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撇脂术:《美女与野兽》何以轮番吸金?

摘要: 抛开技术层面,从文化深层来分析,国内电影产业到底在哪些地方存在短板?为什么我们在这些童话IP面前像个太监?

迪士尼真人版《美女与野兽》至今已上映6天,截至3月22日上午,其在内地票房累计达3.86亿。而在北美上映首周末票房突破1.7亿美元,一跃登上北美周末电影票房榜冠军宝座,连带刷新多项票房纪录,俨然成为迪士尼又一自带票房的神作。据统计,迄今该片全球票房总额高达3.5亿美元。

然而我们都知道,根据童话改编的《美女与野兽》版本有9个之多。这样一出有情怀没新意的老戏,何以多次改头换面后仍能成为吸金神器?

国内频吐槽:认知错位病理学

该片首日上映后,随即网上涌现不少痛心疾首的吐槽帖。归纳起来看,主要的吐槽火力集中在女主角艾玛身上。凭借哈利波特系列吸金6000多万美元的屈臣氏小姐,近年转型之路似乎遇到考验,有的认为其虽然赚钱不少,但演技平平,依靠人设抄近路,至今没有一项拿得出手的奖项,而另外几位同龄女影星却已获得多项大奖;更有人看不惯其又呼吁接收难民,又为女权奔走呼号圣女婊做派。

排除掉水军的私下狙击,那些没齿不二的死忠粉之所以吐槽,细揣其心理,不外以下几点:抢先看了大片,总得人前显摆一把,“夜得名花,闻香扪干,而苦无灯火,情何以堪?”,于是在朋友圈等发而为文,但一味赞赞赞,也显得忒没见地,总得挑点毛病出来,方见得自己高视阔步,异于常人;另有粉丝自小看着《美女与野兽》动画版长大,看到真人版有所改动,出现排异反应而大吐其槽。

但粉丝们的反应想来也算正常。

就国内电影市场氛围而言,影迷们已经习惯明星当道,动辄天文数字片酬的风气,好像一部影片没有明星撑场面,便形同猥琐不堪的屌丝,上不得台面。看到真人版《美女与野兽》,自然目光聚焦于女主角,剔骨般地挑肥拣瘦一番。

但读娱君以为某些粉丝认知出现错配了。因为国外大片虽然经常卡司阵容也很强大,但演员片酬并没有国内这么畸形,演员也没有左右电影拍摄的能量。艾玛此次出演《美女与野兽》,据报道片酬只有区区300万美元,当然另外还有分红。有制片人就表示,经典IP才是影片的明星,请来其他演员,票房未必不同。

可见,国内演员天价片酬无形中把影迷观影水平带到了邪路上。

由于业内大多是制作人与经纪人合一模式,演员多依赖制作公司的制作资源,好的演员供应量不足,导致国内制片多依赖名导演、名演员,甚至出现演员片酬占据影片制作费七成的怪象。编剧等重要环节只能尽量压价节省成本。

部分影迷内心不适可能还来自动画电影与真人电影的差异。因为动画电影给儿时留下的记忆已经潜入深层意识,人们会无形中拿来作为评判真人电影的标尺。

如动画电影一般要求造型夸张,角色间差异要大,否则观者短时间内难以辨识角色,但具体到真人表演时可能就没有那么夸张,相比之下似乎倒有些静态,这也是艾玛被骂面瘫的原因之一。另外动画都是分层制作,而且工序都是严格设定,其拍摄成本通常是一般电影的数倍,因此角色心理过渡与剧情交代有时需要快速推进。而真人版剧情就需要适当延长,这也容易被吐槽。

吸金有大法:票房掠食者如何炼成?

为毛迪士尼老是把老古董拿出来翻炒,各路人士还纷纷为其票房充值?这大约是国内电影界投资者都要长考的问题。

的确,迪士尼有多台大型挖掘机在开挖票房富矿。据报道,迪士尼影业2016年票房收入76亿美元,《美国队长3》则以11.53亿美元拿下全球票房年冠军。其在国内票房也优势突出,去年迪士尼影片在内地票房近64亿,表现最好的动画片《疯狂动物城》报收15.3亿,高居票房第二位,并且有5部影片进入去年票房排行榜前20位。

 

这等市场表现,诚可谓“舌底生莲者,不能穷其状,灯前取影者,不能为之图”。下面我们以此次《美女与野兽》为例,剖析其吸金神器的内部构造。

首先,这架机器有精准的瞄准系统。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不打无准备之战,其主要瞄准的就是看1991年动画版《美女与野兽》成长起来的新一代。20多年过去了,其粉丝开始离开学校步入社会,开始面对买房换工作等艰难选择,婚恋问题也摆上案头。

而《美女与野兽》可视为一部反映成长题材的影片,正如女主角片中所吐露的:“成长了却还迷茫”。影片中美女在小镇人们看来有点怪,而野兽因自私遭到惩罚,也可看成是成长过程中遇到心魔,他们都有需要面对的人生难题。这一题材恰好扫描到新一代的心态地图。

这些新一代还有个特点,他们恰好是习惯了动画、漫画、游戏、小说为主导的消费文化的群体,即二次元用户,随着年龄成长,他们逐渐变为泛二次元用户。

据CNNIC发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6月国内网民20-29岁年龄段比例为30.4%。当前泛二次元用户正好集中在20-40岁。业内预计到今年泛二次元用户将达2.26亿。瞄准这些熟悉动画文化的用户,对原有的IP进行再开发,对迪士尼来说再正常不过。

迪士尼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其2015年3月开画的《灰姑娘》真人版,截至当年4月累计票房4.45亿。

其次,这架机器有“听觉”。真人版影片做到了视觉听觉的完美结合。影片保留了动画版突出的音乐特色,在主要情节的开头、高潮时点都有歌曲突出人物的心理活动。

有观众吐槽看得都睡着了,但善于欣赏的人还是会被其富有感染力的听觉景观击中。这一艺术特色与《美女与野兽》音乐剧遥相呼应。

1994年登陆百老汇的该音乐剧持续演出了13年,其上下幕共有20个曲目。在真人版影片中虽然没有音乐剧那样的效果,但音乐、歌舞与情节还是紧密结合。如歌唱曲目歌词都比较简洁,有现代节奏、现代韵律,其中的音乐有“以音行事”的特点,即音乐有行动性,推动情节发展。舞蹈安排在合唱曲目中,如加斯顿等在啤酒馆的舞蹈场面、暴民之歌等都载歌载舞,富有造型美。

有业内人士指出,当今时代是视觉霸权,听觉沦丧的时代。我们日常生活周围太多的噪音,而且视觉宰制了人们日常的大部分时间。

一般来说视觉偏理性,听觉偏感性。听觉能消弭空间距离,无形中跨越沟通的藩篱。让原初听觉回归,正是打破越来越封闭的年轻宅男宅女们内心的一剂良药——虽然人们也听音乐,但多是戴着耳机听,听觉被变异为私人事件。

第三,其迭代速度恰到好处。迪士尼产品的更新,就像一颗大树的生长,这棵树长了片新叶子,可能无人注意,等到繁花满枝,人们才惊艳不已。不疾不徐的产品创新节奏的把控,是迪士尼持续吸金的秘诀之一。

有粉丝表示,就是喜欢真人版对动画版影片的复刻,在他们的记忆深处,《美女与野兽》动画版保存了他们生命早期的意象,现在有真人版出来重温过去是美妙的。

而实际上真人版情节上有所补充。如野兽带美女回到她儿时的巴黎,凸显了两人的相同点:早年都失去了母爱,都很孤单。这种改动让两人的感情转变显得更可信。其旗下的公主系列,也随着如今女权运动等方兴未艾,从过去的被动型到真人版美女的勇敢、独立形象转变。可见,在世界观设定上,迪士尼紧随年轻观众的心态与品位。

第四,这架机器处在一个矩阵中,互为呼应,最大限度地筑起利润防护墙。如迪士尼电影中的城堡,可以为迪士尼公园产品提供美誉度,其中的各种小组件以拟人化的方式展现了其丰富的物质文化景观。动画电影、音乐剧、真人电影等搭建的产品护城河,保证了迪士尼能收割最丰厚的利润。

国内影业:文化更新任重道远

国内电影业近年陷入票房停滞不前的困局。天价片酬、编剧水平低下、票房造假等现象,在资本大规模介入电影工业后反而愈演愈烈。当前,一部分资本企图通过并购获得核心资源,以万达在海外并购院线、入股知名电影公司为代表,另一部分则选择与大的制作公司合资,以东方梦工厂为代表。

但后者最近被曝出其美国投资方、梦工厂动画母公司康卡斯特计划放弃持有的东方梦工厂45%股份。可见合资与并购之路并不顺畅。

抛开技术层面,从文化深层来分析,国内电影产业到底在哪些地方存在短板?为什么我们在这些童话IP面前像个太监?

首先,文化底色不同造成世界观设定能力有差距。具体到《美女与野兽》,迪士尼编剧突出了童话的罪与罚、成长与寻找真爱等西方文化中常见的文化符号。在作品造型等设计中加入爵士乐等现代感十足的音乐、舞蹈,使作品有现代感。

反观我们的文化,女性形象设计的出路要么是嫦娥、织女等寂寞广袖冷,要么是潘金莲这样被污名化。常规的女人都是裹了小脚,足不出户,活动空间很小。贫民家的女儿被迫成为富人的小妾,这样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应该很常见,但却很难演绎出平等权利下的真爱。中国古代文化中魔幻的成分也不少,但女性多被设定为狐媚的妖精,以吸取男精完成自身修炼为目的。

但遇到难题不能怪祖宗。关键在于编剧如何重新组装既有的文化构件,打造一批有现代感的头部内容,使之服从现实表达的需要。在这方面,迪士尼电影的编剧给我们很好的示范。《美女与野兽》早期童话其实也有男权色彩在里面,女儿救父亲是把自己作为商品一样去交换,而野兽与美女相爱也有利用对方恢复人身的企图。但编剧嫁接现代基因后完成了电影主题的飞跃。就以魔幻色彩而言,聊斋故事中就有不少有趣的小镜头可用。

其次,我们文化生产者广田自荒、自废武功,心态上屏蔽了很多可以借鉴的文化传统。以上面提到的听觉文化为例,麦克卢汉等曾经指出,中国文化是听觉为主的文化。以前的人接触信息都是听觉为主,如听戏、听评书。古代戏曲保留了巨量的声音景观,但我们电影制作中能做到像《美女与野兽》这样大量运用听觉资源的却很少。

可能在潜意识里,我们并不善于把听觉资源用到公共媒介的表达中。生书熟戏,说的是说书尽量用新鲜的材料,而人们对熟悉的戏剧情节却并不在意,只要能提供足够优美的舞台效果,戏曲IP可以多次利用。迪士尼恰恰深谙此道。

当然,古代的听觉资源多以压抑的、单向度的方式被保存,也增加了利用的难度。有研究者提出,《金瓶梅》小说中偷听的场景很常见。造成这种被动听觉文化为主的原因,

一是古代读书人少,手工艺人传授技术多是口耳相传,就是讲经书也是以听为主;

二是古代公共活动空间不足,人们多在茶馆等热闹场所私下交流,言论自由不足,身体语态上多是洗耳恭听。

另外,中国的文化品种多是富人掌中玩物,缺乏公共气质。

如徽班进京形成京剧,就是给权贵阶层祝寿等时候表演的。佛教、道教等都是投靠当权者获得庇护,其中从事文化生产者自然眼睛朝上,不接地气。书法、绘画等文化品种更是如此,这种艺术发展愈精深,就愈发走向死胡同。

而西方的戏剧作者如莎士比亚自己当演员,做剧场经理,为市民阶层服务。国内电影投资不少是地产商、各种二代出于玩票心理做出的决策,其可持续性有待观察。

国外富豪也资助文化人,但相对来说受助者能保持一定独立性。这其中,教权为对抗王权也提供了相当缓冲空间,中国则没有这种机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读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读娱
读娱

作者介绍:读娱(ID:hanguoxingyule),专注娱乐+互联网+商业,记录泛娱乐产业的大情小事。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