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少女》跪求票房失利,投资二次元还是门好生意吗?

摘要: 最近,《闪光少女》作为一部主打二次元元素的青春电影,从一开始的排片就不理想。以至于《闪光少女》宣发团队选择以下跪道歉这种过激的形式,来换取市场有限的关注。

自2015年,国产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一举拿下9.57亿元票房后,资本敏锐地嗅到了市场潜力,各大公司争相入局。其中不乏光线传媒、万达影视、华谊兄弟、乐视影业等“业内大鳄”,与此同时,爱奇艺、企鹅影视、网易动漫等都纷纷扎堆投资国产动漫项目。

然而,和资本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耗时、耗钱、耗力并认真去做的国产动画大多都未能探寻到一条相对靠谱的盈利之路。

今年暑期档,二次元电影继续扎堆上映,截止到7月28日,口碑最好的动画电影《大护法》票房却差强人意,上映15天,票房才勉强突破8000万;《阿唐奇遇》开画7天,票房不足3000万;二次元青春电影《闪光少女》票房同样失利,尽管跪求排片,上映8天,票房依然难过5000万……

回首过往,国产动画电影中,除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熊出没》系列、《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之外,票房破亿者寥寥。也就是说,像“大圣”那样偶发性的高票房并不能可持续输出,而相反,很多动画电影甚至难逃亏本的厄运。

高票房成偶然,动画电影难逃亏损厄运

从2010至2013年,瞄准儿童市场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都是每年唯一票房过亿的国产动画电影。从2014 年开始,国产动画票房开始迅猛增长,其中《十万个冷笑话》成为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国产成人动画电影。

2015年,国产动画票房爆发性增长破20亿元,一部成人动画《大圣归来》创造了9.57亿元的票房奇迹,被冠以“国漫曙光”之名。2016年,整个电影市场进入冷静期,但也出现了《大鱼海棠》这样票房破5亿的现象级动画大片。

但是,像《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样取得高票房的动画电影毕竟还是少数,大部分国产动画电影不是勉强保本就是严重亏损。此前,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就曾透露:“国内95%的动漫公司都不盈利”。

这样的话,很快就在今年暑期档的动画电影身上得到了验证。

作为国产动画“三大”(《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系列的“收官”之作,《大护法》正在热映中,目前在豆瓣电影上评分达到8分,稳居年度国产剧情片口碑第一。

同时,电影在知乎、豆瓣等平台连续一周保持热议第一,成为暑期档最具话题性的电影之一。截至7月28日15:00,上映15天的《大护法》,票房仅有8322万,应该说已经进入院线上映的尾声,这样的票房成绩显然不够漂亮。

据了解,《大护法》最终投资其实不到2000万,按照市场上三倍票房即可收回成本来看,《大护法》只要实现6000万票房营收就可回本——当前票房已经超过8000万,成本已经收回,但对于这样一部口碑和《大圣归来》持平的大电影而言,如果票房不能破亿的话,还是会留下了很多的遗憾。

作为追光的第二部作品,《阿唐奇遇》上映7天,票房2683万,而实际上《阿唐奇遇》的制作成本就高达8500万元,还不包括宣发等其他成本。如果按照眼前的走势,《阿唐奇遇》想要回本几乎不大可能。

事实上,追光去年底推出的第一部作品《小门神》,也存在亏本的问题。这部投资 1.3 亿,耗时 29 个月,动用了超过 160 名动画人员制作的影片,最终票房只有7850万。

最近,《闪光少女》作为一部主打二次元元素的青春电影,从一开始的排片就不理想,以至于7月25日,《闪光少女》宣发团队选择以下跪道歉这种过激的形式,来换取市场有限的关注。

据知情人士透露,《闪光少女》的制片加宣发费用,接近一亿人民币。这对于一部既没有明星,也非IP的青春电影而言,已属天价。而就目前不足5000万的票房来说,这同时也意味着,《闪光少女》亏损结局的落定。

事实上,这些年,亏本的动画电影并不止于此。去年暑假,郑钧历时6年打造的漫改动画电影《摇滚藏獒》,据说光制作费就花了6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12亿。但最终,这部影片,内地总票房还不到4000万,成为2016年亏损最严重的电影。

一边亏损不止,一边资本前赴后继,出路何在?

动漫一直是二次元产业中最重要的一环,虽然一直以来,动漫企业的盈利难问题依旧难解,但这丝毫不影响,资本对二次元市场的布局。从2015年开始,国内二次元产业融资就迎来了大爆发。

据《中国二次元产业投资地图》报告显示,在文娱产业巨头的投资推动下,2016年二次元产业融资规模大爆发,全年约有77起融资事件共融资24.5亿元人民币,而这个数字在2014年仅为1.62亿元,两年时间涨了约15倍。2016全年二次元行业77笔融资案中,至少有20笔融资与业内的大公司构成直接关系,数量占比近26%,其中共包括了8家A股上市公司。

而资本倾注背后的投资逻辑,由多个因素促成。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人口和技术红利已过,场景已差不多极致细分,机构亦在思考下一波技术革新的风口在哪儿。在其他领域机会寥寥的情况下,二次元领域所代表的年轻文化已经成为下一个必然的热点。”除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创投的热点退潮之外,另一个无法忽视的原因是80后一批优秀投资人的崛起,带动了包括二次元在内的整个年轻文化领域的创投热度。

目前,二次元领域正聚集着越来越多的资本。不仅光线传媒、万达影视、华谊兄弟、乐视影业等“业内大鳄”积极布局,与此同时,爱奇艺、企鹅影视、网易动漫等都纷纷扎堆投资国产动漫项目。而除了红杉资本、经纬中国、IDG、SIG海纳亚洲等老牌知名美元基金之外,创新工场、君联资本、华映资本、国金投资等国内根基较深的VC亦加入了二次元领域创投大军,在行业投融资中贡献了超过一半的投资额度。

之所以如此看好二次元产业,业内人士表示,作为真正意义上第一代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90后更加习惯于生活在虚拟世界之中,愿意为精神和虚拟的满足付费。因此,随着90后逐渐步入社会,成为社会主流消费人群之一,二次元产业也会随之不断发展壮大。

未来,国产动漫作品开启全龄化动漫模式,从动画、电影、漫画延伸到电视剧、手游页游、周边衍生品等全产业链,学习美漫的发展模式,即重要公司参与产业各链条,形成良好的全产业链运营模式,或许是二次元产品盈利最好的出路。

中国二次元产业要发展,需解决哪些“疑难杂症”?

资本的大举进入,势必会助推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但是,当资金到位了,布局者还应该清晰地认识到目前国内二次元产业所存在的各种“疑难杂症”,唯有这样,资本的加持才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杂症一:版权意识缺失

现代中国在文化娱乐方面的培养较国外起步较晚,产业链各方面都尚未成熟,加之许多企业为迅速扩展市场,以廉价、免费为手段倾销内容,使得大众渐渐形成文化娱乐内容生来便该是免费的可怕意识。作者的画作、小说被随意转载、商用,部分受众不在意原作者是谁,只在意内容是否和自己心意,极大程度助长了盗版、抄袭等现象的频发。

此前,《博人传》票房失利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盗版横行。版权听起来简单,但其实是文化产业的命脉所在。内容产出者的利益尚得不到保护,谈何文化,谈何产业?

杂症二:内容根基薄弱,束缚过多

时至今日,在电视上播出的二次元作品仍是以《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这类内容幼稚、粗糙,受众低龄作品为主。即便如腾讯这般行业巨头开始大力扶持原创二次元IP,短时间内也很难形成超级IP。《大圣归来》可以迅速取得成功,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依靠“孙悟空”这个极为重量级的IP,但近几十年国内很少出现强号召力的IP,尤其是二次元内容方面。

此外,有因国内相关机构对动画、漫画等仍视作“小孩专属”,对二次元内容创作限制颇多,分级制度遥遥无期,也致使许多作者在创作过程中畏首畏尾,而一些优秀作品也无法动画化,出现在电视屏幕中,这直接制约了内容变现途径,进而对原创内容产出产生负面影响。

杂症三:风格不明晰

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中国动画曾一度达到动画艺术创作巅峰,动画风格独特、故事内容上乘,但随着时代的进步,中国动画却开始没落,二次元产业也因此至今仍处于初级阶段,与国际水平相差甚远。

在中国动画退步的这段时间里,中国年轻人开始接触到国外,尤其是日本的动漫作品。中国二次元文化受日本影响颇深,一部分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过于趋向于日本本土文化,即使故事精彩,却难免流于“模仿”之流,难以登上高峰。这里说的“趋向”不是单指画风,而是人物设定、背景设定、世界观、文化内涵等元素已丢失本土色彩,而完全向他国靠拢。

国内原创漫画改编的动画《雏蜂》曾向日本反倾销,但却以失败告终。在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播放时,曾有弹幕评论大多表示失望,说本来是想来看中国特色的。

中国特色并不是单指水墨山水、绫罗翩跹,中国特色是指从叙事、故事内容、价值取向等方面可以让中国人产生共鸣,也就是“接地气儿”。《雏蜂》是典型日系画风,叙事方式也有着浓烈的日本风格,它的确讲了一个不错的故事,但在种种“日本”痕迹中无法发挥真正的能量。

相反,《大圣归来》是一部中国风格浓郁的作品。《大圣归来》吸取国外动画的精华,再将其与中国特色相容,终成为一部精彩绝伦的中国动画,即便它仍有许多欠缺,但这种成熟、自信的中国气场可以让许多中国人为之振奋,也让外国人眼前一亮。另一部较为成功的中国动画《十万个冷笑话》同样,虽然作画风格也有日系影子,但是人物设定、故事构架、叙事方式都极为“接地气儿”,其受众也便较《雏蜂》更广。

杂症四:虚、浮、燥

虽然BAT这般巨头都开始布局二次元产业,纷纷培植自己的IP为干涸的中国二次元土壤浇了一壶水,但这水却有着浓烈的消毒水味儿。

许多平台可谓下了很大力去扶植原创二次元内容,但扶植的作品的标准大多是:可迅速引起话题、可迅速走进人们视野,可迅速获得经济回报。这么多“迅速”换来的必然是一份快餐,而可怕的是他们需要的就是快餐,因为快餐销量好,即便读者很快就吃腻,还有众多新品快餐等着上架,也不管吃的人会不会吃胖。

许多人说日本动漫也开始被“废萌”快餐作品侵蚀,这是大势所趋,但日本毕竟还可以吃一阵儿老本,像是《航海王》(《ONE PIECE》)还连载一天,集英社就不会倒闭。而中国二次元产业面临的真正危机是还没有攒出“老本”,却饥渴难耐地非要抓起什么东西吃起来。

如此一来,前面无物可吃,那吃掉的只能是未来。

在文创资讯看来,看出疑难杂症并不难,难的是无视短期利益诱惑坚定走向未来。要知道,中国的二次元市场不缺人,不缺钱,不缺爱,不缺消费力,缺的是专属于他们的优质精神食粮!

【钛媒体作者:文创资讯,文/黄梅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