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影视25.5亿“嫁入”当代东方,还能再造一个《军师联盟》吗?

摘要: 对于多次因对赌无法完成导致收购失败的永乐影视,盟将威既是盟友也是对手。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几年业务转型的当代东方频频在影视文化领域尝得甜头,电影、电视、院线势要把并购业务贯彻到底;永乐影视则屡屡在A股市场吃到“闭门羹”,在经历华谊兄弟等公司借壳四连败后,依旧坚持IPO——现在二者一拍即合。7月16日晚间,当代东方发布公告,拟以不超过25.5亿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

这似乎是一场求仁得仁的交易。

公告显示,本次收购完成之后,当代东方在内容端,上市公司将拥有盟将威、永乐影视两块核心业务资产,形成电影、电视剧、网络自制剧、综艺节目的完整链条。各个自制剧业务之间可以实现剧本、导演、等核心资源的共享和协同——加之永乐影视相对前四次估值而言更加低廉的交易对价——当代东方似乎又尝到了甜头。

另一方面,在监管层对文娱影视产业的资本重组依然从严的大环境下,永乐影视历经华谊兄弟、康强电子、中昌海运、宏达新材等公司重组四连败之后,终于迎来了新的机会。

这次收购如若成功,对于当代东方与永乐影视而言都是喜事一桩,而永乐影视其专业影视公司的业务背景也引起业界猜测,或许当代东方选中永乐影视是意在复刻当年收购盟将威影视的道路,再完成如同《军师联盟》一般的爆款收割。

《军师联盟》净利润达4亿,当代东方企图挖掘下一个“盟将威”?

据当代东方年报显示,2016年当代东方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同比增长99.91%,归母净利润1.77亿元,同比增长60.25%。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全年的营收中,电视剧版块的营收达到了8.01亿,营收占比81.22%;广告业务营收为7094.3万,营收占比7.2%;而电影版块6578.8万,营收占比6.68%;院线收入4822.5万,占比4.89%;其他业务收入10万元,占比0.01%。

显然,电视剧版块是当代东方营收的主要来源,而收入占当代东方主营业务的影视剧分别为《军师联盟》、《热血长安》(网剧)、《北京遇上西雅图》(剧版)等。这其中当代东方电视剧子公司盟将威贡献了绝大部分业绩,是当之无愧的“台柱”。

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盟将威收入达到8亿元,同比增长128.4%,占当代东方总营收的比例超过八成。

而今年暑期档口碑与收视皆收获好成绩的电视剧《军师联盟》目前已经收官。虽然整部剧集分为上、下两部发行,但据媒体报道,该剧网络单集售价达到800万,按上半部42集集数换算,该剧网络版权出品方可以收获3.36亿。同时,《军师联盟》卫视联播单集售价达到280万,上半部获得的卫视版权费用达到1.17亿。该剧上半部所有收益约为4.53亿。

如果上下部集数相当,在单集售价不出现大变动的情况下,《军师联盟》整部剧的收益约为9亿。此前该剧对外称斥资5亿打造,那么减除制作成本,该剧的利润约为4亿。

在当代东方8亿电视剧营收中,《军师联盟》收益占据了多大比例可想而知。对于当代东方而言,电视剧板块无疑是赚钱的香饽饽,从电视剧版块获得的营收资金某种程度上为当代东方拓展电影业务、电影院线等产业链提供了底气,扩展电视剧业务或许是当代东方完成“信仰之跃”的捷径。

早前,当代东方曾提出“内容+渠道+衍生”全产业链的布局战略,促进电视剧、电影、综艺、影院、卫视运营和衍生品等多内容板块深度融合,这被称为以内容为核心的“当代东方1.0时代”,而现在,当代东方开始了以渠道即是院线、影院、卫视运营为核心的“2.0时代”。

而显然,目前以渠道为核心的2.0时代并没有达到成熟时期,从电影院线营收占比看,渠道仍旧需要内容的辅助,而内容则是当代东方的电视剧板块。在盟将威影视成为公司主要支撑之后,当代东方或许正在寻找下一个“台柱”。而永乐影视出现得恰逢其时。

永乐影视是集策划、投资、拍摄、制作和发行为一体的专业影视公司,主营业务为电视剧、电影的制作与发行,以电视剧的制作与发行为主。在影视行业摸爬滚打多年,除了四次借壳上市的顽强经历,还制作了一系列主旋律、抗日电视剧,如《隋唐演义》、《梦回大唐》、《焦裕禄》、《利箭行动》、《利箭纵横》、《十二生肖传奇》、《雷锋》、《《傻儿传奇》、《傻儿传奇之抗战到底》、《大村官》、《大村官之放飞梦想》、《武神赵子龙》等作品。

日前广电总局下令,在重要宣传期禁播古装剧、偶像剧等娱乐性剧。这种趋势下,主线律电视剧在《人民的名义》大爆之后,成为之后市场主力的可能性似乎又大了一点。

当代东方完成产业布局,永乐影视实现A股上市,各有所需,皆大欢喜。

当代东方25.5亿收购永乐影视,资本局下风雨欲来

但这场欢乐的收购下也未必没有阴影,有利益就有风险。永乐影视此前的上市经历一直十分坎坷,这次也未必那么顺遂。

永乐影视第一次挑战A股市场是在2013年,2013年12月,华谊兄弟公告称拟3.98亿元收购永乐影视51%股份,彼时永乐影视估值为7.8亿元。在双方的业绩对赌协议中,当代东方承诺2013年经审计税后净利润不低于6500万元,2014年经审计税后净利润不低于8450万元,2015年不低于1.1亿元,2016年不低于1.43亿元。

但之后华谊兄弟指出,由于其与程力栋(永乐影视大股东、法定代表人)签署的《核心条款清单》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且利润承诺无法兑现,最后收购终止。

在经历华谊借壳上市失败之后,当代东方选择与康强电子交易。2015年5月康强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作价27.8亿元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与2013年永乐影视估值7.8亿相比,永乐影视2015年估值达到27.93亿,增长了近三倍。而估值暴涨的原因估则在于永乐影视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在不断上升。

数据显示,2013至2015年永乐影视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9亿元、3.19亿元和6.12亿元。

而这次借壳却“由于发生了双方都无法预测及避免的客观事项,导致本次交易中配套融资部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徐翔案)而失败。

同年永乐影视还与另一家A股公司中昌海运有过接触,但同样不能达成所愿。借壳频频折戟,对于永乐影视却没有产生太大的打击,2016年永乐影视再次找到了“金主”,5月,宏达新材发布公告,永乐影视拟作价32.6亿元置入公司,永乐影视估值再次提升。彼时,有媒体感叹,如果华谊兄弟当初提出以3.978亿元收购永乐影视51%股权,按照永乐影视2016年32.6亿的估值计算,其持股价值高达16.6亿,赚了12.6亿。

但这番感叹还没消失,2016年12月,宏达新材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收购。原因则是由于“永乐影视经对 2016 年其公司业绩估算后发现与已公告的 2016 年承诺业绩存在一定差异”。对赌失败。

借壳四连败成为了永乐影视的标志性事件,但业界也有人安慰道,失败四年但估值翻了近10番,这未必不是好事,或许接下来的收购估值会再次飙高。

但事实却正好相反。这次的收购,当代东方公告显示,拟以不超过25.5亿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相比宏达新材32.6亿的收购,这次收购永乐影视估值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下降了7.1亿,并且永乐影视承诺2017年度净利润不低于2.15亿,2018年不低于2.95亿,2019年不低于3.65亿,2020年不低于4.2亿。这不是一场待价而沽的交易,更像是当代东方捡了便宜。

而除了永乐影视本身的不安定因素,监管层不断缩紧的并购政策、对文娱产业资金重组的打压之势,都还是让人为这次收购担忧。更重要的是,当代东方本身似乎也存在一定隐忧。

2016年当代东方斥资1.72亿元取得华彩天地51.126%股权,按照当初约定,2016年华彩天地将实现净利润3000万元。但根据当代东方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子公司华彩天地2016年实现净利润为201.1万元,也就是说这一业绩承诺完成度仅实现了6.7%。

同时2015年当代东方在开始布局电影院线,2016年末,当代东方共收购或建成17家投入运营的影院,合计90块银幕,影院主要分布于山东、福建、江浙等地区。但从年报上看,院线收入4822.5万,营收占比4.89%,当代东方以渠道为核心的2.0时代还在发展中。

而近几年的频繁并购也使得当代东方资金状况不容乐观。资料显示,当代东方拟非公开发行8亿元公司债券,公司大股东拟发行10亿可交换债,这或许是在缓解资金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当代东方电视剧版块中盟将威已经成为主要营收来源,永乐影视的加入势必对其地位产生影响,当代东方的资金运作也将产生分流,电视业务得到拓展的同时,也存在着内部同质竞争的问题。目前,盟将威2015年净利润为1.36亿;2016年净利润为2.2亿,因为募集资金的时间差,盟将威的对赌期将顺延到2017年底,今年是盟将威和当代东方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对于多次因对赌无法完成导致收购失败的永乐影视,盟将威既是盟友也是对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