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 AI 经济,李开复的判断没错但应对方法错了

摘要: 这个社会里还有一种人——能快速适应变化,并能迅速利用新技术不断创造新的社会价值的创业者们,他们会自发解决人工智能造成的这个社会难题。

日前李开复老师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真正威胁》一文,文中强调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最迫切的威胁不是控制人类,像电影《黑客帝国》中演的那样;而是取代人们的经济角色,夺走大部分人的工作。

李开复预测人工智能的崛起,会让一小部分头部企业可以雇佣更少的人力,却能创造更空前的价值输出,得到无法想象的巨额利润。更加夸张的幂次分布模型——社会大部分财富积聚到少数拥有人工智能技术的头部企业手里,而大量民众会因为敌不过人工智能而失业。

李开复还给出了解决方案的建议:利用凯恩斯理论的财政政策方法,让政府对头部企业征收高额税率,然后通过政府提升特定方向上的开支实现转移支付的效果,最终为失去工作的人们创造出大量就业岗位。比如陪伴老人就医的志工、孤儿院的教导员、戒酒互助社的志愿者等需要爱心和人际沟通的工作。

对于李开复老师的这篇分析文章,团主认为前半段的趋势分析是比较可靠的,但后半部分的解决方案就有点儿不切实际了。

近年来人工智能来势汹汹,在部分领域的表现确实非常令人震惊,比如阿尔法狗大败人类顶级围棋手,而且是碾压式的完胜。并且根据人工智能的发展逻辑,它会指数级的成长,从此对人类的超越会一绝红尘。

这样的事实和发展趋势不得不让人心生恐惧,无数的科幻小说以及电影都为人们描述过人工智能机器人控制并奴役人类的故事与画面。这些虽然不是权威的预测,但也在情感上警示着人们,让人们心生忌惮。

但根据目前的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可预见的未来,这种事确实像李开复所讲的那样:即使会发生,也是好久以后的事了。但是当务之急是,人工智能开始在商业上的应用,确实在渐渐抢夺人们的工作。比如今天的一篇文章报道说,人工智能在信贷领域的应用,已经让原本信贷业务中的核心岗位——信审员——逐渐边缘化,直至被淘汰。

每一次的技术革命,都会对原有的产业结构造成巨大冲击,很多人会在新技术的冲击中被替代掉。比如蒸汽机的发明让手工业者大批消失,汽车的发明让马车夫大量失去了工作等。但是李开复强调人工智能的冲击不同于之前的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它会是完全颠覆性的,会让社会大部分的岗位从此消失。

可以理解为这次的冲击从广度到速度都是史无前例的。人类社会之前遭受的技术革命冲击,虽然也非常残酷,但给出了让社会消化和重构的时间。比如伦敦当时失去了几千个纺纱手工业的工作岗位,但几十年后就创造了几十万个机械纺纱的流水线工人。

但是这次如果真的冲击来的太快,人工智能以指数级的速度替代人类的工作,确实会对经济和就业造成过于严重的伤害。这个确实是比什么机器人奴役人类这样的担忧,更迫切的威胁。

但李开复给出的凯恩斯财政政策解决方案,确实不如趋势预测那么靠谱。这种政府通过向头部企业收取重税,然后再通过转移支付的手段为大部分普通人创造就业岗位的方案,听着非常完美,但真的实行起来肯定不靠谱。因为历史经验教训已经太多了。

这种计划经济式的方式,完全忽视了世界存在的大量不确定性。即使那些拥有人工智能技术的头部企业可以创造出足够的利润,但怎么保证政府能完全准确的创造出足够数量且合适的工作岗位。

人们工作不仅是为了钱,工作让人参与到社会分工中,获得自我存在的价值肯定与人生意义,后者可能比前者对人还要重要。但这个逻辑的前提是,人们自愿选择自己想要干的工作。所以人们才会不断跳槽,不断寻找自己的事业。

单方向的创造工作岗位,而且是以给钱为目的而非是为了双方各取所需,这样的工作既不性感也缺乏持续性。比如欧洲的很多福利国家,生硬的为穷人创造毫无意义的工作,只是为了给他们发钱;结果就是那些人根们无法从工作中得到价值肯定和人生意义,仍然是靠吃福利混日子。因此此路根本不通。

但真的就没有解决办法了吗?其实不然,只不过是李开复老师低估了社会的自动调节能力。

就像过去的技术革命一样,在消灭大量工作的同时也创造出大量新工作。这次也会一样,哪怕这次的AI冲击杀伤力会非常大。

我们要重视人工智能,但也无需神化它。人工智能的工作基本原理是,先在某个领域获取大量数据,然后通过算法分析数据并得出模型,再然后是利用模型解决具体问题。由于现在联网设备的增多,由此产生了比过往多出好几个数量级的数据,就相当于人工智能现在有了比以往多得多的饲料,因此人工智能才在现在爆发。到是算法本身这几十年来并没有很大的理论突破。

明白了人工智能运营的逻辑,我们就能发现人工智能在目前的阶段是只能处理特定领域问题的高级工具。人工智能离全知全能的封神阶段还差的很远。

而企业肯定是讲投入产出效率的。刚开始人工智能被应用的领域肯定是那些行业规模大、数据多、用户多的主干型产业。比如医疗领域的癌症诊断,法律领域的律师助理,翻译领域的语音识别及翻译,企业财务领域的智能算账等。因此人工智能首先取代的是初级医师、律师助理、人工翻译、初级财务等非常大众的职业。

对于一些高端的工作,人工智能短时间内取代不了。另外人工智能取代不了的,是那些小众的、没有足够数据量的领域。因为这些领域投入产出根本不划算,人工智能开发成本极高,大企业不会单独为这种小众领域开发人工智能应用。

而这些小众领域,就能支撑起一个个的小而美创业公司,从而自发创造出大量的多样性的工作岗位。未来这些小公司和拥有人工智能大公司的关系,会像主干与枝干的关系一样,共同撑起新型的社会结构。

打个比方,就像现在的快递网络,大飞机大货车等支撑远距离货物运输的主干物流工作,而穿梭在城市中的快递小哥用着电动三轮车这种简易交通工具承担起散碎的单个包裹派送任务,一定程度上快递小哥是使用了大飞机和大货车提供的高效服务。未来的社会也是这样,人工智能技术提供主干的服务,大量小微企业利用这种服务为人们提供出更加复杂多样的小众服务,同时创造大量就业。

虽然人工智能的冲击很猛烈,大部分人招架不住,但不要忘了这个社会里还有一种人——能快速适应变化,并能迅速利用新技术不断创造新的社会价值的创业者们,他们会自发解决人工智能造成的这个社会难题。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平川走马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平川走马
平川走马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