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技术成熟度曲线中,资本是如何进场的?

摘要: 资本在技术创新中有其特殊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创新的进度。

资本在技术创新中有其特殊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创新的进度。在技术成熟度曲线(Hype Cycle)的演化进程中,进场资本的类型、心态、策略,以及密集度也都在随之演变。

不同的进场节奏与策略

我们知道,资本所关注阶段不同,基金规模、投资金额、投资决策与退出方式等都会有很大差别。在许多情况下,我们会听到各类资本方发表对某一投资赛道的不同看法,也会表现出不同的投资意愿。有的认为投资正当时,有的却认为尚不成熟、有待继续考量。

究竟是早是晚,在很多时候,这与资本方所关注的投资阶段有关。但大多数人,往往忘记了发言人所在的立场,仅看到了其言论的直接意思。

例如,对一个天使基金而言,若等到技术或市场趋于成熟明朗,恐怕潜在标的物早已被瓜分殆尽。在技术成熟度曲线中,不同关注阶段的资本有其自己的入场节奏与降险策略。

种子天使资本往往在创新促动期就开始介入,此时还处于概念或技术研发阶段。微观层面上的事态会向何处发展、以多快的速度发展,在这时候都很难判断。唯一相对可靠的是较为宏观的大势,例如消费升级、人口老龄化等这些都是大概率趋势。总体而言,只要符合大势的领域,天使投资都可能感兴趣。

就某一新技术而言,创新促动期进入的资本最终血本无归的概率显然是最高的,然而早期资本降低风险的策略在于,用少量的资金换取大比例的股份。而资本的这种议价能力,只有在前景模糊的萌芽阶段才有可能产生。

在创新初见效果之后,人们的价值预期开始迅速攀升,关注早期阶段的资本随之开始进场,也就是促动期到过高峰值期这段时期。此时,资本的议价能力也有所下降。

这里除了标的项目初具雏形令估值有所上升之外,还因为该领域的创新价值预期进入显著的爬升趋势,令更多资本闻风而动,水涨船高,标的项目也因此拉抬了融资要求,尤其是较有基础的优质项目。 

经过过高期望峰值之后,创新技术开始逐渐真实面对现实,预期价值下降,而人们对该技术的优劣利弊却开始逐渐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经过底谷期的洗礼,最终会留下少数团队突围出来。对关注中后期阶段的风险资本来说,会耐心等待到事态明朗,在突围出线的选手中挑选投资标的。

这一时期,赛道风险的不确定性大幅降低,赛道选手各自的特质也清晰起来,然而在同一赛道中仅有不多的潜在标的投资对象可供交涉了。

此外,关注发展阶段的资本在明确进入稳步爬升期后再寻找合适机会进场。实际上,许多技术在进入发展期之后才真正开始登上产业舞台,它们会在技术成熟度曲线之后再经历一个可能相当漫长的行业生命周期后半段,从成为主流到直至衰退。在行业衰退期到来之前,关注发展阶段的资本都会寻找机会进场。

以上不难看出,无论关注什么阶段,各类资本都将面对各自的风险,也将把握各自阶段的有利条件。

最佳进场时机

在投资领域,低买高卖是获利的不变法则。进场的点位很大程度决定了获利空间。预期价值变化有起伏则意味着有高点有低点,起伏越大意味着风险和机会也越大。

在技术成熟度曲线中有两段明显的爬升曲线。第一段为创新促动期到过高期望峰值。这时候往往仅有少数人了解到该项创新,也就是所谓抢占先机,此时标的投资对象较少,但参与的资本方也较少,资本方往往更占谈判优势。

第二段为度过底谷期之后进入稳步爬升期,也就是在所谓寒冬来临后,这时候项目往往处于艰难时局中,亟待能帮助它们找到突破的资金或资源。 

理性的说,资本应当在预期价值低迷时入场,才有更大的获利空间,但实际情况确是更多的资本在预期价值高点时进场。资本虽有逐利性,但它却常常失去理性,在资本的背后仍旧是作为人的管理者和出资者。

和二级市场投资一样,绝大多数投资者还是免不了追涨杀跌。在许多情况下,资本大批量进场往往集中在过高峰值前后和进入实质生产高峰期之时。

以发展已近20年的电子商务领域为例。1995年左右随互联网创新电子商务开始兴起,经历了一轮十分迅猛的高涨拉升,直到2000年中网络泡沫破灭,落回底谷之后低迷徘徊了几年,电子商务终开始有了更真实的市场。

从下图中,可以看到1998~2009年电商领域风险投资金额与交易量的变化曲线。无论是交易金额还是交易量,接近过高峰值顶点的1999年和2000年最为巨大。整个风险资本投入的变化曲线与技术成熟度曲线吻合度惊人。   

亚马逊作为电商鼻祖,上市较早,我们因此能从二级市场股价上来追述人们对亚马逊的价值预期。结果是1998年~2005年间亚马逊的股价变化曲线也与技术成熟度曲线步调一致。

技术成熟度曲线中还有一段惨烈的跌落,也就是从过高期望峰值到底谷期。这段时期从问题暴露到问题解决需要经历一番挣扎,并不是所有创新最终都能走出底谷期。

部分新技术会最终被证实并不适合市场需求,而直接退出;即便技术本身有前途,具体到各个项目上,也会有一大批参与玩家无法从问题暴露走到问题解决,而也在这一阶段淘汰出局。

因而,这是一段高风险阶段,资本方往往可能抽身而去或远距离观望,似乎正应了那句“只能锦上添花,无法雪中送炭”。(本文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顾贝妮,微信公众号:futuretalking)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顾贝妮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顾贝妮
顾贝妮

独立战略顾问,创新商业研究者,动脉网联合创始人,自媒体微信号:未来主议(futuretalking)

评论(2

  • 顾贝妮 顾贝妮 回复分析師 2017-04-07 10:57 via pc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2017-04-07 10:30 via pc

    這個所謂''技術成熟度''定義的,其實是''技術炒作度''。技術成熟度定義是''TRL, 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真正搞技術投資的人,重視的是這個。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