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能帮老外戒毒,为何却不受主流文学奖项垂青?

摘要: 在国外如此受宠的网络文学,却似乎不受主流文坛待见。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一部网络文学作品能够摘得主流文学奖项。这是为什么呢?

前段时间,一则标题为“中国网络小说让美国男子成功戒除毒瘾”的新闻在网络上疯传,引起了网友的热议。原来,美国小伙卡扎德失恋后染上毒瘾,偶然间迷上了中国网络小说。他利用三个翻译网站,同时追看15部网络小说,半年后竟然戒掉了毒瘾!

这则新闻看似奇幻,却足以佐证中国网络文学的“魔力”。据统计,国内7.3亿网民中,网络文学用户已超3.3亿,几乎占网民总数的一半。不仅如此,网络文学还“攻陷”了影视行业,从前几年的《甄嬛传》、《琅琊榜》到今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无一不是根据网络小说改编的。

如此受宠的网络文学,却似乎不受主流文坛待见。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一部网络文学作品能够摘得主流文学奖项。这是为什么呢?

网络文学是如何崛起的

中国网络文学起源于上世纪90年代初。如果以1997年第一家中文原创作品网站“榕树下”上线作为起点,中国网络文学已走过20年春秋。1999年,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内地出版,让网络文学真正走入公众视野。从榕树下走出的李寻欢、邢育森、宁财神、俞白眉和安妮宝贝,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的第一批知名写手。

2001年以后,幻剑书盟、起点中文网等原创文学网站兴起,促使网络文学进入“井喷期”。在当时,网络文学作品质量良莠不齐,作者之间也存在写作目的之争——到底是朝纯文学方向努力,还是走商业化写作之路?

唐家三少、血红等作家的出现,某种程度上终结了这种“纠结”。他们不再传达深刻的思想,也不追求严谨的文笔,只推崇娱乐精神。这类作者的出现,为如今网络文学遭遇诟病埋下了伏笔。

2004年,起点中文网成功运作VIP收费阅读模式,成为网络文学转向商业化的最根本标志。接下来的一两年,起点中文网又首创保障年薪、发放奖金和年金等作家福利,促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及产业化的发展。与此同时,其他文学网站也纷纷推出了作家的福利计划。至此,网络文学完成了其商业化蜕变。

随着网络阅读收费制的推行,网络文学中开始出现以长篇为主、类型化发展的趋势,武侠、言情、玄幻成为网络小说的主要门类。引领穿越小说风潮的《步步惊心》、《梦回大清》,结合玄幻和武侠风格的《鬼吹灯》、《诛仙》,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两种网文类型。

2008年,盛大公司通过收购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投资成立盛大文学,并收购晋江原创网、榕树下等文学网站,占据了中国网络文学收费阅读业务90%以上的市场份额。为开拓收入来源,盛大文学开始向影视领域进军。2011年,盛大文学宣布将网络文学的影视剧改编“当产业”来做。自此之后,影视圈开始掀起网络文学改编热潮。

2015年,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联合成立阅文集团,成为网络文学领域的新一任“独角兽”。正在这一年,大量网络文学作品被高价收购并改编,游戏、影视、漫画、动漫、有声小说无所不包。资本涌入影视行业后,网络小说更是遭到了疯抢,顶尖作品甚至卖出了单部1300万元的改编版权费。

历经20年发展,网络文学的影响力早已今非昔比。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已逾3.3亿,网络文学作者以百万计,市场规模可达90亿。

据报道,2016年中国的网络文学市场产值破5000亿元人民币。仅一家阅文集团,每天就有400万作者为其上传原创作品,网络小说存量达千万部。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的海外影响力也日益凸显。早在2010年,网络文学就开启了海外传播之路。如今,中国网络文学的影响力已经覆盖泰国、日本、韩国,乃至美国、英国、法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仅阅文集团旗下的授权作品就达200部。

网络文学为何让人欲罢不能?

“过去我回家后只想着吸毒,现在我回家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国小说。”美国小伙卡扎德曾发出这样的感慨。看到卡扎德的经历,不少网友也回想起了痴迷于网络小说的经历——“我初中看小说饭都不吃,觉都不睡。”“看斗破苍穹那时候,我妈还以为我吸毒呢。”

从网友的说法来看,网络小说简直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不仅能让人戒毒,甚至还让人茶不思饭不想,无心工作还无心恋爱。那么,网络文学为何会让人欲罢不能呢?

1、满足读者的心理需求

传统小说以思想性和文学性见长,网络小说则以娱乐性见长。为了吸引更多读者,网络小说更多地关注对人心理需求的满足,让读者为一时的精神快感买单。

简单来说,网络小说满足了读者在现实中不能实现的种种欲望,并提供了某种代入感。看到网络小说中的主角逐步获得权力、金钱、名声、美女,读者的心情也随之起伏。在现代社会中,生活压力无处不在,网络小说就成为了读者的“避难所”。

以《斗破苍穹》为例,这部小说开篇便是主角天才殒落,被同龄人看不起,定好的未婚妻上门退婚。于是,主角一路刻苦修行,期间无数美女投怀送抱,终于拯救世界成为大英雄。有读者如此评价这部小说:“虽然很多地方都很烂,但看着很爽。”所谓的“看着爽”,其实就是在书中“梦想成真”的快感。

对国外网友来说,仙侠、玄幻小说同样满足了他们“猎奇”的心理。这些小说往往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如《斗破苍穹》、《凡人修仙传》等小说,大多带有中国传统文化色彩,但又跟海外读者对中国的刻板印象大有不同,满足了国外网友的猎奇心理。

2、网络文学互动性强

传统文学作品一般是由作者独立创作,创作过程中与读者几乎没有沟通。相较之下,网络文学更重视与读者互动。网络写手一边写作一边上传,可以根据读者的阅读喜好,来改变行文风格和故事走向。如此一来,读者追看的作品会更符合自己的心理期待。

为了留住忠实读者,有的网络写手还会将自己或者读者的名字变形后代入到写作中,或者将自己或周围群体的特征(城市、经济地位、爱好等)嵌入到主角的人物特征中。这样的写法,更容易让读者有代入感,可以增加读者的兴趣和粘性。

3、符合碎片化阅读的需求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碎片化阅读正在成为人们最主要的阅读方式。相较于传统小说,网络小说节奏快,语言直白,更适合进行碎片化阅读。一般来说,网络小说一章的内容,几分钟就可以读完,不需要花很长时间去咀嚼。

有调查显示,超过50%的读者都在路上或者等待的时候阅读网络文学作品,还有近三成读者在餐厅或其它休闲场所阅读。由此可见,网络文学的移动化特征十分突出,恰好契合了人们碎片化阅读的需求。

4、低成本的娱乐方式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甘于为娱乐付费。看一场电影要几十块,去一次KTV动辄上百。就连抢先追剧,也要花几十块钱购买网站会员。相较于这些娱乐方式,网络文学可以说是相当实惠了,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进行阅读。

同样的小说,购买实体书可能需要几十块,在网上下载一本可能只要几元钱。即使是正在连载的最新小说,也花不了多少成本。以起点中文网为例,充值1元可成为普通会员,阅读网络小说1000字只需要5分钱。除非你看的是数百万字的超长篇小说,否则根本花不了几个钱。

网络文学不受主流奖项垂青?

伴随着粉丝的追捧,资本的垂青,网络文学也开始获得传统文坛的认可。去年9月,中国作协公布了454名新会员名单,其中网络作家及网文从业者高达29人。作家葛红兵预言,未来网络作家在中国作协所占比例将上升到50%以上。

不仅如此,主流文学奖项也对网络文学抛出了橄榄枝。2010年,鲁迅文学奖接受了31部网络文学作品入围参评。2011年,茅盾文学奖也开始接受已“落地出版”的网络文学作品参评。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蔡骏还凭借短篇小说《眼泪石》获得了第四届郁达夫奖的短篇小说提名奖。

说到评奖,首先要普及一个常识。目前,中国有四大“重量级”文学奖项——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和曹禺戏剧文学奖。其中,老舍文学奖只针对北京作家,曹禺戏剧文学奖仅针对戏剧领域评奖,评奖范围有一定局限性。大部分网络文学作品有望参评的,只有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

网文作品得以参评主流文学奖项,显然是传统文坛对网络文学的文学性的某种肯定。然而,进入主流奖项的视野,并不意味着网络文学已经与传统文学平起平坐。截止到目前,没有一部网络文学作品摘得有分量的主流文学奖项。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很多网络文学作品都不符合主流奖项的评奖标准。例如,鲁迅文学奖规定中篇小说篇幅要在13万字以下。而网络文学一般篇幅较长,中篇小说能达到60万字,导致一些优秀作品无法入围。最终,只有《网逝》一部网文作品参与了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奖,结果铩羽而归。

同样敞开大门的茅盾文学奖,也提出了一些“苛刻条件”。茅盾文学奖要求参评作品必须“成书出版”,且出版的时间是2010年之前,这让很多优秀网络小说失去了参评资格。诸如《盗墓笔记》这样已经出版了落地书的网络小说,因为未能出全而失去了参评资格。诸如《橙红年代》这类在2011年之后出版的作品,也被拦在了茅盾文学奖的大门之外。

种种苛刻的条件,难免让人觉得主流文坛是在“明迎暗拒”。网络文学的作品形态与传统文学大不相同,按照同样的标准去参与评奖,对网络文学作品显然是不公平的。但不可否认的是,网络文学总体上比较粗糙,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都难以跟传统文学作品比肩。

用钱来衡量的文学,还是文学吗?

网络文学拥有3亿读者,版权费卖出天价,还能帮老外戒毒,就是无法获得主流文学奖。根本原因在于,网络文学已经高度商业化,与其说网络文学作品是文化产品,倒不如说是一种商品。写手是卖方,读者是买方,双方各取所需,各得其乐。

既然把网文当做商品,写手首先要考虑的自然是“衣食父母”的需求。什么题材受欢迎就写什么,哪个元素博眼球就加哪个。“暴力是需要的,偶尔还要打打色情的擦边球。在内容的选择上,要更偏向于仙侠、异能、游戏、玄幻这类题材。”一位网络写手曾如此描述创作网文的“套路”。

对读者如此迎合,换来的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是钱。

如今的网络作家,早已经摆脱了作家固有的清贫形象。2016年的网络作家排行榜上,唐家三少以1.1亿元的年度版税收入登顶冠军。位列二三席的天蚕土豆和辰东,版税收入都超过了3000万。不仅如此,狂热的粉丝还会给网络作家打赏。据报道,2014年,有位读者给唐家三少打赏了100万元。

身为顶级网络作家的唐家三少,正是把文学当成“商品”的有力践行者。自从《斗罗大陆》后,唐家三少的写作就明显陷入了“套路”。规范化的题材,脸谱化的任务,模式化的情节……尽管故事背景上天入地,实际上一直在重复着“少年成长”的故事套路。

随着收费模式的兴起,网络文学逐渐演化成了一个产业,也变成了很多写手眼中“发财致富”的手段。实际上,以文学创作赚钱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抛弃对深度和意义的追求,毫无底线地讨好读者,一切向“钱”看齐。这样的作品,其实很难用“文学”去形容。

曾有专家认为,中国网络文学正在成为继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剧之后全球最大的文化输出产品。不可否认,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影响力正在不断增强。

然而,多数网络文学作品仍然缺乏对现实生活的关注,缺乏对人类命运的思考,取而代之的却是仙侠玄幻、霸道总裁和盗墓奇遇。这样的文学作品,真的能够代表中华文化软实力,展示中国风貌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1

  • Sevenhells Sevenhells 2017-04-24 10:10 via pc

    不过是阅文上市前的造势,这也能信?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