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下一个现象级风口,视频社交得这样抓住年轻人

摘要: 视频社交在中国还不成熟,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都是探索和试错。这场战争打到最后,其实比的是一个公司聚焦年轻人心理持续迭代的能力。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有美女想和你视频

几天前,忽然收到一条短信:附近有个高颜值女生申请与你视频聊天。

作为一个社交产品人,早已熟悉各种套路,我却忽然提起了兴趣,因为这个短信的来源是陌陌,又有新动作了?

果然,打开陌陌,消息里多了一个“快聊”入口,点进去一看乐了,这不就是Tiki吗?一款随机匹配陌生人视频聊天的app。

60秒对话,送礼延时,加ar表情……这些设定如出一辙。先后抄过了snapchat、tinder、直播、快手的陌陌,又果决地复制了Tiki。

从商业的角度这完全可以理解,天下产品一大抄,大家伙们对新选手的抄字诀早已是行业里心照不宣的事情,且不论腾讯,即便是海外的facebook最近也终于撕掉了遮羞布,走上了红果果明目张胆抄袭对手的道路。而作为年初就摆出“视频社交”大旗的陌陌,走上这一步只是时间问题。

更大的范围内,盯上视频社交这块肥肉的远远不止陌陌一家。老牌图片社交产品in在魔都举办三周年庆典,宣布用户已破1亿,同时推出了视频群聊功能趴呗,这家主打camera social的公司,开始all in年轻人视频了。

看起来,“视频社交”正在成为一个现象级风口?

二、视频社交火了?

16年直播大热,当时很多人说,直播就是趋势,视频就是“下一代社交语言”。

但是到了下半年,直播的泡沫渐渐崩坏,“下一代社交”大多不过是屌丝们流着口水围观美女和土豪炫富的“在线夜总会”,而直播产品上惊人的流水数据很多是平台和网红公司的“合谋”。直播越来越像是一个平台的基础设施、必备功能,是图片、文字、语音、短视频之外的新选择,但未必是“未来的主流选择”。

作为一个现象级风口,直播被资本催熟没多久就草草收场,那么视频社交呢?

伴随着4g技术的普及、视频的广泛应用,这个领域越来越热闹了,大家伙们开始纷纷入场,在他们的前方、新创公司们正在义无反顾地探路。

围绕视频领域的社交,主要有四个流派:

1、短视频社区。主要载体是10秒左右的ugc短视频,自从快手取得亮眼的成功后,这个领域就开始成为巨头的沙场。陌陌、头条的火山抖音、muse、秒拍晃咖、微博故事……一个个都想着复制快手的成功。

2、随机匹配派。这个模式最早见于韩国产品azar,特点是随机匹配陌生人视频聊天。国内的Tiki则更加本土化,加入了60秒对话、送礼延长、美颜滤镜、ar表情等功能,这个产品5个月后(2016年11月)被国外上线的monkey像素级抄袭,连icon选的都是猴子,成了第一次copy to world。此后,faceu、朋友印象、陌陌都先后推出了随机匹配功能。

3、视频群聊派。直播鼻祖merekat失败后,下一个产品便是houseparty,一时间风靡欧美。国内的跟进产品有face、现在视频、大眼、if、开趴、loops,以及前面提到的in趴呗。houseparty模式更接近qq上的“讨论组”,可以随机拉好友开启群聊,in的视频群聊则更接近主题聊天室,有房间和管理,用户可以选择围观、上麦、语音、视频。

4、沟通工具派。简言之就是类似微信的理念,做熟人和视频沟通工具,代表如if、wetoo、大眼、Tiki等。

这四个流派其实是三个方向:内容社区,陌生社交,熟人工具。内容社区领域快手已经基本取胜,熟人工具要见端倪只怕还有待时日,那么今天的重点就是——陌生社交。

三、视频社交的本质

为什么在此之前,视频一直不温不火呢?难道仅仅是因为4g网络建设和视频技术的落后?
要回答这一点,我们先来看看视频社交的优劣势和本质。

1、优势:

a、视频社交是高度实时同步的,互动性之强,就像线下见面一样,你的社交信号立刻能得到响应和回馈,陌陌、探探上搭讪半天无人理睬的现象将不复存在。

b、视频社交是更加沉浸的,就和真实聊天一样,体验更亲切自然。

c、视频社交可以带来更加丰富直观的感官刺激,特别是连线帅哥美女时。

d、因为一上来要露脸,会有一个“潜在的门槛”,去筛选出颜值较自信的用户,用视频来呈现“社交优势”也更直观。

2、劣势:

a、社交压力大。因为高度实时同步,其社交压力明显超过文字图片,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眼皮底下。对于极度敏感、特别好“面子”的中国人来说,视频社交的压力可能与线下见面相当,更何况由于视频时会同时显示自己的画面,等于有一面镜子在那,时时刻刻提醒你关注自己,这个表情帅不帅美不美,有没有出糗?

这是一个持续高压场景,按照以往的惯例,很多人需要一个“安全缓冲期”,先发发东西、展现一下社交优势,再吸引对方。

b、无法碎片化。因为是高度同步的,你不太可能一边聊天一边干干其他事情,必须沉浸其中,更别提抠脚丫掏鼻孔之类。

c、容易太刺激。因为感官刺激更丰富,保不成你会忽然遇到什么老司机暴露狂之类,于是接下来的画面不可描述。

d、破冰很困难。很多人本来就是因为线下见陌生人太尴尬窘迫,才选择线上社交,结果现在忽然要和线下一样面对面了,各种尴尬癌、尬聊撩无能又浮出水面。

e、缺乏明确的护城河。当下的视频社交仍然主要作为“发现新关系”的破冰手段,那么关系链如何沉淀呢?这个壁垒如何建立,才能避免qq微信的黑洞效应?

究其本质,视频社交是一种体验更加丰富刺激、但门槛成本也相对较高的实时“同步社交”,这其实与常规的社交思路非常不同:

无论微信、陌陌,还是微博、贴吧等社区,其本质都是压力较低的“异步社交”,其特点有三:

1、社交方式多元化,你可以直接私聊,也可以去他的动态下评论,甚至就是点个赞,看你怕不怕羞了。

2、没有立即回复的紧迫压力。

3、使用场景碎片化,想社交就社交,不想可以随时中断,或者一边社交一边干点别的。

过去几年是“异步社交”狂飙突进的几年,因为现实生活中人们的社交压力已经很大,很多人内心敏感、与人相处谨小慎微且能力欠佳,所以异步社交这种更轻更无压力的模式击中了他们的痛点,降低了社交成本,掩盖了社交能力的不足,也更符合人们碎片化的生活习惯。

哈哈,这回不用面对面了,再也不怕出丑了,发每句话都可以字斟句酌了,不知道怎么回就不回了,可以一边聊天一遍挖鼻孔了……懒人太多,低压力太爽了。

这样来看,高压力的同步社交怎么会有机会呢?这就要说到另一个话题。

四、年轻人的分化

过去几年,投资圈一直有一种声音,要关注xx后,他们的特征就是未来人类的趋势。

他们高呼90后的时候,马佳佳、尹桑这些90后创业明星先后折戟。

他们高呼95后的时候,神奇百货又一夜之间从神坛跌落。

现在,他们又开始高呼00后了。

snapchat、instagram、yikyark……一批国外年轻人社交产品的爆火,又让他们特别关注年轻人社交,一个常用的说法是:微信老了,年轻人要有自己的社交产品。

结果,年轻人确实有自己的社交产品,qq……

在这一点上,我特别讨厌以世代划分消费人群,去哄抬所谓xx后概念。作为一个带了十多年高中生、大学生辩论活动的“老妖怪”,我管理培训过的小盆友至少也有上千人了,却并没有感到如此明显的人以代分。

更多是人以群分。

诚然,年轻人是有变化:80后的老实务实、循规蹈矩、集体主义、豪情壮志,渐渐让位于“兴趣导向”、精致利己主义的小确幸,但是这变化也绝对不像一些媒体和投资人描述的那么夸张,他们和我们不是两个星球的生物。

在这里,我们要警惕几点:

1、沉默的螺旋。

是不是看到马佳佳,就觉得90后都是老司机?是不是看到余佳文,就觉得小朋友都是说话不算话“闹着玩的”?是不是看到神奇百货,就以为下一代都是二次元?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那些新鲜猎奇、富于话题性的东西往往更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引发广泛的传播、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真正的大多数,往往沉默着,或者太平淡没有炒作空间,这样的分析判断会准确吗?这就好像我们上学时,班上也会有离经叛道、杀马特的,如果别人以此判断说80后就是这样,我们会认吗?

2、幸存者偏差。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一个平台上xx后用户表现出一些特征,就会以为xx后都是这样,这个判断准确吗?其实这些平台上留下的都是被“筛选”出来的用户。你去看假装情侣,可能感觉小朋友都是乱来的,可你去看icity,可能又发现xx后里面有很多和我们当年一样文艺病。

3、年轻幼稚的表现不等于未来人类的趋势。

谁没有过青春叛逆期,谁没有过中二刻奇的一面,但是问题在于人会成熟、会向世界妥协,这就好像小朋友在用小天才手表,长大一点会用手机,小朋友一开始会用qq,等毕业了还是乖乖转成微信,qq上那些二逼的说说恨不得通通删光。

我们自己也有过幼稚冲动、初生牛犊的年华,可是后来不都渐渐变成了自己当初讨厌的模样了吗?从这个角度说,以一时的幼稚断定这就是未来人类的趋势,这个判断准确吗?

4、代沟——话语体系和关注事物的不同会带来片面误解。

现在的小盆友很爱打嘴炮过瘾,特别女生,动不动就是要把谁睡了,动不动就是污就是猝不及防要开车,连表情包都是污污的。可这真的说明,大多数人就更加放纵了?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我们那一代的闷骚变成了这一代的明骚,我们那时候面对两性关系的“文艺”语法,变成了现在的“污嘴炮”语法。

真正的变化,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巨大,说话习惯不同、代沟误会而已,就好像现代小朋友的“认爸爸、求包养、要出柜”,很多不过是说着玩的、自我解嘲的奇怪幽默感,而我们那一代比较严肃:你这样说我会当真的……

那么,如何理解年轻人和我们的不同呢?其实想想我们的青春期,就知道了。

1、年轻人时间更多,所以“消灭无聊杀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需求,他们不会像我们那样追求效率和结果,可能更加走心和兴趣导向。这就好像我们今天约一个人出来,总是有着明确的目标性,否则就是“无效社交”,而他们不会,有的是时间去浪费去泡。

2、年轻人的社交冲动更强,“嘴巴上”更大胆,因为他们以往的圈子比较单一狭窄,所以好奇心十足,更愿意尝试新鲜事物,去看看不同的人和世界。而我们大多数人圈子已经定型,出现了社交倦怠,宁可宅着也不想太多社交。

3、部分年轻人(划重点,部分)的戒备心更弱,更放得开,简言之就是涉世未深、没吃过多少亏。而我们的戒备心更足,社交中的神经敏感更多。

4、年轻人更多元。伴随着社会不可避免的阶层分化,年轻人也不可避免地走向分化。不同地域、不同阶层家庭的孩子表现出巨大的不同,这在未来会是一个越发明显的趋势。所以我们越来越难以做一个统一明确的画像:xx后是怎样的。

5、精致利己主义的小确幸,取代集体主义豪情壮志的理想精神,成为主流的思想趋势。这不光是他们,我们可能也差不多。

那么,年轻人怎么看视频社交呢?

五、一份视频统计

空口无凭,还得实践。

前面说过,笔者自己长期带校园团队,天天和小朋友们厮混在一起。那么,他们对视频社交都是怎么看的呢?我专门组织了小规模产品测试,做了个问卷调查。分析统计可以看出:

1、总体:对视频社交的体验,小朋友整体反应一般,说明还需要一个特别打动的因子。但是体验“不好”的已经相对较少,这超出了我的预期。

2、瓶颈:视频社交中的尬聊现象依然很严重,找不到破冰的话题会是一个严重问题。

3、面子:很多小朋友依然会在意自己的面子形象,但对“出糗”的耐受度已经明显提升。比如在Tiki上,如果我被别人划掉三次,就会颜面无存立刻放弃,可小朋友却自我解嘲,专门开了个话题“你今天在Tiki上自取其辱了多少次”。

4、技术:手机流量制约依然很大。

5、粘性:目前的视频社交,还需要找到一个高频场景。

前面说过,未来的年轻人是分化和多元的。从这个角度说,也许不会所有人都一下子接受视频社交,但是那些颜值较好、胆子大、时间多、脸皮厚、会打破尴尬的人,应该是最初的优质种子。

问题在于,这些种子占比多大,如何精确地找到他们?

六、可能的机会

当houseparty在美国市场续写merekat的成功之时,陌陌、in、Tiki们的视频社交,是否可以在中国重现2016年直播领域的辉煌?

需要注意几个改变:

1、人们的“异步社交”需求已经高度满足。

从微信、微博,到陌陌、快手,“低压力、无需立即回复”的异步社交一直是主流,这几乎是今天绝大多数新创产品的标配,人们对这个模式已经司空见惯。

相对的,优秀的“同步”社交产品反而是稀缺的,鲍鱼海参吃多了,也会突然好想吃辣,长期的稀缺会不会带来新的需求势能呢?

2、人们苦社交垃圾久矣。

异步社交常常是spam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假账号、机器人、色流不一而足,因为反正对面不需要露脸发声,不需要同步沟通,图片文字太容易作假了。你聊天的妹子很可能就是抠脚大叔,或者一段代码。

即便真是妹子,你搭讪了30个只有一个回复,结果还是酒托微商,那下一次肯定就不想用了。

3、娱乐正在兴起。

最近几年互联网红利主要集中在工具和平台领域,解决的是“效率提升”的问题。现在,效率已经前所未有的提升,甚至某些领域有些效率过剩了,这使今天的城市人越来越不需要熟人关系的协作,孤独感全面抬升。

在这一背景下,消解无聊、缓解焦虑、杀时间的娱乐出现了爆发的态势。

对年轻人来说,看一个产品,往往短期内更看重好玩,而非实用。

不过如何好玩呢,娱乐的特点是潮流性、变化太快,从单机手游到陌生社交到直播,今年的重点是“游戏+社交”,代表有王者荣耀、狼人杀、派派,其特点是广泛普适、碎片场景、快速赢利,在多人沟通中游戏对抗,通过游戏来沟通,通过沟通来游戏。

以上三点,人们对“异步”已经饱腻了,对“同步”的需求正在增强。直播的爆火就是一次启蒙,用户厌倦了美颜的照片和半天不回复的美女,而直播带来了和真实妹子同步互动的机会,又是一对多、大多数猥琐男躲在暗处压力很低。而王者荣耀、狼人杀的实时同步沟通体验,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陌生社交体验好坏的关键,就是看单位时间内获得的互动反馈数量和质量。

是翻了无数牌子一个没聊到,还是至少和一个妹子真正聊满5分钟?对于时间稀缺的上班族来说,碎片化的异步社交能更好地适应。但是对时间大把的学生党来说,他们敢于尝试更有压力却也更加刺激的实时同步社交。

这么说,视频社交就是下一个直播?

七、新的生活方式是护城河

问题又来了:就算人们喜欢上了视频社交,可是会不会就像陌陌、探探一样,只是当作“发现新关系”的工具?而一旦新关系稳固深化,又会转移到qq、微信上。

这似乎是所有陌生社交的疑难,其结果很可能是一阵风、没有粘性和留存。

思考这个问题,主要看两点:

1、用视频沟通,可不可以成为熟人的日常沟通方式呢?如果可以,就算加了微信、qq号也没事,因为后两者的视频聊天体验太差,想要视频了还是会回来。

2、通过视频社交获得的关系,可以不转到熟人平台呢?比如陌陌上产生的一些“不可描述”的关系,就不方便转移。

一般的陌生社交产品之所以会关系转移,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其常用沟通方式(im、图文)和微信一模一样,从方便的角度说,当然集中会更好。

但是视频聊天是完全不同的沟通方式,以Tiki为例,笔者发现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低年龄、女性用户很多;二是用Tiki建立了朋友关系后,虽然会有文字聊天功能,但是视频聊天的比重更高。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看法是:

1、女性用户更享受“美颜版”的视频聊天工具,这是微信百分百真实的视频聊天赶不上的。

2、视频聊天平台上,女性用户优势更大。无论匹配到什么类型的女性用户,男性用户一般会主动搭讪,而女性则可以选择聊或者划掉,这就和探探中的局面很像,女性更有优势、更主动。

3、一旦双方一上来已经使用了“最亲近、最刺激”的沟通方式,再使用文字图片这样轻压力的聊天,其实已经意义不大。要知道,文字语音更多是在双方不能面对面的早期,作为一个消除尴尬、试探性的缓冲。

那么,如果视频聊天成为图文语音聊天之后、一种主流的日常沟通方式呢?

照相时代是谁美图好谁得天下,视频时代是不是谁更美颜谁得天下呢?

当然,视频聊天成为主流,在我们繁忙的80后心中几乎不可想象,但是对于“互联网原住民”的95、00后呢?从Tiki上也可以看出,使用者基本是这个人群。

对于80后来说,使用免费、盗版几乎是我们青春期最正常的体验,所以今天很多内容要付费,真是有一点违和感。但是互联网原住民的一代,版权意识、付费习惯就明显要好很多。

那么,他们是否也更容易接受视频聊天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呢?

只有新的生活方式的形成,才是最好的护城河。

八、亲手测试的启示

视频社交究竟该怎么玩出花呢?

恰巧,我带的是全国大(中)学生辩论组织,于是便灵机一动,选了一个视频社交产品,组织了一场百人报名(考试周)的视频辩论联赛,于是出现了以下画面:

这次测试一些地方超出了预期,也暴露了一些问题,带来的启示是明显的:

1、不是所有的年轻人一上来都可以接受视频社交,就如上面所说的:颜值较好、胆子大、时间多、脸皮厚、会打破尴尬的人,应该是最初的优质种子。

所以最重要的是,把他们筛选出来,而不是一股脑儿所有人一起推,一来效果不明显,二来不适合的人一定带来很多恶评,三来很容易互相骚扰、比如萌妹子和抠脚大叔。这就好像,映客一开始比17成功,就是因为刚上来并不是推全民直播,而是清一色的网红脸,东北姑娘居多、颜值高且能侃放得开。

2、一上来必须要有个清晰的场景,否则一定尬聊。要么,超熟人之间美颜版的facetime。要么,半数人之间的话题破冰、主题活动。通过明确的场景先完成“最初的教育”,让用户习惯了视频,再逐步向其他场景扩张。

3、今天高校的wifi建设,还没我们想的那么好。

基于此我认为,视频社交产品只要不是做纯熟人沟通工具,那么一上来就千万不要全面铺开、做全民社交,而应该聚焦在最容易work的区块,先把逻辑跑通,完成市场的“初体验”。

九、战略和战术

有段时间里,斗鱼上有很多主播喜欢直播用Tiki撩妹,美其名曰“测试魅力和沟通能力”。

谁知,即便一些帅气的男主播,也免不了当着大家面被“秒划”、“丑拒”。但是他们依然坚持撩下去。这就给用户一个非常好的最初教育,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Tiki悄悄完成了冷启动。从斗鱼直播可以看出,匹配2小时上百异性没有重复,应该是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用户量。

这给了我们一个启示,第一个桥头堡怎么取得,这里不成熟地支几招:

1、对随机匹配派来说,要有第三方攻略的传播。

陌陌最早的流行,得益于迈克隋的“记住,陌陌是个约炮神器”。微信一开始,一直是网文《互联网十大约炮神器》的头牌。而知乎火起来的过程中,一篇《我睡过的那些知乎女神》功不可没。

所以,如何在视频社交中破冰,这需要一个攻略导航,产品自己不可能做,需要第三方的病毒传播。《我如何在Tiki的一分钟里撩妹“开车”》,也许有一天这样的“启蒙”会开始传播。

2、对视频群聊来说,“多人游戏对抗秀场”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做一个视频群聊版的奇葩说、snh48,让观众投票决定谁胜如何?这样一来多个主播的竞争碰撞、可以产生不错的内容、建立ip矩阵,二来观众投票参与、很容易产生粉丝效应和社群归属。说不定就可以先打造出几个爆款来。三来投票也可以花钱嘛。

在16年的《直播直播》一文中,笔者提出综艺节目的直播化是一个方向,很可惜一年来一直没有很好的产品出来,其实我说的就是多人对抗+观众投票。

3、要有一定的流量基础。

为什么陌陌、快手在直播领域可以后发制人,而纯直播产品发展有限,主要还是因为前者长期积累的流量基础。

从这个角度看,陌陌上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夜生活“人群,打到“随机视频”其实是一以贯之的,把夜店里的随机搭讪搬到了手机上,只不过从最初的体验看,要特别警惕“羊毛党”和猥琐暴露男。

同样亿级用户的in上90-95%是年轻貌美大学生及刚毕业白领,围绕美妆、摄影、二次元、手绘等沉淀了大量社区内容,做高颜值主题视频群聊会有优势,只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可围观、可上麦、可语音、可视频的设计固然可以适应不同性格的用户,可以给很多人“心理过渡”,但运营引导一定要有力,否则会不会变成多数人都不愿露脸?

Tiki则通过之前的biu积累了大量低龄小朋友,特别是中学生居多,非常适合搞懂年轻人,做各种创新“实验”,包袱轻可以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他们在陌生匹配领域的探索很激进,一些做法已经成了对手模仿的范式,在我看来问题可能在于如何形成持续的粘性和留存。

4、全力“去尴尬”。

近期,Tiki推出了party功能,可以理解为固定主题的随机匹配,参加party还要预先答题,看来是想通过给定主题来破冰,通过用户答题来筛选匹配,谁是卧底、才艺表演、王者荣耀……给定了场景和主题,目标只有一个——去尴尬。

中国人的视频聊天必须全力以赴去尴尬。

比如,更厉害的美颜、弹幕、贴纸。

比如,不要在视频对话中对自己显示自己的头像,降低用户关注自己形象的频率。

比如,一上来可以双方都默认面具,再在聊天中通过一定的合作逐步摘除。

比如,in的主题视频群聊模式,Tiki的主题一对一配对,这些玩法都很有想象空间,应该可以进一步迭代出更有意思的东西。

十、迭代的探险

说一千道一万,最重要的比拼其实是持续迭代的能力。

毕竟,视频社交在中国还不成熟,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都是探索和试错。这就需要懂年轻人,就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随时发现问题,立即迭代调整。这场战争打到最后,其实比的是一个公司聚焦年轻人心理持续迭代的能力。

“新的娱乐形态,新的生活(沟通)方式”,是视频社交要去赌的赛道,看谁能赌对未来5年人们的变化。

需求已经具备,人群渐渐明晰,趋势正在到来,现在就看谁先解完这道题,给出一个最符合人们心理的范式。

可玩的招儿太多了,说到这我都跃跃欲试了。

【钛媒体作者:张俊,公众号阿辩论(ID:bianlunlov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辩手李慕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辩手李慕阳
辩手李慕阳

上海social创业研究

评论(4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7-04 00:43 via iphone

    很漂亮

    0
    0
    回复
  • 虫儿飞 虫儿飞 2017-07-03 22:18 via android

    哦,不看好

    0
    0
    回复
  • Jan20 Jan20 2017-07-03 19:54 via iphone

    老的思想观念可能更不上了,是不是得去向零零后们支支招

    0
    0
    回复
  • 一桅帆 一桅帆 2017-07-03 12:49 via weibo

    用户的注意力作为资源越来越不够用了吧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