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为“吐槽”狂,娱乐消费升级的生意才刚开始

摘要: 他出版过《笑场》一书,在微博上拥有163万粉丝。作为《吐槽大会》总策划人,他找到了一条将才华变现、离资本最近的路。

吐槽正在从个人走向公共领域,最敏锐的莫过于资本的风向。

段子手李诞就踩在这个风口上。他参与创立的《吐槽大会》制作方上海笑果文化,近日完成了1.2亿A轮融资,由黎瑞刚领导的华人文化领投,南山资本和上轮投资机构游素资本、普思资本等跟投。

此前很多年,李诞的标签是:“作家”、“编剧”、“文艺青年”。他出版过《笑场》一书,在微博上拥有163万粉丝。作为《吐槽大会》总策划人,他找到了一条将才华变现、离资本最近的路。

本轮融资后,笑果文化将着重打造完整的美式喜剧生态体系,沿着美式喜剧产业的垂直细分市场,进行上下游的投资和布局,进一步完善笑果文化的整体商业模式。

大半年前,《吐槽大会》面世前夕,笑果文化在外滩边召开“王思聪的私人派对”,国民老公大力推捧,希望革新国内的脱口秀市场。

如今《吐槽大会》交出了第一一份成绩单:

第一季收官播放量总和超过14.5亿次,其中单期播放量最高达2.1亿,微博同名话题#吐槽大会#阅读量近11.5亿,169.8万微博网友参与#吐槽大会#话题讨论。

趁热打铁,笑果文化打造的新节目《未来吐槽王》,将于7月暑期档在腾讯视频上线,希望深耕美式喜剧的线下生态。可以看出,笑果文化正在打造美式喜剧生态链:从“噗哧”脱口秀校园俱乐部,到城市开放麦,再到《未来吐槽王》的线下海选。

娱乐方式也要消费升级

《吐槽大会》的美国版《Comedy Central Roast》,是一档真人脱口秀,尺度相当大,不仅拿人开涮,还充斥着脏话,拿人种说事。中国版在早期因为尺度问题被禁之后,及时调整了分寸,重新播出后,玩笑多有收敛,适应中国的监管生态。

在国外,像《今夜秀》、《艾伦秀》、《深夜秀》这类脱口秀,都是ABC、NBC等各大电视台的固定深夜节目,特朗普、奥巴马、希拉里都参与过脱口秀节的录制。节目的搞笑元素都来自于最近的热点事件、政客明星新闻等。

美式脱口秀也一直尝试进入中囯市场,《周六夜现场》去年来中国,和搜狐合作,不过效果不温不火。而国内土生土长的脱口秀节目,也经历了几个阶段,最早是刘仪伟主持的《东方夜谭》,编导写完文案,由主持人说出来,这是初级的尝试。

脱口秀2.0时代的代表作是《壹周立波秀》,编导团队提供文案,此外周立波加入了具有个人特色的表演技巧。近几年播出的《晓说》算是3.0版,主持人高晓松多年的知识积累,加上专业团队的策划和包装,根据网络大数据确定话题。

吐槽大会在3.0的基础上,加入了更多“过气”明星,主创人员曾经坦露:我们节目请到的咖不大,但我们提到的咖都很大。的确,邀请的都是相对而言不怎么红的明星,之前几期的主咖嘉宾分别为,李湘、曹云金、王祖蓝、唐国强、蔡国庆、大张伟、薛之谦、李小璐、小沈阳及凤凰传奇。

并没有那些综艺真人秀最爱疯抢的当红小鲜花、小鲜肉,但这些人也算家喻户晓,受众面极广,“不红”也是在节目中被吐槽最多的梗。

更有智慧、内涵的综艺节目,就是娱乐方式的消费升级。

试图纯靠智商和幽默说话,也是迎合新受众的口味,制作方意识到观众和网友有时候真的没那么Low,吐槽需要高技术含量。

从用户数据来看,《吐槽大会》的核心观众家庭月均收入分布集中于1-2万之间,占比为63.5%,60%以上的观众是具备大学学历的企业中层白领,智慧的吐槽才会让他们对节目有更多的认同感,年轻人更崇拜专业上的精专,高级的幽默。

吐槽也让视频平台看到了商机。

《吐槽大会》在腾讯视频平台播出,腾讯视频运营部副总经理兼企鹅影视副总裁马延琨告诉钛媒体,“未来在内容上,平台不会太多介入,而是从平台用户、网友需求这里介入资源。”

“我们每年年真正做到重资源投入的项目就十几个,头部价值比较明显,对最好的节目进行资源倾斜,所以对《吐槽大会》的招商预期,在2个亿广告收入以上。”马延琨说。

缓解中产阶级焦虑

吐槽成为一种现象,伴随着中产阶级的焦虑情绪泛滥。

互联网的出现,让很多人有了吐槽的平台,微博、评论都是舆论广场,可以说吐槽文化是根基很深的现象。不过大家在网络中的吐槽,是有虚拟身份的,在节目里实名吐槽,比互联网更加开放。把吐槽公众化,算是一个新鲜事。

《吐槽大会》的火爆,也是中产阶级焦虑的一个映射。

国内的中产者有知识,掌握的信息多,对生活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友邦保险的一项调研显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中产者看重的前五大目标是“健康、婚姻、职业成功、心理平静和财务自由”,围绕这些领域的吐槽也更集中,特别在购房、子女教育、医疗、养老方面。

“现在的社会也有很多吐槽,有压力就有吐槽,比如对工作的不满,对婚姻恋爱的抱怨,等等,我们的节目其实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打造的,让观众觉得既宣泄了情绪,又很有安全感。”《吐槽大会》出品人、总导演叶烽说。

吐槽的市场越来越大,后续人才的需求也在凸显。红头发段子手李诞,几年前在校园里找到了搭档“95后宅男”池子,这是个箍着头发、戴一副老式黑框眼镜的脱口秀青年,他们俩在节目里包揽了《吐槽大会》的很多槽点。李诞希望从校园挖掘更多脱口秀人才。

在业内人士看来,脱口秀编剧是个很难的工作,因为这个行业太新,刚刚起步,以前市面上只有零散的参与者。所以《吐槽大会》决定每年只做一季,并没有一直做下去。

《吐槽大会》再向下挖掘,就产生《未来吐槽王》,吐槽呈现的方式会越来越多,人才的挖掘也会越来越下沉,整个产业都需要成长。(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孙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孙骋
孙骋

钛媒体资深记者,关注金融科技。chengsun@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