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陌生人家里办公,自由职业者们催生的共享经济新玩法

摘要: 厌倦了那种朝九晚五的日常,一成不变的工作环境,不如把自己的办公室搬进别人的家里。

明明手头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却想去做家务,长时间在家仿佛处在孤岛与世隔绝,家人的不理解和熊孩子的吵闹总是打断工作思路……

曾经时髦的 SOHO 族(Small Office and Home office)、MO 族(Mobile-office),现在看来似乎有着很多烦恼。同样的情形也曾苦恼着瑞典人克里斯托弗·格拉丁·弗兰岑(Christofer Gradin Franzen)。

时间倒回至2013年,弗兰岑在准备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同时还在着手研发一款心理棋盘游戏。可在家工作毫无进展,弗兰岑还感到十分孤独,于是他试着邀请了好友优林·林霍尔姆(Johline Lindholm)和他一起在家工作。

很快,工作高效地完成了。此后,弗兰岑和朋友便开始尝试邀请更多的朋友在家工作,甚至还有陌生人。他们在Facebook创建了一个小组Hoffice(Home + office),邀请他人在自己的家办公,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如果仅仅只是邀请人来家里一起工作,那还不够有趣。Hoffice 想要的并不只是为自由职业者们提供办公场所,弗兰岑还构建了一套45分钟工作的理念。

一个典型的Hoffice参与者的日常是:在特定的时间到达工作场所工作,埋头安静工作45分钟之后,起身与周边的伙伴进行15分钟左右的冥想,或者舒展一下身体,偶尔用言语交流和互相鼓励。每位参与者还会在工作开始前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工作目标,在一天工作结束之后汇报目标完成进度。

Hoffice 成员的工作日常,来源:Hoffice.un

"To open up your home to others within the Hoffice Network is a gift."(在Hoffice 小组向他人打开你的家门是一件礼物)这是弗兰岑创办 Hoffice 的初衷。他在官网这样写道:

“一个 Hoffice 的主人只需要‘捐献’出几只碗或者一些咖啡,但是却可以得到许多好处。比如说,你们小组中有一个人懂编程,他可以帮你设计一个很好的网站;又或者说,你的小伙伴们可以给你的工作提供一些额外的奇思妙想。”

不同于当下大行其道的“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大学兼修心理学和经济学的弗兰岑,更愿意把 Hoffice 看作是一种“礼物经济”(Gift Economy)

“我们开放我的家以此为礼物。这种礼物经济帮助我们建立一个神奇而惊喜的办公环境,因为在 Hoffice 中,大家自发地为他人贡献出自己的时间,精力和技能去帮助他人,每个人都能从中受益。”

弗兰岑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佛教的信仰,并且称这一切是受到斯里兰卡“利益众生运动”(Sarvodaya movement)的启发。当我们都开始标榜西方的独立精神和个人主义的时候,来自北欧这群“孤独的”工作者开始倡导集体哲学(the support and intelligence of the collective)。

Hoffice 小组,来源:Hoffice.un

Hoffice 小组,来源:Hoffice.un

Hoffice 现在已经蔓延至北美,澳洲和日本等地。响应者很多,现在参与者依旧是免费的。不过,要成为 Hoffice 的主人,你大概需要提供 WiFi ,一个可供打电话的房间,一间小的会议室,或者打印机和扫描仪等办公设备。有些屋主会提出要求成员共同分担基本水电费,以减轻自己的负担。

由 Hoffice 衍生出来的商业化

如果说弗兰岑秉持 Hoffice 的理念“institution of trust and openness”(信任和开放的组织)是带有一些理想主义色彩的社交实践的话,实际上,已经有一群人因此受到启发,创造出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这其中,英国的 Spacehop,法国的 Officer Riders 以及瑞典斯德哥摩的 Heywork 得到了外界更多的关注。

受 Airbnb 和 Uber 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阵“共享经济”的风暴的影响,2016年1月,在伦敦,一群自由职业者喊出的理念是“Built by freelancers. For freelancers.”(由自由职业者创建,为了自由职业者),创办了网站 Spacehop

上图 Airbnb,下图 Spacehop

从 Spacehop 的官网可以看出来,他们这简直就是在向 Airbnb “致敬”:网页设计和交互方式如出一辙。

虽然 Spacehop 满足的是个人办公者的需求,而且只能白天使用,不过,他们网站也申明,如果用户有其他的方面请求,可以和屋主通过平台上的联系渠道商量。

Spacehop 现在还是刚起步。成立一年多以来,大概有300多位房东注册,有2500多用户消费了这样的新兴办公模式。

相比 Spacehop 还只是简单地停留在办公场所租赁服务,2014年诞生在法国的 Officer Riders 就要丰富很多了。Officer Riders 的创办者是三个年轻的法国企业家,当他们在旧金山“共享”了一间房间工作的时候,萌生了在法国发起 Officer Riders 这样商业模式。

Officer Riders 的房东可提供更多功能

“My home is your office.”(我的家就是你的办公室)是 Officer Riders 的口号。不过,他们不仅仅是合作办公(Co-working),用户还可以租用 Officer Riders 房子来开会,举办活动和课程,哪怕是照片拍摄和电影录制的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不过,这一切都必须和房主事先商定好。

模式多样的 Officer Riders 似乎更受市场欢迎。Officer Riders 创始人弗洛里安·德利费尔(Florian Delifer)对外公布了一组数据,平台上可使用的住宅已经有1500多套,用户数已经超过了1万人,订单量以每月20%-30%的速度增长。

瑞典虽然是 Hoffice 的根据地,不过在此的 Heywork 起步相对较迟。也许是位于经济发达,生活富足的瑞典的缘故,Heywork 平台上的价格十分便宜,200瑞典克朗左右(约人民币155元)便可以租用一个“工位”一周。

相对于Spacehop和Officer Riders,Heywork 上的房源价格十分便宜 

“提供财务激励可以让人们更加认真地对待此事。”Heywork 创始人乔希姆·沃纳森(Joachim Wernersson)认为盈利才是当下 Heywork 的首要目标。

沃纳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存在交易的行为,房主会更注重房屋整洁,也会变得更加专业。从客人的角度看,一旦你为此付费,也会尽可能确保自己的行为得体。”

白天不在家的办公室职员是 Heywork 房东的最理想人选。不过,Heywork 拒绝透露出平台上的交易数据。当然,Heywork 上的房屋不止局限在瑞典,他们还把房屋资源拓展到了欧洲其他地方,甚至是北美一些地区。

Spacehop 和 Officer Riders 都为房主购买了保险,里面主要包括盗窃和财务的损失。而用户也可以为这些临时办公场所打分。

共享经济正在助推着新的工作方式变革

目前,Facebook 上瑞典斯德哥尔摩的 Hoffice 小组大概有1800名会员,而该市的总人口大约100万。活动地点也得到拓展,有湖边豪宅,也有学生宿舍。在瑞典有超过半数企业都是个体经营者,所以这里很适合 Hoffice。

第一个报道 Hoffice 的记者 Lagercrantz,尽管她拥有自己的办公室,但是还是经常参与到 Hoffice 的活动中来。在她看来,这样的地方有着难以形容的团体意识,以及工作的乐趣,在办公室或者咖啡馆就不会这样子。

一位从事艺术设计的 Spacehop 用户对 BBC 记者这样感叹,

“我并不希望在严格的商业街区工作,我想要一些能够激发我灵感的场所,同时我也需要控制的我预算”。

根据《经济学人》统计,在经济发达的美国地区,约有5300万工人已经成为自由职业者,几乎占全职职业人口的34%。

自由职业大量涌现其实是按需经济背后的力量。当初亨利·福特 (Henry Ford)构建的大企业大公会的模式已经开始逐步减少,大企业也逐步放弃了终身聘用制。

而在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估计,在美国和欧洲的劳动年龄人口之中,大约10%至15%都以独立工作作为谋生的主要手段。在接受调查的欧洲国家中,自由职业者的规模和组成都与美国极度相似。

在国内,除了最典型传统的工种,例如翻译、设计、写作、摄影师和社交媒体运营等自由职业者,随着“双创”大潮的爆发,涌现出的中小型创业者,都成为了“自由职业者”的构成。

在一定程度上,自由职业者的增长是“共享经济”模式的爆发的原因之一。目前,完成最新一轮融资的 Airbnb 估值已经高达310亿美元,直逼目前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万豪·喜达屋320亿美元的市值。

反过来,共享经济模式也促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成为自由职业者,共享经济对现有职位的颠覆和挑战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智能设备的普及,让时间、空间和地域限制已经变得不重要。移动办公的兴起,即便不是“朝不保夕”的自由职业者群体,数字化也可以使得一群“不坐班”的人没有必要局限在办公室的小隔间里。

厌倦了那种朝九晚五的日常,一成不变的工作环境,很多人在 SOHO 和 MO 找到自我实现的途径。而由 Hoffice 衍生出来的各种商业模式的大背景下,如潮水一般开始涌现的自由职业者和早期创业者,再也不用每天忙着去四处寻找 WiFi 稳定又有足够电插座咖啡厅了。(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李程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程程
李程程

钛媒体记者,找我 👉 chengchengli@tmtpost.com

评论(6

  • Steven_J Steven_J 2017-03-18 08:29 via android

    非常棒的想法,分享经济未来的大流

    0
    0
    回复
  • 苏湘迅 苏湘迅 2017-03-17 16:51 via weibo

    关注,有意思

    0
    0
    回复
  • 筱麻绳 筱麻绳 2017-03-17 15:37 via weibo

    微笑

    0
    0
    回复
  • 高兴 高兴 2017-03-17 14:18 via iphone

    有意思

    0
    0
    回复
  • 钛pWnnGF 钛pWnnGF 2017-03-17 10:34 via pc

    喜欢这样的方式。

    0
    0
    回复
  • summerfcb summerfcb 2017-03-17 09:51 via android

    很好的方式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