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出走后的欢瑞颓势尽显,造星工厂集体面临“断层”危机了吗?

摘要: 在热钱涌动、IP混战的影视圈,一个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明星,于一部作品、一个公司而言,就是可图谋“天下”的“麒麟才子”。

从名不见经传的“夫妻店”到估值30亿的上市公司,欢瑞世纪的崛起离不开背后庞大“明星群”的支撑,尽管当中大多数人通过股权、经纪约等形式与企业利益进行着“深度绑定”,但随着个人IP膨胀、各方角力愈演愈烈,“艺人出走”、“自立门户”逐渐成为常态。

杨幂在“出走”大军中属于“狡黠”并着“厚道”的一类。欢瑞世纪上市前夜,杨幂放弃近千万元股权激励,留下“无功不受禄”的朴实印象;但其“出走”不仅使欢瑞折损一员大将,更带走了部分主打的新生代艺人和湖南卫视的平台资源,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直以来,经纪公司与艺人的关系十分微妙。以后者成长轨迹为参照,经纪公司前期占据主导地位,艺人等同穿线木偶,任由公司摆布。但随着被捧红的艺人地位上升,双方矛盾凸显,当公司难以满足其要求时,明星只能选择“离巢”,越来越多“造星工厂”成为“跳板”。

而对于依靠“造星”立业的企业来说,演员流失无异于釜底抽薪。尽管年初嘉行传媒通过仙恋大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捧红旗下一众艺人,但无非还是套用唐人、欢瑞初期的“造星”模式,倘若不能精确把握公司利益与艺人发展之间的平衡点,自会图穷匕见。

当昔日的“造星工厂”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陷入集体焦虑,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从“夫妻店”到上市公司:欢瑞世纪崛起全靠明星股东发力?

欢瑞世纪成立于2006年9月,早期为陈援、钟君艳夫妇合资的夫妻店。两人都系浙江浦江人,分别担任欢瑞世纪董事长、总经理。虽然注册资金和股权结构多次变动,但到2011年变更为股份公司之时,欢瑞世纪一直是陈援、钟君艳夫妇100%控制的公司。

2011年,欢瑞世纪开始筹备IPO上市,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增至8000万元,何晟铭、穆小勇、曾嘉、杜淳、杨幂、姜鸿等25人认缴3600万元,价格为1.2元/股。

这是欢瑞世纪首次以股权激励的名义引入新股东,他们大多是公司高管、签约艺人和陈援、钟君艳夫妇的亲属,其中何晟铭、杜淳、杨幂、姜鸿为公司签约艺人,穆小勇、曾嘉为影视圈知名经纪人。

此后股权价格开始水涨船高:2012年光线入股价18元/股,2013年10月中原报业入股价格20元/股,2014年3月11日,欢瑞世纪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增加注册资本938.672万元,由掌趣科技、海通开元、锦绣中原、唐富文按照25.35元/股的价格认缴。

2014年6月,贾乃亮、李易峰等人以2.5元/股价格进入,而此时杨幂、孙耀琦等人从浙江欢瑞处取得的价格为25.35元/股,相差十倍之多,杨幂此时以超过500万元取得了20万股。

2015年3月,即借壳泰亚失败之后,在欢瑞世纪的第九次股权转让中,浙江欢瑞的转让价格已经达到了27.78元/股。7月份,股东贾士凯、刘颖、曾嘉、杨幂将所持欢瑞世纪30万股、10万股、50万股、50万股股份以当年的成本价转让给浙江欢瑞。

也是在此时,爆出“杨幂出走欢瑞,转做新三板女富豪”的消息。此前,欢瑞世纪共有61为大股东,其中自然人股东就有40位,包括何晟铭、杨幂、杨乐乐、杜淳、姜鸿、刘颖、李易峰、贾乃亮、孙耀琦等明星,欢瑞世纪由此成为当时影视公司中明星阵容最庞大的公司。

“杨幂出走”成最后一根稻草,欢瑞颓势尽显、嘉行迎来春天?

作为业内排名前十的影视公司,欢瑞世纪以拍摄青春偶像剧出名,主要作品包括《宫锁心玉》、《宫锁珠帘》、《胜女的代价》、《盛夏晚晴天》等,并拥有一系列大IP改编权。但当初并肩打造这些红极一时影视剧肱骨之臣,后来却都相继离开了欢瑞。

其中,著名编剧、制片人于正便是凭借《宫锁心玉》培养了一拨扎实的观众群,先前的民国苦情戏《大丫鬟》以及之后的《宫锁珠帘》、《王的女人》均由双方携手打造。有媒体人认为,“欢瑞旗下无论是拿得出手的作品还是叫得上名号的艺人,都是由于正一手捧红。”

但最终于正却没能成为欢瑞世纪股东名单上的一分子,股东中除了演员,便几乎都是钟氏家族的成员。有人猜测,家族企业的氛围难有于正的容身之地,二者嫌隙渐深。而于正与欢瑞世纪的分道扬镳,不仅带走了以于正为首的内容支撑,更剥离了湖南卫视的平台资源。

娱乐独角兽发现,于正有近十部都由湖南卫视首播,湖南经视曾参与出品。一名文化影视行业PE人士表示,“可以想象,手中握有播放资源的湖南经视才真正拥有话语权。”从于正与琼瑶的官司中便能窥见,湖南经视显然用沉默的方式表明了对新伙伴于正的支持。

此外,2015年6月解约的杨洋也让欢瑞世纪损失了一员人气爆棚的明星。不到一个月,当家花旦杨幂便又宣布自立门户,不仅带走了欢瑞部分新生代艺人,更令湖南卫视与其渐行渐远。观察欢瑞世纪2017年公布的电视剧可以发现,与先前绑定湖南卫视相比,今年欢瑞将重点放到了北京卫视上。

目前,欢瑞主力明星仅有李易峰一人,并即将于2019年合约到期,而杨紫、秦俊杰等还属于上升期,另外新生代演员乏力,很多面孔于观众而言都十分陌生,其艺人资源正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

反观嘉行传媒旗下,虽然主力也只有杨幂一个,但凭借其个人IP带火的整个“幂家军”目前在娱乐圈都已经小有名气,几乎每个人都能和观众混个脸熟。但将整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全部绑在明星身上,风险显然太大,即使能够红极一时,却也难以持久。

而嘉行传媒目前也属于照搬欢瑞曾经的初级模式,“通过吸纳艺人成为公司股东,并承诺培养一线延缓发展为制作人或导演来留住大牌演员。”能否在爆火过后,找到维系艺人与公司关系的长久之计才是留存关键。

“欢瑞变故”的警示,造星工厂集体面临“跳板”危机?

欢瑞世纪遭遇艺人釜底抽薪的情况并不少见,同样以电视剧制作闻名的唐人影视也面临着这样的挑战。

当初唐人影视如日中天时,旗下曾有以胡歌、刘诗诗、霍建华为首的一众人气演员,如今像袁弘、林更新、颖儿等均已跳槽,今天大红大紫的唐嫣、杨幂也与其不再合作。“造星工厂”频频成为明星晋升“跳板”,背后原因究竟有哪些?

首先僧多粥少。像唐人、欢瑞、嘉行这样的公司体量有限,非要一意孤行将所有艺人揽在旗下,却又不能给每个人提供相称的发展机会,艺人自然会有怨言,与其在一棵树上消耗青春,为什么不去拥抱资源呢?这种情况下公司其实该大度放手,给不了别人施展拳脚的机会,又倒打一耙,给对方扣上“忘恩负义”的帽子,实在不齿。

其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当资源有限时,如何分配也成了一门学问。哪怕在宣传资料上略微倾斜,也会被视为打压其他艺人的嫌疑。况且随着粉丝经济的崛起,人气成了衡量艺人价值的标准之一,部分明星被捧红不甘做任人摆布的木偶,对自身的定位、方向、规划等也有了更多自己想法,艺人独立意识觉醒,公司也该适时让步。

然而,危机在此时出现,也反映了艺人经纪公司内部体制存在的问题,即过分依赖明星本身。将所有的资源、时间、资金都投放到艺人身上,属于将风险放在一个随时会消失篮子里,如何将控制权握在“造星工厂”手中,才是“公司制”的核心。

欢瑞实际新尝试能否破局,原是明星合作模式“开荒者”?

在引入明星股东、为艺人成立工作室等初级的合作模式失灵之后,明星与经纪公司也开始探索新方式。

面对已经流失的平台资源,欢瑞世纪将目光重新瞄准北京卫视。其全资子公司与北京电视台、北京京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获得北京卫视2017年周播剧场的电视剧排播权和广告招商运营权。

此外,欢瑞世纪也开始与艺人尝试新的合作方式。今年2月,欢瑞世纪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还与张涵予、郝晓楠、姚兴江共同投资设立控股子公司欢瑞时代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继股权、经纪约绑定明星资源后,欢瑞开始尝试为明星成立子公司,共同投资项目,分享收益。

根据合资计划,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欢瑞影视和张涵予、郝晓楠、姚兴江均以货币资金出资,分别占注册资本的75%、15%、5%和5%。

近年来,欢瑞世纪参与投资出品的电影包括《冲天火》、《怦然星动》、《一生一世》、《小时代》系列等,票房表现不俗,但是类型单一,且大部分为小成本的偶像爱情片。此次接入张涵予资源后,或为欢瑞后续的电影项目加码,但究竟能否扭转颓势还需拭目以待。

娱乐独角兽认为,“造星工厂”除却启用全新合作模式,还应当对现有制度进行改良,毕竟全面转型需要更多时间。而明星艺人也不该与“商品”等同,尊重彼此的独立人格,摒弃“打工仔”观念,以全新的“合伙人”的模式共赢才是长久之计。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聚焦于文娱领域创业和深度公司报道,发掘下一个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