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外包业的教训

摘要: 印度外包业正在加速向高端转型,从人员外包走向产品外包、知识外包,将服务产品化,这就造成了他们对于低端外包人员需求的急剧减少。希望中国外包企业在学习他们成功经验时,也要避免他们所犯的错误。

印度外包业遇到麻烦了。今年年初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东软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积仁偶遇一位印度外包公司高管,这位印度人竟然主动问东软是否有业务可以分包。过去,人员规模是印度外包业的优势;如今随着印度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也成为了印度外包行业的噩梦。

据路透社报道,最近在印度的几个城市中有很多大学毕业生聚集在HCL公司门口抗议,原因是他们在2011年的招聘会上被HCL提前录取,但是去年毕业之后却被HCL拒之门外了。

实际上,如今的印度外包企业已经不再大规模地招聘初级人员。HCL公司去年第4季度的利润和收入仍然在增长,但是员工人数反而有所缩减,该公司虽然2011年提前录取了将近6000名大学生,但是去年夏天实际上只接纳了其中的20%。

究其原因,印度外包业正在加速向高端转型,从人员外包走向产品外包、知识外包,将服务产品化,这就造成了他们对于低端外包人员需求的急剧减少。虽然如此,但是由于过去还有大量的低端外包服务项目,这头大象转起身来还是挺费劲的。

遗憾的是,很多中国外包公司仍然在走印度人的老路,还是以人员规模的快速增长作为目标,这也使得他们只关注人员的招聘和派遣这些环节,而不去考虑这种模式是否具备可持续性。而在2010年之前,中国高校大规模的扩招给劳动力市场留下了大量廉价的码农,也让中国外包企业这种单纯的人员派遣模式能够成立;不仅成立,而且当时比做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利润率还要高。

这样一来,我观察到一些比较有趣的现象:外包公司的员工在客户那边经过了几年的锻炼,有了很强的工作经验,却被外包公司想尽办法辞退了。原因很简单,外包公司只是简单地按照人员来计算利润,资深员工的利润率当然比刚招的大学生要低。还有一家外包公司本来在中国既有软件产品和解决方案业务,也有纯粹的人员派遣业务,但是上任的中国区负责人果断地砍掉了所有的非派遣业务,因为派遣业务利润更高,回款更快。

这些行为最终酿成了苦果。当中国劳动力成本急剧攀升之后,外包公司由于没有其他的技能,利润空间一下子就被极大地压缩,从而集体陷入了困境。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危险,刘积仁在四五年前提转型,东软开始摆脱传统的人员派遣模式,走产品和解决方案之路。如今的东软已经在汽车电子、移动终端和互联网家电领域有比较完整的解决方案,同时还锻炼了一支“软硬兼修”的技术服务团队。去年东软还推出了基于大数据和云服务的熙康计划,为个人消费者提供健康管理服务。所有这些,都让东软在面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时候表现得相对从容。

除了东软之外,其他中国外包公司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前不久我见到了合并之后的文思海辉董事长陈淑宁,他说文思海辉今年在做预算的时候,第一次将研发费用单独列了出来,开始研究如此将服务产品化,开发包括云服务在内的解决方案,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中国外包企业在学习印度人成功经验的同时,也要避免他们所犯的错误。

本文系作者 冀勇庆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冀勇庆
冀勇庆

《中国企业家》主笔;财经作家,著有《华为的世界》《狼战》等。

评论(1

  • ott ott 2013-05-06 17:49 via pc

    ??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