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热血长安”等热播剧陷入抄袭门,编剧、投资方谁来背这个锅?

摘要: 文化产业的本质就是创意,没有创意力,这个行业就没有生命力。

于正的《宫锁连城》抄琼瑶的《梅花烙》,《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桃花债》,《热血长安》第四集抄《张公案》,《幻城》抄日本漫画《圣传》,《锦绣未央》抄了219部小说……


不知不觉中,抄袭,俨然成为热门影视剧的“标配”,而且还越抄越红。

纵观近年各类著作权案件,影视类著作权案件常年位居首位。鉴于此,在近日举行的2017年春季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上,由14位法学专家和12位文学艺术界专家组成的全国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宣告成立,正式向影视圈抄袭之风宣战。

业内人士表示,鉴定委员会的成立,相当于要为汹涌澎湃的抄袭大潮铸起堤坝,也标志着泛滥成灾的影视侵权终于有望“批量”伸张正义。

在文创资讯看来,鉴定委员会的成立,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国内影视著作权司法鉴定的空白,但对于鉴定委员会能否真正有效地制止抄袭,还有待观察。而在此之前,弄清楚抄袭发生的源头在哪里,抄袭成风有肆无恐背后真正的原因,对于整治抄袭之风来说,或许更有意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热门影视剧频陷“抄袭门”

一边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热度未减,一边是唐七公子抄袭大风刮过一事旧事重提。近日,随着IP改编剧的热播,网络小说的抄袭问题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说到抄袭,去年年底大火的现象级电视剧《锦绣未央》不愧为抄袭界的范本,遭到业内联手抵制。据调查取证,《锦绣未央》与200多部小说的内容高度重合:故事的框架抄《长歌天下》;女主人设抄《身历六帝宠不衰》《祸国》等;女主进宫后抄《甄嬛传》《步步惊心之庶女皇后》等;朝堂情节则抄《官居一品》等;谋权和宫斗抄的是《帝王业》《军师联盟》……


百名网友花了三年时间做出用以对照是否有抄袭情况的“调色盘”,认定《锦绣未央》一共抄了209本书,全书270万字、294章,仅9章未抄。据说,光力证原著涉嫌抄袭的证据就高达1米5!

人红是非多。2017年开年,随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热播,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原小说抄袭《桃花债》的话题再次被提及。据说,早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连载时,就有人曝光在该作品中大部分文字都是抄袭的作者大风刮过的耽美小说《桃花债》,并且该作者还做了文字调色盘,让读者们清楚辨别哪些是抄袭,哪些是原文。

不仅如此,似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冥冥之中就与“侵权”相伴,抄袭风波后,该剧又因为未经许可使用了著名昆曲演员单雯的唱段录音而被告侵权。

而最近,《热血长安》播出后,同样被不少观众指出第四集《志怪惑人》的故事情节与作者“大风刮过”的作品《张公案》中的《鬼笔筒》极为相似。2月25日,“大风刮过”在微博公开发表质疑,并指出剧中真凶和受害人的姓氏都未做改动,抄袭情节十分明显。


随后制片方邀请业内版权专家余飞进行对比,经确认,抄袭成立,剧方随即对第四集在网站进行下架,对“大风刮过”及观众致歉,并解除与第四集编剧的合作关系。随后,该集编剧也公开发文致歉,承认了抄袭一事。

实际上,IP剧的原著或剧本抄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诸如《甄嬛传》《花千骨》等大剧,也都曾经被指涉嫌抄袭。

抄完日剧抄美剧,影视圈抄袭之风由来已久

从学习到借鉴,从模仿到抄袭,从局部抄到全盘抄,从无所不抄到抄无可抄……影视圈的抄袭之风由来已久,日剧、美剧、韩剧、泰剧,哪个火就抄哪个!而国产剧的抄袭绝非一朝一夕形成的,据文创资讯观察发现,国产剧的抄袭成风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1.肆无忌惮的裸抄期:日剧是“重灾区”

事实上,国产剧的抄袭之路早就有迹可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有一大批国产剧赤裸裸地抄袭日剧,而且是完整地抄袭。细细比对,不难发现,这一时期的国产剧,几乎就是把日剧重拍了一下,除了把地名和人名重新改成了中国的,其他的剧情、人设几乎一模一样。

比如李亚鹏、徐静蕾主演的第一部国产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就赤裸裸地抄袭了日剧《爱情白皮书》,都是三男两女五位大学生之间错综复杂的爱情故事,连人物关系和结局都一样。


再比如,周海媚主演的《新闻小姐》抄袭了铃木保奈美主演的《新闻女郎》,耿乐主演的《侬心太软》抄袭了经典日剧《悠长假期》,抄袭到演员的装扮、发型和表演方式都一模一样。最过分的是,曹颖主演的《我想嫁给你》,除了演员的名字,全部是日剧《恋人啊》的复制版,当年被指出抄袭后,《我想嫁给你》的片方狡辩称天下电视剧都是互相模仿。

2.有所收敛的借鉴期:日漫、美剧都中招

由于国产剧裸抄日剧闹得太凶,后来国产剧开始收敛起来,把抄袭改为借鉴,而借鉴的范围也从日剧拓展到日本动漫和美剧。比较出名的是《少年包青天》,它的每一个案件都能在日剧版《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和动漫版《名侦探柯南》中找到原型,不过毕竟把这些案件全部放在了包青天的故事里,反而这种借鉴受到了很多观众的追捧。

紧接着,国产剧又纷纷学到了新招——《家有儿女》把美剧《成长的烦恼》和美国动画《辛普森一家》的基本设定拿来,赤裸裸抄袭段子,但却进行适度本土化,居然成了经典。《美人天下》干脆就拍成了古装女版《越狱》,抄基本设定和台词,十分不露痕迹。《兰陵王》抄了日本动漫《尼罗河女儿》与《天是红河岸》,《女娲传说之灵珠》抄了《犬夜叉》,都采用了外行人很难分辨的“借鉴”手段。

3.有肆无恐的抄袭期:连布景都一样

由于一段时间内借鉴而来的国产剧都相当经典,让懒惰的国产剧投资人和编剧尝到了甜头,后来胆子又大了起来。《爱情公寓》系列成了国际笑柄,这部经典国产剧与《老友记》就像孪生,从场景到对话原封不动抄了过来,还抄了《老爸老妈的浪漫史》、《生活大爆炸》等美剧,连房间布景和镜头角度都完全一样,甚至连美国方面都对中国这种特殊“译制片”行为做了吐槽的新闻。

国产剧《绿萝花》好像就是在欺骗那些没有看过韩剧《蓝色生死恋》的00后一样的翻拍片,《美丽主妇》与美剧《绝望的主妇》、《危情24小时》与美剧《24小时》都是相同的国产复刻版,《回家的诱惑》最可笑,因为它和韩剧《妻子的诱惑》相同的不仅是造型、台词、镜头的角度和主题曲,连女主角脸上的痣都懒得挪一个地方。

4.抄无可抄的空窗期:连泰剧都进入抄袭拼盘

国产剧抄袭成疯,日剧、韩剧、美剧、海外动漫作品中知名的和不知名的都已经抄袭完毕,国产剧创作者开始把抄袭的触角延伸到了世界各地,泰剧首先进入了国产剧的视线,国产剧《千金女贼》的剧情和人物设定都和泰剧《光影之争》差不多,还穿插了不知名日本漫画《伯爵千金》的部分段落,严宽的《恋了爱了》剧情上抄袭了泰剧《临时天堂》。

5.突破门槛的互抄期:游戏行业也不能幸免

如今,国产剧的抄袭门槛甚至超越了电视剧和动漫,伸到了游戏领域。抗日剧《猎刃》被爆造型抄袭游戏《刺客信条》,《传奇英雄传之梦想飞跃》剧情完整抄袭了游戏《Fate》,还是个18禁的成人游戏。

《山海经之赤影传说》除了完美地复制了日本动漫《不思议游戏》的剧情和人物设定,照搬了《火影忍者》的台词外,海报还把两款知名游戏《最终幻想》和《神鬼传奇》山寨了下来,可谓抄袭届的宗主。

不仅如此,近年来脑筋已经抄乱了的国产剧创作者更是开始互相抄袭,出现了虽然被叫做“跟风”实际上和抄袭并无二致的国产剧,比如《大丈夫》的孪生弟弟《小爸妈》,《潜伏》的表弟妹《暗算》、《掩护》,当然最有名的是于正的《宫锁连城》抄袭了琼瑶的《梅花烙》,值得庆幸的是在琼瑶起诉于正后于正败诉了。

而《甄嬛传》《花千骨》《三生三世》《热血长安》又何尝不是,你抄抄我,我抄抄你呢?

抄袭成风,编剧、投资方、观众谁来背这个锅?

抄袭,可以是个体行为,一个人的事儿,可是抄袭成风,绝非一己之力就能实现。要说,抄袭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抄袭者、编剧、投资方、观众,都脱不了干系。


1.编剧独创力不足,教育体制之诟病

抄袭,最本质的问题在于独创能力不够。我国填鸭式的教育体制导致有独创能力的人才缺乏。有的学生从小到大都是根据范文、标准解决问题,经过十几年教育,已经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和创意。所以不难想象,部分文学创作者和影视创作者由于从小到大缺乏独创训练,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中也就不可能短时间写出有质变的东西,所以他们东抄抄西挖挖。抄袭是教育体制下的怪胎。

业内人士曾吐槽说:“现在部分编剧专业学生,在校期间就被赶上了‘粗制滥造’的流水线,为投资方天马行空的想法填坑打草稿。”纵观当下,绝大多数编剧们都很年轻,没什么生活经验,写不出扎实细腻的人生经历,所以,只能写神鬼剧和狗血的爱情剧,而且不得不去抄国外成熟的设定、关系和剧情,越抄越懒,越抄越烂,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而事实上,编剧是一个需要深度积累的职业,好的编剧至少需要经过5年的历练,有过10年的积累才可能产出精品。

一方面优秀编剧越来越少,一方面编剧的地位越来越低。早前以编剧为创作核心的电视剧拍摄机制已经不复存在,现阶段的国产剧创作中,与导演、明星、档期、宣传、收视率等影响因素相比,编剧的权重更加弱化,这也让编剧成为了电视剧“食物链”中最低端的人群。据说,受雇于制片人的编剧有时不得不委身于制片人的“阴阳契约”!这种追求即时买卖的市场环境自然也会催生出无心打磨剧本的编剧。

2.受资本左右,影视行业急功近利

虽然抄袭行为的产生跟编剧水平有关,但其实,更本质的原因在于资本热钱都进了影视圈,让这个体系规矩都还没立住的行业,又被各路“财神爷”搅和乱了。而且在他们的各显神通下,质量粗糙的抄袭剧也能有很好的发行渠道与观众见面,更加让人以为,抄袭不是问题,只要肯砸钱,一样可以大卖。

一直以来,中国电视人都太渴望成功,因此急于寻找成功模式进行复制。制片方每天看着收视率,甚至容忍不了让电视剧有一个成长的空间。

而各路资本宁愿把大量的资金放在后期宣传上,也不愿花大量的时间去等你编一个未知的原创故事,当然也不会花大价钱去购买原创故事,或者去雇佣一些成名编剧。而是以“市场等不及”为由,鼓励创作者把已经火热的几部剧作揉捏,嫁接在一起,略微改一个设定,批量生产“打补丁编故事”。

3.观众版权意识弱,成抄袭事件的帮凶

既然抄袭者的恶行已经越来越多地被揭发,为什么抄袭之风还是呈蔓延之势,无法遏制呢?这种“抄不死,反能抄红”的背后,其实有一条重要因素被很多人忽视了:观众的版权意识薄弱,客观上纵容了影视作品的抄袭行为。

IP剧之所以受欢迎,因为它有一定的粉丝基础,拍了压根就不愁没人看。即便你拍得不好,即便你抄袭,也依然有原著粉“一边敲着反对抄袭的字眼,一边打开视频软件抱着剧啃得不亦乐乎”。看看以上点过名的,郭敬明、唐七、于正,哪个不是大名鼎鼎,拥护者一大堆。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当“抄袭”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之时,影视剧不仅没有受此影响而夭折,反而因为话题量上去了,吸引了更多的看客前来一探究竟。毕竟,键盘侠多的是,从道德角度出发真正从行动上去抵制盗版的人少之又少。所以说,观众在抄袭事件中也是另一个重要的帮凶。

4.写作软件省时省力,何乐而不为?

抄袭者自身,作为罪魁祸首,明知抄袭会给自己惹来一身脏,为何还如此“偏爱”抄袭之事呢?据悉,写作软件给了他们很大的便利,在写作软件上,输入关键词快速搜索文章,帮助写作,获取方便,写千余字仅需十分钟。如此省时又省力的事,在道德观念淡漠的抄袭者看来自然是何乐而不为呢?

5.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

影视剧抄袭的维权向来麻烦,原作者起诉的案例其实并不多,一般的被抄袭者维权意识较为淡薄且根本没有财力和精力去走法律程序,而且即使上诉了也不一定能胜诉,况且,即使胜诉,获得的赔偿也是少得可怜,绝对及不上抄袭者赚到的。这种情况下,处于弱势的编剧或原作者很有可能就畏难放弃了。

正如此前“大风刮过”所言,“抄袭者抄得快,官司刚起头,估计剧已经播完了,一场官司反而会给抄袭的剧目带来热度,使其收视率和点击率上升。打一场版权官司又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精力,做出的赔偿对被抄袭方来说也不值一提。”

因此,我们也不难看出,那些勇敢拿出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权益的,其本身就有一定的知名度,且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做保障。他们有勇气、有底气、也有能力可以为自己发声。

但是,即便如此,琼瑶于正案、《芈月传》抄袭案、《锦绣未央》抄袭案等,几乎都是等到剧集播出、侵权伤害已经造成后,才通过法渠道进行维权,维权成本较高。甚至于,庄羽和郭敬明的维权斗争持续了数年。

6.对抄袭惩治力度不够,市场得不到纠正

相对西方发达国家,我国对抄袭判赔金额仍然较低,因此大多数涉嫌抄袭的作品并不怕判决。毕竟在能赚到的几亿元的影视版权费面前,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的赔偿,只是九牛一毛。可见,对侵权行为人的惩治力度不够同样是抄袭成风的重要原因。

影视圈“抄袭”成风怎么破?克星来哉!

抄袭,每分每秒都在上演。目前国内影视剧的抄袭已经进入批量生产、智能化创作阶段,可剧本举证、比对却依然全靠肉眼和人脑,想想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作量?


像锦绣未央涉嫌抄袭两百多部作品,这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量还真是发现不了,幸而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况且,三生等作品被揭发也是因为它改编成剧真的火了,知道的人多了,试想,还有多少抄袭的作品潜藏在黑暗中未能被发现呢?

再换句话来说,即使抄袭被揭发,多的是抄袭者以“如有雷同、实属巧合”,甚至是以“致敬原作者”为名粉饰自己的抄袭行为。

以上种种,都反映出我国法律在这方面是有所欠缺的——可以定性的法律极少,且违法成本低。即使是2010年施行的著作权法,也只规定了不得剽窃他人作品,而未提认定标准。

事实上,由于影视剧抄袭还存在着剧本改编的工序,往往不能单纯凭借文本文字之间的逐一比对,来确定抄袭事实,而需要结合不同的剧本及台本表现,来做出推断。比如琼瑶起诉于正抄袭的案子,两者的剧情、台词、人物并不同,要从戏剧功能上去判断存在抄袭,法官就可能评判不了,需要专家协助。因此,在标准难以统一的情况下,成立专业的鉴定机构,势在必行。


于是,3月20日,由14位法学专家和12位文学艺术界专家组成的全国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宣告成立了。该委员会首批聘请的鉴定委员会专家来自法院系统、大专院校系统、国家一级编剧及知识产权方面的专家学者,已入法院指定名录,主要任务即为接受法院委托鉴定比对影视著作权抄袭案件,维护知识产权的合法权利。

除了由26名专家组成的专家库,鉴定委员会还设置了四个常设的处室,即法务室、鉴定室、疑难案件研究室和复核室。专家经过详细的鉴定比对后,会提交法院,作为法院法官审判的重要依据。

对于全国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的成立,文创资讯是持积极观望态度的,但同时又心存疑惑!比如靠人脑判断对白、故事梗概、主题和逻辑关系方面是否存在抄袭,不但工作量很大、效率很低,而且对鉴定人的职业素养要求很高。真心希望,鉴定委员会的成立不会成为又一个权利腐败机构!

种种迹象表明,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的建立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当有一天,观众拒看、演员拒演,剧方拒拍抄袭作品时,当法律明确抄袭行为的衡量标准,给抄袭行为套牢“法律”的金箍时,抄袭者也便无路可走了吧。

最后文创资讯想重申一点:文化产业的本质就是创意,没有创意力,这个行业就没有生命力。复制的资源总有枯竭的一天,唯有提高原创能力,中国电视事业才能长盛不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文创资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是专业的文化创意产业信息服务平台和新闻门户,聚焦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致力于新鲜文创资讯报道、深度文创政策解读、精准文创趋势分析。网站http://news.vsochina.com,微信:chuangyiyun。

评论(2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7-05-16 00:54 via h5

    不要光说不做,唐抄4S又TM电影化了

    0
    0
    回复
  • xzavier xzavier 2017-03-23 19:38 via iphone

    不要让抄袭门不了了之

    6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