的“赚奖金”电竞,所以这种做法需要在商务和经纪上增加的投入会非常夸张,还得预防未来不要进入“养肥-想单飞-再养肥-又想单飞”这样的恶性循环。

所以,V社在保护选手“信仰”的同时,却把俱乐部放到了一个两难的位置上,尽管选手是比赛精彩程度的保障,但俱乐部却是项目商业价值的保障。当然如果有朝一日,DOTA2电竞能够达到如今职业足球、篮球那样的商业化水平,使得商务带来的场外收入远远超过奖金收入,那么选手自然离不开俱乐部,这样的担心也将不复存在。

但距离这一天,如今的电竞、TI、俱乐部、选手,都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钛媒体作者:体育产业生态圈,专栏/ Alvis累,编辑/郭阳)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体育产业生态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

聚合优质的体育产业内容与人群。

评论(1

  • wangxu wangxu 2017-08-11 17:48 via pc

    v社的营销能力真是强 果然强于拳头公司

    0
    1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