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进入权力交接的动荡时刻

摘要: 许多电影行业从业者都在感叹华谊的老去。元老出走,外援空降,创二代进入董事会,华谊已在2016年悄悄完成了管理层的重组,王中磊则代替王中军全面接管华誼。

华谊之困,困在人事。

这是钛媒体作者硬糖君经过一年多观察得出的结论,放在文章的最开始,开宗明义地表明我们的态度。

过去的2016年,电影行业从业者都在感叹华谊的老去。自2015年丢掉中国民营电影票房冠军的位子,看衰华谊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去年与万达一战,更是将华谊自身在院线和发行能力上的弱势暴露无遗。

在具体的数字上,华谊2016年营业收入35.03亿元,净利润8.08亿元,相比2015年分别减少9.55%和17.21%。这是2009年华谊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净利负增长。

如果这个数字还没有那么难看的话。看一看华谊的扣非净利润-4000多万,这意味着华谊2016年的主营业务是亏损的。除了卖掌趣科技的股票支撑一下业绩,华谊今年业绩再无任何亮点。

业务持续低迷的同时,华谊比以前更加高调了。

几乎每一场行业会议;每一次投资企业的站台会;每一次年报、半年报发出来的敏感时节,你都会看到华谊在媒体上频频曝光,用文字和图片解释着华谊的战略,表明自己正在调整,维持着自己昔日的体面。

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王中磊一个人出面曝光,不再是王中军。

这也许就是华谊症结背后的原因,华谊已经在2016年悄悄完成了管理层的重组。

不仅王中磊接替时年56岁的大哥王中军,全面接管华谊各项业务,叶宁还被从万达挖来、王中军儿子王夫也高调进入董事会、华谊元老胡明悄悄离任......

权力交接时刻,对国家而言,就好像是午夜时分最危险的时刻,对于企业也是如此。

在这一时刻,现任者让位给继任者,经验被不确定感取代。对既有利益格局的突破,对原体系的改写。能否理解过去、能否建立信任,步步惊心。

新旧交替,中磊时代

以前外界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比如为什么一定要在2016年初的时节点上挖叶宁?为什么王夫也在2016年进入公司董事会,负责投资方面的业务,明明他2011年就已经回国,在这一时间点上接替原本属于王中军的投资业务,实在耐人寻味。

王夫也

王夫也

现在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豁然开朗,王中磊全面接替王中军,必然要找一些人辅助,也必然要让一些人离开。

离开者当中,最重磅的当属胡明,华谊的元老以及上市功臣之一。

胡明

胡明

胡明从2006年开始一直任华谊的财务总监,帮助华谊解决财务杂乱的问题,更助力华谊2008年作为娱乐行业第一股登陆创业板。因此,胡明一度在华谊内部地位仅次于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

后来胡明调任华谊子公司华谊创星CEO,又带领华谊创星顺利登陆新三板。胡明本人也持有华谊创星34.5%的股份,一度市值高达3.6亿。

但在2016年2月,胡明忽然将手中股票转让给华谊兄弟,宣布离任。王中磊接任胡明位置任华谊创星董事长。

有人认为这是胡明功成身退套现离开,也有人认为这是王中磊全面掌权,控制欲太强。但无论如何,华谊在2016年人事出现了大调整,几乎是伤筋动骨式的调整。

央视有一档财经类访谈节目叫《遇见大咖》,从2015年推出第一季开始,已经到第三季了,基本上每一个上节目的企业和他们的掌门人都大有来头,王健林、王石、郭广昌、刘强东、董明珠、杨元庆等。

这些企业和企业家基本上都具行业领导者与发展受争议的共性,华谊作为娱乐行业的代表公司之一,连续两次上节目,接受央视的专访。分别是第一季的王中军和第三季的王中磊;与他们相似的只有联想集团的柳传志和杨元庆。

一般来说,企业进行这么大力度的公关,肯定是到了比较危急的时刻。看看曾经的PC巨头联想今天的发展情形就知道了。

以新身份参加专访的王中磊,对着镜头承认了公司早年顾忌“派拉蒙法案”而未能大力做院线的失误,以至于万达院线“封杀”华谊出品的电影作品时毫无还击之力。

在年报和年报解读稿中,华谊一方面规划自建影院,一方面借入股大地院线的机会形成联盟,扩大华谊的院线排片能力。

明星资本化小败局?

华谊曾经被认为是明星资本化做得最前卫、最成功的一家公司。但在2016年,却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被寄予厚望的华谊浩瀚和浙江常升影视都未完成对赌协议。

华谊浩瀚背后站着是李晨、Angelababy、冯绍峰、杜淳、郑恺、陈赫6位明星股东,成立于2015年10月21日。

该公司成立第二天,就被华谊兄弟以7.56亿元天价收购,震惊行业的同时,也开启了明星合伙人时代。其后上市公司和明星一起开公司风潮,正是由此发端。

根据收购协议,华谊浩瀚2016 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不低于人民币 1.03亿元,但实际只取得净利润1.01亿元,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将要触发业绩补偿机制。

这家公司虽然绑定了华谊旗下诸多一线明星,也利用明星优势参与了一些网剧和综艺节目的投资。但是明星股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出人出力,AB到处搞副业就不说,李晨最近也在外面捣鼓自己的首部电视剧,避而不谈华谊浩瀚股东身份。

同样的,华谊曾经在2013年9月,通过全资子公司浙江华谊兄弟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人民币2.52亿元的股权转让参股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收购完成后,华谊影业持有浙江常升70%的股权,后者成为华谊兄弟的孙公司。

根据这一收购协议,浙江常升影视做了5年的业绩承诺,最新的2016年承诺净利润为3779.50 万元,但最终只取得了2500.13万元的业绩,同样未完成业绩承诺,需要进行业绩补偿。

值得玩味的是,张国立去年在一个投资论坛上,曾直言“不知道王中军谈了什么条件,冯小刚离我而去,进了华谊,后来又把我拉进去了。但我现在还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因为和华谊签了一个对赌协议”。

张国立后悔之情溢于言表,大概当时就预感到,2016年的对赌,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了。

两个明星公司,两个明星资本化的典型公司,都未能完成对赌业绩,可不可以给行业带来一些启示?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硬糖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硬糖
娱乐硬糖

评论(7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4-01 02:58 via iphone

    又来了

    0
    0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回复钛AdNz9L 2017-03-31 22:50 via pc

    種族主義是人類的天性,逆向種族主義才是變態。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03-31 21:27 via iphone

    华谊也玩对赌

    0
    0
    回复
  • 钛AdNz9L 钛AdNz9L 回复分析師 2017-03-31 18:52 via android

    不要评论种族,更不要诋毁。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分析師 分析師 2017-03-31 14:17 via pc

    二王都是滿人,華誼兄弟其實是滿遺兄弟公司,有過製作詆譭漢人和漢人政權的電影的不良記錄,必須整垮。

    0
    0
    回复
  • yia yia 2017-03-31 12:07 via iphone

    ip

    0
    0
    回复
  • 高轶峰Evan 高轶峰Evan 2017-03-31 10:30 via weibo

    @玛雅的文化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